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不杀别人不杀自己不教别人杀生  

2010-01-12 15:30:08|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杀生戒

一、修不净观生起厌身心念起杀

《五分律卷第二》中说:佛在毘舍離。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修不淨觀得大果利。時諸比丘即皆修習。深入厭惡恥愧此身。譬如少年好喜淨潔澡浴塗身著新淨衣。忽以三屍嬰加其頸。膿血逼身虫流滿體。其人苦毒無復餘想。但念何當脫此恥辱。諸比丘厭惡此身亦復如是。其中或有自殺展轉相害。或索刀繩。或服毒藥。有一比丘厭惡身已。便往彌鄰旃陀羅所語言。為我斷命衣缽相與。時旃陀羅。為衣缽故。即以利刀而斷其命。有血污刀。持至婆求末河洗之。尋生悔心作是念。我今不善。云何為小利故。而斷持戒沙門性命得無量罪。時自在天魔知其心念。譬如壯士屈伸臂頃。來至其前。從水踊出立於水上。讚言善哉。汝得大利。斷持戒沙門命。未度者度福慶無量。天神記錄。故來告汝。時旃陀羅便生惡邪見。心大歡喜。我今當更度未度者。彼旃陀羅。善知厭身未厭身相。若凡夫比丘未離於欲。舉刀向時心恐怖者是未厭身。我若殺之得福甚少。我今當求已得道果無恐怖者。於是手執長刀。從房至房。從經行處至經行處。高聲唱言。欲滅度者我當度之。

佛在毗舍离时,告诉诸比丘说,修不净观能得大果报利益。诸比丘就都修习不净观,深入的厌恶耻愧自己的这个不净之身。譬如少年人喜好净洁,澡浴涂身(涂香打扮)穿着新净衣裳。忽然的把死尸缠放在他的头颈上,有脓血流满全身虫子在身上到处爬,那这个少年人,就会觉得极大的苦毒,心中没有其余的念头,只想着怎么样才能脱离这个苦毒。诸比丘厌恶自己的身体,也同这个道理一样。其中,或有的人自杀,或有的人互相伤害,或索求刀绳,或服毒药。

有一个比丘厌恶自己的身体之后,就来到弥邻旃陀罗跟前说:“你把我杀了,我的衣钵都给你。”当时,这个旃陀罗为了衣钵之故,就用利刀杀死了比丘。刀上遗留有血污,他就拿着刀到婆求末河中去洗。就生起后悔心念说:“我今天不善啊,怎么能因为小利之故,而杀死持戒沙门的性命,将会得到无量的罪过。”在那个时候,自在天魔知道旃陀罗的心念,就如同强壮勇士弯曲胳膊那么短的时间内,来到旃陀罗的跟前,从水中踊出,站在水面上,称赞旃陀罗说:“善哉(很好啊)!你得到大利益,能断持戒沙门性命,未度的把他给度化了,得到福庆无量啊,会有天神记录这事,所以我特地来告诉你啊。”当时,旃陀罗听了天魔的话后,便生起恶邪之见,心中很欢喜。心想,我现在应当再去,把未度的人给度化掉。这个旃陀罗他能观察知道,比丘厌身及不厌身之相状,旃陀罗作这样的看法,如果是凡夫比丘没有离欲的,拿着刀向他走去时他心生恐怖的,就是不厌身的比丘,我要是杀了他得到福很少,我应当去找那些已经得了道果没有恐怖的比丘杀掉。于是,旃陀罗就手拿着长刀,从一个房屋走到另一个房屋,从经行处走到另一个经行处,高声的宣告说,有谁想要灭度的,我就把他给度化掉。

時諸比丘厭惡身者皆出就之。尋斷其命。於一日中殺十二十乃至六十。以是因緣僧數減少。大德聲聞悉不復現。爾時世尊從三昧起。在露處坐大眾圍繞。觀視僧眾告阿難言。今日僧眾何故減少。阿難白佛。世尊一時為諸比丘說不淨觀。比丘修習。厭惡身苦轉相殘殺。乃至彌鄰一日之中傷害梵行六十人命。是故今日僧眾減少。善哉世尊。唯願更說餘善道法。令諸比丘得安樂住。佛告阿難。汝今宣令依止毘舍離比丘。皆使來集普會講堂。阿難受教。即呼來集。集已白言。唯聖知時。世尊從坐起。至講堂就座而坐。問諸比丘。實有上事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汝等愚癡。所作非法。豈不聞我所說慈忍護念眾生。而今云何不憶此法。呵已告諸比丘。若自殺身得偷羅遮罪。又告。從今已後。應修安般念。樂淨觀樂喜觀。觀已生惡。不善法即能除滅。以十利故為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手自殺。人斷其命。是比丘得波羅夷不共住

诸比丘有厌恶身体的人,都跑出来让他杀,旃陀罗就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杀掉。在一天内,或杀十人或杀二十人,乃至一天内杀掉六十个人。因为这样的因缘,僧众数量减少,大德声闻都见不到了。后来,佛从三昧(禅定)起,在露处坐,大众围绕,佛观察到僧众减少,就对阿难说:“今天僧众,为什么数量减少了。”阿难就对佛说:“世尊有一段时间给诸比丘讲说不净观,比丘们修习后,就厌恶身体之苦,转而相互残杀。后来,有弥邻旃陀罗一天内杀害梵行者,达到六十条人命。所以,今天僧众的数量减少。希望佛能给诸比丘,再重新讲说其他的善道法,使诸比丘得安乐住。”佛告诉阿难说:“你现在叫依止毗舍离住的比丘,都来聚集在讲堂中。”阿难就按佛的指示,把诸比丘都召集到讲堂中,聚集之后,阿难向佛报告说:“诸比丘都已聚齐。”佛就从座位上起身,来到讲堂中在座位上坐下,问诸比丘说:“确实有这样的事吗?”比丘们回答说:“确实有。”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说:“你们这样是愚痴,所作的不合法,难道没有听我说过,要慈忍护念众生吗?而现在怎么不去回想这个法呢?”呵责之后佛告诉诸比丘说:“如果自杀身的,得偷罗遮罪。”

