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僧众房舍的建造  

2009-06-05 08:05:03|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僧众房舍的建造

一、瓶沙王建造的僧园     一天吃一顿饭 - 在迷途 - 在迷途

《五分律卷第十六》中说:爾時世尊作是念。吾昔與瓶沙王要得道度之。今應詣彼。便與千比丘前後圍繞漸漸遊行向王舍城。瓶沙王聞佛成道度優為迦葉兄弟三人及千弟s子今來此邑。即敕國界四萬二千聚落。一聚落出豪傑二人出共迎佛。八萬四千人乘象馬車前後導從。爾時春末月熱已極盛。眾人各念。願得微陰。時釋提桓因知彼念。即化作雲蓋涼 風微起。自化為梵天。著黃色衣執七寶杖七寶柄拂。離地一肘於佛前導。時摩竭人欲當佛前帝釋驅逐。悉皆嫌之而說偈言。

 形如梵天像  執杖而躡虛          口宣柔軟語  是誰之給使 

時釋提桓因以偈答言

 解說一切縛  最上調御士          應供已善逝  我為彼給使 

時瓶沙王作是念。佛止宿處。我當即以此處施佛立於精舍。佛知其意暮宿迦蘭陀竹園。

佛在度化了迦叶三兄弟后,想到曾与瓶沙王的约定。在佛修道的时候瓶沙王跟佛说过,要是将来佛成道了就要来度化他。佛想起这事后,觉得现在应该到瓶沙王那里去。于是,就与一千多位比丘,前后围绕逐渐的向王舍城走去。瓶沙王听说佛已经成道了,并且度化了迦叶三兄弟以及他们的弟s子,现在佛与大众已经往他这个地方来了。就下令叫国内四万二千个聚落,每一个聚落推举出两名优秀的人去迎接佛。共八万四千人乘象马车顺路而行,后面跟着前面形成长长的队伍。当时是在春季的末尾,天气较热,众人都在心中想着,要是能够有些荫凉就好了。人们的这个念头,被释提桓因(天主)知道了,就变化出大云层、起微凉风,自己变化成梵天的模样,穿着黄色衣服,拿着七宝杖、七宝柄拂,离地一肘高在佛前面开路。

有很多摩竭人想到佛跟前去,都被帝释(即释提桓因)驱赶走。摩竭人就嫌弃他而说出偈颂道:身形象个梵天的样子,拿着宝杖在空中行走,口中说着柔软的语言,是谁家的使唤人啊(奴仆下人)。释提桓因也用偈颂回答说:解说脱离一切缠缚,最上的调御士,应受天人供养的善逝,我就是他的给使啊。

在那个时候,瓶沙王心中想道,佛住宿的地方,我要在那里建立精舍,佛知道瓶沙王的心意,晚上就住在了迦兰陀竹园。

一肘:从肘之本端至中指末端之长度。——详见《佛光大词典》

躡:niè形声。从足,聂声。本义:踩踏,有意识地踩踏。蹑虚,是“凌空”意,指站在空中。

调御:调柔治理。士:对人的尊称。

善逝:即如实去往彼岸,不再退没于生死海之义。——详见《佛光大词典》

精舍:其舍精妙,精修者所居止。         ——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五分律卷第十六》:于時大眾咸生疑念。不知佛與優為迦葉誰是弟s子。佛知眾念。便向優為迦葉而說偈言。

 優為汝何見  而捨事火法          吾今親問汝  汝可如實答 

優為迦葉以偈答言

 常貪於美味  心馳聲色中         我見有斯垢  故捨事火業 

爾時大眾雖聞佛與迦葉各說一偈。未悟義旨猶有疑慮。佛知眾心復以偈問

 五味甘人口  聲色悅人心          汝見此為垢  於何而得無 

優為迦葉復以偈答

 我見休息道  一切無有著          不異不可異  於此捨火祠 

由于优为迦叶在没有拜佛为师之前名声很大,人们现在看到迦叶跟佛在一起,不知道佛与迦叶是哪个拜了哪个为师。佛知道大众的想法,就向迦叶说出偈颂道:优为,你是因为什么道理,而舍弃了事火的法门,现在我亲自问你,你就照真实情况回答。优为迦叶也用偈颂回答说:经常贪著于美好口味,心念奔驰在声色当中,我看到这些都是有垢染的,所以舍弃了这事火的行为。

虽然佛与迦叶都各自说出了一个偈颂,表明了身分,但是话语简短,人们还是没有体悟到这里面的真实意义,心中还是存有疑虑。佛知道大众的心意,就又用偈颂问迦叶说:五味美好人人爱吃,声色美好人人喜欢,你见到了这些是有污垢的,那又是怎么样能使污垢消除的呢?优为迦叶也用偈颂回答说:我看见了休息道,一切都没有贪著,没有其他的道,也不可能有其他的道,于是我舍弃了以火祭祀的事业。

