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不偷物不偷税不偷听  

2010-01-11 17:19:00|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偷盗戒

一、因取官家木而制戒

《四分律卷第一》中说:。爾時摩竭國瓶沙王有守材人。與此檀尼迦比丘少小親厚知識。時檀尼迦比丘往至守材人所語言。汝知不耶。王瓶沙與我材木。我今須材便可與我。彼人言。若王與者好惡多少隨意自取。王所留要材比丘輒取斫截持去。時有一大臣統知城事。至材坊見王所留要材斫截狼藉。見已即問守材人言。此王所留要材誰斬截持去。守材人言。是檀尼迦比丘。來至我所而作是言。王與我材。今須材用便可見與。我尋報言。王與汝材恣意取之。時比丘即入材坊斫截持去。時大臣聞此語已即嫌王言。云何以此要材與比丘。幸自更有餘材可以與之。而令此比丘斫截要材持去。時大臣往至王所白言。大王。先所留要材云何乃與比丘令斫截持去。幸自更有餘材可以與之。何故壞此好材。王報言。 我都不自憶以材與人。若有憶者語我。

摩竭国瓶沙王有看守木材的人,与檀尼迦比丘从小就相熟亲密。檀尼迦比丘来到看守木材的人跟前说:“你知道吗?瓶沙王答应给我木材,我现在需要木材,可以给我了。”看守木材的人说:“如果是瓶沙王给你的,不论好坏多少,都随便你去拿吧。”檀尼迦比丘就把国王所保存的贵重好木材,砍截所需要的拿走。

在那时,有一位大臣统管城中之事,来到材坊(放材料的场所)看到国王所保存的重要木材,被砍截得很杂乱。就问看守的人说:“这些是国王所保留的重要木材,被谁砍截拿去了。”看守木材的人回答说:“是被檀尼迦比丘拿去的。他来到我这里,跟我说,国王给我木材,我现在需要用,可以给我了。我就对他说,要是国王给你的话,你任意取用吧。后来,檀尼迦比丘就把木材砍截拿走了。”统管大臣听了这话后,就嫌怪国王说:“怎么可以这么重要的木材送给比丘,有其余的木材可以给他的呀,却叫这个比丘把这重要的木材都砍截杂乱。”

统管大臣来到瓶沙王处,禀告瓶沙王说:“大王,先前所保留的重要木材,为什么要送给比丘,叫他砍截拿走。我们别处还有其他的不重要木材可以给他,为什么要损坏这样的好木材。”瓶沙王回答说:“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答应把木材送给别人啊,要是有谁记得我曾说过这样的话语,可以告诉我。”

時大臣即攝守材人來將詣王所。時守材人遙見檀尼迦比丘語言。大德。以汝取材故今攝我去。汝可來為我決了。慈愍故。比丘報言。汝但去我正爾往。時檀尼迦比丘後往王所在前默然而住。王即問言。大德。我實與汝材不。比丘答言。實與我材。王言。我不憶與汝材。汝可為我作憶念。比丘報言。王自憶不。初登位時口自發言。若我世時於我境內。有沙門婆羅門知慚愧樂學戒者。與而取不與不取與而用不與不用。從今日沙門婆羅門草木及水聽隨意用。不得不與而用自今已去。聽沙門婆羅門草木及水隨意用。王言大德。我初登位時實有如是語。王言大德。我說無主物不說有主物。大德應死。王自念言。我剎利王水澆頭種。云何以少材而斷出家人命。是所不應爾時王以無數方便訶責比丘已。敕諸臣放此比丘去。即如王教放去。後諸臣皆高聲大論不平。王意云何。如此死事 但爾呵責而放也。時羅閱城中有諸居士不信樂佛法眾者。皆譏嫌言。沙門釋子無有慚愧無所畏懼不與而取。外自稱言。我知正法。如是何有正法。尚取王材何況餘人。我等自今已往勿復親近沙門釋子禮拜問訊供養恭敬。無使入村勿復安止。

统管大臣就把看守木材的人抓起来,押送到国王处。途中,看守木材人从远处看见檀尼迦比丘,就对他说:“大德,因为你拿走了木材,今天要把我抓去。你快点来替我说明情况,要慈愍我呀。”檀尼迦回答说:“你只管去,我正应当到那里去。”