佛又告诉诸比丘说:“从今以后,应当修习安般念,乐净观、乐喜观,观了之后,所生起的恶不善之法,就能除灭掉。以十种利益之故,给诸比丘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如果比丘用手自杀或杀人,断除了人的性命,这个比丘得波罗夷罪,不共住。”

二、犯规的各种情况

《摩訶僧祇律卷第四》中说:佛告諸比丘。依止毘舍離比丘皆悉令集。以十利故為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若比丘自手奪人命。求持刀與殺者。教死歎死。咄男子用惡活為死勝生。如是意如是想。方便歎譽死快令彼死。非餘者是比丘波羅夷。不應共住。比丘者。乃至年滿二十受具足。是名比丘。自手者。自身身分身勢力。自身者。全身堆壓殺人波羅夷。是名自身也。身分者。若手若肘若腳若膝。及餘身分殺人者波羅夷。是名身分。身勢力者。若杖若石若塼。遙擲殺人波羅夷。是名身勢力。人者。有命人趣所攝。奪命者。令彼命根不相續四大分散。是名奪命。求者。求持刀人。若男女大小在家出家。刀者。若劍戟長刀短刀鉾槊鐵輪。一切利器乃至鍼等。歎死者。言用惡活為死則勝生。如是意者殺意也。如是想者殺想也。歎譽死快者。令彼人死。非餘者。因是死是比丘波羅夷。不應共住。

佛告诉诸比丘说:“依止在毗舍离的比丘都叫他们来聚集,以十种利益之故给诸比丘制戒,要是已经听过的应当再重新听一遍。如果有比丘自手夺人命,或找人拿刀来杀。或教别人死、赞叹死,说‘为什么要这么不好的活着呢,死了比活着的好呀’。如此心意如此的想法,方便赞叹称誉死亡,使别人死去,不是其他原因而致死的,比丘得波罗夷罪,不应共住。”

比丘者,就是依佛出家剃发染衣,乃至年满二十岁受具足戒,叫做比丘。自手者,就是包括了,自身、身分、身势力。自身,就是自己全身堆压使人被杀,犯波罗夷罪,叫做自身。身分,或是手或是肘或是脚或是膝,以及身体其他部分杀人,使别人死亡,犯波罗夷罪,叫做身分。身势力,或是用刀杖或是用石头或是用砖块,遥掷近打杀人,使别人死亡,犯波罗夷罪,叫做身势力。人者,就是有性命活着的,归属于六道中的人道。夺命的,就是使对方命根不能继续,四大分散,叫做夺命。求者,就是寻求拿刀的人,或男或女或大或小或在家人或出家人。刀者,就是包括,或剑或戟或长刀或短刀或矛或槊或铁轮,一切利器乃至针等(都是归于杀人刀一类,以刀代表总称)。叹死的,就是用言语说,‘何必要这样恶活着,不如死了的好,死亡胜过生存着’。如是意者,就是指杀意。如是想者,就是指杀想。叹誉死快的,就是说些使对方快快死去的话语。非余者,就是因为这些原因而死去了,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那这个比丘,就得波罗夷罪,不应共住。

《五分律卷第二》中说:是中犯者。自殺遣使展轉使重遣使指示言說眠時說向眠說醉時說向醉說狂時說向狂說亂心說向亂心說病壞心說向病壞心說遣書作相手語相似語獨獨想不獨獨想獨不獨想戲語色聲香味觸優波頭優波奢優波害。自殺者。自以手足刀杖等殺。彼人死者波羅夷。遣使者。遣使殺彼人。彼人死者波羅夷。展轉使者。遣某甲殺。某甲不自殺。轉使乙殺。死者波羅夷。重遣者。始受使人不得殺。還報比丘。比丘更遣使殺。死者波羅夷。指示者。指示日月星宿。語人言。汝福應生彼。汝可自殺。從而死者波羅夷。

这当中犯规的就是,自杀、遣使、展转使、重遣使、指示、言说、眠时说、向眠说、醉时说、向醉说、狂时说、向狂说、乱心说、向乱心说、病坏心说、向病坏心说、遣书、作相、手语、相似语、独独想、不独独想、独不独想、戏语、色、声、香、味、触、优波头、优波奢、优波害。

自杀的,就是自己以手脚刀杖等,亲自去杀,要是对方被杀死了,得波罗夷罪。

遣使的,就是派遣别人去杀,要是对方被杀死了,得波罗夷罪。

展转使的,就是派遣某人去杀,而那个人却又叫了别人去杀自己没去,要是对方被杀死了,得波罗夷罪。

重遣的,就是开始被派遣的人没有杀成,回来报告给比丘知道,比丘又生重新派他去杀,要是对方被杀死了,得波罗夷罪。

指示的,就是指示日月星宿,对别人说,你福报应该生到那里去,你可以自杀,要是对方听从他的话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言說者。說生過惡讚歎死。好因此死者波羅夷。眠時說者。比丘眠中說先所念言。汝功德已成應可自殺。彼人聞已。待覺問言。汝何故說此。答言我眠中欲利益汝故作是語。汝今覺亦作是語。汝可隨我語死。彼因是死者波羅夷。向眠說者。向眠人作是語。汝功德已成。可以刀等自殺。鬼神令眠中聞。即覺問言。汝何故說此。答言。汝眠時我欲利益汝故作是語。汝今覺亦作是語。汝可隨我語死。因是死者波羅夷。醉時說者。醉中說先所念言。汝功德已成。應以刀等自殺。彼人聞已。待醒問言。汝何故說此。答言。我醉時欲利益汝故作是語。今醒亦作是語。汝可隨我語死。因是死者波羅夷。向醉說者。作是言。汝功德已成。汝可以刀等自殺。醉醒已問言。汝何故說此。答言。我欲利益汝故。汝醉時作是語。汝今醒亦作是語。汝可隨我語死。因此死者波羅夷。狂時說向狂說。亂心說向亂心說。病壞心說向病壞心說亦如是。

