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驱摈不舍恶见者  

2010-01-15 05:21:48|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驱摈不舍恶见者

一、存有恶见宣说行欲不障道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三十九》中说:佛在室羅伐城住逝多林給孤獨園。時鄔波難陀有二求寂。一名利刺。二名長大。時有異處眾多苾芻來至其所。與二求寂以為共住。言戲掉舉身相摩觸。時諸苾芻後生懊悔。便自剋責所犯之罪。應責心者責心而悔。 應對說者對說而除。發勇猛心起決定意。斷諸煩惱證阿羅漢。獲大神通。後於異時彼二求寂林中採花。於虛空中見彼苾芻乘空而至。遂遙問曰。仁等是誰苾芻。答言我是某甲。彼二報曰。仁等豈不昔與我等而為共住。言戲掉舉身相摩觸作諸罪業。云何於今獲增上證。彼便答曰。此事實爾。然我後時情生懊悔。深自剋責所犯之罪。如前具說。乃至獲得道果。求寂聞已便作是念。此諸苾芻昔與我等。共作如是如是非法之事。云何於今得增上果。以此因緣我知佛所說法。云習諸欲是障礙者此非障礙。具以此事告諸苾芻。

佛在室罗伐城,住在逝多林给孤独园时。邬波难陀(僧人名)收有两个沙弥徒弟,一个名字叫做利刺,一个名字叫做长大。当时有外地来的众多比丘,来到两个沙弥的地方,与两个沙弥共同住在一起。一起作言戏(言语戏弄)、掉举(心念动荡)、身相摩触(肢体相摸触)等事。后来诸比丘们心生懊悔,自认为所作的事情不好,便自己责备自己所犯的过错。应当斥责自心的就斥责自心,应当相互之间对面忏悔的就忏悔除罪。发起勇猛心、起决定意,断诸烦恼证得阿罗汉果,获得了大神通。

在后来,这两个沙弥到树林中采花,看到那些比丘们从虚空中乘空而来。就远远的问道:“你们是谁啊?”比丘就各自回答自己的名字,自说我是某某。两个沙弥才知道原来就是和他们共住过的比丘,就又问他们说:“仁等(称呼对方用语),难道在过去没有跟我们共住过,没有与我们作那些“言戏掉举身相摩触”等罪业吗?为什么你们今天能获得上好的果位呢!”比丘们回答说:“是有这事,以前确实曾跟你们作过那些罪业。但是我们在后来心生懊悔,深深的忏悔所犯的罪过,发勇猛决定心艰苦的修行,才获得道果的啊。”

两个沙弥听了这事之后,心中就这样想,这些比丘在过去曾与我们作过那些非法的事情,现在为什么还能证得到上好的道果呢?以这样事情的道理,我知道佛所讲的法,说“行诸欲是障碍”的那些话,从这事来看其实是没有障碍的。两个沙弥就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去跟其余的比丘们讲。

求寂:旧称曰沙弥,新称曰室罗末尼罗,译言求寂。志求涅槃圆寂之义,受十戒者也。寄归传三曰:于本师前,阿遮利耶,授十学处,或时闇诵,或可读文。既受戒已,名室罗末尼罗,译为求寂。言欲求趣涅槃圆寂之处。旧云沙弥者,言略而音讹;翻为息慈,意准而无据也。——见《佛学大辞典》

二、给恶见者作谏晓羯磨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三十九》:時少欲者聞是語已不嫌不喜。具以其事往白世尊。世尊爾時告諸苾芻。此二求寂所言非理。汝等應可作別諫法而開曉之。若有餘人作斯事者。亦如是諫。告言。汝利刺長大莫作是語。我知佛所說法欲是障礙者此非是障。勿作是語謗讟世尊。謗世尊者不善。世尊不作是語。佛以種種方便說行諸欲。是障礙法。汝今二人當捨惡見。時諸苾芻奉佛教已。往二求寂所如佛所教曉喻其事。如是諫時彼二求寂。所有惡見堅執不捨。作如是語。此事是實餘皆虛妄。時諸苾芻即以此緣具白世尊。我等奉教別諫彼二求寂時。彼之惡見堅執不捨。而云我說是實餘皆虛妄。佛言汝諸苾芻。應作白四羯磨諫二求寂。如是應作。鳴槌集眾。眾既集已。令二求寂離聞處在見處。應令一人作白羯磨。