檀尼迦比丘就来到瓶沙王跟前,默然站立。瓶沙王就问他说:“大德,我真的送给你木材了吗?”檀尼迦比丘回答说:“你真的送给我木材。”瓶沙王说:“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把木材送给你,你可以给我提个醒。”檀尼迦比丘说:“大王,还能自己记得吗?你当初登位之时,口中自己说这样的话,‘要是我在世时,在我国境内,有沙门婆罗门知惭愧乐学戒的,施与而取,不施与的不能取,施与的而用,不施与的不能用。从今天起,沙门婆罗门,草木及水听随意用。’”瓶沙王说:“大德,我当初登位时,确实有这样话语。可是,我说的是指无主之物,不是说有主之物。按国法,大德应判死罪。”瓶沙王自己心中在想,我刹利王水浇头种,怎么能因为少量的木材,而杀害出家人的性命呢,这是不应该的。当时,瓶沙王就用无数种方便呵责檀尼迦比丘,呵责之后叫大臣放了檀尼迦比丘离去。大臣就按瓶沙王的指示,放了檀尼迦离去。

后来,诸位大臣都高声议论,觉得不公平说:“大王是怎么想的,如此该判死罪的大事,却只是呵责后就放掉了。”当时罗阅城中,有许多居士不信乐佛法的人,都讥嫌说:“沙门释子没有惭愧,无所畏惧别人不施与而自取用。对外自己说,我知正法。如此看来有什么正法呀!尚能拿取国王的木材,何况是其余的平民百姓家的东西呢。我们从今以后可不要再到沙门释子那里去,不要再去亲近沙门释子,以及礼拜问讯供养恭敬,不要让他们进入到村中来,不要给他提供住处。”

時諸比丘聞諸少欲知足行頭陀知慚愧樂學戒者。嫌責檀尼迦。云何偷瓶沙王材木耶。爾時諸比丘往至佛所頭面禮足已在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爾時以此因緣集比丘僧。知而故問。檀尼迦比丘。汝審爾王不與材而取不答言。實爾世尊。世尊爾時以無數方便訶責檀尼迦比丘言。汝所為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為。云何檀尼迦王不與材而取。我無數方便稱歎與者當取取者當用。汝今云何王不與材而取耶爾時復有一比丘名曰迦樓。本是王大臣善知世法去世尊不遠在眾中坐。爾時世尊。知而故問迦樓比丘言。王法不與取。幾許物應死。比丘白佛言。若取五錢若直五錢物應死。云何檀尼迦比丘王不與材而取。爾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檀尼迦比丘已。告諸比丘。檀尼迦比丘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若在村落。若閑靜處。不與盜心取。隨不與取法。若為王王大臣所捉。若殺若縛若驅出國。汝是賊汝癡汝無所知。是比丘波羅夷不共住。

诸比丘听说这事后,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知惭愧、乐学戒的,就嫌责檀尼迦说:“怎么可以去偷用瓶沙王的木材呢?”诸比丘来到佛的住处,头面礼足后在一旁坐下,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件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知而故问的对檀尼迦说:“你真的把国王的木材,不施与而取用了吗?”檀尼迦回答说:“真的。”佛就用无数种道理教诫呵责檀尼迦比丘说:“你所做的不对,不是威仪、不是沙门法、不是清净行、不是随顺行,不应当这样做。怎么可以,在国王没有施与你的情况下,把国王的木材拿去用呢?我无数方便称叹,施与的当取,取后当用。你今天为什么,要把国王不施与的木材,而私自取用呢?”

