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神通:为利益众生而显现神通  

2010-01-19 11:46:57|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利益众生而显现神通

一、禅思能得神通

《雜阿含經卷第十八》中說:若有比丘得神通力。自在如意。欲令此樹為水.火.風.金.銀等物。悉皆成就不異。所以者何。謂此枯樹有水界故。是故。比丘。禪思得神通力。自在如意。欲令枯樹成金。即時成金不異。及余種種諸物。悉成不異。所以者何。以彼枯樹有種種界故。是故。比丘。禪思得神通力。自在如意。為種種物悉成不異。比丘當知。比丘禪思神通境界不可思議。是故。比丘。當勤禪思。學諸神通。

(舍利弗对诸比丘说)如果有比丘得到神通力,自在如意,想要使这个树变成水、变成火、变成风、变成金银等物,都是能够做到的。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这个枯树中,它有水界、有风界、有火界、有金银界,所以神通力能成就变化。比丘以禅思得神通力,自在如意,想要使这个枯树变成金,立即就能变成金,与真实金没有两样。以及其它的种种物品,都能够变化成,跟真的一样。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这个枯树中有种种界的原故,所以神通力能够变化出种种物。比丘以禅思得神通力,自在如意,能够变化出种种物品,跟真的物品一样。比丘们要知道,比丘禅思神通境界不可思议,所以说,比丘应当勤修禅思,学诸神通。

二、迦留陀夷用神通引导别人进入佛法

《十誦律卷第十七》中說:又佛在舍衛國。爾時長老迦留陀夷得阿羅漢道。心中作是念。我先在六群比丘中。於舍衛國污辱諸家。我今當還令此諸家清淨。作是念已。入舍衛國俱度九百九十九家。若夫得道而婦不得。若婦得道而夫不得。則不說數。但數夫婦俱得道者。爾時舍衛城有一婆羅門家。應以聲聞得度。迦留陀夷作是念。我復能度是家者。於舍衛城中滿千家俱度。作是念已。過夜晨朝著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遊行到是婆羅門舍。

佛在舍卫国时,长老迦留陀夷得阿罗汉道,心中作这样的想法,我先在六群比丘中,在舍卫国中污辱诸家(在人们当中作了些不好的事),我现在应当还叫他们诸家清净。作了这样的想法后,就进入舍卫国,度化了九百九十九家。如果是丈夫得道而妻子没有得道的不算,如果是妻子得道而丈夫没有得道的也不算,单算那夫妇双双得道的家数,共计有九百九十九家。

当时,舍卫城中有一婆罗门家,应当以声闻得度,迦留陀夷心想,我要是再把这个人家度化的话,在舍卫城中就度满了千家。作了这样的想法后,在早晨着衣持钵进入舍卫城中乞食,渐渐来到这个婆罗门家。

 

声闻:梵语  s/ra^vaka,巴利语 sa^vaka。音译舍罗婆迦。又意译作弟子。闻佛之声教而悟解得道,称为声闻。——详见《佛光大辞典》

爾時婆羅門有小因緣不在。是婆羅門婦閉門作煎餅。迦留陀夷即入禪定。於門外沒在庭前現。從禪定起彈指。婦即回顧即見。便看門猶閉。作是念。此沙門從何處入。此必貪餅故來。我終不與。若使眼脫我亦不與。即以神力兩眼脫出。見已復念。出眼如碗我亦不與。即以神力變眼如碗。見已復念。倒立我前亦不能與。即以神力於前倒立。復念若死我亦不與。復以神力入滅受想定。心想皆滅無所覺知。 爾時婆羅門婦見已。喚問牽挽不動。婦即驚怖作是念。是沙門大惡乃爾。此常出入波斯匿王所。末利夫人師。若聞某婆羅門家死者。我等得大衰惱。若活者我與一餅。迦留陀夷即出滅受想定。身動便起。婦即看餅。先所煎者皆好。意惜不與。當更煎之。即煎轉勝。復不以與。即刮盆邊取殘面煎。復勝於前。復作是念。此等皆好。當以先者與之。適舉一餅。餘皆相著。迦留陀夷言。姊隨心欲與我幾許便取。即舉四餅持與迦留陀夷。迦留陀夷不受言。我不須是餅。若汝欲施者可以與僧。是婆羅門婦。先世曾供養佛種善根。近正見利根。本因緣強。堪任今世得道。諸善根牽故。便作是念。是比丘實不貪餅。但愍我故來。即作是念。我所有餅盡當與僧。 語言善人。我盡持筐餅施僧。答言隨意。

