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不可以总是向一个人家去乞讨  

2010-01-01 13:38:02|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可以总是向一个人家去乞讨

一、布施心意难发

《十誦律卷第十三》中说:佛在王舍城。爾時王舍城內有大眾集。佛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是中諸比丘入城乞食。諸居士但能與二三比丘食。更不能與。即閉門言。極多誰能為與。後來乞食比丘不得故苦惱。有居士見已問比丘言。汝等苦惱耶。答言苦惱。何因緣故。諸比丘言。是王舍城有大眾集故。諸比丘前乞食者二三人得。諸居士即閉門言。是極多誰能為與。我等後來乞食不得。是故苦惱。

佛在王舍城时,王舍城内有大众聚集。佛与比丘众有一千二百五十位,诸比丘们进入城中乞食,诸居士只能给两三个比丘提供食物,多了不肯给,就把门关上说,非常多的人数有谁能承担的起啊!后来的乞食比丘,得不到食物所以苦恼。有的居士看到后就问比丘说:“你们苦恼吗?”比丘回答说:“苦恼。”又问:“为什么事苦恼。”诸比丘回答说:“王舍城有大众聚集的原故,诸比丘乞食只有两三个人得到,诸居士就关上门说,极多的人数有谁能够施与呢。我们后来乞食的都得不到,所以苦恼。”

二、施主有限定的供养当察知

《五分律卷第十三》中说:爾時諸長者。請差摩比丘尼於舍衛城安居。作是言。若受我請當隨時供給。便受其請。遂長住不復餘行。彼諸長者譏訶言。我等應作餘事。諸比丘尼不知籌量不復知去。此等常說少欲知足。而今無厭。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為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就安居請竟一宿不去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病若恐怖若不齊限請若非受請處安居不去不犯。

诸长者,请差摩比丘尼在舍卫城安居,对差摩比丘尼说:如果能接受我的邀请应当随时供给所需。差摩比丘尼就接受长者所请,便长住不往别处去。长者们讥诃说:“我们还要作别的事,比丘尼们却不知道筹量,不知道离去,她们常说少欲知足,而现在却贪得无厌。”诸长老比丘尼知道这事后,用种种话语诃责差摩比丘尼。佛因为这事给比丘尼结戒说:“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比丘尼就安居请,完毕之后一夜不去的犯波逸提,戒叉摩那、沙弥尼犯突吉罗。或是因有病或是因恐怖,或者是没有限定的邀请,或者不是在受请处安居的,不离去的不犯规。”

三、一人无力供多人

佛在舍卫城时,和伽罗母优婆夷,信乐佛法经常供养出家人,在后来她以真诚信心出家,做了比丘尼。能少欲知足,还喜欢供养别人。有一天,她乞食后拿着饭食回转,看见一位比丘走过,就问比丘说:“你为什么到这里来?”比丘回答说:“乞食。”她又问:“你能接受我这些饭食吗?”比丘回答说:“能。”她就把饭食供养给了比丘,她自己重新再去乞食。

这个比丘得到饭食后,回去他对别的比丘说:和伽罗母比丘尼能得到饮食,可以到她那里去要。诸比丘听了之后,就跑去向和伽罗母要。和伽罗母见有比丘来要,就又把饭食给了比丘。她心里面是想,到最后再把乞到的食物拿回去吃。可是,一个比丘走后,又来一个比丘问她要食物,她又把食物给了比丘。这样,很多个比丘都向她讨要食物,她就没有食物吃了。过了饭食的时间,她只好空钵而回。

那些向她要食物的比丘们,吃饱了之后,聚集在一起议论说:“这个比丘尼她能得到饮食,我们何必麻烦到别处去乞食,只要天天跟着她,向她要就行了。”于是在第二天乞食时,就跟在和伽罗母比丘尼后边。和伽罗母讨到的食物就供养给比丘,到最后她自己又没有食物吃,仍旧空钵而回。

