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神通:不利于修行时不应显现神通  

2010-01-20 04:43:17|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利于修行时不应现神通

一、不信你的人显神通也还是不信

《五分律卷第三》中說:佛在舍衛城。爾時吉羅邑有二比丘。一名頞髀二名分那婆。藪行惡行他家。作種種非威儀事。自結華鬘亦教人結。自著教人著。與女人同床坐。共盤食飲酒噉肉歌舞伎樂。作諸鳥獸種種之聲。亦作鳥獸鬥諍時像蒱博嬉戲倒行擲絕彈指眴眼。向于女人角戾面目吐舌張口。作如是等身口意惡。破于戒見威儀正命。時五百比丘威儀具足。從迦夷國來到此邑。至時持缽入村乞食。諸居士見咸作是言。此諸比丘從何處來。低頭默然狀如孝子。不知與人交接言語。我此自有二賢比丘。多才多藝善悅人心。何用此輩久留邑裏。並不與食空缽而出。時舍利弗目連。亦從迦夷來向此邑。頞髀等聞作是念。此二人來。必為我等作惡名聲斷我供養。便往語諸居士言。須臾當有二比丘來。一名目連。善知幻術現種種變。二名舍利弗。善知咒法巧言惑人。汝若同心不為彼惑。我當住此。若不能者正爾便去。諸居士言。長老安住。我終不為彼之所惑。二人既到。諸居士皆將大小迎逆問訊頭面禮足卻坐一面。於是目連為現神變。分身百千還合為一。石壁皆過履水如地。坐臥空中如鳥飛翔。身至梵天手捫日月。身上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或現半身或現全身。東踊西沒西踊東沒。南踊北沒北踊南沒。中踊邊沒邊踊中沒。現神變已還坐本處。時諸居士竊相謂言。目連善知幻術。此則然矣。於是舍利弗為說妙法。初中後善善義善味具足清白梵行之相。說是法已默然而住。時諸居士亦復相語。舍利弗善知咒法。亦復驗矣。於是眾人都不信受。無有供養。

佛在舍卫城时,在吉罗邑有两位比丘,一个名字叫頞髀,一个名字叫分那婆。他们多次的行恶行,污损他人之家。作种种不威仪事,自结花鬘,也教别人结;自着花鬘,也教别人着;与女人同床坐、共盘食、饮酒吃肉、歌舞伎乐,作诸鸟兽的种种叫声,也作鸟兽斗诤时景像,蒱博嬉戏(赌博游戏)、倒行(倒退行走)、掷绝(投郑游戏)、弹指(打指节出声响)、眴眼(眼睛作动作),向女人角戾面目(作鬼脸)、吐舌张口。作这样等等身口意恶,破于戒见威仪正命。

时五百比丘威仪具足,从迦夷国来到吉罗邑,持钵入村乞食。诸居士看到这些比丘的样子,都作这样的议论说:“这些比丘都是从哪里来的,低着头不说话,好象是孝子一样,不知与人家交接言语,我们这里有两位贤比丘,多才多艺讨人喜欢,何必需要这些人久留在这里。”居士们就不施舍饭食,诸比丘最后空钵而出。

后来,舍利弗与目连也从迦夷向吉罗邑而来。頞髀与分那婆他们听说舍利弗与目连两人要到这里来,心中作这样的想法,这两个人要是来到这里,必定会给我们作恶名声,断绝我们的供养。就跑去对诸居士说:“不久会有两个比丘到来,一个名字叫目连,善知幻术,能现种种变化。一个名字叫做舍利弗,善知咒法,巧言惑人。你们要齐心同力,不被他们迷惑,我们就住在此地。要是你们不能做到的话,而被他们所迷惑了,那我们就只好离开这里了。”诸居士们说:“长老只管安住,我们终不会被他们所迷惑的。”

舍利弗与目连,两人来到吉罗邑。诸居士都带着家人,大人小孩去迎接问讯,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目连就给他们展现神变,分身百千还合为一,从石壁中穿过,站立水面犹如平地,坐卧空中似鸟飞翔,身至梵天手摸日月,身上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或现半身或现全身,东踊西没西踊东没,南踊北没北踊南没,中踊边没边踊中没。展现神变之后,还到本坐处坐下。当时,诸居士们暗自议论说:“说目连善知幻术,果然是这样啊!”舍利弗就给他们讲说妙法,开头很好、中间很好、结尾也很很好,有良善的意义、有良善的滋味,具足清白梵行之相,说完这些妙法之后,默然而住。当时,诸居士们也同样暗自议论说;“说舍利弗善知咒法,这个也得到了验证啊!”于是,众人都不信受,没有一点供养。