《五分律卷第十六》:爾時大眾雖重聞偈猶懷猶豫。佛知其心便告迦葉。汝起扇佛。即受教起扇。又語迦葉。現汝神變。即復示現種種神化。分身百億還合為一。石壁皆過。入地如水履水如地。坐臥空中如鳥飛翔。舉身炯然煙若雲起。手捫日月平立至梵自在無礙。或身上出水身下火然。或身上火然身下出水。然後來下稽首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合掌。白佛言。世尊是我師。我是世尊弟s子。如是三白已。語大眾言。吾之所知下及神變皆大師恩。於是大眾始知迦葉是佛弟s子。便於佛所喜敬無量。諸佛常法。人心未轉不為說法。佛知大眾既已喜敬。為說種種妙法示教利喜。及說佛常所說法苦集盡道。瓶沙王及八萬四千人。即於坐上遠塵離垢得法眼淨。見法得果已受三自歸及受五戒。於是瓶沙王稽首。請佛及僧明日中食。佛默然受。歡喜還宮。敕辦種種美膳。明旦於竹園敷座。自出白食具已辦。佛與大眾隨次而坐。王手自斟酌歡喜無惓。食已行水在一面立。白佛言。今以此竹園奉上世尊。佛言。可以施僧其福益多。王復白佛。願垂納受。佛言。但以施僧我在僧中。王便受教。以施四方僧。然後取小床於佛前坐。為說隨喜咒願偈。如為毘蘭若所說。已更為說種種妙法遣還所住。王從坐起頂禮佛足右遶三匝而退

大众在听到了佛与迦叶各自说出了两个偈颂后,仍旧怀有犹豫(不能彻底相信迦叶是佛的弟s子)。佛知道大众的心意就对迦叶说,你起来给佛扇风。迦叶就起身,给佛扇风。佛又对迦叶说,展现出你的神变。迦叶就按佛的命令,示现种种的神通变化,分一身为百亿身,百亿身还合为一身,从石壁中穿过不受障碍,钻入地下象钻进水里一样,站到水面就象站在平地上一样,在空中坐卧就象鸟飞翔一样,全身变出火光烟雾就象天上的云一样飘荡,用手扪摸太阳月亮,平直的站立就能达到梵天之上,做这些事情完全的自在没有障碍。或是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或是身上出火身下出水,作了种种神通变化之后,从空中下来到佛跟前稽首礼佛足,右绕三圈长跪合掌向着佛说:世尊是我的师父,我是世尊的弟s子,这样说了三次。然后又向着大众说:我所知道的智慧以及神通变化,都是来自于大师的恩德。这样子之后,大众才知道迦叶是佛的弟s子,才真的相信迦叶是佛的弟s子。于是,人们对佛生起无量的恭敬心、无量的欢喜心。按照诸佛的正常法规,在人心没有转变时不给他们说法的,现在佛已知道,人们的心中充满了喜敬,就给大众讲说种种妙法,示教利喜以及讲说佛常讲的法,苦集灭道之法。瓶沙王及八万四千人,就在坐位上远离了尘垢得到了法眼净,见法得果之后,受三自归及受五戒。

瓶沙王稽首礼佛,请佛及僧众第二天的饭食,佛默然接受。瓶沙王欢喜的回到宫中,叫人去办种种的美食,第二天天亮时,在竹园内摆好座位,亲自去告知佛说,饭食都准备好了。佛与僧众依次坐下,瓶沙王亲自分发食物,心中欢喜没有厌倦。吃完饭后又给僧众倒水,之后在一面站立对佛说,我现在把这个竹园奉送给佛。佛说,可以施舍给僧众,福报更多。瓶沙王又重复的对佛讲,我把这竹园送给佛,愿佛纳受。佛说,把它施舍给僧众,我也在僧众当中啊。瓶沙王就按佛的教示做,把迦兰陀竹园施舍给了四方僧。然后拿了一个小床坐,在佛的前面坐下,佛给他说随喜咒愿偈。就象为毗兰若所说的一样,又重新给他讲说种种妙法,然后叫他回去。瓶沙王从坐起身,顶礼佛足,右绕三匝后离开。

稽首:以头著地之礼。——详见《佛光大词典》

右绕三匝:即顺时针,围着佛走三圈。

三自归:即三皈依,是自己要皈依,不是别人强求的,故名自归。

在《五分律卷第一》中,佛曾为婆罗门毗兰若说的随喜咒愿偈是:

一切天祠中  奉事火为最
       一切异学中  萨婆帝为最
       一切众人中  转轮王为最
       一切众流中  大海水为最
       一切照明中  日月光为最
       天上天下中  佛福田为最 