在第三天的早晨乞食时,有长者坐着马车在路上行走。和伽罗母比丘尼就想避开马车,一不留神摔倒在地。在当时波斯匿王曾下过命令,国中人民不可以轻慢出家人,要是轻慢侮辱出家人会得到重重的惩治。那个长者非常的担心,马上下车把比丘尼扶起来,对她说:“我又没有碰到你,你怎么在我车前倒下了。”和和伽罗母回答说:“你确实没有碰到我,是因为我饥饿疲乏的原故,所以摔倒了。”长者就问她说:“你没有乞讨到饭食吗?”比丘尼回答说:“我所讨到的食物都供养给比丘们了。”长者说:“那我去拿食物给你吃好了。”比丘尼默然许可,长者就到马车中拿食物给比丘尼。等长者从马车上下来,马车旁已经有很多人了。人们都讥嫌说:“这位比丘尼布施的心虽然没有厌烦,但是接受的人应当能自知量足,这些人经常说少欲知足,现在却贪取不足,使自己的同道遭受困苦。”

诸长老比丘知道这件事后,种种呵责那些贪心的比丘,并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那些跟随和伽罗母的比丘说:“你们是不是做了这样的事?”比丘回答说:“是的。”佛就用种种的道理呵责教诫他们,呵责之后佛对大众比丘们说:“今天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这样子说,如果比丘从比丘尼受食,这个比丘应当向诸比丘悔过说,我堕可呵法,今向诸大德悔过。”

除非那个比丘尼是他的亲属,且自愿供养他,或生病的时候,等特殊情况,不属于犯规。(详见《五分律卷第十》)

四、施主虔诚不顾自家

佛在拘舍弥国时,有位长者名字叫瞿师罗,信乐佛法见法得果。他常供养佛及比丘僧,至后来家中财物都竭尽了,靠亲戚邻居等送食物给他家吃。但是比丘们还是到他家去取食物满钵而去,导致他的家中人都挨饿受苦。邻居等人见到这事之后,都讥嫌说:“施主虽然布施的心没有厌烦,但是接受的人应当知足,怎么能够这样的侵害到别人家的生活呢!使施主家中财物竭尽,我们拿食物去救济他,这些比丘还要去割夺,没有一点慈悲心,只顾自己快活,无沙门法、破沙门法。”

诸长老比丘知道这事后,种种的呵责那些比丘,然后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那些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吗?”比丘回答说:“是的。”佛就用种种的道理呵责教诫,呵责之后佛对比丘们说:“从今天起允许比丘给瞿师罗长者家,作学家白二羯磨(向大众通告的一种程式),不允许一个比丘进入到他的家中去。应当派出一位比丘宣告说:大德僧听,此瞿师罗长者,诸比丘到他家取种种食物,满钵而还不留遗余,促使他的家中财物竭尽,今天给他家作学家羯磨。不允许一个比丘再到他的家中去。”

事后,诸比丘就到处的给其他的人家作学家羯磨,佛知道这事后说:不可以到处给其他的人家作学家羯磨。或妻子是见法得果的人而丈夫是凡夫,或丈夫是见法得果的人而妻子是凡夫的,都不应当给他们家作学家羯磨。如果夫妇两人都是见法得果的人,而且无悭贪心财物竭尽,然后才可以给他们家作学家羯磨。

给瞿师罗家作了学家羯磨之后,比丘们都不敢再到他家里去。而他们家的人都想见到比丘僧众。瞿师罗就跑到僧众的住所,对比丘们说:“我归依三宝,从不追求别的福田,希望诸大德能到我家去。”诸比丘就跑去问佛,佛说可以去。比丘虽然到瞿师罗家中去,但不用饭食。瞿师罗长者说:“我归依三宝,不复追求其余的福田,希望能接受我的饭食。”诸比丘去问佛,佛说:“可以接受钵中三分之一的食物。”

