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六师外道对阿舍世王所说  

2010-09-03 11:40:06|  分类: 研习佛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师外道对阿舍世王所说

一、不兰迦叶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七》中说:王白佛言。我曾詣沙門.婆羅門所問如是義。我念一時至不蘭迦葉所。問言。如人乘象.馬車。習於兵法。乃至種種營生。現有果報。今此眾現在修道。現得果報不。彼不蘭迦葉報我言。王若自作。若教人作。研伐殘害。煮灸切割。惱亂眾生。愁憂啼哭。殺生偷盜。婬逸妄語。踰牆劫奪。放火焚燒。斷道為惡。大王。行如此事。非為惡也。大王。若以利劍臠割一切眾生。以為肉聚。彌滿世間。此非為惡。亦無罪報。於恒水南。臠割眾生。亦無有惡報。於恒水北岸。為大施會。施一切眾。利人等利。亦無福報。王白佛言。猶如有人問瓜報李。問李報瓜。彼亦如是。我問現得報不。而彼答我無罪福報。我即自念言。我是剎利王。水澆頭種。無緣殺出家人。繫縛驅遣。時。我懷忿結心。作此念已。即便捨去。

阿阇世王对佛说:我曾经去拜访沙门、婆罗门,问关于业力果报问题。我有一次到不兰迦叶的住处,问他说:如果有人乘象、马车,习练兵法,以及生活中的种种经营事务,就会有现在世间的果报。那你们这些人,现在世修道,现在世能得果报吗?不兰迦叶对我说:大王!你要是自己作,或教别人作,研究杀伐残害、烧煮炙烤切割,恼乱众生使他们愁忧啼哭,杀生偷盗、淫逸妄语,越墙抢劫夺取、放火焚烧他财,不修道造种种恶。大王!你要做这些事,不算是恶业。大王!就算是,用利剑切割一切众生,积聚成肉堆,充满整个世间,也不算是恶业,也没有什么罪报。在恒河南面,切割一切众生成肉块,也没有恶报;在恒河北面,作大施法会,布施一切的众生,平等的利益一切,也没有福报。

阿阇世王对佛说:好比有人,问关于瓜的事,他却回答李子的事。问他关于李子的事,他却回答关于瓜的事。不兰迦叶也是这样。我问他,现世能得到果报吗?而他却回答我说,无罪报无福报。我自己就在想,我是刹利王,水浇头种(指某种仪式,表示尊贵的意思),不能杀害出家人,或者系缚驱遣。当时,我怀着郁闷的心情,作了这样的念头之后,就离开了。

二、末伽梨拘舍梨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七》中说:又 白佛言。我於一時至末伽梨拘舍梨所。問言。如今人乘象.馬車。習於兵法。乃至種種營生。皆現有果報。今者此眾現在修道。現得報不。彼報我言。大王。無施. 無與。無祭祀法。亦無善惡。無善惡報。無有今世。亦無後世。無父.無母。無天.無化.無眾生。世無沙門.婆羅門平等行者。亦無今世.後世。自身作證。布現他人。諸言有者。皆是虛妄。世尊。猶如有人問瓜報李。問李報瓜。彼亦如是。我問現得報不。彼乃以無義答。我即自念言。我是剎利王。水澆頭種。無緣殺出家 人。繫縛驅遣。時。我懷忿結心。作此念已。即便捨去。

阿阇世王对佛说:我有一次到末伽梨拘舍利的住处,问他说:如果有人乘象、马车,习练兵法,以及生活中的种种经营事务,就会有现在世间的果报。那你们这些人,现在世修道,现在世能得果报吗?末伽梨拘舍利对我说:大王!无施、无与,没有祭祀法,也没有善恶,没有善恶的报应。没有今世,也没有来世。无父、无母,无天、无化(大力主宰者化生有情)、无众生,世间也没有沙门、婆罗门平等行者,也没有今世与来世,自身作证、布现他人者(显示与他人,作某些证明)。那些人说是“有”,都是虚妄论说。

阿阇世王对佛说:世尊!好比有人,问关于瓜的事,他却回答李子的事。问他关于李子的事,他却回答关于瓜的事。末伽梨拘舍利也是这样。我问他,现世能得到果报吗?而他却回答我说,都是无意义。我自己就在想,我是刹利王,水浇头种,不能杀害出家人,或者系缚驱遣。当时,我怀着郁闷的心情,作了这样的念头之后,就离开了。

三、阿夷陀翅舍钦婆罗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七》中说:又白佛言。我於一時至阿夷陀翅舍欽婆羅所。問言。大德。如人乘象.馬車。習於兵法。乃至種種營生。皆現有果報。今者此眾現在修道。現得報不。彼報我言。受四大人取命終者。地大還歸地。水還歸水。火還歸火。風還歸風。皆悉壞敗。諸根歸空。若人死時。床輿舉身置於塚間。火燒其骨如鴿色。或變為灰土。若愚.若智取命終者。皆悉壞敗。為斷滅法。世尊。猶如有人問李瓜報。彼亦如是。我問現得報不。而彼答我以斷滅。我即念言。我是剎利王。水澆頭種。無緣殺出家人。繫縛驅遣。時。我懷忿結心。作此念已。即便捨去。

阿阇世王对佛说:我有一次到阿夷陀翅舍钦婆罗的住处,问他说:如果有人乘象、马车,习练兵法,以及生活中的种种经营事务,就会有现在世间的果报。那你们这些人,现在世修道,现在世能得果报吗?阿夷陀翅舍钦婆罗对我说:大王!受四大种所造的众生,要是在死后,地还归于地,水还归于水,火还归于火,风还归于风。肉身都全部坏败了,诸根也都归于空了。人在死的时候,床及其余的之物,全部都放到墓地中去。或火烧后骨头如同鸽色(白色,象鸽子的颜色),或变成了灰土。不论是愚痴或是智慧者,在死后都是一样的坏败,成为断灭的法。