二、长者居士布施的房舍

《五分律卷第二十五》中说:佛在王舍城。爾時頞髀比丘侍佛左右。後時著衣持缽入城乞食。威儀庠序視地而行。有一長者見之作是念。我未曾見如此人比。便往問言。汝是誰誰之弟s子。從誰出家行誰道法。時佛始成道。世皆稱之為大沙門。答言。我名頞髀。大沙門是我之師。從彼出家行其道法。長者聞已歎言。未曾有也自有如是威儀而從大沙門出家行其道法。又問。汝今住何處。答言。阿練若處山巖樹下露地塚間是我住處。長者聞已倍生歡喜。歎言。威儀庠雅所師已勝。乃復住止如斯之處。又問。敷何敷具。答言。如尸草拘尸草婆婆草文柔草及樹葉等。下至沙土皆我敷具。長者聞已復加喜敬。歎言。乃能復作如是少欲。又問。我若為大德作房能受用不。答言。世尊未聽我等受用房舍。又言。大德。可以此白佛。我亦當自白。頞髀默受其語。於食後還到佛所。頭面禮足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讚少欲知足讚戒讚持戒已。告諸比丘。從今聽諸比丘受房舍施。彼長者後來佛所。遙見世尊容顏殊特猶若金山。內懷喜敬前禮佛足卻坐一面。佛為說種種妙法乃至苦集盡道。即於座上得法眼淨。見法得果受三歸五戒。白佛言。世尊。我欲作房舍施諸比丘。願聽受之。佛默然許。彼長者知佛聽已從坐起。前禮佛足右遶三匝而去。即以其日造六十房舍。復作施房飲食。其家眷屬皆共供辦。世間珍味無不必備。有破薪者有取水者作食者掃地者香汁灑地者敷座者散華者敷高座者。

佛在王舍城时,頞髀比丘侍奉在佛的左右。有一天頞髀比丘,著衣持钵进入到城中乞食,威仪庠序看着地面行走。有一位长者看到后,心中就在想,我从未看到有这样的人。就跑到他跟前问道,你是谁的弟s子啊?跟着哪个出家,修行哪种道法啊?当时佛刚刚成道不久,人们都称呼为大沙门,頞髀比丘就回答说,我的名字叫頞髀,大沙门就是我的老师,我跟着他出家,修行他的道法。长者听后赞叹道,未曾有啊,自己有这样的威仪,还能跟从大沙门出家,修行他的道法。又问頞髀比丘说,你现在住在哪里?頞髀比丘回答说,阿练若处、山岩、树下、露地、冢间,都是我的住处。长者听后更加的生欢喜心,赞叹頞髀比丘说,威仪庠雅,所跟从的师父又殊胜,还能住止在这样的清静之地!又问頞髀比丘说,敷什么样的敷具呢?頞髀比丘回答说,如尸草、拘尸草、婆婆草、文柔草以及树叶等,下至沙土都是我的敷具。长者听后更加的欢喜尊敬,赞叹頞髀比丘说,还能做到这样的少欲之行啊。又问頞髀比丘说,我要是给你造个房舍,你接受吗?頞髀比丘回答说,佛没有叫我们受用房舍。长者又对頞髀比丘说,大德,这件事可以去问佛,我也会亲自去问的。頞髀比丘默然接受长者的话,回到佛的住处,头面礼足把这件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件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赞叹少欲知足、赞叹戒、赞叹持戒,然后对大众比丘说,从今天起允许比丘接受房舍的布施。那个长者后来也来到了佛的住处,从老远处看到佛容颜殊特犹如金山,看到后心内怀着欢喜恭敬心,来到佛的跟前礼足后在一旁坐下。佛给他讲说了种种的妙法,以及苦集灭道的法。长者就在座位上证得了法眼净,见法得果受三归五戒。长者跟佛说,世尊啊,我想造房舍布施给比丘们,愿佛能允许接受。佛默然允许(以沉默无言表示同意)。长者知道佛已经同意了,就从坐位上起身,礼佛足右绕三匝后离开。当天就开始建造六十个房舍,后来又筹办布施房舍时的饭食,家中的人都参加了操办供养的事,世间的珍贵美味没有不准备的(全部备齐),家中的人,有劈柴的、有挑水的、有作饭的、有扫地的、有香汁洒地的、有摆座位的、有散花的、有敷高座的,全家人都诚心诚意的操办供养。

頞:è 鼻梁。髀:股部;大腿。

庠序:xiáng xù泛指学校。殷代叫庠,周代叫序。此处指有规矩。

三、所属权归施主的僧房

《五分律卷第十三》中说:爾時諸比丘尼。在毘舍佉母所作精舍安居竟。無所囑付空寺出行。於後火起。有人見之。語毘舍佉母言。汝所作比丘尼精舍為火所燒。彼便遣奴婢往救。得不燒盡。 諸比丘尼後還。毘舍佉母問言。阿姨汝不失物不。答言。我失如是如是物。遂過長說所失物。毘舍佉母訶責言。云何在我精舍安居。不付囑而去致使火燒。而復過長說所失物。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為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安居竟不付囑精舍出行者波逸提。若不付囑行一腳出門突吉羅。兩腳出門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若更有比丘比丘尼來住。若無人可付囑不犯。爾時諸比丘尼在毘舍佉母精舍安居竟。不捨精舍還主而去。於後火起有人見之。語毘舍佉母言。汝所作比丘尼精舍為火所燒。毘舍佉母言。置使燒盡。先諸比丘尼不付囑出行致使失火。後還復過長說所失物貽我惡名。彼比丘尼後復還來。毘舍佉母問言。阿姨去時留物精舍中不。答言無。便訶責言。云何去不還我精舍致使燒盡。 若語我者。自當守護不使致此。諸長老比丘尼聞種種訶責。乃至今為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安居竟。不捨精舍還主去者波逸提。餘如上說。