佛允许比丘接受钵中三分之一的食物,诸比丘就都跑到瞿师罗长者家乞食,导致他们家又财物竭尽,比以前还要更加的困难。诸长老比丘知道后,种种的呵责那些比丘,然后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那些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比丘回答说:“是的。”佛就用种种的道理呵责教诫他们,呵责之后佛对比丘们说:“今天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有的学家,僧众给他作学家羯磨的,如果有比丘在他们家接受饭食,此比丘应当向诸比丘悔过说,我堕可呵法,今天向诸大德悔过。”

瞿师罗在财物未尽的时候,另外设立了一个出息坫(供养大众疗养休息),请僧人中生病的比丘来接受供养,还有一个药坫也是这样。但是那些生病的比丘在后来因为心生惭愧不敢接受,瞿师罗长者就说:“我本就是为了僧众中生病的比丘,出钱出物以及设立药坫,如果比丘们不接受,我也不会拿回去的。”诸比丘把这事告诉了佛,佛说:“这是他在财物没有用尽的时候布施的,允许比丘们随意接受。”

有一个没有生病的比丘,从被作过学家羯磨的人家接受了饭食,接受了之后心中生疑虑说,我是不是犯了戒规呀。就把食物拿回去送给别的比丘吃。别的比丘吃过后就问他说:“你为啥自己不吃。”他回答说:“我没有生病,而从被作过学家羯磨的人家拿了这食物,恐犯戒规所以不吃。”那个吃了饭食的比丘说:“要是这样子,那我吃了这食物不是犯了戒规了吗?”就跑去问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对大众比丘们说:“如果从羯磨学家拿了食物不吃,而送给别人吃的不犯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有的学家,僧众给他们作了学家羯磨,要是比丘没病也没有受到邀请的,在学家自手受食(亲自吃用饭食),这个比丘应当向诸比丘悔过说,我堕可呵法,今天向诸大德悔过,叫做悔过法。”

如果学家家中财物耗尽,而僧众中有园田的,应当让“学家”人去打理,叫学家知道不需同于常规限定,遗余的可以供给自家生活。如果僧众没园田,而僧众有别的地方有供养的时候,可以叫学家作差使劳务,让他得到些遣余之物。如果连这样的条件也没有,就在乞食之后,把乞来的食物拿到他的家中再吃,把剩余的食物送给他家。如果这样也不行,就应把他带到僧众住处,给他房舍、卧具(床褥)按次序给他按排饭食,非时浆饮都全部给他按排。如果有可分的衣物,也应当分给他。学家家中的妇女,要在诸比丘尼那里,也按照这个方法处理。(详见《五分律卷第十》)

 

学:学修戒定慧三者。因位曰学。果上曰无学。——见《佛学大辞典》

坫:diàn古代设于堂中供祭祀、宴会时放礼器和酒具的土台。

五、碍人婚姻家庭

佛在舍卫国时,有一个婆罗门的女儿,她的眼目不正斜视,就取名睞眼。夫家派人来迎接,睞眼的父母说:“请稍等,等作好煎饼一起送过去。”当时遭逢饥荒之年,而这个婆罗门勤苦求煎饼工具作饼。跋难陀释子经常出入他家,接受供养。跋难陀对跟着他的一群比丘说:“你们都跟着我进去,如果我能得到食物你们也能按次序得到。”跋难陀就带领众人一起来到婆罗门家,在坐处互相问讯,坐下之后婆罗门一心恭敬对待跋难陀。跋难陀是大法师,他有乐说辩才,给婆罗门讲说种种妙法。婆罗门听了之后体会到了法味,就对跋难陀说:“大德,我没有羹饭,你们能吃这饼吗?”跋难陀回答说:“你们能吃的,我怎么不能吃呢。”婆罗门就把饼拿给跋难陀,第二、第三比丘也同样得到了饼,这样以来所有的饼都被分完了。

睞眼的夫家又派人来叫睞眼,睞眼的父母因为饼都供养给了比丘们,所以还是想再做些饼,与女儿一起带去。就对来人说:请稍等,等作好了煎饼之后再去,就继续作煎饼。做一些煎饼之后,跋难陀又带领着一群比丘来到他家。给他讲说种种妙法,讲法之后婆罗门又把煎饼供养干尽。