有一位比丘,名字叫做迦楼。本来是国王的大臣,善知世间法律,在佛的不远处大众当中坐。当时,佛知而故问的对迦楼比丘说:“按照王法,不与取的,多少物品应当判死罪。”迦楼比丘回答说:“要是取用五钱或价值五钱的物品,应当判死罪。”佛就告诉诸比丘说:“檀尼迦比丘痴人,多种有漏处最犯戒,从今天起给比丘结戒,集十句义乃至正法久住,要说戒的要这样子说,如果有比丘,或在村落中,或在闲静处,别人不施与而以盗心取的,按不与取的法规,或为国王、大臣所捉,或杀或缚或驱逐出国,说‘你是个贼、你痴无所知’,这个比丘得波罗夷罪,不共住。”

二、六种不与取

《四分律卷第一》中说:不與者他不捨。盜者盜心取也。隨不與取者若五錢若直五錢。王者得自在不屬人。大臣者種種大臣輔佐王。波羅夷不共住者如上說。有三種不與取波羅夷。若自手取。若看取。若遣人取。復有三種取波羅夷。 非己物想取。非暫用取。非同意取。復有三種取。他物他物想取若舉離本處。復有三種取。有主有主想取若舉離本處。復有三種取。他護他護想取若舉離本處。復有四種不與取波羅夷。自手取若看取若遣人取舉離本處。復有四種取波羅夷。非己物想取不暫取。不同意取若舉離本處。復有四種取。他物他物想取若重物若舉離本處。復有四種有主有主想若重物若舉離本處。復有四種。他護他護想若重物若舉離本處。復有五種不與取波羅夷。若自手取若看他取若遣人取若重物若舉離本處。復有五種。非己物想取不暫取非同意取若重物若舉離本處。復有五種。若他物他物想若重物盜心舉離本處。復有五種。有主有主想若重物盜心舉離本處。復有五種。他護他護想若重物盜心舉離本處。復有六種不與取波羅夷。自手取看取遣人取若重物盜心舉離本處。非己物非己物想有六種亦如是。是為六種取得波羅夷。

不与,就是别人没有施舍,没说要送给你。盗,就是有盗心而取用。随不与取,就是或取五钱或取值五钱的物品。王,就是指能得到自在,不归属于任何人。大臣,就是国王属下,种种大臣辅佐国王的人。

有三种不与取,得波罗夷。或自手取,或看取,或遣人取(差派、支使别人去拿取)。还有三种不与取,得波罗夷。不是己物想取,不是暂用取,不是对方同意取。还有三种取,是他人物而取,他人物想取,举离了原本所在之处。还有三种取,是有主物而取,有主物想取,举离了原本所在之处。还有三种取,是他人所守护的物而取,他人所守护想而取,举离了原本所在之处。

还有四种不与取,得波罗夷。自手取,或看取,或遣人取,举离本处。还有四种取,得波罗夷。不是自己物相取,不是暂取,不是同意而取,举离本处。还有四种取,是他人物,他人物想,贵重物,举离本处。还有四种取,是有主物,有主物想,贵重物,举离本处。还有四种取,是他人守护物,他人守护物想,贵重物,举离本处。

还有五种不与取,得波罗夷。或自手取,或看他取,或遣人取,或贵重物,或举离本处。还有五种取,不是己物想取,不暂取,不是同意取,贵重物,举离本处。还有五种取,或他人物,或他人物想,或贵重物,盗心举离本处。还有五种取,是有主物,有主物想,贵重物,盗心,举离本处。还有五种取,他人守护,他人守护想,贵重物,盗心,举离本处。

还有六种不与取,得波罗夷罪。自手取,看取,遣人取,贵重物,盗心,举离本处。非己物,非己物想,不暂取,不是同意取,贵重物,举离本处。

 

六种不与取,包含了前面的五种、四种、三种不与取的内容。如果把两个六种不与取合成十种不与取,就全部包含三、四、五、六种不与取的内容。即:不是自己的物品,不是自己物想,不是暂时取,不是别人同意而取,是贵重物,自己亲自取,看他人取,派他人取,以盗心取,举离本处。

三、七种取犯与不犯

《十誦律卷第一》中说:又有七種。取人重物波羅夷。一非己想。二不同意。三不暫用。四知有主。五不狂。六不心亂。七不病壞心。又七種取人重物無犯。一者己想。二者同意。三者暫用。四者謂無主。五者狂。六者心亂。七者病壞心。又七種取非人重物偷蘭遮。一非己想。二不同意想。三不暫用。四知有主。五不狂。六不心亂。七不病壞心。又七種取非人重物無犯己想同意取暫用謂無主狂心亂心病壞心。又有七種取人輕物偷蘭遮。非己想不同意不暫用知有主不狂不心亂不病壞心。又有七種取人輕物無犯。己想同意取暫用謂無主狂心亂心病壞心。又有七種取非人輕物突吉羅。非己想不同意不暫用知有主不狂心不心亂不病壞心。又有七種取非人輕物無犯。己想同意取暫用謂無主狂心亂心病壞心。