有一群比丘尼,在毗舍佉母所造的精舍中安居完毕,没有任何的嘱咐,就自顾的离开到别处去了。后来精舍中失火,有人看到后,就对毗舍佉母说,你所造的精舍被大火所烧。毗舍佉母就叫奴婢去救火,才使得没有被烧干净。诸比丘尼后来又回到精舍中,毗舍佉母就问那些比丘尼说,阿姨,你们有没有损失什么物品啊?比丘尼们各自回答说,我损失了什么什么物品,并且有人夸大了说自己损失的物品数量。毗舍佉母就诃责她们说,你们为什么在我的精舍中安居,却不告诉我就自顾的走了呢,使精舍中空无一人,导致失火了也没有人知道,还夸大的说自己损失的物品数。

诸长老比丘尼听到毗舍佉母的种种诃责话语,就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此给比丘尼结戒说,从今以后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尼安居竟,不付嘱精舍就出走的,得波逸提罪。若不付嘱就外出的,只要一脚跨出房门,就得突吉罗罪。两脚跨出门的,得波逸提罪。式叉摩那、沙弥尼得突吉罗罪。如果是在比丘尼走后,有别的比丘尼来住,或者是没有什么人可以付嘱的不犯规。

后来,诸比丘尼又在毗舍佉母的精舍中安居,安居完毕后没有把精舍交还给主人就走了。结果又发生了火灾,有人看到后就对毗舍佉母说,你所造的比丘尼精舍被大火所烧啦。毗舍佉母说,由它烧去,先前诸比丘尼不告诉我就外出了,导致发生火灾,回来后竟夸大的说自己损失的物品数,连累我有恶名声。火灾过后比丘尼们回到精舍中,毗舍佉母就问她们说,阿姨,你们走的时候有物品留在精舍中吗?比丘尼们回答说,没有留下物品。毗舍佉母就诃责她们说,你们为什么走的时候,不交还精舍,导致精舍中没人照看被大火烧尽,你们要是跟我说的话,我自己会去照看的,就不会被大火所烧了。

诸长老比丘尼听说了毗舍佉母的诃责后,就把此事告诉了佛。佛因此事给比丘尼们结戒说,从今以后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尼安居竟,不舍精舍不交还给主人就走的,得波逸提罪。其余的规定同上。

四、属于施主的房舍不可强住

《十誦律卷第十二》中说:佛在舍衛國。爾時憍薩羅國諸居士作福德舍。若有沙門婆羅門來是中宿者。諸居士往迎問訊禮拜。湯水洗腳蘇油塗足。給好床榻臥具氈褥被枕。明日與香美前食後食怛缽那。恭敬供養。爾時六群比丘。從憍薩羅國遊行。向舍衛城到福德舍。諸居士即時出迎問訊禮拜。湯水洗腳蘇油塗足。給好床榻臥具氈褥被枕。明日與香美前食後食怛缽那恭敬供養。爾時六群比丘共相謂言。今時惡世飲食難得。當小住此受樂。作是念已即住不去。是中更有沙門婆羅門來欲宿者。不相容受。是後來沙門婆羅門語主人言。我等得此宿不。主人言好。便入至六群比丘所欲宿。六群比丘言不得。何以故。我已先住。六群比丘素健多力。客來不能共語。諸居士瞋訶責言。諸沙門釋子自言。善好有德。云何強住福德舍。如王如大臣。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問六群比丘。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以種種因緣訶責。云何名比丘。福德舍過一食佛種種因緣訶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福德舍過一食波逸提。福德舍法者。是中應一夜宿應一食。波逸提者。煮燒覆障。若不悔過。能障礙道。是中犯者。若比丘福德舍過一食。波逸提。若過一夜宿不食者。突吉羅。 若餘處宿是中食者。波逸提。若一夜宿一食。不犯(福德舍應言一宿處)