两个沙弥四处的宣扬这事,说出自己的见解。有少欲的人听他们说这样的话语之后,不嫌弃也不欢喜,把听到的内容全部告诉了佛。佛当时就告诉诸比丘说:“这两个沙弥所讲的话没有道理,是错误的。你们应当给他们作别谏法而开导他们。要是有其他的人作跟这类似的事情,也要作别谏法开导。去告诉他们说,利剌、长大,你们不要说这样的话,说‘我知道佛所说法欲是障碍,其实是没有障碍’。不要说这样的话语诽谤佛,诽谤佛是不善的,佛没有说这样的话。佛以种种方便,说行诸欲是障碍法。你们两人今天应当舍弃恶见。”

诸比丘就到两沙弥的住处,按佛所教的那样去规劝他们。两个沙弥听了诸比丘的规劝,仍旧坚持自己的观点不放,作这样的说“这事是实情,其余的都是假的”。诸比丘规劝没有效果,就去跟佛讲,我们按佛的教示去别谏他们时,他们仍旧坚持恶见不舍弃,而说“我说的是实,其余的都是虚妄”。佛告诉诸比丘说:“应当给他们作白四竭磨再次劝谏两沙弥,要这样的去做,呜槌集众,众人集合之后,把两个沙弥叫到人们能够看见到的地方,派出一个人作白羯磨。”

怨恨,讟,痛怨也。又如:谤讟(诽谤,怨言)诽谤。jiàn本义,直言规劝。

應如是作。大德僧伽聽。此利刺長大二求寂。自起如是惡見作如是語。我知佛所說法欲是障礙者。此非是障。苾芻與作別諫之時。彼二惡見堅執不捨。作如是語。此事是實餘皆虛妄。若僧伽時至聽者。僧伽應許。僧伽今與彼二人。作白四羯磨曉喻其事。汝等二人莫作是語。如佛所說障礙之法不應習行。我知此法習行之時非是障礙。莫謗世尊。謗世尊者不善。世尊不作是說。世尊以種種方便說欲是障礙法。若習行者定為障礙。 汝之二人當捨如是惡見。此是其白。一苾芻向二人所報言。眾僧與汝作白四羯磨。已作白竟。汝今應捨惡見。若捨者善。若不捨者彼苾芻應還眾中。告言惡見不捨。 次作羯磨。大德僧伽聽。准白應作。乃至初羯磨了。如前令問。若不捨者還報眾知。次作第二第三了時。亦如前問。如是應作。

(被派出之人)要这样的宣告说:大德僧伽听,这利刺、长大两个沙弥,自己生起这样的恶见,作这样说‘我知道佛所说法欲是障碍,其实是没有障碍’。诸比丘给他作别谏法之时,他们仍旧坚持自己的观点不放,说‘这事是实情,其余的都是假的’。如果僧伽(僧众)都按时到场听知这事后,僧伽应当允许,僧伽今天给他们二人作白四竭磨,告诉他这事,对他说你们两人不要作这样的说话,要按佛所讲的那样讲,障碍之法不应习行(不应学习与做),你们不要再说‘我知这事习行之时不是障碍’,不要诽谤佛,谤佛是不善的,佛没有说这样的话,佛以种种方便,说诸欲是障碍法,要是习行的话定能成为障碍。你们两个人应当舍弃你们的那些恶见。

这样的告白之后,派出一个比丘去对他们两人说,众僧给你们作白四羯磨,已作告白完毕,你今天应当舍弃你们的恶见。要是他们能舍弃的就好,要是不舍弃的话,被派的比丘回到众人当中,告诉众人说他们恶见不舍。再次作羯磨,这样第二、第三次完毕之时,也同样象前面一样的问话。象这样的去做羯磨。