当时,婆罗门有事外出不在家中,婆罗门的妻子正关起门来做煎饼。迦留陀夷就入禅定,从门外消失,在他家的屋中出现。然后从禅定起,弹指出响声,以提示有人进来了。婆罗门的妻子,就回过头看,看到有比丘进来,又看到门仍旧关得好好的。心中想,这个沙门是从哪里进来的,他必定是贪图煎饼所以才进来的,我终究也不会给他的,就算是他的眼睛看得的掉下来,我也不会把饼给他的。迦留陀夷就用神力使两眼都脱落出来。

婆罗门的妻子,看到迦留陀夷的两眼脱落之后,她又这样想,就算掉出的眼睛象碗一样大,我也不会把饼给你。迦留陀夷就用神力变化眼睛如碗一样大。婆罗门的妻子,看到迦留陀夷的眼睛如碗一样大之后,她又这样想,就算你能倒立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把饼给你。迦留陀夷就用神力在她面前倒立。婆罗门的妻子,看到迦留陀夷在她面前倒立,她又这样想,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把饼给你。

迦留陀夷就入灭受想定,心想都灭,看上去没有了觉知。当时,婆罗门的妻子看到这样状况,叫唤喝问都没有反应,拉扯牵动也没有觉知,跟死人一样。她就很是惊慌,心中作这样的想法,这个沙门真是可恶,他们常出入波斯匿王处,是末利夫人的老师,如果听说有沙门在我家死了,那我们家不是要倒大霉了吗!如果他要是能活过来的话,我可以给他一个饼。迦留陀夷就出了灭受想定,身动站起。

婆罗门的妻子,就去察看煎饼,先前煎好的饼都是很好的,心意中爱惜不想给,想要再继续煎,如果有不好的,就给他。于是就继续煎,可是煎出来的饼比先前的还要好,心意中还是爱惜不愿意给。就刮取盆边的残余之面再煎,煎出的饼又更加的比前面的饼好。她又这样想,这些都是好的饼,那就把先前煎的饼给他一个吧。刚拿起一个饼,其余的饼都连在一起。

迦留陀夷对她说:“姐姐(对她的尊称)随你的心意,想要给我多少,我就拿多少。”婆罗门的妻子,就拿四个饼送给迦留陀夷。迦留陀夷却并不接受说:“我不需要这些饼,如果你想要布施的话,可以去布施给僧众。”这个婆罗门的妻子,在前世曾供养佛种善根,接近正见利根,自身因缘够强,堪在今世得道,由种种善根力的牵引之故,心中就作这样的想法,这个比丘他真的不是贪图我的饼,而是为了怜愍我之故而来。她就起了这样的念头,我所有的饼都全部布施给僧众吧。就对迦留陀夷说:“善人,我把筐中的饼都布施给僧众。”迦留陀夷回答说:“随你自己的心意。”

即持餅筐詣祇桓中。打揵搥集比丘僧。與僧餅竟。在迦留陀夷前坐聽說法。爾時迦留陀夷。即隨順觀本因緣為說妙法。即於座上遠塵離垢。于諸法中得法眼淨。是女人聞法知法見法入法。度疑悔不隨他。于佛法中得自在。心無所畏。從坐起頭面禮迦留陀夷足言。我從今日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知我盡形作佛優婆夷。時迦留陀夷。復為說法示教利喜。示教利喜已默然。是女人聞法示教利喜已。頭面禮長老迦留陀夷足右繞而去。還到自舍。時夫於後來還。婦語夫言。汝去後我閉門作煎餅。時阿闍梨迦留陀夷來。現種種神力。我持是餅與祇桓僧。阿闍梨迦留陀夷為我說法。我得須陀洹道。汝今可往。亦當為汝說法。是婆羅門。前世曾供養佛種善根。近正見利根。本因緣強。堪任今世得道。諸善根力牽故。便往詣長老迦留陀夷所。頭面禮足在前而坐。迦留陀夷即隨順觀本因緣為說種種妙法。即於座上遠塵離垢得法眼淨。是婆羅門聞法知法見法入法。度疑悔不隨他。于佛法中得自在。心無所畏。從座起頭面禮長老迦留陀夷足言。我從今日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知我盡形作佛優婆塞。迦留陀夷。復為婆羅門說種種法示教利喜。示教利喜已默然。婆羅門聞法示教利喜已。從座起頭面禮足右繞而去。