言说的,就是说活着的过恶,赞叹死了的好,要是对方听从他的话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眠时说的,就是比丘在睡眠中说出心中先前所思念的事,说(某人)你功德已成,可以自杀。等待醒过来时,别人就问他说:“你为什么作这样的说话。”他回答说:“我在睡眠中,本意是想利益你之故,作这样的话语,现在我醒了,也同样还是作这样说,你可以按我的话去死。”要是对方听从他的话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向眠说的,就是向正在睡眠中的人说,“你功德已成,可以用刀杖等自杀”。鬼神使睡眠中的人听到这话,睡眠人就醒过来问他说:“你为什么作这样说话?”他回答说:“你在睡眠中,我本意是想利益你之故,作这样的话语,现在你醒了,我也同样还是作这样说,你可以按我的话去死。”要是对方听从他的话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醉时说的,就是在酒醉中说出先前所思索的事,说‘你功德已成,应当用刀自杀’。别人听到后,等待他酒醒时,就问他说:“你为什么作这样的说话。”他回答说:“我在酒醉时,本意是想利益你之故,作这样的话语,现在我酒醒了,也同样还是作这样说,你可以按我的话去死。”要是对方听从他的话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向醉者说的,就是对喝醉了的人说:“你功德已成,你可以用刀自杀。”别人酒醒后,就问他说:“你为什么作这样的说话。”他回答说:“你在酒醉时,我本意是想利益你之故,作这样的话语,现在你酒醒了,我也同样还是作这样说,你可以按我的话去死。”要是对方听从他的话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狂时说、向狂说,乱心说、向乱心说,病坏心说、向病坏心说,也同样是这样的道理。

遣書者。比丘遣書令殺。彼作書。字字偷羅遮。書至彼。彼因是殺。死者波羅夷。作相者。比丘語人言。汝看我坐起舉手下手口言寒暑時便殺彼。彼見相便殺。死者波羅夷。手語者。作手語教人殺彼隨此殺。死者波羅夷。相似語者。比丘作相似語教人殺彼隨此殺。死者波羅夷。獨獨想者突吉羅。不獨獨想獨不獨想者偷羅遮。戲語者。比丘戲笑語。汝功德已成。可應自殺。彼人問言。何故說此。比丘答言。我先雖是戲言。今意實爾。汝可自殺。因此死者波羅夷。色者。若比丘作咒術。召惡色鬼神。使恐怖人。因此死者波羅夷。聲者。若比丘作是語。汝父母兒女已死。財物破散。作如是語。欲令憂惱自殺。因此死者波羅夷。香者。以毒合和諸香令嗅便死。因是死者波羅夷。味者。以毒著食中令食。因是死者波羅夷。觸者。以迦毘毒藥塗身殺。因是死者波羅夷。優波頭者。為一切眾生作阱殺。若人墮死波羅夷。非人墮死偷羅遮。畜生墮死 波逸提。優波奢者。作弱床薄覆其。上下安殺具使人坐上。因是死者波羅夷。優波害者。作蠱毒殺。因是死者波羅夷。若比丘作是念。我當殺彼人。發心時突吉羅。 作方便時偷羅遮。死者波羅夷。若殺非人偷羅遮。若殺畜生波逸提。比丘尼亦如是。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

遣书的,就是比丘写书信教人杀,比丘写书信,字字得偷罗遮罪。书信到达对方处,对方因为这信中所教才去杀的,致人死亡后,得波罗夷罪。

作相的,就是比丘对别人说,你看我坐起、举手、下手,口中说寒时、暑时便杀了他。对方因为见到他所作的形相指示才去杀的,致人死亡后,得波罗夷罪。

手语的,就是不说话而用手作手语,指示别人去杀,对方因为见到他所作手语的指示才去杀的,致人死亡后,得波罗夷罪。

相似语的,就是说相似于杀人的话语教人去杀,对方因为按他所说的相似语指示才去杀的,致人死亡后,得波罗夷罪。

自己在那里独自的想杀人,得突吉罗罪。

与多人共同在想着杀人,得突吉罗罪。

自己独想也与别人共同在想着杀人,得突吉罗罪。

戏语的,就是比丘以戏笑的话语,说‘你功德已成,可以去自杀’。对方问他说:“你为什么要作这样说话?”比丘回答说:“我先前虽是戏言,现在却是真实的话,你可以去自杀。”要是对方听从他的话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色者,就是有的比丘作咒术,召恶色鬼神,去恐吓别人,对方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声者,就是有的比丘作这样的话语说,‘你父母儿女已死,财物破散了’,作这样的说话音声,想叫对方忧恼自杀,对方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香者,就是以毒药与诸香料配成的香,叫别人去闻,对方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味者,就是以毒药放到食物中,叫别人去吃,对方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触者,就是以迦毗毒药涂在人身上以此杀人,对方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优波头者,就是为一切众生制作的陷阱,要是堕在当中,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优波害者,就是作蛊毒杀人,对方因此死了,得波罗夷罪。

 

如果比丘作这样的念头说,我要去杀了那个人,发心时,得突吉罗罪。作杀方便时(所有杀的过程),得偷罗遮罪。对方被杀死了,得波罗夷罪。如果杀非人,得偷罗遮罪。如果杀畜生,得波逸提罪。比丘尼也同比丘的规定,是一样的。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得突吉罗罪。

阱:jǐng 捕野兽用的陷坑:陷~。

《摩訶僧祇律卷第四》中说:殺心身動。時得越比尼罪。觸彼身時偷蘭罪。因是死非餘者。波羅夷。

杀心生起,身体行动时,得越比尼罪。触及对方身体时,得偷兰罪。因此而被杀死了,不是其他的原因的,得波罗夷罪。

越毗尼:违背超越规范,不遵守法律法规。

三、得波罗夷罪

《摩訶僧祇律卷第四》中说:波羅夷者。為於法智退沒墮落無道果分。如是乃至盡智無生智。於此諸智退沒墮落無道果分。是名波羅夷。又復波羅夷者。於泥洹退沒墮落無證果分。是名波羅夷。又復波羅夷者。離於不殺退沒墮落。是名波羅夷。又復波羅夷者。所可犯罪不可發露悔過。是名波羅夷。