 

頞:è鼻梁。髀:股部;大腿。

樗蒱。古代的一种博戏。后世亦指赌博。、

眴:shùn 使眼色。

戾:本义:弯曲。

邑:泛指一般城镇。

二、以神通求利养作不修行的事

《出曜經利養品第十四》中說:是時調達便至尊者阿難所。語阿難曰。吾聞卿善解神足之道。可與吾說。吾得神足已。游至他方處處教化。是時阿難便與說神足之道。調達聞已。在閑靜處。專心一意以麤入微。復從微起還至於麤。以心舉身以身舉心。身心俱合漸漸離地。初如胡麻轉如胡桃漸離於地。從地至床從床至屋從屋至空。在虛空中作十八變湧沒自由。身上出火身下出水。身下出火身上出水。東出西沒西出東沒。四方皆爾。或分身無數還合為一。是時調達復作是念。吾今已得神足。石壁皆過無所罣礙。吾今寧可化作嬰孩小兒。形貌端正頭上五處面如桃華。在阿闍世太子膝上。或笑或號現嬰兒能。然太子阿闍世獨知是調達身。終日翫弄無有厭足。或嗚嗽唾或擎身傳左右手中。時太子阿闍世內自思惟。調達神足勝彼瞿曇沙門。能作無數變化。時阿闍世日給五百釜食。隨時供養不令有乏。爾時眾多比丘。見阿闍世太子日給五百釜食供給調達。共相率合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白世尊言。向者人間分越。見阿闍世供給調達五百釜食。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諸人勿興斯意。貪利調達供養。所以然者。調達所得供養。自陷於罪亦陷他人。墮於深罪二俱墮罪。比丘當知。所謂自陷罪者。猶如彼芭蕉樹。愚人求實不能克獲。竹蘆亦復如是。駏驉懷妊二命俱喪。夫士貪貨後自喪亡。調達比丘亦復如是。貪著利養。由此利養自致喪亡。

调达(提婆达多)来到尊者阿的住处,对阿难说:“我听说你知道神通的修习方法,你可以告诉我,我得到神通之后,可以游行到其它地方,处处教化众生。”阿难就给调达讲说神通之道,调达听了之后,在闲静处,专心一意的,以粗入微,又从微起还至于粗,以心举身以身举心,身心俱合渐渐离地,一开始如胡麻的高度,后转为胡桃那样的高度,逐渐的离开地面。从地至床,从床至屋,从屋至空,在虚空中作十八种神变,涌没自如。身上出火身下出水,身下出火身上出水,东出西没、西出东没,南出北没、北出南没,中间出周边没、周边出中间没,分身无数还合为一。这个时候,调达就作这样的念头道:“我现在已经得到神通,能从石壁中穿过也没有罣碍,我今天宁可变成婴孩小儿。”

于是,就变化成婴孩小儿,形貌端正,头上五处面如桃花,在阿阇世太子膝上,或笑或哭现婴儿之态。太子阿阇世独自知道,这个婴孩就是调达,却成天玩弄无有厌足,或亲吻嗽唾(咳嗽唾骂逗弄小孩)或托举传左右手中。当时,太子阿阇世在心里面想,调达神通胜过瞿昙沙门,能作无数变化。阿阇世就每天供给调达,五百釜食,随时供养不使他有所短缺。

有众多比丘,见到阿阇世太子每天以五百釜食,供给调达。就一同来到佛的住处,头面礼足对佛说:“先前在人家中乞食,看见阿阇世供给调达五百釜食。”在那时,佛告诉诸比丘说:“你们众人不要起心动念,贪图羡慕调达的供养。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调达所得到的供养,自陷于罪也使他人陷于罪中。比丘们要知道,所谓自陷罪者,就好比芭蕉树,愚人寻求树中的实心处终不能得,竹子与芦苇也是这样,是空心而不是实心。駏驉怀孕了却生不了,大小两条命因而死去。求财劳苦之人,贪图财货众多,最后却累死了。调达比丘就好像这道理一样,贪着利养,由此利养而自致丧亡(丧失修道及其善业)。”