婆罗门的妻子,就把一筐饼都拿到了祗桓僧园中(僧众住处)。打揵搥召集僧众,把饼交给僧众完毕后,就在迦留陀夷前面坐下,听讲佛法。迦留陀夷就观察她的因缘,给她讲说妙法,她就在座位之上,远离了尘垢,于诸法中得法眼净。她听闻佛法后,知法、见法、入法,消除了所有的疑悔,不再会受到他人的影响而转变,于佛法中得到自在,心中没有了畏怯。她从座位上起身,头面顶礼迦留陀夷足说:“我今天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知我尽形作佛优婆夷。”当时,迦留陀夷又给她讲说佛法示教利喜,示教利喜之后便默然(入静不说话)。她再次听闻了迦留陀夷讲的佛法示教利喜之后,头面顶礼迦留陀夷足右绕离去,回到家中。

她的丈夫在后时回家,她就对丈夫说:“你离开家后,我就关起门来作煎饼,阿阇梨迦留陀夷来到我家,现种种神力,我拿了那些饼送给祗桓僧众,阿阇梨迦留陀夷给我讲法,我得须陀洹道,你现在也应当去那里,他也会给你说法。”这个婆罗门,因前世曾供养佛种善根,接近正见利根,自身因缘够强,堪在今世得道,由种种善根力的牵引之故,就去到长老迦留陀夷住处,头面礼足在他面前坐下。迦留陀夷就观察他的因缘,给他讲说妙法,他就在座位之上,远离了尘垢,于诸法中得法眼净。他听闻佛法后,知法、见法、入法,消除了所有的疑悔,不再会受到他人的影响而转变,于佛法中得到自在,心中没有了畏怯。他从座位上起身,头面顶礼迦留陀夷足说:“我今天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知我尽形作佛优婆塞。”迦留陀夷又给他讲说佛法示教利喜,示教利喜之后便默然。他再次听闻了迦留陀夷讲的佛法示教利喜之后,头面顶礼迦留陀夷足右绕离去。

 

揵搥:又作揵槌、揵迟、犍椎、揵植、揵锤、犍地。为报时之器具。意译作铃、鼓、铎。本为木制,后世多为铜制。敲打揵椎之规则,称为鼓仪。——详见《佛光大辞典》“揵稚”

法眼净:指具有观见真理等诸法而无障碍、疑惑之眼。——详见《佛光大辞典》

還到自舍語婦言。我等無有善知識大利益我等如阿闍梨迦留陀夷者。何以故。我等因阿闍梨迦留陀夷故。破二十身見。斷三惡道。無量苦惱令作有量。入正定見四諦。大德迦留陀夷所須衣被飲食臥具湯藥種種生活具。我等當與。婦言。便往自恣請。婆羅門即時往詣祇桓。到迦留陀夷所。頭面禮足在前而坐。坐已語迦留陀夷。大德知不。我等無有善知識大利益我等如大德者。何以故。我等因大德迦留陀夷故。破二十身見。斷三惡道。無量苦惱令作有量。入正定見四諦。大德。若有所須衣服飲食臥具湯藥種種生活具。自恣受我請。當隨意取。答言爾。是迦留陀夷。有所須衣食臥具湯藥。往彼取之。是婆羅門有一兒。學婆羅門法。婦婆羅門女。父母語兒言。汝知不。我等更無好知識大利益我等如大德迦留陀夷者。何以故。我等因大德迦留陀夷故。破二十身見斷三惡道。無量苦惱令作有量。入正定見四諦。如汝好供養我等。若我等死後。當如是供養大德迦留陀夷。兒答言爾。

回到家中对他的妻子说:“我们得到大好善知识,没有善知识大利益象我们的阿阇梨迦留陀夷的。为什么呢?我们因阿阇梨迦留陀夷的原故,破二十身见,断三恶道,无量的苦恼变作成有量,入正定见四谛。大德迦留陀夷所需要的衣被饮食卧具汤药种种生活用品,我们应当供给。”婆罗门的妻子说:“可以,随意去邀请供养。”