波罗夷,意思就是对于法智退没、堕落,不能证得道果。乃至尽智、无生智,于这些诸智退没堕落,没有证道果的分,叫做波罗夷。又波罗夷的意思是,对于泥洹(涅槃)退没堕落,没有证道果的分,叫做波罗夷。又波罗夷的意思是,远离了不杀,退没堕落了,叫做波罗夷。又波罗夷的意思是,所犯的罪,不发露悔过,叫做波罗夷。

 

波罗夷:梵语   pa^ra^jika,巴利语同。为比丘、比丘尼所受持之具足戒之一。乃戒律中之根本极恶戒。又作波罗阇已迦、波罗市迦。意译为他胜、极恶、重禁、堕、堕不如、断头、无余、弃。戒律中之根本罪。——详见《佛光大辞典》

法智:观见欲界苦集灭道四谛法之无漏智也。是初知法,故名法智。——详见《佛学大辞典》

尽智:谓阿罗汉断三界见、思惑竟,即知我生已尽,梵行清净,是名尽智。——见《三藏法数》

无生智:阿罗汉之最极智也,已断三界之烦恼,证知我身更不受生于三界,阿罗汉果之智也。——详见《佛学大辞典》

四、有的属于逆罪有的不是逆罪

《十誦律卷第五十二》中说:問頗有比丘殺母得大福不得罪耶。答有。愛名為母。若殺得大福。不得罪也。問頗有比丘殺父得大福不得罪耶。答有。漏名為父。殺得大福不得罪也。問若比丘作方便欲殺母而殺非母。得波羅夷并逆罪耶。答不得。得偷蘭遮。問若比丘作方便。欲殺非母。而自殺母。得波羅夷并逆罪耶。答不得。得偷蘭遮。若比丘作方便。欲殺人而殺非人。得偷蘭遮。若比丘作方便。欲殺非人而殺人。得突吉羅。問若比丘作方便。欲殺阿羅漢。而殺非阿羅漢。得波羅夷并逆罪耶。答不得。得偷蘭遮。問若比丘作方便。欲殺非阿羅漢。而殺阿羅漢。 得波羅夷并逆罪耶。答不得。得偷蘭遮。問若比丘實是阿羅漢比丘。謂非羅漢生惡心殺。得波羅夷并逆罪耶。答得波羅夷。亦得逆罪。問若比丘實非阿羅漢比丘。謂是阿羅漢。生惡心殺。得波羅夷并逆罪耶。答得波羅夷。不得逆罪。

优波离问佛说:“有没有,比丘杀母得大福不得罪的呢?”佛回答说:“有。‘爱’的名字叫做母,要是杀了这个爱,得大福,不得罪。”优婆离问佛说:“有没有,比丘杀父得大福不得罪的呢?”佛回答说:“有。‘漏’的名字叫做父,要是杀了这个漏,得大福,不得罪。”

优波离又问佛说:“如果比丘作方便想要杀母,却误杀了不是母亲,是得波罗夷以及逆罪吗?”佛回答说:“不得波罗夷及逆罪,得偷兰遮罪。”佛波离又问佛说:“如果比丘作方便想要杀的不是母亲,却误杀了母亲,是得波罗夷以及逆罪吗?”佛回答说:“不得波罗夷及逆罪,得偷兰遮罪。”佛说:“如果比丘作方便,想要杀人,却杀了非人(鬼神等不属人道),得偷兰遮罪。如果比丘作方便,想要杀非人,却误杀了人,得突吉罗罪。”

优波离又问佛说:“如果比丘作方便,想要杀阿罗汉,却误杀了不是阿罗汉,是得波罗夷以及逆罪吗?”佛回答说:“不得波罗夷及逆罪,得偷兰遮罪。”优波离又问佛说:“如果比丘作方便,想要杀的不是阿罗汉,却误杀了阿罗汉,是得波罗夷以及逆罪吗?”佛回答说:“不得波罗夷及逆罪,得偷兰遮罪。”

优波离又问佛说:“如果有的比丘实际上真是阿罗汉,他当作不是阿罗汉,生恶心而杀死,是得波罗夷以及逆罪吗?”佛回答说:“得波罗夷罪,也得逆罪。”优波离又问佛说:“如果有比丘实际上不是阿罗汉,他当作是阿罗汉,生恶心而杀死,是得波罗夷以及逆罪吗?”佛回答说:“得波罗夷罪,不得逆罪。”

五、教修数息观止杀念

《摩訶僧祇律卷第四》中说:阿難白佛言。世尊。先為諸比丘說不淨觀讚歎修習不淨觀功德。是諸比丘勤修不淨觀。修不淨觀已極厭患身。或有以刀自殺。乃至使鹿杖外道斷其命者。半月之中乃至六十人。諸不來者皆悉命過。唯願世尊更開餘法。不令諸比丘厭身自殺。令諸賢聖久存於世利益天人。於是佛告阿難。更有三昧。使諸比丘快樂善學不極厭身。何等三昧快樂善學不極厭身。所謂阿那般那念。阿難。云何比丘修阿那般那念。作證成就遊安樂住。若比丘依止城邑聚落住。時到著衣持缽入城乞食。攝身口意善住身念。心不馳亂常行正受。攝持諸根入城乞食。乞食已還至彼寂靜處安坐。謂於空地山澗巖窟塚間。敷草正坐。除諸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蓋滅諸障礙。心慧力明繫心在息。息入時知息入。息出時知息出。息入長時知息入長。息出長時知息出長。息入短時知息入短。息出短時知息出短。息入遍身時知息入遍身。出息遍身時知出息遍身。入息身行捨時知入息身行捨。出息身行捨時知出息身行捨。入息喜時知入息喜。出息喜時知出息喜。入息樂時知入息樂。出息樂時知出息樂。入息意行時知入息意行。出息意行時知出息意行。入息意行捨時知入息意行捨。出息意行捨時知出息意行捨。入息知心時知入息知心。出息知心時知出息知心。入息心悅時知入息心悅。出息心悅時知出息心悅。入息心定時知入息心定。出息心定時知出息心定。入息心解脫時知入息心解脫。出息心解脫時知出息心解脫。入息無常時知入息無常。出息無常時知出息無常。入息斷時知入息斷。出息斷時知出息斷。入息無欲時知入息無欲。出息無欲時知出息無欲。入息滅時知入息滅。出息滅時知出息滅如是阿難作是念者。名為快樂善學不極厭身。令諸賢聖久住於世利益天人。

