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大智度论提到的四悉檀  

2010-10-01 17:04:17|  分类: 研习佛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智度论提到的四悉檀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有四種悉檀。一者世界悉檀。二者各各為人悉檀。三者對治悉檀。四者第一義悉檀。四悉檀中一切十二部經。八萬四千法藏。皆是實無相違背。

有四种悉檀:一,世界悉檀。二,各各为人悉檀。三,对治悉檀。四,第一义悉檀。四悉檀当中的一切三藏十二部经典,八万四千法门,都是实,没有相违背的。

一、世界悉檀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佛法中有。以世界悉檀故實有。以各各為人悉檀故實有。以對治悉檀故實有。以第一義悉檀故實有。世界者有法從因緣和合故有無別性。譬如車轅軸輻輞等和合故有無別車。人亦如是。 五眾和合故有無別人。若無世界悉檀者。佛是實語人。云何言我以清淨天眼見諸眾生隨善惡業死此生彼受果報。善業者生天人中。惡業者墮三惡道。復次經言。一人出世多人蒙慶福樂饒益。佛世尊也如法句中說。神自能救神。他人安能救神。自行善智是最能自救。如瓶沙王迎經中佛說。凡人不聞法。凡人著於我。又佛二夜經中說。佛初得道夜至般涅槃夜。是二夜中間所說經教。一切皆實不顛倒。若實無人者。佛云何言我天眼見眾生。是故當知有人者。世界悉檀故。非是第一義悉檀。

佛法中讲有,是以世界悉檀的意思上讲实有,是以各各为人悉檀的意思上讲实有,是以对治悉檀的意思上讲实有,是以第一义悉檀的意思上讲实有。

世界悉檀,指有法是从因缘和合之故而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别的体性。譬如,车辕、辐辋等,和合之故才有了车子的体相,除此和合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体相叫做车。人也是这个道理,因为有五蕴的和合之故而有人的身心,除此五蕴和合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体相叫作人。

如果没有世界悉檀的话,那佛是实语者,为什么会讲,我以清净天眼见到诸众生,各随自己的善恶业,从这里死亡到那里出生受果报,善业的就生天人中,恶业的就堕在三恶道中。又在经中讲,一人出世多人都能蒙受福乐及饶益。又在法句中讲,神(自我)自能救神,他人如何能救神,自行善智才是最能自救的。例如在瓶沙王迎经中说,凡人(一般人)不听闻正法,凡人常会执着于我。又在二夜经中说,这个二夜中间,所说的经教,一切都是实,是不颠倒。如果,实际上是无人的话,那么佛为什么讲,我天眼见众生。因此之故而知道,讲有人,是以世界悉檀之故,不是以第一义悉檀而说。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問曰。第一悉檀是真實。實故名第一。餘者不應實。答曰。不然。是四悉檀各各有實。如如法性實際世界悉檀故無。第一義悉檀故有。人等亦如是。世界悉檀故有。第一義悉檀故無。所以者何。人五眾因緣有故有是人等譬如乳色香味觸因緣有故有是乳若乳實無。乳因緣亦應無。今乳因緣實有故。乳亦應有。非如一人第二頭第三手無因緣而有假名。如是等相名為世界悉檀。

问:第一悉檀是真实的,真实之故才叫作第一,其余的不应当是真实的。

答:不是这样的。这四个悉檀,各各都有它的真实意义。

如如、法性、实际,从世界悉檀去看就是无,以第一义悉檀去讲就是有。人,也是这个道理,从世界悉檀去讲就是有,从第一义悉檀去讲就是无。这是什么道理呢?人,是由五蕴的和合因缘而有,譬如乳,由色、香、味、触因缘而有。如果说这个乳它是属于无的,那么乳的因缘也应当是无的,就你当下所知晓的,因缘是实有的,所以说乳也是应当称之为有。它并不同于,空口而说人的第二个头、第三个手那样,是无因缘而讲的假名字。

这些道理,就是叫作世界悉檀。

二、各各为人悉檀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云何各各為人悉檀者。觀人心行而為說法。於一事中或聽或不聽。如經中所說。雜報業故。雜生世間得雜觸雜受。更有破群那經中說。無人得觸無人得受。問曰。此二經云何通。答曰。以有人疑後世不信罪福。作不善行墮斷滅見。欲斷彼疑捨彼惡行。欲拔彼斷見。是故說雜生世間雜觸雜受。是破群那計有我有神。墮計常中。破群那問佛言。大德誰受。若佛說某甲某甲受。便墮計常中。其人我見倍復牢固不可移轉。以是故不說有受者觸者。如是等相是名各各為人悉檀。

什么叫作各各为人悉檀呢?