 

釜:fǔ 古代的一种锅:~底抽薪。破~沉舟。中国春秋战国时量器名,亦是容量单位,标准不一。

駏驉:古书上说的一种形似骡,可供乘骑的兽。

三、魔天鬼神及外道等也会有神通

《大方等大集經卷第十九》中說:爾時魔王復于其路化作大坑深百由旬。欲令諸人不得詣佛。如來知已即以神通。令彼二人所見平坦無有坑嶮。魔復於前化作大山高廣千里。如來神力令其不見。

有两个人带领着众人想去见佛,魔王在路途中变化出很深的大坑,想叫众人去不成。佛知道后就用神通,使地平复众人看不见大坑,仍旧前行。魔王又在半路上变化出很高很高的大山,佛同样用神通使大山消失,众人看不见大山,继续前进。

 

魔所显现的变化,对于我们普通凡人来讲,那也是很大很大的神通了。魔虽然也能显现神通,但是一般情况下,都是在破坏大家的修行,不想让大家出离轮回,不想让大家修行解脱道,引诱你迷恋世间五欲,引诱你随贪嗔痴而行。或者有时候,他表面看起来是有点好处,但归根结底却就是让你远离正道,而走上歧途。

《入楞伽經卷第六》中說:大慧。釋提桓因廣解諸論自造聲論。彼盧迦耶陀有一弟子證世間通。詣帝釋天宮建立論法而作是言。憍尸迦。我共汝賭與汝論義。若不如者要受屈伏。令諸一切天人知見即共立要。我若勝汝要當打汝千輻輪碎。我若不如從頭至足節節分解以謝於汝。作是要已。盧迦耶陀弟子現作龍身。共釋提桓因論義。以其論法即能勝彼。釋提桓因令其屈伏。即於天中打千輻輪車碎如微塵即下人間。大慧。盧迦耶陀婆羅門。如是種種譬喻相應。乃至現畜生身依種種名字。迷惑世間天人阿修羅。以諸世間一切眾生執著生滅法故。何況於人。大慧。以是義故。應當遠離盧迦耶陀婆羅門。以因彼說能生苦聚故。是故不應親近供養恭敬諮請盧迦耶陀婆羅門。

释提桓因广解诸论,并亲自创作了声论。卢迦耶陀有一个弟子证得了世间神通,他以神通力进入到帝释的天宫,设立论法对帝释说:“憍尸迦,我和你论义打赌,输的一方要甘愿屈伏,叫一切天人都来观看作个证明,我要是胜了你,就打碎你的千辐轮。我要是输了,就把我从头到脚砍成碎片。”卢迦耶陀的弟子变化成龙身,与释提桓因论义。最后用论法胜了释提桓因,释提桓因按照约定该当屈伏。卢迦耶陀的弟子,就在天宫中打碎了千辐轮车,然后回到人间。

佛对大慧菩萨说:“大慧,卢迦耶陀婆罗门,有如此的种种譬喻相应,乃至能现畜生身,依种种名字,迷惑世间天人阿修罗,因为诸世间一切众生,执著生灭法之故。何况是凡夫俗人,怎么能不被他影响呢。大慧,以这样的道理之故,应当远离卢迦耶陀婆罗门,因为他的论说,能生出众多苦患之故,所以不应当亲近供养、恭敬谘请卢迦耶陀婆罗门。”

 

外道有外道的功夫,有的也能修出神通。虽然他也有神通,但是却不能因为他有神通,就把他当成是佛法。外道有外道的论说,佛法有佛法的道理。虽然有些方面很相似,但必竟不是一个体系,不是一样的内涵。而佛法修行,最主要的是要解脱痛苦烦恼,出离生死轮回,不是单单的追求神通。

佛菩萨有神通,鬼神也有鬼神之通,不能看到鬼神有点神通的,就当作是佛、是菩萨。佛法中努力修行会有神通,外道中人修行也会有神通,不能因为看到外道的神通,就当作是佛法、是正法。