睞眼的夫家第三次又派人来叫她去,睞眼的父母还是说:请稍等,等作好了煎饼之后再去,就又继续作煎饼。但是睞眼夫家起疑心嗔恚心说:“或许是她不会再来了。”就另娶了别的女子,并派人来告诉婆罗门说:“我已经娶了别人,你以后不要再来了。”婆罗门听了来人的告知之后,忧愁嗔恨的说:“沙门释子怎么这样的不知道厌足啊,布施的人不限量,接受的人也应当知量啊。我女婿先前还能相爱念,却因为供养沙门这事,使他舍弃了我女儿。”

婆罗门大生嗔恨不能自忍,就到祗桓精舍准备向佛诉说跋难陀的事情。当时佛正被百千万众围绕讲说佛法,婆罗门逐渐走近佛旁边,以佛的慈悲力量之故,使婆罗门的嗔心一点点的消除。来到佛的跟前之后婆罗门说:“世尊!没有这样的法,女人所宝贵的,我女儿已经失去了。”就把女儿所遭到事情,对佛讲了一遍。佛用种种的因缘说法示教利喜,示教利喜之后默然。婆罗门听法之后,头面礼足右绕离去。婆罗门离去不久,佛召集来比丘僧众,问跋难陀做没做这样的事。跋难陀如实的回答说,是做了这样的事。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诃责说:“怎么样叫做比丘,(你们)不知时不知量不知法,如果布施者不知量,接受的人也应当知量啊。”(详见《十誦律卷第十三》)

 

睞:lài旁视,斜视。瞳仁不正。

五、误人远行办事

佛在舍卫国时,城中有众多商人,他们成群结队,约定好良辰吉日,一起到别的国家做生意。有一个商人与跋难陀释子相熟,跋难陀经常到他家去接受供养。跋难陀在这个商人准备好行装干粮出发时,带领一群比丘到他家去乞食。商人在听了跋难陀说法之后,就用所备的干粮供养比丘,比丘们人多,就把这个商人的出外所备干粮受取一空。那这个商人就又得重新置办干粮,而商人队伍约定的良辰吉日是不能变动的,因而这个商人就落后于商队,在后面追逐而去。所经之地有盗贼盘居,由于前面的大队伍人数众多,所以没有遭到损失,而这个商人因为独自落在后面,就被盗贼杀死了抢去财物。这事被传出之后,比丘的恶名声流布各国。人们这样说:“释种比丘把别人远行的干粮全部拿去,促使这个商人延误行期,被盗贼杀死。”一人传至两人,两人传至三人,越传越广,最后恶名流传到整个舍卫城。

比丘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听到这事后心中不欢喜,就把这事详细的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事,召集来比丘僧众,知而故问跋难陀说:“你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跋难陀回答说:“真的做了。”佛用种种的道理教诫诃责跋难陀说:“怎么样叫做比丘啊,你们不知时不知量不知法,如果布施的人不知量,接受的人也应当知量啊。为何要担误这个商人的行程,使他在险道中被贼人所杀。”教诫诃责之后,佛对比丘们说:“以十利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这样子说,如果比丘往白衣(在家施主)家,施主自恣(不限定)请多给很多的饼糗,诸比丘要是须要的,应二、三钵取,过量拿取的话犯波逸提罪。二、三钵拿取离开到外面之后,告知其余的比丘一起共分所得。”

家者,就是在家人的家。多与者,数次数次的给了又给。饼者,小麦面作、大麦面作、粳米面作,大重花饼、小重花饼。饼糗者,稻糗、麦糗。钵者,有三种分上中下; 上钵能受一般人家三钵饭一钵羹其余可食物半羹;下钵能受一般人家一钵饭半钵羹其余可食物半羹;在上钵与下钵之间的中等容量叫做中钵。出外与余比丘共分者,是指眼所看到的比丘。波逸提者,是煮烧覆障的意思,要是不悔过能障碍修道。如果比丘是用上钵受取食物的,只能取一钵份量,不应当取二钵份量,取二钵的话犯波逸提罪;要是用中钵受取食物的话,最多只能取二钵份量,不应取三钵,取三钵的犯波逸提罪;要是用下钵受取的食物话,最多只能取三钵量,不应当取四钵,取四钵的话犯波逸提罪。出外之后共分是好的,要是不共分的话犯突吉罗罪。(详见《十誦律卷第十三》)