又有七种,取他人贵重物,得波罗夷罪。一不是己物想,二他人不同意,三不是暂用,四知道有主,五不狂,六不心乱,七不病坏。又有七种取他人物的,不犯规。一是自己物想,二对方同意,三暂时用,四以为是无主物,五发狂时,六心迷乱时,七病坏心时。

又有七种取非人贵重物,得偷兰遮罪。一不是己物想,二对方不同意,三不是暂用,四知道有主,五不狂,六不心乱,七不病坏。又有七种取非人物的,不犯规。一是自己物想,二对方同意,三暂时用,四以为是无主物,五发狂时,六心迷乱时,七病坏心时。

又有七种,取他人低贱物的,得偷兰遮罪。一不是己物想,二对方不同意,三不是暂用,四知道有主,五不狂,六不心乱,七不病坏。又有七种取他人低贱物的,不犯规。一是自己物想,二对方同意,三暂时用,四以为是无主物,五发狂时,六心迷乱时,七病坏心时。

又有七种,取他人低贱物,得突吉罗罪。一不是己物想,二对方不同意,三不是暂用,四知道有主,五不狂,六不心乱,七不病坏。又有七种取他人低贱物的,不犯规。一是自己物想,二对方同意,三暂时用,四以为是无主物,五发狂时,六心迷乱时,七病坏心时。

四、不偷税不代别人偷税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四》中说:時佛教法漸更增廣。於此城中有一長者。娶妻未久誕生一子。既漸長大遂便出家。時諸苾芻作如是念。今此城中多有苾芻。乞求難得。我今宜可行詣餘方。為佛法僧而興供養。便於他處隨意乞求。多獲種種繒綵之物。盛滿衣袋還室羅伐。路次稅關。稅人問曰。聖者。頗有稅物不。答言賢首。我無稅物告言且住可將物來。試為觀察。纔披衣袋見雜色物填滿袋中。稅官告曰。若此袋盛不合稅者。豈待駝負方輸稅耶。苾芻告曰。賢首。此非我物。問言誰物。答言一是佛物。二是法物。三是僧物。報言我復寧知佛法僧事。但須與稅方任前行。久住稽留取其稅直放之而去。遂至室羅伐城心生追悔。白諸苾芻。苾芻白佛。佛言此人無犯不應但作此語。云是三寶物。應對稅官作如是說。讚佛法僧。云何讚佛。所謂薄伽梵如來應正等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是名讚佛。云何讚法。所謂世尊善說法要。於現法中得無熱惱。隨機演說令趣涅槃。內證三明智慧圓滿。是謂讚法。云何讚僧。世尊所有聲聞弟子。安住正理直心恭敬。隨順勝法於眾僧中。有得預流向預流果者。有得一來向一來果者。有得不還向不還果者。有得阿羅漢向阿羅漢果者。此八大人皆尸羅圓滿。三摩地圓滿。般若圓滿。解脫圓滿。解脫知見圓滿。是合歸依是應恭敬。是諸世間勝上福田。是謂讚僧。如是讚歎三寶之時放去者善。若不放者應與稅直而去。若不與者得窣吐羅罪。時有苾芻供養三寶故。持諸雜物過稅關處。雖對稅者讚歎三寶。然此稅官不肯虛放。從索稅直。是時苾芻隨持一分而授與之。佛言應可均分不應偏與。苾芻均物。時節延遲遂失商旅。便被盜賊虎豹所傷。佛言不應在路而作分判。隨持一分與彼稅官。至住處已均分其物。若異此者得越法罪。