卢迦耶陀:又作路柯耶胝柯,路伽耶,路伽耶陀。译作顺世。又翻作世间行。——详见《佛学大辞典》路迦耶底迦

四、不许乱显神通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第二十九》中說:爾時嗢缽羅苾芻尼作如是念。佛從天上下贍部洲。作何方便我得最初禮世尊足。大眾皆集無地旋踵。若其直爾作苾芻尼形者。人皆見輕莫由進路。我今宜可現大神通。即以自身化為輪王。七寶前導。九十九億軍眾圍遶。千子具足。微妙莊嚴如半月形。詣世尊處。時有無量億眾沙門婆羅門外道內道無邊四眾。悉皆影附。歎未曾有。上持白蓋翊從云奔。猶如白日放千光明。朗月澄輝出於星漢。如是嚴飾壯麗難思至世尊所。大眾見已皆生稀有。瞻仰忘疲各生異念。何處得有如是國王軍容可愛。多是他方輪王帝主。既見是已各生求願。如何令我得受斯樂。大眾開路令彼近前。爾時鄔陀夷苾芻在斯眾會。告諸人曰。此非輪王。乃是嗢缽羅苾芻尼。自現神通來禮佛足。時眾問曰。大德云何。知是嗢缽羅尼耶。答曰。嗢缽羅花香氣芬馥。嗢缽羅色舉眾同然。故知是彼現斯神變。時苾芻尼既至佛所便攝神通。前禮佛足在一面住。爾時世尊既安坐已。告嗢缽羅尼曰汝今可去勿苾芻尼當我前立。尼對大師現神通者是非理事。被佛訶已便詣一邊。佛作是念。尼對佛前現神通者。有如是過。彼制諸尼于大師前不現神力。告諸苾芻曰。從今已後諸苾芻尼。不應于大師前而現神通。作者得越法罪。

在佛将要从天宫中回到人间时,嗢钵罗比丘尼作这样的想法:“佛从天下来到人间,我要怎么样才能第一个礼拜佛呢?大众都聚集在一处,人山人海的连下脚都困难。要是我直接以比丘尼的形象而去见佛的话,人们看见我都轻视不会把路让开,我今天不如现大神通去见佛。”于是,嗢钵罗比丘尼就变化成转轮圣王形象,有七宝在前面开路,九十九亿军众围绕,千子具足,微妙庄严如半月形,往佛的地方而去。

当时,有无量亿群众,沙门、婆罗门、外道、内道,无边的四众,都随着轮王身影跟随赞叹,说这事是从未有过的事。在上面有白伞盖飞在云层中,犹如耀眼的白日放射出千道光明、朗月澄清的光辉出于众星之上,象这样的严饰壮丽难思难想,逐渐地来到佛的所在地。大众看到这样的场面,都生出稀有想,瞻仰观看忘记了疲累,各各生出念头说,“什么地方有这样的国王,军容如此可爱呢?多半是他方世界的轮王帝主。既然看到了轮王的形象,就各自生出求愿之心,心中想着,如何才能让我也得到他那样的快乐。”

大众都让开道路,让嗢钵罗比丘尼来到佛跟前。当时,邬陀夷比丘在大众中,对众人说:“这个不是轮王,她是嗢钵罗比丘尼,自现神通来礼拜佛的。”众人就问邬陀夷说:“大德,你怎么知道她是嗢钵罗比丘尼?”邬陀夷回答说:“嗢钵罗有花香气味很浓烈,你看嗢钵罗的随众队伍形貌相同,所以我知道是她现神通变化而成的。”

嗢钵罗比丘尼来到佛的跟前,收了神通,顶礼佛足后在一旁站立。佛安坐之后,告诉嗢钵罗比丘尼说:“你现在可以离去了,比丘尼不要在我面间站立,比丘尼对大师现神通不是合理之事。”嗢钵罗比丘尼被诃责,便走到一边去。佛作这样的念头说,比丘尼对佛前现神通,有如此过患,因此应制定,诸尼在大师前不显现神力。佛就告诉诸比丘说:“从今以后,诸比丘尼不应当在大师前面现神通,作此事的得越法罪。”