僧伽:又作僧佉,僧加,僧企耶。译曰众和会。常略曰僧。比丘之众多和合者。——详见《佛学大辞典》

三、因不舍恶见给他作驱摈羯磨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三十九》:時諸苾芻奉佛教已。喚彼二人為作白四羯磨曉喻之時。彼於惡見堅執不捨云此事是實餘皆虛妄。時諸苾芻即以此緣具白世尊。我等已作白四羯磨諫彼二人。彼於惡見堅執不捨。云此事是實餘皆虛妄。佛言汝等苾芻應與彼二求寂作不捨惡見擯羯磨。如是應作。鳴槌集眾。眾既集已。令一苾芻作白羯磨。大德僧伽聽。彼利刺長大二求寂。自起惡見如前廣說。僧伽為作別諫。及白四羯磨曉喻之時。堅執不捨。云此事是實餘皆虛妄。若僧時到聽者。僧伽應許。僧伽今與此二人。作不捨惡見擯羯磨。應告之曰。汝等二人從今已去。不得更云如來應正等覺是我大師。亦復不應隨苾芻後同一道行。如餘求寂與大苾芻二夜同室宿。汝今無是事。汝愚癡人今可滅去。白如是。應一苾芻向二人所報言。眾今與汝二人作白四擯羯磨。已作白訖。汝等應捨如是惡見。若捨者善。若不捨者還至眾中具告其事。廣說如上。次應與作羯磨。准白應為。作一番訖還令苾芻向彼陳說。眾已與汝作初羯磨訖。應捨惡見。廣說如上。乃至第三羯磨竟。結文准作。諸苾芻白佛言。大德。應如是作。

诸比丘按照佛所教导的,把两个沙弥叫到一起,给他们作白四羯磨。可是他们两人仍旧坚持恶见,坚持自己说的才是正确的。诸比丘就把事实情况禀报给佛,对佛说我们已经给他们作白四羯磨,晓谏他们二人,可是他们仍坚持恶见,说‘这事是真实,其余的都虚妄’。佛就又告诉诸比丘说:“给他们作不舍恶见摈羯磨,要这样子去做,呜槌集众,等众人都集合之后,派出一位比丘作白羯磨。作这样的告白,大德僧伽听,利刺、长大他们两个沙弥,自己生起恶见说‘我知道佛所说法欲是障碍,其实是没有障碍’。僧伽给他们作别谏,及白四羯磨晓喻之时,他们都坚持、不舍恶见,说‘这事是真实,其余的都虚妄’。如果僧众都按时到场听知之后,僧伽应允许,僧伽今天给他们两个人,作不舍恶摈羯磨。应当告知他们说,你们两人从今天起,不可以再说如来、应等正觉是你们的大师。也不应当再跟比丘们一起同行、同室,不能象其他的沙弥与大比丘二夜同室宿的那样,你们从今天起没有这样的权利。你们愚痴的人,今天可以在僧众中消失了。这样的告白之后,应派出一位比丘向他们两人报告说,僧众今天给你们两个人作白四摈羯磨,已经作完毕了。你们应当舍弃你们的恶见。如果能舍弃的话就是好的,如果不舍弃的话,被派出的比丘回到僧众当中,如实的回报给僧众知晓。再次作羯磨,这样第二、第三次完毕之时,也同样象前面一样的问话。最后总结,准许这样合法的作羯磨。”诸比丘都对佛说:“大德,我们就这么办。”