观察他人的心念行为,而给他讲说法要。在同一件事情中,或者赞成或者不赞成。如同经典中所讲的,因为有杂报的业力之故,就会杂生在世间,得到杂触与杂受。又在破群那经中说,无人得触、无人得受。

问:这两个经,看上去是相反的,要怎么样才能贯通呢?

答:因为,有人怀疑后世,不相信有罪福果报,就去造作不善的行为,而堕落在断灭见中。为了断除他们的怀疑,让他们舍弃恶行,拔除他们的断灭见,所以就讲说有杂触、杂受、杂生世间,有善恶罪福、有因缘果报。因为,破群那他计度执着有我、有神我,堕在了常见之中。破群那问佛说,大德,这个世间是谁在受报。如果佛要是回答说,是什么什么个体性在受,或是我在受,或是什么个灵魂、自性在受,那么破群那就更加的会堕在常见中无法出离。那他的我见,就更加的增强、牢固、不可动摇了。所以就讲说,没有得触者、没有得受者,这是针对破群那执着我见而讲的。

这些道理,就是叫作各各为人悉檀。

三、对治悉檀

(一)不净、慈悲、因缘,三观对治三毒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對治悉檀者。有法對治則有。實性則無。譬如重熱膩酢鹹藥草飲食等。於風病中。名為藥。於餘病非藥。若輕冷甘苦澀藥草飲食等。於熱病名為藥。於餘病非藥。若輕辛苦澀熱藥草飲食等。於冷病中名為藥。於餘病非藥。佛法中治心病亦如是。不淨觀思惟。於貪欲病中名為善對治法。於瞋恚病中不名為善。非對治法。所以者何。觀身過失名不淨觀。若瞋恚人觀過失者。則增益瞋恚火故。思惟慈心於瞋恚病中名為善對治法。於貪欲病中不名為善。非對治法。所以者何。慈心於眾生中。求好事觀功德。若貪欲人求好事觀功德者。則增益貪欲故。因緣觀法於愚癡病中名為善對治法。於貪欲瞋恚病中不名為善。非對治法。所以者何。先邪觀故生邪見。邪見即是愚癡。

什么叫作对治悉檀呢?

有的法,对治时就叫作有,实际的体性却是属于无的。譬如,重热、腻、酢、咸,药草饮食等,在于风病中,就是叫它为药,在其他的病当中,就不算是药。如果是,轻冷、甘、苦、涩,药草饮食等,在于热病中,就是叫它为药,在其余的病当中,就不算是药。如果是,轻辛、苦、涩、热,药草饮食等,在于冷病中,就是叫它为药,在其余的病当中,就不算是药。

佛法中,治心病也是这个道理。不净观思惟,在于贪欲病中,就是叫作善对治法,在于瞋恚病中,就不算是善,不算是对治法。为什么呢?因为,观察身心过失,叫作不净观,要是瞋恚的人,他再观察身心过失的话,就会增加他的瞋恚之火。

思惟慈心在于瞋恚病中,就是叫作善对治法,在于贪欲病中,就不算是善,不算是对治法。为什么呢?因为,慈心在于众生中,求好事、观功德。要是贪欲的人,他再去求好事、观功德的话,就会增加他的贪欲之念。

因缘观法在于愚痴病中,就是叫作善对治法,在于贪欲、瞋恚病中,就不算是善,不算是对治法。为什么呢?因为,先前有邪观,生出了邪见,邪见就是愚痴,用正见因缘观能破愚痴。而贪欲、嗔恚者,他们本来就存有贪欲、嗔恚的执见,要是再让他还去观察这些,会一遍又一遍的增强他的贪欲、嗔恚。