婆罗门按时来到祗桓僧园中,到迦留陀夷的住处,头面礼足在他面前坐下。坐下之后对迦留陀夷说:“大德知道吗!我们得到大好善知识,没有善知识大利益象我们的阿阇梨迦留陀夷的。为什么呢?我们因阿阇梨迦留陀夷的原故,破二十身见,断三恶道,无量的苦恼变作成有量,入正定见四谛。大德迦留陀夷所需要的衣被饮食卧具汤药种种生活用品,可以随意受我请,应当随意取用。”迦留陀夷回答说:“好的。”于是,迦留陀夷有所需要的衣食卧具汤药,就到他家中去拿。

这个婆罗门有一个儿子,学婆罗门法,儿子的老婆也是婆罗门女。父母就教导儿子说:“你知道吗?我们有大好善知识,没有善知识大利益象我们的阿阇梨迦留陀夷的。为什么呢?我们因阿阇梨迦留陀夷的原故,破二十身见,断三恶道,无量的苦恼变作成有量,入正定见四谛。在我们死后,你要象供养我们一样,去供养大德迦留陀夷啊。”儿子回答说:“是。”

三、毕陵伽婆蹉用神通力增加别人信心

《五分律卷第五》中說:佛在王舍城。爾時畢陵伽婆蹉住楞求羅山。飛在空中塗灑所住房。時瓶沙王往至彼山。畢陵伽見王來。忽還在地。白言。善來大王。可就此坐。王坐已問言。 何故自作。無守園人耶。答言無。王即語一臣。可給此比丘守園人。畢陵伽言。佛不聽我畜守園人。王言。可以白佛。王去之後。便以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贊少欲知足贊戒贊持戒已。告諸比丘。從今聽諸比丘畜守園人。王所敕臣。不信樂佛法。竟不與之。畢陵伽亦不從索後。時著衣持缽入城乞食。王與群臣樓上遙見。便生是念。我先許彼比丘守園人。不知得未。即問前所敕臣。臣言未與。王復問言。五敕來幾日。臣言。已五百日。王言。隨此日數與之。大臣奉教。即以五百家家一人與之。

佛在王舍城,当时毕陵伽婆蹉住楞求罗山,飞在空中涂洒住房。瓶沙王来到这个山中,毕陵伽看到瓶沙王到来,就飞落到地面上,对瓶沙王说:“善来,大王,可以在此处坐。”瓶沙王坐下之后问毕陵伽婆蹉说:“你为什么亲自劳作,没有守园的人吗?”毕陵伽婆蹉回答说:“没有。”瓶沙王就对一个大臣说:“可以给这个比丘守园人。”毕陵伽婆蹉说:“佛没有允许我们畜(安排、收容)守园人。”瓶沙王说:“这事可以去问佛。”瓶沙王离开之后,毕陵伽婆蹉就把这事去问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赞叹少欲知足赞叹戒赞叹持戒,赞叹之后对诸比丘说:“从今天起允许诸比丘畜守园人。”

瓶沙王所吩咐的那个大臣,由于不信乐佛法,竟然担搁忘记了,没有按时的送守园人给毕陵伽婆蹉。毕陵伽婆蹉也不去跟他要。后来,毕陵伽婆蹉在入城乞食时,瓶沙王与群臣在楼上看到他,瓶沙王心中想,我先前许诺给这位比丘守园人,不知道他得到没得到。就问先前他吩咐的那位大臣:“你送守园人给他了吗?”大臣回答说:“还没有送。”瓶沙王又问道:“我吩咐你时,到现在有多少天了。”大臣回答说:“已经五百天了。”瓶沙王就说:“随这个天数,送给他守园人的人数。”大臣就命令五百家,每家派出一人送给毕陵伽婆蹉当守园人。

時五百家。日差一人掃除房舍承受所為。時彼村人至節會日。男女莊飾衣服璨麗出行遊戲。有一貧女。行大啼哭。時畢陵伽入村乞食。見女啼哭。問其母言。汝女何故啼哭如是。答言。今日諸人皆盛服飾出行遊戲。我家貧窮不及於人。是以悲哭。時畢陵伽見牛噉草。語其母言。取少草來。即取與之。畢陵伽便結草。變成二金華鬘。與彼女母。語言。天下有二種金勝。閻浮檀金。及神足所化。汝可持此與女令著。彼女得已極大歡喜。便著出入。人無不羨。時有一人。見生憎嫉。即白瓶沙王言。某村某家得好伏藏。其女所著華鬘天下無比。大王后宮之所未有。王即呼語汝得伏藏可以示我。答言。我實不得。王復問。汝女所著何處得之。答言。是畢陵伽結草化作。王聞是語極大嗔怪。云何化草得成金鬘。便敕有司收系著獄。