四、其余的比丘不可与被摈者同室宿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三十九》:時諸苾芻承佛教已。喚二求寂為作驅擯羯磨已。惡見不捨。便往鄔波難陀所啼泣而住。鄔波難陀問曰。汝二具壽何汝啼泣。答言諸黑缽者已為我等作擯羯磨。今欲如何。鄔波難陀曰。若彼為諸村坊城邑乃至三界。作擯羯磨。豈村坊等而非有耶。汝勿憂惱。當就懺摩。便受彼二供給供養。言談同宿。少欲苾芻見是事已。生嫌賤心作如是語。云何苾芻具知如是惡見求寂大眾與作擯羯磨已。受彼供承言談同宿。即以此緣具白世尊。世尊集眾問鄔波難陀。廣說如上。乃至我觀十利。為諸苾芻制其學處。

诸比丘按照佛所教导的,叫来两位沙弥给他们作驱摈羯磨。他们恶见仍旧不舍,回到邬波难陀的住处啼泣(伤心哭泣)而住(站在那里)。邬波难陀就问他们说:“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哭泣啊?”两沙弥回答说:“黑钵者们,已经给我们作了驱摈羯磨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邬波难陀说:“若是他们给诸村坊、城镇,甚至是三界作驱摈羯磨,难道就没有别的村坊了吗?你们不要忧愁,先应当去作忏摩(忏悔)。”邬波难陀便接受他们供给供养,同言语说话、同室止宿。有少欲的比丘看到这事之后,生出嫌弃轻贱心,作这样说:“为什么比丘知道这样恶见的沙弥,大众已经给他们作了驱摈羯磨,还要接受他们的供养承事、言谈同宿呢!”就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就召集来大众,问邬波难陀是不是有这样的事。详细情况,如同前面经文中所讲的那样,有十利益,给比丘们制戒。

具寿:梵语  a^yusmat,巴利语 a^yasmant。乃对佛弟子、阿罗汉等之尊称。又作贤者、圣者、尊者、净命、长老、慧命。音译阿瑜率满。指具足智慧与德行,得受尊敬之人。其后不限于佛弟子,凡祖师或先德,亦可称具寿。——详见《佛光大辞典》

坊:fāng〈名〉(形声。从土,方声。本义:城市中街市里巷的通称);古代把一个城邑划分为若干区,通称为坊。

應如是說。若復苾芻見有求寂作如是語。我知佛所說法欲是障礙法者。習行之時非是障礙。諸苾芻應語彼求寂言汝莫作是語。我知佛所說欲是障礙法者。習行之時非是障礙。汝莫謗世尊。謗世尊者不善。世尊不作是語。世尊以無量門於諸欲法說為障礙。汝可棄捨如是惡見。諸苾芻語彼求寂時。捨此事者善。若不捨者乃至二三。隨正應諫。隨正應教令捨是事。捨者善。若不捨者諸苾芻應語彼求寂言。汝從今已去。不應說言如來應正等覺是我大師。若有尊宿及同梵行者。不應隨行。如餘求寂得與苾芻二夜同宿。汝今無是事。汝愚癡人可速滅去。若苾芻知是被擯求寂。而攝受饒益同室宿者。波逸底迦。

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有比丘看到有沙弥,作这样的说法,‘我知道佛所讲的法,说欲是障碍法,习行之时却不是障碍’。诸比丘听到他这样说,应当告诉这个沙弥说,你不要作这样的说法,说“我知佛所说法,欲是障碍法,习行之时不是障碍”。你不要诽谤世尊,诽谤世尊是不好的,世尊没有作这样的说法。世尊用无量的法门,说诸欲为障碍。你可以舍弃你的那些恶见。诸比丘对这个沙弥这样的说了之后,要是他能舍弃恶见的话就是好,要是不舍弃的话,再次劝说第二、第遍,随着正确的道理应当劝谏他,随着正法应当教示他,让他们舍弃那些恶见、恶事。要是能舍弃的就是好的,要是经过多次的劝谏,他都不能舍弃自己的恶见,诸比丘应当对这个沙弥说,从今天之后,你不应当再称说如来应正觉是你的大师,要是有尊宿(有大修行的人)及同梵行(一样修净行)者,你也不应当跟随他们同行。象其他的沙弥可以与比丘同宿两夜,你从今天起没有这样的权利。你愚痴的人可以快速的从僧众中消失。