(二)开示无常之理对治执有的常见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問曰。如佛法中說十二因緣。甚深如說。佛告阿難。是因緣法甚深難見難解難覺難觀。細心巧慧人乃能解。愚癡人於淺近法猶尚難解。何況甚深因緣。今云何言愚癡人應觀因緣法。答曰。愚癡人者。非謂如牛羊等愚癡。是人欲求實道。邪心觀故生種種邪見。如是愚癡人當觀因緣。是名為善對治法。若行瞋恚婬欲人欲求樂欲惱他。於此人中非善非對治法。不淨慈心思惟。是二人中是善是對治法。何以故。是二觀能拔瞋恚貪欲毒刺故。復次著常顛倒眾生。不知諸法相似相續。有如是人觀無常。是對治悉檀。非第一義。何以故。一切諸法自性空故。如說偈言

無常見有常  是名為顛倒    空中無無常  何處見有常

问:佛法中,说十二因缘,甚深难见。例如,佛告诉阿难讲,这个因缘法,甚深难见,观解、难觉、难观,细心巧慧的人才能悟解,愚痴的人,对于浅显的道理都难以理解,何况是这个甚深的因缘法呢。现在,为什么又讲,愚痴的人应当观因缘法呢?

答:愚痴的人,并非是如同牛羊一样的愚痴,而是说有的人,他想要追求真实之道,却以邪心观察,生出了种种的邪见。这样的愚痴人,应当去观因缘法,就是叫作善对治法。如果是,行嗔恚、淫欲的人,想要去追求欲乐、恼乱他人,对于这样的人,就不是善,不是对治法了。不净观、慈心观,对于这两种人,才是叫作善,叫作对治法。是什么道理呢?因为,这两个观,能拔除嗔恚与贪欲的毒剌。

又,有执着常见的颠倒众生,不知道诸法相似相续的道理,这样的人应当观无常法,就是叫作对治悉檀,而不应当观第一义。为什么呢?因为,一切诸法自性是空。如同偈语中所讲的,无常的事物却执见为有常,就是叫作颠倒见。空性中,连无常都是假名,何况能见到一个有常之物呢。

(三)指出有性对治执着空无的断见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問曰。一切有為法皆無常相。應是第一義。云何言無常非實。所以者何。一切有為法生住滅相。前生次住後滅故。云何言無常非實。答曰。有為法不應有三相。何以故。三相不實故。若諸法生住滅。是有為相者。今生中亦應有三相。生是有為相故。如是一一處亦應有三相。是則無窮。住滅亦如是。若諸生住滅。各更無有生住滅者。不應名有為法。何以故。有為法相無故。以是故。諸法無常非第一義。復次若一切實性無常則無行業報。何以故。無常名生滅。失故。譬如腐種子不生果。如是則無行業。無行業云何有果報。今一切賢聖法有果報。善智之人所可信受。不應言無。以是故。諸法非無常性。如是等無量因緣。說不得言諸法無常性。一切有為法無常。苦無我等亦如是。如是等相名為對治悉檀。

问: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相,就应当是第一义,为什么又讲无常也不是真实的呢?一切有为法,有生、住、灭相,先前有生、其次有住、然后有灭,怎么能说无常不是真实的呢?

答:有为法不应当执着有三相。是什么道理呢?因为,三相是不实的。如果执着于,诸法生、住、灭就是叫有为相的话,那么在这个“生”当中,也应当有三相。由于,生是有为相之故,这样的话,每一处每一点,都应当有三相,这样子它就是无穷无尽的。住与灭,也同样是这个道理,在每一处每一点,都应当有三相,这样子它也是无穷无尽的。(以执着心、执着见,就永远的陷入在,名词与妄相中)