 

糗:qiǔ 干粮,炒熟的米或面等。

六、损人生计财业

佛在舍卫国时,有一个治角师(用动物骨或角打造生活用品的匠人),名字叫达摩提那。他生活富有财宝具足,常能按佛及僧所须物随意供养。比如衣钩、禅镇钉(供坐禅时警觉用的东西)、钵支(供放钵用的物件)、匕针筒,诸比丘们都多次的到他那里去拿取。因为比丘数众多,达摩提那所制作的都不够比丘们拿的。导致营生不赚钱还要亏本,家中妻儿生活上都渐渐短缺困难。其余的居士嗔恚诃责道:“沙门释子不知量不知厌足,如果施主不知量,那接受的人也应当知量啊!这个达摩提那居士原本富有财物,因为布施不知量的原故,导致家中空乏不能供妻儿生活。”

比丘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听说了这事后心中不欢喜,就向佛详细的禀报了此事。佛因为这件事召集来比丘僧众,用种种的道理教诫诃责那些贪多不厌的比丘说:“什么样叫做比丘啊,你们不知时不知量。要是布施的人不知量,那接受的人也该知量啊。达摩提那居士,原本富有财物,因布施不知量的原故,导致不能供养妻儿生活。”种种诃责之后,佛对比丘们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应这样子说,如果比丘用骨牙齿角作针筒的,犯波逸提罪。骨者,象骨、马骨、蛇骨。牙者,象牙、马牙、猪牙。齿者,象齿、马齿、猪齿。角者,羊角、牛角、水牛角、鹿角。”

如果有比丘用骨作针筒者犯波逸提,用牙、齿、角作针筒者犯波逸提。如果比丘用骨牙齿角作针筒的,这个比丘应当打破针筒,然后到僧众中宣告说,我用骨牙齿角作针筒,得波逸提罪,我今天发露悔过不覆藏。僧众应当问他说,你打破针筒了吗。如果回答说,已打破了。僧众再问他说,你见罪了吗。如果回答说,见罪。僧众应当教示他说,你今天发露悔过,以后不要再做了。如果他没有打破针筒,僧众应当嘱咐他叫他打破,要是僧从不嘱咐他,那僧众都得突吉罗罪,要是僧众嘱咐他他不接受,那这个比丘得突吉罗罪。(详见《十誦律卷第十八》)

牙齿:古时,当唇者称齿,在辅车之后者称牙。勅:chì告诫,嘱咐。

七、增长污染心

佛在舍卫国时,世间谷米价贵,很难乞讨到食物。经常有比丘尼进入城中乞食时,空钵而回。提舍难陀比丘尼,进入城中乞食,逐渐走到了一个贩卖人家,默然而立(站在那不出声)。因为提舍比丘尼面貌端正好看,这个贩卖的人看到她之后就心动了。就走到提舍比丘尼跟前问她说:“阿姨有什么需求吗?”提舍比丘尼回答说:“我想乞食。”贩卖的人说:“拿钵来,我给你食物。”提舍比丘尼就把钵拿了出来,贩卖的人把她的钵装得满满的羹饭。之后提舍比丘尼就次次的拿着钵,到贩卖的人家默然而立。贩卖的人仍旧是问她,有什么需求,她仍旧回答说要乞食,然后贩卖人仍旧是把她的钵中装满食物,让她拿回去吃用。其余的诸比丘尼们看到她,就问她说:“如今谷米价贵乞求难得,我们进入城中乞食都空钵而回,你却天天都满钵而回,是怎么得到的。”她回答说:“诸妹!乞食可以得到啊。”