如果有比丘明知这个沙弥是被僧众驱摈的,而去摄受他、饶益他,与他同室同宿的话,犯波逸底迦罪。

波逸底迦:即“波夷提”异称。波逸提,梵语  pa^yattika,巴利语 pa^cittiya pa^cittika。为比丘、比丘尼所受持之具足戒之一。又作贝逸提、波罗逸尼柯、波逸提伽、波质底迦。意译堕、令堕、能烧热、应对治、应忏悔。——详见《佛光大辞典》

若復苾芻者謂鄔波難陀。餘義如上。有求寂者謂利刺長大。佛者謂如來應正等覺。說者開導義。法者若佛說若聲聞說。欲是障礙者。謂是五欲。習行者謂作其事。非是障礙者。謂不能障沙門聖果。苾芻者謂此法中人。語彼求寂等者。述其惡見。與作別諫及與眾諫。若不捨者應擯羯磨語言。汝從今已去廣說其事。是不應作共行同宿。汝是癡人可速滅去。若苾芻者謂鄔波難陀。知者或自知或從他聞。攝受者與作依止。饒益者謂給衣食。同室者。四種室中與其同宿。結罪同前。此中犯相其事云何。若苾芻知是彼擯求寂。乃至同室宿者。波逸底迦。若是親族或時帶病。若復令彼冀捨惡見。雖權攝受並皆無犯。又無犯者謂最初犯人。或癡狂心亂痛惱所纏。

有比丘明知道的,就如同邬波难陀那样。有沙弥被摈的,就如同利刺与长大两个沙弥那样。佛,就是指如来应正等觉。说,就是开导的意思。法,或是佛说的,或是佛弟子声闻众说的。欲是障碍者,就是指五欲。习行者,就是说去作了那些事。非是障碍者,以为不能障碍沙门圣果。比丘,是指修行佛法的比丘,不是说其他比丘。语彼求寂者,就是向这个沙弥陈述表明他所具有的恶见,与作别谏及与众谏,如果不舍恶见应当会被驱摈。从今之后,不应与清净人同行、同宿,你是愚痴人可速灭去,等等话语。若比丘(摄受被摈)者,就是说象邬波难陀那样。知者,或是自己知道,或是从别人那里听来而知道。摄受者,就是给他作依止。饶益者,就是给他衣食。同室者,在四种室中与他们一同住宿。结罪,同前面一样,就是总结,其中的犯罪之相,事情是怎么样的。

如果有比丘明知是被驱摈的沙弥,而摄受饶益甚至同室宿的话,犯波逸底迦罪。要是他是这个比丘的亲族,或是被驱摈的人身体有病,或者是再次希望此人舍弃恶见,而权宜的摄受,这些都不算犯规。还有不是犯戒的,就是佛没制戒之前犯错的人,或者痴狂心乱、痛恼所缠的人也不算犯规。

四种室:一是總覆障;二總覆多障;三多覆總障;四多覆多障。——见《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頌卷中》

五、合乎条件才可为被摈者解摈

《五分律卷第十一》中说:爾時優蹉比丘尼數數犯罪。上床下床皆不如法。數數食別眾食非時入他家。比丘尼僧。與作不見罪擯。時偷羅難陀比丘尼。知優蹉心未調伏不敬順僧。便不隨眾自與眷屬於界外為其解擯。彼比丘尼既得解擯。倍更憍慢不敬眾僧。諸長老比丘尼見。種種訶責。以事白佛。佛以是事集二部僧。問偷羅難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訶責已告諸比丘。今為諸比丘尼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知僧如法擯比丘尼。比丘尼心未調伏不隨順僧。自與眷屬於界外解其擯者。是比丘尼初犯僧伽婆尸沙可悔過。欲解擯及方便乃至三羯磨未竟皆突吉羅。三羯磨竟。羯磨師僧伽婆尸沙。餘僧皆偷羅遮