五百家,每天派出一人去扫除房舍作种种事务。后来,那个村庄人到了节会日,男女都庄饰衣服璨丽的出行游戏。有一个贫家女,出行时大声啼哭。当时,毕陵伽婆蹉进入村中乞食,看到这女子啼哭,就问她的母亲说:“你女儿为什么哭得象这么样。”她母亲回答说:“今天人们都盛服装饰出行游戏,而我家贫穷不及别人,所以悲伤哭泣。”毕陵伽婆蹉看到旁边有牛吃的草,就对她母亲说:“你拿一些草过来。”她母亲把草拿来后,毕陵伽婆蹉就把草编结了一下,然后用神力把草变成了金花鬘,交给她母亲说:“天下有两种金为殊胜,阎浮檀金,以及神通所变化的金,你可以把这个给你女儿戴上。”这个贫穷女得到金花鬘后,非常的欢喜,就戴着在人前出入,人们都羡慕不已。

当时,有一个人,看见贫穷女的金花鬘生憎嫉心,就跑去向瓶沙王告密说:“某村某家(按具体情况说)得到好伏藏,她女儿所戴的花鬘天下无比,大王后宫都是没有的。”瓶沙王就把贫穷家人叫来说:“你得到的伏藏可以告诉我。”贫穷家人回答说:“我确实没有得到伏藏。”瓶沙王又问道:“你女儿所戴的金花鬘是从哪里来的。”贫穷家人回答说:“是毕陵伽婆蹉结草所变化成的。”瓶沙王听了他这样说,生大嗔怪道:“怎么可能把草变成金鬘?”就派人把贫穷人关押在牢狱中。

càn本义:明亮;灿烂。

畢陵伽後時復至彼村。見先女人方大啼哭。問言。汝今何故復大啼哭。答言。 家親在獄。問言。為何等罪。答言。由大德施金華鬘。語言莫哭。我當為汝令尋得出。畢陵伽即便先往典獄官所。典獄官見皆問訊言。大德。何故屈來此。答言。守園人系在獄。我所以來。汝今可為放出之不。答言。此人得好伏藏不以示王。若以示王乃可得出。畢陵伽言。我結草作。非是伏藏。彼人言。結草作金無有是處。畢陵伽即變其所坐皆作金床語言。汝今自見坐于何座。即皆自見坐金床上。便大惶怖。下床叩頭。願見垂恕。速為解之。若王聞我坐金床上。必重見罪。畢陵伽言。放守園人然後解汝。彼言。此不見由。問言由誰。答言由王。畢陵伽即為滅已。飛往王所住於空中。時王在高樓上。見即作禮問言。大德以何故來。 答言。守園人系在獄。我所以來。願為放出。王言。彼人得好伏藏。若以示我乃得出耳。畢陵伽言。我結草作。非是伏藏。王言。結草作金無有是處。時畢陵伽便以杖叩王樓柱。即化成金樓。問言。王此高樓用何物作。王見歡喜即敕放之。畢陵伽如是輾轉四現神足。時諸人民聞見神變。於佛法眾。生信樂心。施僧前食後食怛缽那非時漿洗浴眾具塗身塗足及然燈油。