有一天,提舍比丘尼拿着钵,又来到贩卖的人家。那个贩卖的人从远处看见她向他家走来,心中就思索道,我这么长时间供给比丘尼食物,按价值可值五百金钱,足够值一个女人的价钱。就跑去抓住比丘尼,想与她行淫欲。比丘尼就大声叫唤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附近的贩卖者,就跑过来问她说:“你为什么大声叫唤啊?”比丘尼回答说:“这个人他捉我。”众人就问那个贩卖的人说:“你为什么要捉这个比丘尼呢?”贩卖的人回答说:“我前后给这个比丘尼食物,总计价值有五百金钱,足够值一个女人的价钱,所以就想要了她。如果这个比丘尼她心中不贪恋我的话,为什么要接受我这些食物啊!”众人就问比丘尼说:“你是不是有这样的事。”比丘尼回答说:“有。”众人又问:“你知道她给你食物的心意吗?”比丘尼回答说:“知道。”众人就对比丘尼说:“那你为什么还要大声叫唤!”

诸比丘尼听说这事之后,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乐学戒、知惭愧的,就嫌责提舍难陀比丘尼说:“什么叫比丘尼,而有染污心接受染污心人的食物。”诸比丘尼把这事告诉了诸比丘,诸比丘又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件事召集来比丘僧众,教诫呵责提舍难陀比丘尼说:“你所作的不对,不合威仪、不是沙门法、不是清净行、不是随顺行,不应该这样做,怎么能以染污心接受染污心人的食物呢。”佛用无数种方便开示呵责提舍难陀比丘尼之后,对大众比丘说:“这个提舍难陀比丘尼,多种有漏处最初犯戒,从今以后给比丘尼结戒,集十种意义乃至正法久住的原故,要说戒的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比丘尼有染污心,从染污心男子那里接受可食物、食物及其他物品的,犯初法应舍僧伽婆尸沙(僧残罪)。”

有的比丘尼,在当时不知道对方是有染污心还是没有染污主,后来方知是有染污心,因而心中生疑不知道是不是犯戒。佛说:“不知道者不犯戒,从今天之后这个戒要这样子说,如果比丘尼染污心,知染污心男子,从他那里接受可食物、食物及其余物品的,犯初法应舍僧伽婆尸沙。”

染污心者,欲染著心(起心动念想入非非)。染污心男子者,对方男子也是有欲心染著(起欲心想要占有)。可食者,根茎、食茎、食花、食果、食油、食胡麻、食黑石蜜、食细末食。食者,饭、糗、干饭、鱼、肉。馀物者,金银珍宝、摩尼真珠玭、琉璃、珂贝、壁玉、珊瑚,或钱生像金。如果比丘尼染污心,知有染污心男子,从对方那里接受可食物、食物及其余物品的,对方施与而接受的得僧伽婆尸沙罪,对方施与还没有接受的得偷兰遮(大障善道)罪。方便想要给但没有给,或是约期给予还没给,或是得到之后生悔心又送还了,都是得偷兰遮罪。天子、阿修罗子、揵达婆子、夜叉子、饿鬼子、畜生等,能变形的,从他们处接受可食物、食物及其余物品的,对方给予物品自身接受物品的得偷兰遮罪,不能变形的那些,对方给予物品自身接受物品的得突吉罗罪。从染污心女人处,接受可食物、食物及其余物品,得突吉罗罪。

染污心、染污心想,得僧伽婆尸沙;染污心有疑,得偷兰遮;不是染污心而当作染污心想,得偷兰遮。不是染污心而生疑,得突吉罗。比丘突吉罗,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突吉罗。要是早先不知道,或是已经没有染污心了,对方也没有染污心的,不犯规。佛最初没有制戒,以及痴狂心乱痛恼所缠的,也不算犯戒规。(详见《四分律卷第二十三》)


僧人不应作贩卖事业
不可以总是向一个人家去乞讨
强求的向别人募捐化缘是不对的
出家人手捉钱宝不利于修行(不捉钱戒的起因)
僧人无特殊原因不应追求钱宝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