优蹉比丘尼屡次的犯罪,上床下床都不如法,数数食(一天多次用饭食)、别众食(别开大众私自小团体用饭食)、非时(不合时宜之时)入他家。比丘尼们给他作不见罪驱摈。当时,偷罗难陀比丘尼,在明知道优蹉比丘尼心未调伏不敬顺僧的情况下,没有告知僧众就自己与自己一伙人,在界外(僧众所结界地之外)给优蹉比丘尼解摈。优蹉比丘尼便更加的骄慢不敬众僧,诸长老比丘尼看见后,就用种种话语诃责,之后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件事的原故,召集来比丘、比丘尼二部僧众,问偷罗难陀说:“你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偷罗难陀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话语诃责她,诃责之后佛对大众说:“今天给诸比丘尼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如果有比丘尼明知僧众如法的驱摈比丘尼,在比丘尼心未调伏、不随顺僧的情况下,自己与自己的眷属在界外给她解摈的话,这个比丘尼是初次犯了僧伽婆尸沙罪,可以悔过。心中想要作解摈以及去做解摈的方便之事,直至三羯磨没完毕的,都是得突吉罗罪。三羯磨完毕的,羯磨师得僧伽婆尸沙罪,其余僧人得偷罗遮罪。”

僧伽婆尸沙:梵语僧伽婆尸沙,华言僧残。谓犯此罪者,如人被他所残,命虽未尽,形已残废,小有可救之理,僧为作法,除此之罪,故名僧残。——见《三藏法数》

突吉罗:梵语  duskrta,巴利语 dukkata。戒律之罪名。即恶作恶语等诸轻罪。又作突膝吉栗多、突瑟几理多、独柯多。意译为恶作、小过、轻垢、越毗尼。——详见《佛光大词典》

偷罗遮:巴利语   thullaccaya thu^laccaya。又作偷兰遮耶、偷罗遮、萨偷罗、土罗遮、窣吐罗。略称偷兰。梵语为  sthu^la^tyaya,音译窣吐罗底也。意译大罪、重罪、粗罪、粗恶、粗过、大障善道。——详见《佛光大辞典》“偷兰遮”

别众:有比丘与众比丘在同一界而自乖离,不同法事,曰别众。——见《佛学大辞典》

《五分律卷第十七》中说:復有諸犯麤罪別住比丘。厭別住便捨戒罷道。又行摩那埵本日治阿浮訶那被訶責羯磨驅出羯磨依止羯磨舉罪羯磨下意羯磨。如是諸比丘皆厭罷道。後復欲於正法律出家受具足戒。諸比丘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應先問。汝能還行先事。能隨順僧。求僧除滅先事不。若言不能。不應與出家受具足戒。若言能。應與出家受具足戒。若受具足戒已。若先別住使還別住。乃至先作下意羯磨。還與作下意羯磨。

有些犯粗罪的别住比丘,厌恶别住就舍戒罢道(还俗)了。又有的行摩那埵、本日治、阿浮诃那、被诃责羯磨、驱出羯磨、依止羯磨、举罪羯磨、下意羯磨,这些诸比丘都生厌恶心罢道了。后来,他们又想要在正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诸比丘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跑去问佛。佛说:“应先问他们,你能再实行早先那些该作的事吗?能随顺僧众吗?求僧除灭先事了吗?如果他们回答说不能,那就不应当给他们出家受具足戒。如果回答能,应当给他们出家受具足戒。在受具足戒之后,早先该别住的还叫他们别住,早先该下意羯磨的,还叫他作下意羯磨。早先该作的那些忏悔治罚事,都一一要去完成。”

 

阿浮呵那:又作阿浮诃那,除比丘犯罪之作法名。比丘尼钞下上曰:“阿浮呵那,此翻出罪羯磨,见论名为唤入众,亦名拔除罪法。”——详见《佛学大辞典》

摈除破戒者有三种差别
七种情况下遭驱摈
驱摈不舍恶见者
几种治罚犯戒的羯磨
被驱摈者可以悔过继续修行
被赶出去的也许是好人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