阿难对佛说:“世尊,先前给诸比丘讲说不净观,赞叹修习不净观功德。诸比丘勤修不净观,修不净观之后,极大的厌患身体,或有以刀自杀的,或有叫别人杀自己的,乃至有鹿杖外道杀比丘命,半月之中达到六十人。那些不来的人,都已经被杀死了。希望世尊能再开讲其余的法门,不使诸比丘厌患身体而自杀,使诸贤圣久存于世间利益天人。”

佛告诉阿难说:“还有三昧,能使诸比丘快乐善学,不会极大的厌恶身体。是什么三昧呢?就是阿那般那念。阿难,比丘怎么样修阿那般那念,作证成就游止其中安乐而住。如果比丘依止城邑聚落住,乞食时着衣持钵入城乞食,摄身口意善住身念,心不驰乱常行正受,摄持诸根进入城中乞食。乞食之后回到寂静处安坐,于空地、山涧、岩窟、坟墓间,敷草正坐。消除诸贪欲、嗔恚、睡眠、掉悔、疑盖,灭诸障碍。”

心中清楚明了,把心念专注在气息上:

1气息吸入时知晓气息吸入,气息呼出时知晓气息呼出。

2气息吸入长知晓气息吸入长,气息呼出长知晓气息呼出长。

3气息吸入短知晓气息吸入短,气息呼出短知晓气息呼出短。

4气息吸入遍身时知晓气息吸入遍身,气息呼出遍身时知晓气息呼出遍身。

5气息吸入身行舍时知晓气息吸入身行舍,气息呼出身行舍时知晓气息呼出身行舍。

6气息吸入喜时知晓气息吸入喜,气息呼出喜时知晓气息呼出喜。

7气息吸入乐时知晓气息吸入乐,气息呼出乐时知晓气息呼出乐。

8气息吸入意动时知晓气息吸入意行,气息呼出意动时知晓气息呼出意行。

9气息吸入意行舍时知晓气息吸入意行舍,气息呼出意行舍时知晓气息呼出行舍。

10气息吸入知心时知晓气息吸入知心,气息呼出知心时知晓气息呼出知心。

11气息吸入心悦时知晓气息吸入心悦,气息呼出心悦时知晓气息呼出心悦。

12气息吸入心定时知晓气息吸入心定,气息呼出心定时知晓气息呼出心定。

13气息吸入心解脫时知晓气息吸入心解脫,气息呼出心解脫时知晓气息呼出心解脫。

14气息吸入无常时知晓气息吸入无常,气息呼出无常时知晓气息呼出无常。

15气息吸入断时知晓气息吸入断,气息呼出断时知晓气息呼出断。

16气息吸入无欲时知晓气息吸入无欲,气息呼出无欲时知晓气息呼出无欲。

17气息吸入灭时知晓气息吸入灭,气息呼出灭时知晓气息呼出灭。

阿难,诸比丘作这样念的,叫做快乐善学,不会极大的厌恶身体,使诸贤圣久存于世间利益诸天世人。

 

阿那般那:旧称安般,安那般那,阿那般那。新称阿那波那,阿那阿波那。译曰数息观。数出息入息镇心之观法名。——详见《佛学大辞典》

掉悔:掉悔者,掉动也,身无故游行为掉;掉己思惟,心中忧恼为悔。——详见《佛学大辞典》

疑盖:疑惑之情,盖覆心识,使不彻见真理也。——详见《佛学大辞典》

zhǒng 坟墓:古~。荒~。衣冠~。青~。丛~

息:本义:喘气;呼吸。

行舍:指远离惛沉、掉举之躁动,住于寂静,而不浮不沉,保持平等正直之精神作用或状态。又此舍于五蕴门中,乃行蕴所摄,故称行舍,以别于受蕴所摄之受舍。——详见《佛学大辞典》

六、因为生重病而自杀教人杀随顺赞叹杀

《五分律卷第二》中说:爾時眾多比丘得重病。有諸比丘來問訊言。大德。病寧有損苦可忍不。病比丘言。病猶未損苦不可忍。便語諸比丘。與我刀繩。與我毒藥。與我增病食。將我至高岸邊。時諸比丘。皆隨與之。病比丘或以刀自刺。或以繩自絞。或服毒藥。或食增病食。或墜高岸自斷其命。諸比丘見其死已。便生悔心。以白阿難。阿難將至佛所。以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諸比丘。汝等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汝等愚癡。自斷人命與刀令死。有何等異。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自斷人命持刀授與。得波羅夷不共住。復有比丘得重病。諸比丘來問訊。如上語諸比丘。與我刀繩毒藥。諸比丘言。佛不聽我與人自殺之具。然我有知識獵師。當為汝喚令斷汝命。病比丘言。為我速喚。彼比丘走語獵師言。此有比丘。得重病不復樂生。汝為斷命可得大福。獵師言。若殺生得大福者。屠膾之人得大福耶。汝等比丘自言。有慈悲心。今教人殺。教人殺與自殺。有何等異。時諸比丘皆生悔心。往白阿難。阿難將至佛所。以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諸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語諸比丘言。自殺教人殺。有何等異。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自殺教人殺。得波羅夷不共住。

在那时,有很多的比丘得了重病,其他的诸比丘来问讯说:“大德,你的病好点了吗,苦能受得了吗?”病比丘回答说:“病仍旧没好,苦不可忍啊。”生病的比丘就对诸比丘说:“给我刀绳,给我毒药,给我增加病的食物,将我弄到高岸边。”当时,诸比丘就都随病比丘心意给他办妥。生病的比丘,有的或以刀自刺、或用绳自绞、或服用毒药、或吃了增病的食物、或坠落在高岸之下,自己断灭自己的性命。