佛在室罗伐城逝多林给孤独园时,佛法渐渐兴盛。在室罗伐城中有一位长者,娶妻后生下一个儿子,长大后就去出家了。在那时,诸比丘作这样的想法,现在城中有很多的比丘,乞求都很难得到。我现在可以到其他的地方去,为佛法僧而兴供养。就到其他的地方随意乞求,多获种种缯彩之物(布料、彩色丝织品),装满在衣袋中往室罗伐城赶回。途中经过税关处,收税人问他说:“圣者,你有需要缴税的物品吗?”比丘回答说:“贤首(一种尊称),我没有需要缴税的物品。”收税人对比丘说:“你稍等,把你的物品拿过来检查。”刚打开衣袋,就看到杂色物品填满袋中。收税官对比丘说:“如果这袋中所装的物品,不该缴税的话,难道说要等到骆驼背负才该缴税吗?”比丘对收税官说:“贤首,这个不是我的物品。”收税官问:“那这是谁的物品?”比丘回答说:“一是佛物,二是法物,三是僧物。”收税官说:“我还要知道佛法僧的事情吗?我只管收税,只要你缴了税,才能放你过去。”就长久的扣留着比丘,直到收了税款后,才放他离去。

比丘回到室罗伐城,心生追悔把这事告诉了诸比丘,诸比丘又去告诉了佛。佛说:“这个比丘不犯盗戒。但是,不应当作那样说话,说是三宝物。应当对收税官作这样子,称赞佛法僧而说。怎么样的赞佛呢?就是赞说,薄伽梵、如来、应正等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就是叫做赞佛。怎么样的赞法呢?就是赞说,佛所说的法,能于现法中得到无热恼,随机演说能使人通向涅盘,能使人内证三明智慧圆满,如此叫做赞法。怎么样的赞僧呢?就是赞说,佛所有的声闻弟子,安住正理、直心恭敬、随顺胜法,于众僧当中,有得预流向、预流果的,有得一来向、一来果的,有得不还向、不还果的,有得阿罗汉向、阿罗汉果的,这八大人都能持戒圆满、正定圆满、智慧圆满、解脱圆满、解脱知见圆满。是适合归依的,是应当恭敬的,是诸世间胜上福田。如此叫做赞僧。这样的赞叹三宝之后,他(收税官)要是能放比丘离去的就好,要是不能放行的,应当缴给他税款后再离开,要是不交税的,得窣吐罗罪(突吉罗)。”

有比丘供养三宝故,带着诸杂物通过税关处,虽然对收税官赞叹了三宝,可是这个税官不肯放他过去,一定要比丘交税。这个比丘就随手拿了其中的一分,交给税官。佛说:“应当平均分三宝物交税,不应当有偏。”后来有比丘就平均分物,致使时间过长,落后于同行的商队,便被盗贼、虎豹等所伤害。佛说:“不应在半路上而作分判,在缴税时可以随意拿其中一分交与税官,等回到住处后,再均分物品。如果不这样做的,得越法罪。”

 

繒:zēng本义:古代对丝织品的总称。

薄伽梵:又作婆伽婆、婆伽梵、婆誐嚩帝。意译有德、能破、世尊、尊贵。——详见《佛光大辞典》

如来:乘真如之道,从因来果而成正觉之故,名为如来。——详见《佛学大辞典》

应正等觉:应,为应供之意。正等觉,正觉与等觉,真正的圆满的觉者。又名应正遍知。

明行足:明者,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行足者,脚足之义,指戒定慧言。佛依戒定慧之脚足而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名明行足。——详见《佛学大辞典》

善逝:如实去彼岸不再退没生死海之义。——详见《佛学大辞典》

世间解:既了知世间之因、世间之灭,亦了知出世间之道。——详见《佛光大辞典》

无上士:人中最胜无有过之者,故云无上士。——详见《佛学大辞典》

调御丈夫:意指可化导一切丈夫之调御师。——详见《佛光大辞典》

《摩訶僧祇律卷第三》中说:比丘精舍近大道邊。有比丘在道邊經行。估客語比丘言。我有應稅物。願長老為我持入城。比丘答言。世尊不聽我持應稅物過彼稅處。然我今當教汝方便。汝便從我穿牆間去。若籬間去若水瀆中去。又可寄著已稅者車上。又可寄著王家器中。又可寄著婢水瓶中。又可寄著羺羊毛中去。如是指授令入者得越比尼罪。在內指授出外亦如是。若比丘知物應稅。而不知過稅物。得波羅夷罪。過此稅物。滿者波羅夷。比丘知過稅物。得波羅夷。而不知是物應稅過此物。滿者波羅夷。比丘知物應稅亦知過稅物。得波羅夷。過此物滿者波羅夷。比丘不知應稅物。亦不知過稅物。得波羅夷。而過者不犯。何等物不應稅。何等物應稅。世尊弟子比丘比丘尼一切外道出家人物。是名不應稅。若賣買者應輸稅。是名稅分齊。