佛在舍卫国时,憍萨罗国的诸居士建造福德舍(供修行人暂住,以求福报)。要是有沙门、婆罗门来到此处住宿的,诸居士们就去迎接问讯礼拜,供给汤水洗脚、苏油涂足,供给上好的床榻、卧具、毡褥、被枕。第二天还供给美食后食怛钵那,如此的恭敬供养。一次,六群比丘从憍萨罗国游行向舍卫城去,来到了福德舍处。诸居士就出来迎接问讯礼拜,汤水洗脚苏油涂足,供给好床榻卧具毡褥被枕,第二天又供给美好的前食、后食怛钵那,这样的恭敬供养。六群比丘见到如此的好供养,就互相议论说,现在恶难世间饮食不容易得到,不如就住在这里享受快乐吧。起了这样的念头后,就住在这个福德舍中不走了。后来,有其他的沙门婆罗门想来住宿的,六群比丘就不许住。后来的沙门婆罗门,对福德舍的主人说,我们可以在这里住宿吗?主人说,可以呀。那些沙门波罗门,就进入到六群比丘住处想在那里住宿。六群比丘就说,不可以在这里住,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已经先住在这里了。六群比丘强健有力,对外来的客人不允许住,也不能容忍共同说话,意见得不到统一。诸居士们就发嗔恚心,诃责六群比丘说,诸沙门释子自己说,善良心好有道德,怎么能强住在福德舍内,好象他们是国王大臣,有权力压治人一样。比丘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知道这事后心中不欢喜,就去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件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知而故问的对六群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六群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诃责说,什么叫做比丘啊,要在福德舍中住超过一食。佛作了种种教诫诃责之后,对大众比丘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在福德舍中住,超过一夜、一食的,得波逸提罪。福德舍法,就是在这个房舍中住一夜接受一次的饭食。波逸提,就是煮烧覆障的意思。要是不悔过,能障碍修道。犯规的,就是有比丘在福德舍中住超过一夜以及超过一食的,就得波逸提罪。要是在福德舍中住超过一夜但不用饭食的,得突吉罗。要是在别处住,到福德舍中接受饭食的,得波逸提罪。要是在福德舍中,住一夜用一次饭食没有超过规定的,不犯戒规。

 

怛钵那:饼、麨等食品。——详见《佛光大词典》

五、不许做陶制的房屋

《五分律卷第一》中说:佛在王舍城。爾時有比丘。名達尼迦。是陶家子。於乙羅山作草菴住。至時持缽入城乞食。取樵人於後輒壞其菴持材木去。食後還已復更治之。如是至三。心轉懷恨。便作是念。我身幸能善於和泥。何為不作完成瓦屋以勉斯患。即便作之。脊棟櫨榱柱桁梁綺疏牖戶巧妙若神。積薪燒成色赤嚴好。大風吹時作箜篌聲。佛在耆闍崛山。遙見其屋種種刻畫色赤嚴好。問阿難言。彼是何屋。阿難白佛。是達尼迦身力所作。佛告阿難。是達尼迦所作非法。云何出家。為此惡業殘害物命。而無哀愍。我先種種說慈忍法。如何比丘無此慈心。世尊如是種種呵已告諸比丘。汝等往彼破其所作比丘受教。即往屋所。時達尼迦從屋內出。問諸比丘。我不相犯。何為群黨欲破我屋。諸比丘言。奉世尊敕。非我等心。達尼迦言。法王所壞我復何言。諸比丘即共破之。將達尼迦還至佛所。以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達尼迦。汝實作不。答言。實作世尊。佛種種如上呵責已告諸比丘。從今若比丘作燒成瓦屋偷羅遮。自現工巧突吉羅。

佛在王舍城时,有一位比丘名字叫做达尼迦,是制作陶器人家的儿子(家中是制作陶器的)。他在乙罗山搭建草庵居住,在他进城去乞食的时候,有打柴的人在他走了之后,把草庵弄坏拿走了木材。达尼迦比丘乞食回来后,看到草庵被弄坏了,就重新搭建,搭建好了之后,在后来乞食的时候,草庵又被人破坏掉,拿走了木材。这样三番五次地遭到破坏,他的心中逐渐生出恨意,就思索道,幸好我善于和泥,不如制作成瓦屋,可以免除被人偷走材木的灾患。于是,就和泥制作脊栋、栌栿、榱柱、桁梁、绮疏、牖户,巧妙神似,就跟真的一样。堆积柴草烧成陶器,赤色光泽严整好看,在大风吹来时,还能发出箜篌一样的声响。

佛在耆阇崛山,从远处看到达尼迦比丘的陶屋,有种种的刻画色赤严好。就问阿难说,那个是谁的房屋啊?阿难对佛说,那是达尼迦自己所建造的陶屋。佛就告诉阿难说,这个达尼迦所造的屋不合法,作为出家人,为了造这个屋却残害了很多的动物性命,没有哀愍心,我先前早己用种种的道理讲说慈忍法,为什么作为一个比丘,却没有慈心呢。佛呵责达尼迦所作的事之后,对比丘们说,你们去把达尼迦那个屋给打破。比丘们就按照佛的指示,来到达尼迦处要打破他的陶屋。达尼迦从屋内走出来,问比丘们说,我又没有触犯到你们,你们为什么来这么多人要打破我的屋啊。诸比丘说,是佛叫我们来打的,可不是我们自己擅作主张。达尼迦听说是佛叫打的,没办法只好说,法王叫你们来打坏我屋,我还能有什么话说呢。诸比丘就共同合力的把达尼迦的陶屋给打破了。打破了之后,与达尼迦一道来到佛的跟前,向佛禀报说事情已经完成。佛因为这件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问达尼迦说,你真的建造了陶屋这样的事吗?达尼迦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达尼迦比丘,呵责之后对大众比丘说,从今天起,如果有比丘制作烧成瓦屋的,得偷罗遮罪。自己显现此种工巧技能的,得突吉罗罪。