毕陵伽婆蹉,后来又到那个村子去,看见先前的贫穷女又在大声啼哭,就问她说:“你今天怎么又大声啼哭啊?”她回答说:“家中亲人被关在牢狱中。”毕陵伽婆蹉就问她说:“因为什么罪名。”贫穷女回答说:“是由于大德所施舍的金花鬘,而得到的罪名啊。”毕陵伽婆蹉就对她说:“不要哭,我去帮你把亲人救出来。”毕陵伽婆蹉先来到典狱官处,典狱官看到他来了就问讯说:“大德,有什么冤屈要来到这个地方啊?”毕陵伽婆蹉说:“守园人被关在牢狱中,我所以要来,你能把他们放出吗?”典狱官回答说:“这个人他得到好伏藏,却不报告给国王,要是他能报告给国王才能放他出去。”毕陵伽婆蹉说:“那是我结草变成的,不是伏藏。”典狱官说:“结草作金,没有这样的事情。”毕陵伽婆蹉就把他坐处的座床变成金床,对他说:“你现在自己看看你坐的是什么床。”典狱官一看自己坐的是金床,就很害怕,下床向毕陵伽婆蹉叩头说:“希望能宽恕我,快点把这金床变成原样,要是国王听说我坐金床上,必定会判我重罪。”毕陵伽婆蹉说:“你放守园人,然后再解决你的事。”典狱官说:“这不是我能作主的。”毕陵伽婆蹉问:“那是谁作主?”典狱官说:“要由国王作主。”毕陵伽婆蹉就给典狱官的金床变成原样,飞行到国王住处悬在空中。国王在高楼上,看到毕陵伽婆蹉在空中,就作礼相问说:“大德,有什么事情来到此处。”毕陵伽婆蹉说:“守园人被关在牢狱中,我所以来此,希望把他们放出去。”瓶沙王说:“那个人他得到好伏藏,却不肯告诉我,只要他能把伏藏交出来,才能把他放出去。”毕陵伽婆蹉说:“是我结草所变成的金花鬘,并不是有什么伏藏。”瓶沙王说:“结草作金,没有这样的事。”毕陵伽婆蹉就用杖叩击瓶沙王的楼柱,把楼变成金楼。对瓶沙王说:“大王,这个高楼是用什么材料建造的啊!”瓶沙王一看楼变成了金楼,就相信了毕陵伽婆蹉的话,欢喜的把人放掉了。毕陵伽婆蹉象这样,四次展现神通,当时人们听说及看见了神通变化后,对于佛法大众,生信乐心,布施僧众前食、后食、怛钵那、非时浆、洗浴众具、涂身涂足及然灯油。

 

抂:wǎng 古同“枉”(a.曲,如“挢~过其正”;b.冤枉,如“血流满市,~法陵母,日月无光,树枝摧折”)

怛钵那:由谷类磨成之粉末所制成之食物。——详见《佛光大辞典》

四、菩萨现神通都是为了利益众生

《大方等大集經卷第三十一》中說:善男子。一切菩薩所以示現大神通者。為增眾生諸善根故。為不斷絕三寶性故。為未信者得信心故。為已信者得增長故。為令眾生受五樂故。為欲長養大乘法故。為令身得常樂我淨故。以如是等諸因緣故。示諸眾生如是神通。善男子。隨如是等菩薩行處。是中佛法即得增長。若現在未來久住不滅。所有眾生修立塔廟供養眾僧。求無盡身無苦惱身。所作供養。皆作生身法身。生身供養者即是塔像。法身供養者書寫讀誦十二部經。如是勝以七寶香華伎樂幡蓋瓔珞供養。

(佛告诉声闻众说)善男子,一切菩萨所以示现大神通者,都是为了增加众生的种种善根之故,为了不断绝三宝性之故,为了使未信的人得生信心之故,为了已信的人得增长信心之故,为了使众生受五乐之故,为了想要长养大乘法之故,为了使身得常乐我净之故。以这样等等诸因缘之故,给诸众生示现种种神通。善男子,随这些菩萨的行处,佛法就能得到增长,或现在未来久住不灭。所有众生修立塔庙供养众僧,求无尽身、无苦恼身,所作供养,都作生身法身供养。生身供养者,就是指塔像,法身供养者,就是指书写读诵十二部经,如此胜过以七宝香花伎乐幡盖璎珞供养。

 

五乐:出家乐、远离乐、寂静乐、菩提乐、涅盘乐。——详见《佛光大辞典》

五、怕利养诱失道心故显神通后即离去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一》中說:尊者摩訶迦不欲令供養利障罪故。即從座起去。遂不復還。

摩诃迦比丘与诸上座比丘接受居士的供养,在返回住处的途中,由于天气太热,就进入禅定显现神通,使得闷热的天空下起了细雨,吹来习习凉风。后来由于目睹全程的居士质多罗长者的要求,摩诃迦表演火光三昧,从房门的环孔处向外放射出火焰,把院子中一堆柴草都烧光了,但覆盖在柴草上的白毡毯却完好如初。质多罗长者崇拜地立刻表示,愿意终身供养摩诃迦比丘。摩诃迦比丘告诉居士说,这些神通只是不放逸修行而产生的,不放逸的修行不但能得到神通,更能得到最终的解脱。第二天一早,摩诃迦比丘因为不希望自己受到名闻利养的诱惑,就悄悄离开此地,再也不回来了。


神通:为利益众生而显现神通
神通:不利于修行时不应现神通
神通:之神通不能代表一切
神通:之无漏解脱才是目标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