比丘的住处靠近在大路旁边,有比丘在道边经行。做生意的人对比丘说:我有物品应当交税,希望长老能替我拿着进入城中。”比丘回答说:“佛不允许我们带着应该交税的物品,过收税处不交税。但是我今天教你个方法,你可以从我的墙洞中过去,或篱笆间过去,或水沟中过去。又可以寄放在已经缴过税的车子上过去,又可以寄放在王家的物品中过去,又可以寄放在婢女水瓶中过去,又可以寄放在羺羊毛中过去。如此种种的教授别人,使他们不缴税进入城中,犯越比尼罪。在城内教授别人种种出城的逃税方法的,也同是这样道理,犯越比尼罪。

如果比丘知道这个物品应当交税,而不知是没有交税的物品,带过税关的,得波波罗夷罪。比丘把这些应交税的物品,带过税关不交税,税款满五钱的,得波罗夷罪。比丘知道,这物品是没交税的,带过税关不交税,得波罗夷罪。比丘不知道,这物品通过税关是需要交税的物品,带过税关不交税,税款满五钱的,得波罗夷罪。比丘知道,这物品通过税关是需要交税的物品,带过税关不交税,得波罗夷罪。带过税关不交税,税款满五钱的,得波罗夷罪。

比丘不知这些是应当交税的物品,也不知他带这些是要通过税关的物品,也不知道会得波罗夷罪,而带过税关的,不犯规。什么样物品不应税,什么样的物品应税。佛的弟子,比丘、比丘尼,一切外道出家人的物品,叫做不应税。如果是卖买的物品应当缴税,这是要缴税的限定条件。

瀆:本义:水沟,水渠。羺:nóu 胡羊。

《十誦律卷第五十二》中说:又問。若比丘過關邏應輸稅物而不輸。得何罪。答得波羅夷。若估客語比丘。與我過是物。比丘與過。若稅物直五錢以上。得波羅夷。若估客到關邏。語比丘言。與我過是物稅直當與比丘半。比丘若過是物稅直乃至五錢。若直五錢得波羅夷。若估客到關。語比丘言。與我過是物。稅直盡與汝。比丘若過是稅物乃至五錢。若直五錢得波羅夷。若估客到關。應輸稅物。比丘示異道令過。斷官稅物。是稅物乃至五錢。若直五錢得波羅夷。若估客應輸稅物未到關。比丘示異道令過。是稅物乃至五錢。若直五錢。斷官稅物故。得偷蘭遮。又問。頗有比丘過關應輸稅物乃至五錢若直五錢不得波羅夷罪耶。答曰。有。若餘人著衣囊中若針筒中。是比丘不知無罪。 若持物飛過無罪。難數物持過偷蘭遮。不可數物持過波羅夷。非關處過偷蘭遮。關處過波羅夷。

优波离又问佛说:“如果比丘过税关处,所应该缴税的物品不缴税,得什么罪。”佛回答说:“得波罗夷罪。如果做生意人对比丘说:给我带过去这些物品,比丘给他带过去而不交税,税款值五钱及五钱以上的,得波罗夷罪。如果做生意人到税关时,对比丘说:你给我带过去这些物品,所该交的税款给你一半。比丘给他带过去而不交税,税款值五钱及五钱以上的,得波罗夷罪。如果做生意人到税关时,对比丘说:你给我带过去这些物品,所该交的税款全部给你。比丘给他带过去而不交税,税款值五钱及五钱以上的,得波罗夷罪。”

“如果做生意人到税关时,有应缴税的物品。比丘教授他别的道路,让做生意人通过,切断官家税钱,税款值五钱及五钱以上的,得波罗夷罪。如是做生意人有应缴税的物品,是在未到税关处,比丘教授他别的道路,让做生意人通过,切断官家税钱,税款值五钱及五钱以上的,得偷兰遮罪。”