如果诸法的生、住、灭,各各都没有生、住、灭的话,就不应当叫作有为法了。为什么?因为,有为法的相,它没有了不存在了。由这样的道理而说,诸法无常并非是第一义。

又,如果一切实性都是无常的话,就没有了行业、果报。为什么?因为,无常就是叫作生灭。灭去,就是消失了。譬如,腐败的种子,不能生出果实。同理,完全的无常,就是没有了行业。没有行业,又怎么能说有果报呢。现在你看,一切贤圣法,都是有果报的,具有善智的人,所认可所信受的,就不应当说它是无。所以说,诸法并非是无常性,如此的种种无量因缘而说,不能讲说诸法完全的都是无常性,不能讲说一切有为法都完全无常,苦、无我等道理,也是这样。(对执着无常的人,就说有有,不完全是空无,来对治。对执着于常见的人,就说自性是空,来对治。意思是说,对治法中,没有定死的一个东西,要灵活应用,才能算作是善法,要不就成了不好法的了。)

这些道理,就是叫作对治悉檀。

四、第一义悉檀

(一)戏论可破可坏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第一義悉檀者。一切法性一切論議語言。一切是法非法。一一可分別破散。諸佛辟支佛阿羅漢所行真實法。不可破不可散。上於三悉檀中所不通者。此中皆通。問曰。云何通。答曰。所謂通者。離一切過失。不可變易不可勝。何以故。除第一義悉檀。諸餘論議諸餘悉檀皆可破故。如眾義經中所說偈

各各自依見  戲論起諍競  若能知彼非  是為知正見

不肯受他法  是名愚癡人  作是論議者  真是愚癡人

若依自是見  而生諸戲論  若此是淨智  無非淨智者

此三偈中。佛說第一義悉檀相。所謂世間眾生。自依見自依法自依論議。而生諍競。戲論即諍競本。戲論依諸見生。如說偈言

有受法故有諸論  若無有受何所論   有受無受諸見等  是人於此悉已除

第一义悉檀,观察一切法性,一切论议语言,一切正法与非法,都是可分别、可破散的,但是诸佛、辟支佛、阿罗汉所行的真实法,却是不可破、不可散的。在前面的三个悉檀中,所不能通达的地方,到了第一义悉檀时,全部能能贯通。

问:怎么样的贯通?

答:所讲的通,就是说离开了一切的过失缺漏,不可能使它有所变动,没有能超胜于它的,就是叫作第一义悉檀。为什么呢?因为,除了第一义悉檀之外,其余的论议悉檀,都是可以破散的。例如众义经中所说的偈语:

各各都依从自己的见解,讲说戏论起诤论。如果能知晓这当中的错谬处,就是叫作知正见。不肯听受其他的法门,坚持自己错误的争论,说别人是愚痴人,其实他作这样论议的人,才是真正的大愚痴。正是因为自己有偏见,以自己是对的,以别人是错的,才生起了种种的戏论。如果这样,都能算作是清净智慧的话,那么世间人就都是净智的人了。

这三个偈语当中,佛说的第一义悉檀相。世间的众生,都是自己依靠自己的见解,依从自己的法门,依从自己的一套论说,互相之间而起争论。戏论,就是诤论的根本原因。戏论,正是依赖种种的偏执妄见所生。例如有偈语说:

有受法之故,而有诸论。如果没有受,又怎么会有论说呢?有受与无受的种种见解,不争论的人,对于这些种种的戏论见地,都早已经消除。

(二)有的自依法是正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行者能如實知此者。於一切法一切戲論。不受不著不見。是實不共諍競。能知佛法甘露味。若不爾者則謗法。若不受他法不知不取。是無智人。若爾者應一切論議人皆無智。何以故。各各不相受法故。所謂有人自謂。法第一義淨。餘人妄語不淨。譬如世間治法。故治法者刑罰殺戮種種不淨。世間人信受行之。以為真淨。於餘出家善聖人中。是最為不淨。

修行的人,要是能够如实的了知这里面的道理,就能做到对于一切法、一切的戏论,不受持、不执着、不生这个见解,就能真正的达到不与他人共诤,能知晓佛法的甘露味。如果不能做到这样的话,就会容易谤法。

如果说,依自己的正见,而不肯听受其他人的法,不知、不取,算是无智慧的人的话,那么应当是一切的论议者都是无智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自己互相间,也正是各各不相受持对方的法。有人自己认为,自己的法是第一义、是清净,其余的人都是妄语、是不清净的。譬如世间人的法规治罚,虽然表面上治法的人,使用种种的杀戮、种种的不净,但是世间人一样也去信受奉行,当作那个是真正的清净,却以为出家善圣人中的法,当作是不好的、不清净的。