棟:dòng本义:屋的正梁,即屋顶最高处的水平木梁。櫨:柱头承托栋梁的短木。

栿:房梁。榱:cuī即椽,放在檩上支持屋面和瓦片的木条。

桁:héng梁上或门框、窗框等上的横木。牖:yǒu 窗户:~户。

偷罗遮:大障善道。——详见《佛光大词典》“偷兰遮”

六、造僧房不应毁损到人们所奉敬的

《五分律卷第三》中说:佛在拘舍彌國。爾時闡陀比丘。常出入諸家為說法。料理官事療治眾病。國王大臣長者居士無不親敬。有諸人等同來問訊。遇於經行所頭面禮足。為說妙法示教利喜。已各歸其家。闡陀便還。上座已據其房。如是展轉乃至小房亦復如是。既不得住。便遊人間。後諸人等復來問訊。見諸比丘露處經行。問言。我師闡陀今在何處。諸比丘言。我等不知。遍求不得。便各還歸。闡陀行還。著衣持缽往到其家。皆出問訊。白言長老。我等近至僧房。不得相見。今從何來。答言我最下座。一切諸房上座已滿。是故遊行。致此乖互。諸人白言。可求屋處。我等當為長老作之。既以見福。而使長老得安隱住。又令我等不乖問訊。闡陀答言。我不能自作以廢行道。年長自當以次得之。諸人又言。我幸有物及有善心。財物無常善心難保。願為求處必欲作之。闡陀見其慇懃難相違逆。即便遊行求作屋地。見神樹處最可建立。即便伐之。此樹有神國人所奉。諸祈請者多得如願。忽見斫伐莫不驚怪。不信樂佛法者皆呵罵言。沙門釋子無道之甚。苟欲自利傷害天人。信樂佛法者便言。此樹有神眾人畏敬。夙夜虔恭不敢墮慢。而諸比丘伐之無疑。一切色心晏安如故。可謂大神大貴可重。毀譽之聲充滿國內。諸長老比丘聞。種種呵責。將至佛所以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闡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已告諸比丘。以十利故為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有主為身作房。應將諸比丘求作處。諸比丘應示作處無難處有行處。若不將諸比丘求作處僧伽婆尸沙。有主者有檀越。餘如上無主中說。

佛在拘舍弥国时,有一位比丘名字叫做阐陀。他经常到人家的家中去给人说法,给人家料理官事、疗治众病,国王大臣、长者居士都对他很尊敬。一次,有很多人一起向他问讯,在经行处头面礼足,阐陀比丘就给他们说法示教利喜,讲法完毕后众人都各自回家了。阐陀比丘也返回到僧园中,可是他的房间已被按排给了上座比丘。阐陀又到别的房间去看,结果所有的房间都按排给了别人,就连旁边的最小房间也已经有人住了。阐陀比丘没有地方住,就又跑到外边游走。后来,那些尊敬阐陀比丘的人,又跑来问讯。看到比丘在露地处经行就问,我师父阐陀他现在在哪里啊?比丘们回答说,不知道。信众们到处找也没有找到,就各自回家了。

阐陀比丘从外边回来,穿着袈裟拿着钵走到信众的家中,人们都跑出来问讯说,长老啊,我们到僧房中去找你,没有找到你,你到哪里去了呀。阐陀比丘回答说,我是最下座(受戒年岁最短),那些房间都分配给了上座比丘,我没有房间住,我就跑到外边去游走啦,才使得你们找不到我。信众们就说,可以找个能建造房屋的地方,我们给长老建造一个房屋。既能使长老得到安稳的住所,我们也可以经常的保持问讯。阐陀回答说,我不能自己去作这些事,荒废修行啊。僧园中的房舍,按戒龄分配逐次按排,总有能分到我的份。信众们又说,我们还有些财物又能发这个善心,财物是无常的,善心也不一定能长久,希望你能去找个可以建房的地方,我们还是要给你建造个房屋。阐陀比丘见信众们,心意诚恳不好再拒绝,就到处去找能建造房屋的地方。看见一个神树处,他觉得在神树处建造房屋是最好的地点,就把神树砍伐掉,在那里建造房屋。但是这个神树,是国中人民都很恭敬的一棵树,人们常常来神树处祈祷,所祈求的事情多数都能够如愿。忽然发现比丘在砍伐神树,都很惊讶奇怪。不信佛法的人都骂他说,沙门释子实在是没有一点的道行,只想着利益自身,却要伤害天人啊!相信佛法的人在说,这个树有神,是人们所畏敬的,白天黑夜都虔诚恭敬不敢怠慢,比丘却把他砍伐掉没有一点的疑虑,一切身心都安稳如故,真可谓是大神大贵可重之人哪!