阿阇世王对佛说:好比有人,问关于瓜的事,他却回答李子的事。问他关于李子的事,他却回答关于瓜的事。阿夷陀翅舍钦婆罗也是这样。我问他,现世能得到果报吗?而他却回答我说,都是断灭法。我自己就在想,我是刹利王,水浇头种,不能杀害出家人,或者系缚驱遣。当时,我怀着郁闷的心情,作了这样的念头之后,就离开了。

四、浮陀伽旃延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七》中说:又白佛言。我昔一時至彼浮陀伽旃延所。問言。大德。如人乘象.馬車。習於兵法。乃至種種營生。皆現有果報。今者此眾現在修道。得報不。彼答我言。大王。無力.無精進.人無力.無方便。 無因無緣眾生染著。無因無緣眾生清淨。一切眾生有命之類。皆悉無力。不得自在。無有冤讎定在數中。於此六生中受諸苦樂。猶如問李瓜報。問瓜李報。彼亦如是。我問現得報不。彼已無力答我。我即自念言。我是剎利王。水澆頭種。無緣殺出家人。繫縛驅遣。時。我懷忿結心。作此念已。即便捨去。

阿阇世王对佛说:我有一次到浮陀伽旃延的住处,问他说:如果有人乘象、马车,习练兵法,以及生活中的种种经营事务,就会有现在世间的果报。那你们这些人,现在世修道,现在世能得果报吗?浮陀伽旃延对我说:大王!没有什么力、没有什么精进、人也没有力、也没有什么方便。无因无缘使众生染著,无因无缘使众生清净。一切众生,有生命的,都是无力不得自在。没有什么冤仇,定死在一个数中,能让六生(六道的众生)中受种种苦乐。

阿阇世王对佛说:好比有人,问关于瓜的事,他却回答李子的事。问他关于李子的事,他却回答关于瓜的事。浮陀伽旃延也是这样。我问他,现世能得到果报吗?而他却回答我说,都是无力的。我自己就在想,我是刹利王,水浇头种,不能杀害出家人,或者系缚驱遣。当时,我怀着郁闷的心情,作了这样的念头之后,就离开了。

五、散若毗罗梨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七》中说:又白佛言。我昔一時至散若毘羅梨子所。問言。大德。如人乘象.馬車。習於兵法。乃至種種營生。皆現有果報。今者此眾現在修道。現得報不。彼答我言。大王。現有沙門果報。問如是。答此事如是。此事實。此事異。此事非異非不異。大王。現無沙門果報。問如是。答此事如是。此事實。此事異。此事非異非不異。大王。現有無沙門果報。問如是。答此事如是。此事實。此事異。此事非異非不異。大王。現非有非無沙門果報。問如是。答此事如是。此事實。此事異。此事非異非不異。世尊。猶如人問李瓜報。問瓜李報。彼亦如是。我問現得報不。而彼異論答我。我即自念言。我是剎利王。水澆頭種。無緣殺出家人。繫縛驅遣。時。我懷忿結心。作是念已。即便捨去。

阿阇世王对佛说:我有一次到散若毗罗梨子的住处,问他说:如果有人乘象、马车,习练兵法,以及生活中的种种经营事务,就会有现在世间的果报。那你们这些人,现在世修道,现在世能得果报吗?散若毗罗梨子对我说:大王!现在有沙门果报,要是这样问,也可以这样回答,这个或是事实,这个或是有异,这个事或是非异非不异。现在没有沙门果报,要是这样问,也可以这样回答,这个或是事实,这个或是有异,这个事或是非异非不异。现在有与无沙门果报,要是这样问,也可以这样回答,这个或是事实,这个或是有异,这个事或是非异非不异。现在非有非无沙门果报,要是这样问,也可以这样回答,这个或是事实,这个或是有异,这个事或是非异非不异。

阿阇世王对佛说:好比有人,问关于瓜的事,他却回答李子的事。问他关于李子的事,他却回答关于瓜的事。散若毗罗梨子也是这样。我问他,现世能得到果报吗?而他却回答我说,可以作种种异论。我自己就在想,我是刹利王,水浇头种,不能杀害出家人,或者系缚驱遣。当时,我怀着郁闷的心情,作了这样的念头之后,就离开了。

六、尼乾子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七》中说:又白佛言。我昔一時至尼乾子所。問言。大德。猶如人乘象.馬車。乃至種種營生。現有果報。今者此眾現在修道。現得報不。彼報我言。大王。我是一切智.一切見人。盡知無餘。若行。若住.坐.臥。覺悟無餘。智常現在前。世尊。猶如人問李瓜報。問瓜李報。彼亦如是。我問現得報不。而彼答我以一切智。我即自念言。我是剎利王。水澆頭種。無緣殺出家人。繫縛驅遣。時。我懷忿結心。作此念已。即便捨去。

阿阇世王对佛说:我有一次到尼乾子的住处,问他说:如果有人乘象、马车,习练兵法,以及生活中的种种经营事务,就会有现在世间的果报。那你们这些人,现在世修道,现在世能得果报吗?尼乾子对我说:大王!我是一切智人、一切见人,都知道没有剩余。或是行、或住、或坐、或卧,都觉悟的没有剩余,智慧常常的现在当前。

阿阇世王对佛说:好比有人,问关于瓜的事,他却回答李子的事。问他关于李子的事,他却回答关于瓜的事。尼乾子也是这样。我问他,现世能得到果报吗?而他却回答我说,都在一切智中。我自己就在想,我是刹利王,水浇头种,不能杀害出家人,或者系缚驱遣。当时,我怀着郁闷的心情,作了这样的念头之后,就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