(三)有的自依法是邪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外道出家人法。五熱中一腳立拔髮等。尼犍子輩以為妙慧。餘人說此為癡法。如是等種種外道出家白衣婆羅門法。各各自以為好。餘皆妄語。是佛法中亦有犢子比丘說。如四大和合有眼法。如是五眾和合有人法。犢子阿毘曇中說。五眾不離人。人不離五眾。不可說五眾是人離五眾是人。人是第五不可說法藏中所攝。說一切有道人輩言。神人一切種一切時一切法門中。求不可得。譬如兔角龜毛常無。復次十八界十二入五眾實有。而此中無人。更有佛法中方廣道人言。一切法不生不滅。空無所有。譬如兔角龜毛常無。如是等一切論議師輩。自守其法不受餘法。此是實餘者妄語。若自受其法自法供養自法修行他法不受不供養為作過失。若以是為清淨。得第一義利者。則一切無非清淨。何以故。彼一切皆自愛法故。

有的外道出家人法,在五热之中(五体处在热火旁)站立一脚,或拔须发等。尼犍子等人,以为这些都是叫作妙智慧,而别的人却说这些是叫作愚痴法。于此类似的还有很多,其他的种种外道出家法、白衣婆罗门法,都各各的自以为自己的好,以为别人都是不好的、是虚妄语的。

在佛法当中,也有犊子比丘说,如同四大和合而有眼法,因此五众和合而有人法。犊子阿毘昙中说,五蕴不离于人而有。人不离开五蕴而有,不可以说五蕴即是人、或离五蕴而有人,人是第五不可说法藏中所摄。(五法藏,是犊子部所立名词,将所知的一切法分为五类。即过去藏、现在藏、未来藏、无为藏、不可说藏,略称五藏。)(此部派主张,实有一个我)

说一切有部的人讲,神人(神我的“我”)一切种、一切时、一切法门中,求不可得。譬如,兔角龟毛,是常无的。但,十八界、十二入、五蕴,是实有的,在这当中是无人的。(此部派主张,我空,法有。)

还有,佛法中的方广道人讲,一切法不生不灭,空无所有。譬如,兔角龟毛,是常无的。(此派人主张,一切空无。)

象这些,等等类似的一切论议师们,自己坚持着自己的教法,不肯听受其他人的法。宣称自己的是真实,其他人的都是虚妄。

如果,以自受己法、自法供养、自法修行,他法不受、不供养、为作过失,要是以这样子就叫作清净的话,叫作得第一义利的话,那么一切都无非是清净的了。为什么呢?因为,世间人都是这样的,自己喜爱自己的法以为正、以为好。

(四)体悟实相为第一义

《大智度初序品中緣起義釋論第一》中说:問曰。若諸見皆有過失。第一義悉檀。何者是。答曰。過一切語言道心行處滅遍無所依不示諸法。諸法實相無初無中無後不盡不壞。是名第一義悉檀。如摩訶衍義偈中說

語言盡竟  心行亦訖  不生不滅   法如涅槃

說諸行處  名世界法   說不行處  名第一義 

一切實一切非實  及一切實亦非實     一切非實非不實  是名諸法之實相

问:如果那些,种种的见解,都有过失的话,到底什么是第一义悉檀呢?

答:超过一切的语言道,心行处灭,遍无所依,不示诸法,诸法实相,无初、无中、无后,不尽不坏,就是叫作第一义悉檀。例如,摩诃衍义偈语中说的:

语言讲说都道尽,心念感知都用完,也未能终尽第一义的含义。通过修持第一义法门,体悟不生不灭的境地,证知法性如如不动的大涅槃。

讲说种种所行之处,就叫作世界法。讲说种种不行处,非虚妄所行处,就是叫作第一义。

为了度化众生之故,或说一切实,或说一切不实,或说一切实也不实,或说一切非实非不实,都是为了对应众生的偏执毛病,而讲说的法门。诸法的实相,并未因为不同的讲说,而有所变动。种种的讲说,都没有离开过诸法实相,都叫做诸法实相。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