翊:本义:飞的样子。

《五分律卷第二十六》中說:時四大聲聞迦葉目連阿那律賓頭盧共議。今王舍城有不信樂佛法僧者。我等當共令其信樂。作是議已。遍觀近遠。唯見跋提長者及其姊。不信樂佛法僧。三聲聞言。能化跋提不。賓頭盧言能化其姊。彼長者作七重門。有三部伎。若欲食時七門皆閉。一食作一部伎。阿那律于其食時在其前乞食長者問言。從何處入。答言。從門入。長者即問守門者。汝何以聽乞人入。答言。門閉如常不見人入。長者便以一片麻餅著其缽中。語言出去。汝若有物當作此食。阿那律得已即去。于後食時。迦葉復在前乞。問答如前。後問守門者。汝何故再聽乞人突入我門。答言。門閉如常不見人入。長者復以一片魚著其缽中。語言出去。汝若有物當作此食。迦葉去後。其婦問言。于意云何。謂此比丘不能得食而來乞耶。答言如是。婦言識前來比丘不。答言不識。婦言。彼名阿那律。釋種之子舍三時殿五欲之樂出家學道。又問識後來比丘不。答言不識。婦言。彼是畢波羅延摩納大姓之子。舍九百九十田宅犁牛出家學道。愍念君故來乞食耳。長者聞婦語已內懷敬伏。於是目連飛在空中為其說法示教利喜。乃至即於座上。遠塵離垢得法眼淨。見法得果已即受三歸五戒。自是已後常供給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外道。

一次,四个大弟子,迦叶、目连、阿那律、宾头卢在一起共同商议说:“在王舍城中有不信乐佛法僧的人,我们要共同的使他们信乐。”作了这个商议后,就遍观远近之人。唯见跋提长者以及他的姐姐不信乐佛法僧,三个大弟子对宾头说:“能度化跋提吗?”宾头卢回答说:“能度化他的姐姐。”

跋提长者家中有七道门,设有三部伎,要是吃饭时,每一顿饭作一部伎乐。阿那律在他家吃饭时,来到他跟前乞食。跋提长者问他说:“你从哪里进来的。”阿那律答说:“从门进来的。”跋提长者就问守门的人说:“你怎么能允许乞讨的人进来呀?”守门人回答说:“门关的好好的,没有看到有人进来。”跋提长者就拿了一片麻饼放到阿那律的钵中,对阿那律说:“你出去,你要是有别的食物,可以与这个一起吃。”阿那律得到麻饼后就离开了。后来迦叶又来到跋提跟前乞食,跋提长者也问他说:“你是从哪里进来的。”阿那律答说:“从门进来的。”跋提长者就问守门的人说:“你怎么又允许乞讨的人进来了呀?”守门人回答说:“门关的好好的,没有看到有人进来。”跋提长者就拿了一片鱼放到迦叶的钵中,对迦叶说:“你出去,你要是有别的食物,可以与这个一起吃。”

迦叶走了之后,跋提的妻子对跋提说:“你是怎么认为的,你当这个比丘不能得到食物,而来向你乞讨的吗?”跋提长者回答说:“是啊。”跋提的妻子说:“你认识先前来的那个比丘吗?”跋提回答说:“不认识。”跋提的妻子说:“他名字叫阿那律,释种之子,舍弃三时宫殿、五欲之乐,出家学道。”又问跋提说:“你认识后来的那个比丘吗?”跋提回答说:“不认识。”跋提的妻子说:“他是毕波罗延摩纳大姓之子,舍弃九百九十田宅、梨牛,出家学道。愍念你之故,故意来向你乞食的。”跋提长者听了妻子的话后,心内怀着敬伏之意。于是,目连飞在空中,给他讲说佛法示教利喜,听完佛法后跋提长者就在座位上,远离尘垢得法眼净,见法得果之后即受三归五戒,从此之后常常供给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以及其他的诸外道。