诸比丘看到比丘死了之后,便生了后悔心,跑去告诉了阿难,阿难就与诸比丘一起来到佛跟前,把这事跟佛说了一遍。佛因为这些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那些看视病人的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诸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说:“你们愚痴啊,亲自杀死人命,与拿刀给他让他自杀,有什么差别?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比丘自断人命,或持刀授与,得波罗夷罪,不共住。”

还有的比丘得重病,诸比丘来问讯说:“大德,你的病好点了吗,苦能受得了吗?”病比丘回答说:“病仍旧没好,苦不可忍啊。”生病的比丘就对诸比丘说:“给我刀绳,给我毒药,给我增加病的食物,将我弄到高岸边。”诸比丘就说:“佛不允许我们,送给别人自杀的工具,但是我们有相熟的猎师,可以给你去叫他来,使断灭你的性命。”生病的比丘就说:“快点去叫他来吧。”那个比丘就跑去对猎师说:“这里有一个比丘,生了重病不想活了,你可以去为他断命,能得到大福。”猎师说:“如果杀生得大福的话,屠夫等人岂不是都得大福了。你们这些比丘,自己说有慈悲心,今天却教人杀生,教别人杀与自己杀,有什么差别啊?”当时,诸比丘就都生起了后悔心,跑去告诉了阿难,阿难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那些看视病人的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诸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说:“亲自杀死人命,与教别人去杀,有什么差别?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比丘自己杀或教别人去杀的,得波罗夷罪,不共住。”

膾:kuài把鱼、肉切成薄片。

《摩訶僧祇律卷第四》中说:復次佛住毘舍離。時有長病比丘。有看病比丘。乃至語長病比丘言。我不得受經誦經思惟行道。又復從人求索隨病飲食湯藥。人皆厭我。我亦疲苦。病比丘言。當如之何。我亦患此苦痛難忍。汝能殺我者善。是比丘言。汝不聞世尊制戒。不得手自殺人耶。病比丘言。若爾者汝為我呼持刀者來。比丘復言。汝不聞世尊制戒。不得求持刀者令殺人耶。病比丘言。今當奈何。看病比丘言。汝但自求活不欲死。若欲死者汝自有刀。可用自殺。亦可飲毒。用繩自戮。投坑赴火。抱石沈淵。自殺之法亦甚眾多。作是讚說已乃避出外。時病比丘於後自殺。諸比丘以是事貝白世尊。佛言。呼彼看病比丘來。來已佛廣問上事。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汝常不聞我無量方便稱讚於梵行人所身行慈口行慈意行慈。供養供給所須耶。汝今云何譽死歎死。此非法非律非如佛教。不可以是事長養善法。佛告諸比丘。依止毘舍離比丘皆悉令集。以十利故為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若比丘自手斷人命。求持刀與殺者。教死譽死。是比丘得波羅夷。不應共住。

佛住在毗舍离时,有长期生病的比丘,有位照看病人的比丘,对长期生病的比丘说:“我不能受经、诵经、思惟行道,又要从别人那里求索随病饮食汤药,人们都厌恶我,我也很疲苦呀。”长病比丘说:“那要怎么办呢?我也患有这个苦痛难忍,你要是能杀我的话就好了。”看病比丘说:“你没有听说过吗,佛制戒不可以用手亲自杀人的呀。”长病比丘说:“要是这样的话,你可以给我去叫持刀的人来。”看病比丘又说:“你没有听说过吗,佛制戒不可以求持刀人使他杀人的呀。”长病比丘说:“那现在,又能怎么办?”看病比丘说:“你只是自己想活不想死,如果想死的话,你自己有刀,可以自杀,也可以喝毒药,也可用绳自杀,也可以投坑,也可以跳火中,也可以抱石头沉入深渊中。自杀的方法,多不胜数呀。”看病比丘这样的赞说之后,就避开到了外边去。长期生病的比丘在后来,就自杀了。

诸比丘把这事告诉了佛,佛说:“去把那个看病的比丘叫来。”来了之后佛就问他说:“你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看病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说:“你没有常常听说过,我用无量的方便称赞梵行人,要身行慈、口行慈、意行慈,要供养供给所须的吗?你现在为什么,去称誉死、赞叹死?这个事,是非法、非律、非如佛教(不符合佛的教导)的,不可以长养善法的。”

佛告诉诸比丘说:“依止毗舍离的比丘都叫他来聚集。以十种利益之故,给诸比丘制戒,要是已经听过的应当再重新听一遍。如果比丘自手断人命,求持刀人去杀的,或教死称誉死,比丘得波罗夷罪,不应共住。”

七、堕胎也是犯杀

《五分律卷第二》中说:入母胎已後至四十九日名為似人。過此已後盡名為人。

神识进入母胎之后,到第四十九天,这段时间内,叫做似人。过了这段时间后,全部都叫做人。

《摩訶僧祇律卷第四》中说:欲墮胎胎分乃至身根命根墮者波羅夷。若人壞畜生胎墮者。得越比尼罪。是名為墮胎殺。

想要堕胎、胎分(胎的一部分),乃至身根命根,随成功的,得波罗夷罪。如果破坏畜生胎,堕成功的,得越比尼罪。叫做堕胎杀。

《十誦律卷第五十二》中说:問頗比丘墮人胎不犯波羅夷耶。答有。若人懷畜生是。問頗比丘墮畜生胎犯波羅夷耶。答有。若畜生懷人是。

优波离问佛说:“有没有,比丘堕人胎,而不犯波罗夷罪的。”佛回答说:“有。如果人怀了畜生,堕了不得波罗夷罪。”优波离问佛说:“有没有,比丘堕畜生胎,而犯了波罗夷罪的。”佛回答说:“有。如果畜生怀了人胎的,堕成功之后,得波罗夷罪。”