优波离又问佛说:“有没有比丘过关,应缴税物而不缴税,税款值五钱及五钱以上的,不得波罗夷罪的呢?”佛回答说:“有。如果是其他人,偷放到他的衣囊中、针筒中,这个比丘他不知道,过关的无罪。如果是带着物品,飞过去的无罪。难数(别人物与比丘相混,难以分辨是否需交税)清的物品,带过关的,得偷兰遮罪。不可数(别人物与比丘物相混,根本就无法分辨)的物品,带过关的,得波罗夷罪。不是从税关处带过去的,得偷兰遮罪,是在税关处带过去的,得波罗夷罪。”

五、诈骗取物有罪

《十誦律卷第五十二》中说:又問。常入出檀越家比丘語婦言。汝夫與我爾所物。得何罪。答。若詐稱夫語。故妄語得波夜提。若得物直五錢已上入手。得波羅夷。若減五錢偷蘭遮。

优波离又问佛说:“有常常进出施主家的比丘,对施主的妻子(诈称)说,你的丈夫送给我这些物品。得什么罪?”佛回答说:“如果诈称她丈夫的话语,故意妄语,得波夜提罪。如果所得物品,价值五钱或五钱以上的,一拿到手中,就得波罗夷罪。如果不足五钱的,得偷兰遮罪。”

六、偷经书也有罪

《十誦律卷第五十二》中说:又問。若盜經卷得何罪。答曰。隨計價直犯。若不直五錢偷蘭遮。

优波离又问佛说:“如果偷盗经卷,得什么罪?”佛回答说:“随所盗经卷计算价值(指书本所用的材料花费及出售价),如果不值五钱的,得偷兰遮罪。(如果值五钱及五钱以上的,得波罗夷罪。)”

误取的不是犯戒

《十誦律卷第一》中说:復有東方比丘尼。與波利比丘尼共一道行。時波利比丘尼在前遺失衣去東方比丘尼在後得之。共會一處時。東方比丘尼唱言。誰失是衣我今地得。波利比丘尼言。汝取是衣耶。答言我取。波利言。汝得波羅夷罪。問言何故。答言。汝以盜心取故。是比丘尼心疑。我將無得波羅夷耶。是事白佛。佛言無犯。有一居士近祇桓耕地放衣一面。時有比丘求糞掃衣。見是地衣四顧無人便取持去。耕人遙見語比丘言。莫取我衣。比丘不聞。耕人即往捉比丘言。汝比丘法不與取耶。比丘答言。我謂糞掃無主故取。耕人言。此是我衣。比丘言。是汝衣者便自持去。比丘心疑。我將無得波羅夷耶。是事白佛。佛知故問。汝以何心取。比丘言。我謂無主故取。佛言無犯。從今取衣當善籌量。此是他衣物。雖無人守。必自有主。

有东方比丘尼,与波利比丘尼共同走在一条路上,当时波利比丘尼在前面走,遗落了衣物后先离去,东方比丘尼在后面经过捡到了。当众人聚到一起时,东方比丘尼说:“谁丢失了衣物,被我捡到了。”波利比丘尼说:“你拿了那个衣物了吗?”东方比丘尼回答说:“我拿了。”波利比丘尼就说:“你得波罗夷罪。”东方比丘尼就问她说:“为什么,说我得波罗夷罪。”波利比丘尼就说:“你以盗心取衣物之故。”东方比丘尼就起疑虑说,我是不是犯了波罗夷罪了呀?就把这事去问佛,佛说:“不犯。”

有一个居士在靠近祗桓僧园处耕地,把衣物放到一边。后来,有比丘寻求粪扫衣,看到地上有衣物,四下里也没见到有人,就把衣物拿走了。耕地人从远处看见就对他说:“不要拿我的衣服。”比丘没有听到,耕地人就跑过去抓住比丘说:“你们比丘的法规,难道是不与而取的吗?”比丘回答说:“我以为是粪扫衣呢,所以我拿走了。”耕地人说:“这是我的衣服。”比丘说:“要是你的衣服,你就拿回去吧。”比丘心中就起疑虑说,我是不是犯了波罗夷罪了呀?就把这事去问佛,佛知而故问的对比丘说:“你是以什么样的心念拿取的。”比丘回答说:“我以为是无主的,所以去拿取的。”佛说:“不犯。从今以后,取衣时要善加筹量,这是他人的衣物,虽然没有人守护,必定自有主人的。”