伎乐:梵语   va^dya。又作妓乐。音乐之义。——详见《佛光大辞典》

時三聲聞語賓頭盧言。我等已化跋提令其信樂。汝今宜行次化其姊。於是賓頭盧晨朝著衣持缽入城乞食。次到其舍。時長者姊手自作[-+]。忽見賓頭盧便低頭閉目。賓頭盧亦一心視缽。便語言。決不與汝。一心視缽欲以何為。賓頭盧便身中煙出。復語言。舉身煙出亦不與汝。賓頭盧便舉身火燃復語言。舉身火燃亦不與汝。賓頭盧便飛騰虛空。復語言。飛騰虛空亦不與汝。賓頭盧便倒懸空中。復語言。倒懸空中亦不與汝。賓頭盧作是念。世尊不聽我等強從人乞便出去。去王舍城不遠有大石。賓頭盧坐其上合石飛入王舍城。城中人見皆大怖懼。恐石落地莫不馳走。至長者姊家上。便住不去。彼見已即大恐怖。心驚毛豎叉手白言。願施我命。以石著本處我當與食。賓頭盧便持石還著先處至其前住。長者姊作是念。我不能以大餅施。當更作小者與之更作小丸轉反成大。如是三反轉大於前。乃作念言。我欲作小皆反成大。我今便可趣與一餅。即以一餅授與。諸餅相連至於餅器亦相連著。以手捉器手亦著之。便語賓頭盧言。汝若須餅盡以相與。器亦不惜何須我為。而令我手著器不離。答言。我不須餅及器亦不須汝。我等四人共議。度汝及汝弟三人。已化汝弟。我應度汝。所以爾耳。問言。今欲令我何所施作。答言。姊妹可戴此[-+]隨我施佛及僧。即便戴[-+]隨賓頭盧。賓頭盧即化導皆經他門使人見之。既至佛所。手自供佛及千二百五十比丘。皆悉飽滿猶故不盡。持往白佛。我此少餅供佛及千二百五十比丘。皆悉飽滿猶故不盡。今當持此著於何處。佛言。可著無生草地若無蟲水中。彼女人便持著無蟲水中。水沸作聲如以熱鐵投于小水。便生恐怖衣毛皆豎。還至佛所頭面禮足卻坐一面。佛為說種種妙法。乃至得法眼淨。受三歸五戒。供給四眾求道如弟無異。諸長老比丘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賓頭盧。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已告諸比丘。從今不聽現神足。若現突吉羅。

迦叶、目连、阿那律三个人,对宾头卢说:“我们已经度化了跋提,使他信乐佛法,你现在也应当去度化他的姐姐了。”于是,宾头卢在早晨著衣持钵进入城中乞食,渐渐来到跋提姐姐的住处。当时,跋提的姐姐正在作饼,忽然看见宾头卢,她就低头闭目,宾头卢也象她那样一心看钵。跋提的姐姐看宾头卢一心看钵,就对宾头卢说:“决定不给你,你一心看钵想要怎么样?”宾头卢就用神力,身中有烟冒出。跋提的姐姐看到宾头卢身上有烟冒出,就对宾头卢说:“你全身都冒烟,也不给你。”宾头卢就用神力,全身都有大火在燃烧。跋提的姐姐看到后对牢头卢说:“全身都有大火燃烧,也不给你。”宾头卢就飞到虚空中。跋提的姐姐看到后,又对宾头卢说:“飞腾在虚空中,也不给你。”宾头卢就用神力,倒悬在空中。跋提的姐姐又对宾头卢说:“倒悬在空中,也不给你。”宾头卢心中在想,佛不允许我们强向别人乞食,这样想了后就走了。

离王舍城不远处,有一个很大的大石头。宾头卢就坐在大石头上飞入王舍城中,城中人民看到后,都非常害怕,恐怕大石头落到地上,就都四处的奔逃乱走。大石头飞到跋提长者姐姐家的上空停了下来,悬在空中不往别处去。跋提长者的姐姐,看到大石头悬在她家上空,就生出大恐怖心,心惊毛竖叉手对宾头卢说:“希望能饶我一命,把石头放到原来的地方吧,我可以施舍食物给你。”宾头卢就把大石头放回原处,然后来到跋提的姐姐跟前。跋提的姐姐作这样的想法,我不要给他大的饼,我应该给他一个小饼。就想再作一个小饼送给宾头卢,可是作出来的饼反而更大。这样,三次的制作小饼,都比先前的饼还大。跋提的姐姐又想道,我本想作个小饼,作成了之后反而更大,看来我只能拿这个饼给他了。就去拿了一个饼给宾头卢,拿起一个饼后,其他的饼也一并相连在一起,最后连盛饼的器具也相连在一起,用手去捉器具,手也连在上面了。跋提的姐姐就对宾头卢说:“你要是须要饼的话,全部都给你,连器具我也不可惜,何必须要我呢?叫我的手粘在器具上拿不下来。”宾头卢对跋提的姐姐说:“我不须饼也不须要饼器也不须要你,只因为我们四个人共同议论说,要度化你以及你的弟弟。他们三个人已经度化了你的弟弟,按约定我要来度化你,所以才这么做的啊。”跋提的姐姐说:“你现在要我怎么样啊?”宾头卢说:“姐姐,你可以带着这些饼,跟我去布施佛及僧众。”跋提的姐姐就带上饼跟着宾头卢,宾头卢就引领着她,从众人的家门前面经过,让大家都看到。