八、戏杀飞鸟

《十誦律卷第十六》中说:佛在維耶離國爾時維耶離國諸王子。出園林中學射。門扇孔仰射空中。筈筈相拄。爾時迦留陀夷。中前著衣持缽入城乞食。遙見諸王子作如是射。見已便笑。諸王子言。何以故笑。我等射不好耶。答言不好。問言汝能不。答言能。若能便射。迦留陀夷言。我等法不應捉弓箭。諸王子言。此有木弓可用。即與木弓。張時有飛鳥空中迴旋。迦留陀夷放箭。圍繞不令得出。諸王子言。何故不著。答言。射著何足為難。諸王子言。不爾。若能著者。便應令著。莫但虛語。即憍慢言。汝等欲令射著何處。王子言。欲令著右眼。即著右眼。是鳥即死。爾時諸王子皆慚愧妒瞋恨言。沙門釋子能故奪畜生命。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種種因緣訶責。云何名比丘。故奪畜生命。種種因緣訶已。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問。迦留陀夷。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以種種因緣訶責。云何名比丘。故奪畜生命。種種訶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故奪畜生命波逸提。

佛在维耶离国时,维耶离国诸王子,来到园林中学射箭,射门扇孔、仰射空中,箭尾与箭尾相挨相连。当时,迦留陀夷,中午之前着衣持钵进入城中乞食,从远处看到诸王了作这样的射箭,看到后就笑。诸王子就问迦留陀夷说:“你为什么要笑,我们射得不好吗?”迦留陀夷说:“不好。”诸王子问:“你能射得更好吗?”迦留陀夷说:“能。”诸王子说:“要是能射的,就射给我们看。”迦留陀夷说:“我们的法,不应捉弓箭。”诸王子说:“这里有木弓,你可使用。”就送给迦留陀夷木弓。拉开弓时,有飞鸟在空中盘旋,迦留陀夷就放箭,箭转围绕着鸟,使鸟不能出离包围圈。诸王子就说:“为什么射不到鸟身上。”迦留陀夷回答说:“要想射到鸟,这有何难。”诸王子说:“不是这样讲,要是你能射到鸟,就应当射鸟,不要只说空话。”迦留陀夷就生骄慢说:“你们想射鸟身上什么地方。”诸王子说:“想要射它的右眼。”迦留陀夷,就射鸟右眼,这个鸟就被射死了。

在那时,诸王子都惭愧,生嫉妒嗔恨说:“沙门释子能故意的夺取畜生命。”比丘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听到这事后心中不欢喜,以种种的道理呵责说:“怎么样叫做比丘,故意的夺取畜生命。”呵责之后跑去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知而故问的对迦留陀夷说:“你真的作了这样的事吗?”迦留陀夷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迦留陀夷说:“怎么样叫做比丘啊,要故意夺取畜生性命。”呵责之后,佛对诸比丘说:“以十种利益之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如果比丘故意夺取畜生命的,得波逸提罪。”

筈:kuò箭的末端,即射时搭在弓弦上的部分

九、用有虫之水

《十誦律卷第十四》中说:佛在拘睒彌國。爾時長老闡那用有蟲水。諸比丘語闡那言。莫用有蟲水。多少蟲死。闡那言。我用水不用蟲。諸比丘言。汝知水有蟲不。答言知。若知者何以用。答言。我自用水不用蟲。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種種因緣訶責。云何名比丘。於眾生中無憐愍心。種種因緣訶已。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問闡那。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以種種因緣訶責闡那。云何名比丘。知水有蟲故自取用。於眾生中無憐愍心。種種因緣訶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知水有蟲。用者波逸提。知者。若自知若從他聞。蟲者。若眼所見若漉水囊所得。波逸提者。煮燒覆障。若不悔過。能障礙道。是中犯者。若比丘知水有蟲用者。隨所有蟲死。一一波逸提。若比丘用有蟲水煮飯羹粥湯染。隨爾所蟲死。一一波逸提。若用有蟲水洗手洗腳洗口面目洗身。隨爾所蟲死。一一波逸提。若有蟲水中有蟲想用波逸提。有蟲水中無蟲想用波逸提。有蟲水中疑用波逸提。無蟲水中有蟲想用突吉羅。無蟲水中疑用突吉羅。無蟲水中無蟲想用不犯。

佛在拘睒弥国时,长老阐那用有虫之水。诸比丘对阐那说:“不要用有虫水,多少的虫子因此死掉了。”阐那说:“我用水不用虫啊。”诸比丘说:“你知道水中有虫吗?”阐那回答说:“知道。”诸比丘说:“你知道水中有虫,为什么还要用。”阐那回答说:“我只是用水,并不用虫。”比丘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听说了这事后心不中欢喜,用种种道理呵责说:“怎么样叫做比丘啊,对于众生没有怜愍心。”呵责之后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知而故问的对阐那说:“你真的作了这样的事吗?”阐那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阐那说:“怎么样叫做比丘啊,知道水中有虫还要取用,对于众生没有怜愍心。”呵责之后,佛对诸比丘说:“以十种利益之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如果比丘知道水中有虫,而取用的,得波逸提罪。”

知者,或是自己知道,或是听别人讲说而知道。虫者,或眼所见,或漉水囊所过滤到。波逸提者,就是煮烧覆障的意思,要是不悔过能障碍修道。当中犯规的,就是比丘知道水中有虫,而取用的。随着多少的虫子死亡,一一得波逸提罪。如果比丘用有虫水,煮饭、羹、粥、汤、染,随多少虫死,一一得波逸提罪。如果用有虫水,洗手、洗脚、洗口面目、洗身,随多少虫死,一一得波逸提罪。如果有虫水中有虫想(心念也认为此水中有虫),而取用的,得波逸提罪。有虫水中无虫想(心念中当作此水中没有虫),而取用的,得波逸提罪。有虫水中,起疑说有虫,而取用的得波逸提罪。无虫水中有虫想,而取用的得突吉罗罪。无虫水中,起疑说有虫,而取用的,得突吉罗罪。无虫水中无虫想,而取用水的,不犯规。

 