诋毁与称赞的言论,在国内到处流传着,诸长老比丘听到后,对阐陀比丘作的事情种种呵责,并跟他一起来到佛的住处,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件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问阐陀比丘说,你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吗?阐陀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阐陀比丘,呵责之后对大众比丘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有施主为他建造房屋的,应当请诸比丘给他指示建造之处,诸比丘应当给他指示出没有险难处,要是不到诸比丘跟前请问的,得僧伽婆尸沙。有主的,就是有檀越(施主),其余的规定,跟没有施主而建造房舍中的规定是一样的。

僧伽婆尸沙:僧残的意思。谓犯者尚残余法命,宜早救治。——详见《佛光大词典》“僧残”

七、应问知法持律比丘指示可建造之处

《五分律卷第二》中说:以十利故為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自乞作房。無主為身。應如量作。長佛十二礫手。廣七礫手。應將諸比丘求作處。諸比丘應示作處。無難處有行處。若不將諸比丘求作處。若過量僧伽婆尸沙。自乞者。比丘為己從他乞。房者於中可得行立坐臥行四威儀。無主者。無有檀越。為身者。為己不為人亦不為僧。應將諸比丘求作處者。應將知法持律比丘示己作處。諸比丘應示作處無難處有行處者。難處名四衢道中多人聚戲處婬女處市肆處放牧處師子虎狼惡獸處嶮岸處水湯湥處社樹大樹處好園田處墳墓處或逼村或去村遠道路嶮巇。是名難處。無此諸難是名無難處。有行處者。繞四邊得通車。是名有行處。若有上諸難處無行處者。諸比丘應語彼比丘。汝莫取是處。若無上諸難處有行處。諸比丘應語是比丘。汝取是處。是比丘應從僧乞示作處。偏袒右肩脫革屣胡跪合掌。作如是言。大德僧聽。我某甲比丘自乞作房無主為身。今從僧乞示作處。願僧現前示我作處。如是三乞。僧中應一人白。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自乞作房無主為身。從僧乞示作處。今僧為某甲示作處無難處有行處。若僧時到僧忍聽。白如是。大德僧聽。此某甲丘自乞作房無主為身。從僧乞示作處。今僧為某甲示作處無難處有行處。誰諸長老忍默然不忍者說。僧已為某甲示作處無難處有行處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若僧示難處無行處。僧突吉羅。若於此處作者亦如是。若不將諸比丘示作處。從發心及治地至麤泥。皆突吉羅。細泥偷羅遮。作竟僧伽婆尸沙。雜金銀珍寶作。及完成瓦屋。乃至僧地中作。皆偷羅遮。沙彌突吉羅。

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自己乞索建造房屋,没有施主给自己建造,应当按规定适量的建造。长佛十二磔手,宽佛七磔手。要去请问僧众指示可建造之处,诸比丘要给他指示出可建造处。没有险难的地方,可以通行的地方。要是不去请问僧众指示可建造处,或超过规定过量的建造,得僧伽婆尸沙罪。

自乞的,就是比丘向别人乞要。房屋,就是可以在当中行、立、坐、卧,行四威仪的住所。无主的,就是没有檀越(施主)布施给他。为身的,就是为自己而建,不是为了别人,也不是为了僧众。应将诸比丘求作处,就是应当到知法持律的比丘前,请示自己建造房屋的地点。诸比丘应当指示出可建造处、没有险难处、可以通行处。难处,就是四衢道中有多人聚戏处,有淫女处,市肆处(商铺买卖处),放牧处,狮子虎狼恶兽处,险岸处,水汤湥处(急流处),社树大树处(人们所敬护的树处),好园田处,坟墓处,或逼近村庄处,或远离村庄远离道路的险要处,这些地方不利于修道都称为难处,没有这些险难的地方叫做无难处。有行处,就是四周围绕的地方可以通车行路,叫做有行处。如果是上面所讲到的,诸难处及无行处的话,诸比丘就应当告诉要建房的比丘说,你不应当在那里建造。如果没有上面的那些险难处,以及是有行处的地方,诸比丘就要告诉要建房的比丘说,你可以在这里建造房屋。

想建房的比丘从诸比丘乞示建房处时,要偏袒右肩脱革屣胡跪合掌,作这样子说,大德僧听,我某甲(自称己名)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今天从僧乞示作处,愿僧众为我指示可作处,象这样讲三遍。僧众应派出一位比丘对大众宣告说:大德僧听,这位某甲(建房者)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从僧众乞示作处。今天僧为某甲指示可作处、无难处、有行处,要是僧众按时到场,都没有意见的,就给他指示可作之处。(僧众都聚齐)就对大众宣告说,大德僧听,这位某甲比丘自作房无主为身,从僧乞示作处,今天僧众给他指示无难处有行处,有哪个长老不同意的就说出来,同意的就默然。(大众都同意后就说)僧已经为某甲指示可作之处、无难处、有行处完毕,因为僧众都默然的原故,事情就这么办了。