来到佛的住处之后,跋提的姐姐亲自供佛及一千二百五十比丘。全部都吃饱之后,饼却还有剩余的。跋提的姐姐就跑去跟佛说:“我以少量的饼供佛及千二百五十比丘,都吃饱后还能有剩余的,现在该把这些饼怎么处置呢?”佛说:“可以放到没有生草之地或无虫水中。”跋提的姐姐就把剩余的饼拿到无虫水中,水中就沸腾,出声响就象把大热铁投到小水中一样。跋提的姐姐当时就生恐怖心,衣毛都竖起来了。回到佛的住处后,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佛给她讲说种种妙法,最后得到了法眼净,受三归五戒。自从这之后供给四众求道之人,就跟她弟弟所做的一样好。

诸长老比丘把宾头卢的事禀报给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宾头卢说:“你真的作了这样的事吗?”宾头卢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宾头卢,呵责之后佛对诸比丘说:“从今以后不允许现神通,要是现神通的,得突吉罗罪。”

五、以教诫为主不以神通为主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十六》中說:佛復告堅固。我終不教比丘為婆羅門.長者子.居士而現神足上人法也。我但教弟子于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髮露。所以者何。有三神足。云何為三。一曰神足。二曰觀察他心。三曰教誡。云何為神足。長者子。比丘習無量神足。能以一身變成無數。以無數身還合為一。若遠若近。山河石壁。自在無礙。猶如行空。於虛空中結加趺坐。猶如飛鳥。出入大地。猶如在水。若行水上。猶如履地。身出煙火。如大火聚。手捫日月。立至梵天。若有得信長者.居士見此比丘現無量神足。立至梵天。當復詣餘未得信長者.居士所。而告之言。我見比丘現無量神足。立至梵天。彼長者.居士未得信者語得信者言。我聞有瞿羅咒。能現如是無量神變。乃至立至梵天。佛復告長者子堅固。彼不信者。有如此言。豈非毁謗言耶。 堅固白佛言。此實是毁謗言也。佛言。我以是故。不飭諸比丘現神變化。但教弟子于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髮露。如是。長者。此即是我諸比丘所現神足。

佛又对坚固说:“我终不教比丘给婆罗门、长者子、居士,而现神通上人法。我只教弟子在空闲处静默思道。如果有功德,就自己覆藏起来,如果有过失,就要发露忏悔。为什么呢?有三种神通,一是种种神通,二是观察他心,三是教诫。什么叫做神通?长者子,比丘修习无量神通,能以一身变成无数身,以无数身还合为一身。或远或近,山河石壁穿过无碍,好象在空处行走一样容易。在虚空中结加趺坐,犹如飞鸟在空中停立。出入大地,好象在水中一样自如,要是站立在水面上,就如同站在平地上一样。身出烟火,好似一个大火堆积聚。手能触摸日月,站立能达到梵天上。如果有长者、居士,看到比丘现无量神通,立至梵天,跑到其余不信佛法的长者居士那里,告诉他们说,‘我看到有比丘现无量神通,立至梵天’。那些不信佛法的人,对相信的人说,‘我听说有瞿罗咒,能显现这样的无量神变,乃至能立至梵天。’”

佛又对长者子坚固说:“那些不信的人有这样的说法,难道不是毁谤的话语吗?”坚固对佛说:“这样,确实是毁谤的话语。”佛说:“有这样的道理之故,不教诸比丘现神通变化。只教弟子在空闲处静默思道,要是有功德,就自己覆藏起来,要是有过失,就要发露忏悔。长者子,象这些,就是我诸比丘所现的神通。”