八、不许偷听

《十誦律卷第十七》中说:佛在王舍城。爾時六群比丘。與十七群比丘。常共鬥諍相罵相詈。時十七群共六群鬥諍相罵已。各自別去。謂六群比丘不聞其聲。屏處相謂言。六群兇惡健鬥。我等共同心者。六群比丘不能得便。時六群比丘盜往立聽。十七群比丘謂無人聞。說已默然。時六群言。汝可以罵我等。答言。誰罵汝等。六群言。汝等適不言。六群比丘兇惡健鬥諍。我等共同心者。六群比丘不能得便。十七群比丘言。誰作是言。從誰所聞。六群比丘言。我在屏處立聞。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種種因緣訶責六群比丘。云何名比丘。共他鬥諍相罵已。盜往立聽。種種因緣訶已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問六群比丘。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種種因緣訶責六群比丘。云何名比丘。共他比丘鬥諍相罵。盜往立聽。種種因緣訶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共餘比丘鬥諍已。盜往立聽。彼比丘所說我當憶持。波逸提。盜往聽者。若在細梐繩床下。若麤梐繩床下。若獨坐床下。若戶邊。若道邊。若高上。若牆邊。若別房內。若 壁邊障外。若闇中。若月明中。波逸提者。煮燒覆障。若不悔過能障礙道。是中犯者。若比丘共他比丘鬥諍相罵已盜往聽他語。若在細梐繩床下。能得聞者波逸提。 不得聞突吉羅。若在麤梐繩床下。若獨坐床下。若戶邊若道邊。若高上若牆邊。若別房內若壁邊若障外。若黑闇中若月明中。得聞者波逸提。不聞者突吉羅。不犯者。若為和合往聽不犯

佛在王舍城时,六群比丘与十七群比丘,经常的互相争斗、相骂、相詈(诋毁)。一次,十七群比丘与六群比丘斗诤相骂之后,各自离开。十七群比丘以为六群比丘听不到他们说话,就在屏蔽处互相议论说:“六群比丘凶恶能斗,我们要是同心的话,六群比丘不能得便。”谁知道,六群比丘却偷偷的跟在十七群比丘后面,偷听他们说话。十七比丘以为没有人听,议论完之后就默然。当时,六群比丘就出来说:“你们在骂我们吗?”十七群比丘回答说:“谁骂你们啦。”六群比丘说:“你们刚才不是在说,六群比丘凶恶能斗诤,要是我们同心的话,六群比丘不能得便。”十七群比丘说:“谁作这样说的,你从谁那里听到的。”六群比丘说:“我们在屏蔽偷听到的。”

比丘们当中,有少欲知足、知头陀行的,听说了这事后心中不欢喜,种种因缘呵责六群比丘说:“怎么样叫做比丘啊,与他人斗诤相骂之后,盗往立听(偷偷的跟随去屏处站立而听)。”种种呵责之后,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知而故问的对六群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六群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六群比丘说:“怎么样叫做比丘?而要与其他的比丘斗诤相骂,盗往立听。”呵责之后佛告诉诸比丘说:“以十种利益之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以后这个戒要这样子说,如果比丘与其他的比丘斗诤之后,盗往立听,意念中在想,那些比丘所说的话我要记下来的,得波逸提罪。盗往听的,或在细梐绳床下,或独坐床下,或门窗边,或道路边,或高上处,或墙边,或别的房间内,或壁边,或隔障外,或黑暗中,或月明中,能听到的,犯波逸提罪。没有听到的,得突吉罗罪。不犯的,要是为了促使他们和合而去听的,不犯。

梐:古代官署前拦挡行人的栅栏。

 


不杀别人不杀自己不教别人杀生
不偷物不偷税不偷听
不作淫行不动淫念
不打妄语不说假话不讲大话
不喝酒也不教别人喝
不唱歌不跳舞不观看伎乐嬉闹
不涂香不抹粉不戴花蔓
不坐卧高广大床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