漉:液体慢慢地渗下,滤过:渗~。~网。

十、误杀他人虽不属犯戒但是也有罪过

《十誦律卷第二》中说:迦留陀夷恒出入一居士舍。晨朝時到著衣持缽往至其舍。是家婦有未斷乳兒。持著床上以疊覆之捨去。迦留陀夷門下彈指。婦人出看言。大德入坐此床上。迦留陀夷不看。便坐兒上腸出大喚。婦言。此有小兒。比丘身重小兒即死。作是事已還到寺中。 語諸比丘。我今日作如是事。諸比丘以是事白佛。佛知而故問。汝以何心作。答言。我不先看床上便坐。佛言無犯。從今當先看床榻坐處。然後可坐。若不先看者得突吉羅罪。又父子比丘共行憍薩羅國向舍衛城。至嶮道中。兒語父言。疾行過此。父隨兒語疾走乏死。兒即生疑。我將無犯波羅夷得逆罪耶。是事白佛。佛知故問。 汝以何心語。兒比丘言。我見日暮恐不過嶮道。以愛重心語令疾行。遂使乏死。佛言無犯。復有父子比丘共行憍薩羅國向舍衛城。至一聚落無有僧坊。兒問父言。今何處宿。父言聚落中宿。兒言。聚落中宿白衣何異。父即語兒。當何處宿。兒言。空地宿。父言。此有虎狼可畏。我眠汝覺。兒言爾。即便臥。父便鼾眠。虎聞鼾聲。便來嚙父頭破大喚。兒即起看頭破尋死。兒即生疑。我將無犯波羅夷得逆罪耶。是事白佛。佛言不犯。應大喚燃火怖之。有一比丘。日暮入嶮道值賊。賊欲取比丘。比丘捨走。墮岸下織衣師上。織師即死。比丘心疑。我將無犯波羅夷。是事白佛。佛言。不犯波羅夷。從今日莫作如是身行。阿羅毘國僧坊中壞故。房舍比丘在屋上作。手中失墼墮木師上。木師即死。比丘心疑我將無犯波羅夷。是事白佛。佛言不犯。從今日當一心執作。復次阿羅毘國。比丘僧房中壞故。房舍比丘作時。見墼中有蠍。怖畏跳下墮木師上。木師即死。比丘心疑。我將無犯波羅夷。是事白佛。佛言不犯。從今莫起如是身行。

迦留陀夷经常进出一个居士家,一天早晨乞食的时间到,他著衣持钵来到这个居士家中。居士妻子有一个没断奶的小孩,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后离开。迦留陀夷在居士家门前弹指出声,居士的妻子就跑出来看,看到迦留陀夷就对他说:“大德,进来坐这个床上。”迦留陀夷没有细看,就往床上坐,坐到了小孩身上,使小孩肠子都压出来了,小孩就叫唤。居士妻子说:“这里有小孩子。”因为迦留陀夷身子重,小孩子小,所以小孩子就被压死了。作了这样的事情后,迦留陀夷回到寺中,就对诸比丘说:“我今天作了这样的事。”诸比丘把这事告诉了佛,佛知而故问的对迦留陀夷说:“你是以什么的心念,作了这样的事?”迦留陀夷回答说:“我没有先细看床上,就坐了下去。”佛对迦留陀夷说:“不算犯戒。但是从今以后,要先细看床榻坐处,然后可以坐的再坐下。如果不先看床座处便坐的,得突吉罗罪。”

又有父子比丘,一起从憍萨罗国走向舍卫城。走到险道中,儿子对父亲说:“要快点从这里走过。”父亲就按儿子的话,快快的行走,最后因为疲累而死。儿子就生出疑虑说,我会不会是犯了波罗夷罪了啊?就跑去问佛,佛知而故问的对儿子比丘说:“你是以什么样的心念作这样说话的?”儿子比丘回答说:“我看到太阳快落山了,恐怕不能通过这个险道中,以爱重心,说这些话,叫他快快的行走,最后被累死了。”佛对比丘说:“不算犯戒。”

又有父子比丘,一起从憍萨罗国走向舍卫城。走到一个聚落处没有僧坊(僧人住处,寺院),儿子问父亲说:“今天在什么地方住啊?”父亲回答说:“在聚落中住。”儿子就说:“聚落中住宿,与在家人有什么不同?”父亲就对儿子说:“那你说要到什么地方住呢?”儿子说:“在空地处住。”父亲说:“此地有虎狼,很危险的,我先睡,你在旁边看守。”儿子回答说:“可以。”父亲就睡眠,打鼾声响。虎听到有鼾声,就寻着声音过来,把父亲比丘的头咬破,父亲比丘大声叫唤。儿子就起来察看,一看父亲的头被咬破而死。儿子就生出疑虑说,我会不会是犯了波罗夷罪了啊?就跑去问佛,佛说:“不算犯戒,但是应当大声叫唤,燃烧火堆,以使虎狼害怕。”

有一个比丘,傍晚时分,进入到险道中遇贼,贼想抓住比丘,比丘就逃跑,逃跑中掉落到悬岸之下,砸到了悬岸下的织衣师身上,把织衣师给砸死了。比丘心中就生出疑虑说,我会不会是犯了波罗夷罪了啊?就跑去问佛,佛说:“不犯波罗夷罪。从今以后,不要作这样的事。不要在傍晚时分,进入险道中。”

在阿罗毗国,僧坊中有房舍损坏,房舍比丘在屋顶上做活,手上的砖坯掉落,砸到了木师,木师就被砸死了。比丘心中就生出疑虑说,我会不会是犯了波罗夷罪了啊?就跑去问佛,佛说:“不算犯戒。从今以后,做活时要仔细用心。”还是,在阿罗毗国,僧房损坏之故,房舍比丘在房屋高处干活,看到砖缝中有蝎子,惊慌的跳下,砸到了木师,木师就被砸死了。比丘心中就生出疑虑说,我会不会是犯了波罗夷罪了啊?就跑去问佛,佛说:“不算犯戒。从今以后,不要作这样的事。不要惊慌的从高处跳下。”

未烧的砖坯。

 


不杀别人不杀自己不教别人杀生
不偷物不偷税不偷听
不作淫行不动淫念
不打妄语不说假话不讲大话
不喝酒也不教别人喝
不唱歌不跳舞不观看伎乐嬉闹
不涂香不抹粉不戴花蔓
不坐卧高广大床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