 

上人:上德之人也。佛家谓内有德智。外有胜行。在人之上。故名上人。——详见《佛学大辞典》

飭:chì 命令,告诫。

云何名觀察他心神足。於是。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觀諸眾生心所念法。隈屏所為皆能識知。若有得信長者.居士。見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觀他眾生心所念法。隈屏所為皆悉識知。便詣余未得信長者.居士所。而告之曰。我見比丘現無量觀察神足。觀他眾生心所念法。隈屏所為皆悉能知。彼不信長者.居士。聞此語已。生毁謗言。有乾陀羅咒能觀察他心。隈屏所為皆悉能知。云何。長者子。此豈非毁謗言耶。堅固白佛言。此實是毁謗言也。佛言。我以是故。不敕諸比丘現神變化。但教弟子于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髮露。如是。長者子。此即是我比丘現觀察神足。

什么是观察他心神通?比丘现无量观察神通,观诸众生心中所念所想,在角落屏障处暗中作为,都能够知晓。如果有得信的长者、居士,看到比丘现无量观察神通,观他人心中所念所想,角落屏障处所作所为,都能够知晓,就跑到没有得信的长者、居士处,告诉他们说,我看到有比丘现无量观察神通,观他人心中所念所想,角落屏障处所为都能够知晓。那些不信的长者、居士,听了这话之后,就生毁谤说,有乾陀罗咒能观察他心,角落屏障处所作所为,都能够知晓。(佛对坚固说)长者子,那些不信的人说这样的话语,难道不是毁谤的话吗?坚固对佛说,这样确实是毁谤的话语。佛说,有这个道理的原故,不教诸比丘现神通变化。只教弟子在空闲处静默思道,要是有功德,就自己覆藏起来,要是有过失,就要发露忏悔。长者子,象这些,就是我诸比丘所现的观察神通。

 

隈:wēi 山水等弯曲的地方:山~。水~。城~。角落:隅~。

云何為教誡神足。長者子。若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十號具足。于諸天.世人.魔.若魔.天.沙門.婆羅門中。自身作證。為他說法。上中下言。皆悉真正。義味清淨。梵行具足。若長者.居士聞已。於中得信。得信已。於中觀察自念。我不宜在家。若在家者。鉤鎖相連。不得清淨修於梵行。我今寧可剃除鬚髮。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具諸功德。乃至成就三明。滅諸闇冥。生大智明。所以者何。斯由精勤。樂獨閑居。專念不忘之所得也。長者子。此是我比丘現教誡神足。

什么是教诫神通呢?如果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在世间,十号具足。于诸天、世人、魔、似魔、天、沙门、婆罗门中,自身作证,为他人说法,上中下的言语,都全部真正,义味清净,梵行具足。长者居士听了之后,于此法中得信。得信之后,思惟观察生出念头说,我不宜在家,要是在家的话,钩锁相连,不得清净修梵行,我今天宁可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具诸功德,乃至成就三明,灭诸暗冥,生大智明。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全都是由于精勤修行,乐独闲居,专念不忘,才能得到这些啊。长者子,这就是我比丘,现教诫神通。

 

三明:一宿住智证明,二死生智证明,三漏尽智证明。——详见《佛学大辞典》

六、有时正合不现神通得到度化

《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第四》中說:問曰。舍利弗有四如意足。能以三千世界手中回轉。何以乃言僧伽梨重。答曰。舍利弗所以遊行。欲化眾生。而所應度者。不以神通得悟。是以不現神力。正應步行。而僧伽梨重。

有人问:“舍利弗有四如意足,能以三千世界放在手中回转,怎么还要说僧伽梨重呢?”回答说:“舍利弗所以游行,是为了度化众生。而所应该得度的人,不是用神通能得到觉悟的。所以不现神通力,正适应于步行,按世俗上说,这个僧伽梨重。”

 

四如意足:欲如意足、勤如意足、心如意足、观如意足。得四种之定以摄心,则定慧均等,所愿皆得,故名如意足。——详见《佛学大辞典》


神通:为利益众生而显现神通
神通:不利于修行时不应现神通
神通:之神通不能代表一切
神通:之无漏解脱才是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