要是僧众给比丘指示的是有难处无行处的,僧众得突吉罗罪。要是在这样的地方建房的,也得突吉罗罪。要是不去请问诸比丘指示可作处就建造的,从发心开始、到整地、到粗泥,一切都得突吉罗罪。到作细泥时,得偷罗遮罪。建造完毕的,得僧伽婆尸沙罪。建造的房屋,夹杂着金银珍宝建造完成的,以及陶制而成的瓦屋,或是在僧地中建造的,都得偷罗遮罪,沙弥得突吉罗罪。

一磔手:普通人为一尺长,佛为二尺长。——详见《翻译名义集》

衢:形声。从行,瞿声。行,本义是道路。本义:四通八达的道路。

湥:水流的样子。巇:险恶;险峻。突吉罗:恶作。——详见《佛光大词典》

八、须达多长者所建造的僧园

《五分律卷第二十五》中说:時舍衛城有長者名須達多。出三十萬金錢與王舍城人年年來債。長者常出一由旬迎以設大饌。不復得出。須達多作是念。彼或遭王難水火盜賊人非人難故不迎耶。既至先到其舍。見其供辦種種肴膳。問言。汝為婚煙節會為請王耶。答言。非婚姻節會亦不請王。又問。何故乃辦奇妙飲食。答言。佛出於世有大威德。其諸弟s子亦皆如是。我今請之故設此供。所以不獲出相迎耳。須達多言。我亦聞有佛當出於世。號如來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汝今所請為是佛耶為非佛耶。答言是佛。又問。今在何處。彼長者即偏露右肩。右膝著地右手指佛所在言。佛在彼處。須達多聞已歡喜踊躍。偏袒右肩遙向佛禮三反。稱南無佛竟夜念佛。疲極得眠。其宿世善知識作神護之。神作是念。我當令此長者不經宿而得見佛。即令夜明。須達多謂日已出。起趣城門。城門自開。既出已門便自閉。 忽然還闇。須達多怖懼念言。我向者將不狂耶。神知其念。即說偈言。

今是趣佛時  若舉一步者     利重千金施  象馬所不及 

舍卫城中有位长者名字叫做须达多,出资三十万金钱给王舍城的人,他每年都会来收钱。每次城中的一位长者都会外出一由旬来迎接他,并提供食物。这次须达多又来到王舍城时,由于那位长者正忙于供佛的事情,就没有出来迎接他。须达多心中就在想,他或是遭到王难了,或是遭受到水、火、盗贼、非人(鬼)之难了吧,所以不出来迎接我。在走到那位长者家中时,看到他正在供办种种美食,就问道,你这是为了婚姻嫁娶之事,还是为了请国王大臣啊?长者回答说,不是为了婚姻也不是为请国王大臣。又问他说,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准备这么多的奇妙饮食啊。长者回答说,佛出于世有大威德,佛的弟s子也有大威德,我是为了请他们才准备了这些供养,所以没有时间去迎接你。须达多说,我也听说有佛应当出现于世,名号叫做如来、应供、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你现在要请的是佛吗?长者回答说,是佛。须达多又问,佛现在在什么地方啊。那位长者就偏露右肩,右膝着地右手指佛所住的方向说,佛在那个地方。须达多听后,心中欢喜踊跃,也偏袒右肩向佛的方向礼佛三次。口称南无佛,在夜晚一直的念佛,最后很疲累时就睡了。须达多过去世的善知识,现在是一个护法神在保护着他,神在这个时候作这样的想法,我应当使须达多在不到天亮时,就能见到佛。护法神就在夜晚放大光明,须达多以为天已经亮了,就起身来到城门口,城门自动的就打开了,出了城门之后城门又自动的关闭,忽然天又暗了下去。须达多恐惧的想,我现在是不是犯狂病了,天忽明忽暗的怎么这么怪呀!护法神知道他的心念,就说出一个偈颂道:现在正是去见佛的时间,要能前往一步的话,得到的利益比千两黄金都贵重,象马等物更是不能相比的啊。

饌:zhuàn本义:陈设或准备食物。

《五分律卷第二十五》:又語。莫恐莫怖前進。前進須臾見佛。須達多聞已恐怖即除即便前進遙見世尊儀則殊特猶若金山。世尊見之讚言。善來須達多。須達多聞之歡喜。佛乃知我父母所作名字。頭面禮足卻坐一面。佛為說種種妙法乃至苦集盡道。即於座上得法眼淨。見法得果已受三歸五戒。白佛言。世尊。願佛及僧受我舍衛城夏安居。如是三請。佛皆 默然。至第四請乃告之言。若住處無有憒鬧寂寞無聲。諸佛乃當於中安居。長者白佛。已解世尊。願差一比丘為經營之。佛問言。汝今樂誰。答言。欲得舍利弗。佛即語舍利弗。汝便可往為經營之。舍利弗受教而去。時前長者晨朝自往白佛。食具已辦唯聖知時。佛與比丘僧著衣持缽前後圍遶。往到其舍次第而坐。長者手自下食。食畢行水。白佛言。世尊。我以此園房舍施四方僧。佛默然受。知佛受已取小床於佛前坐。佛便為說隨喜咒願偈

為遮風寒熱  及障諸惡獸     蔽防雨露塵  亦除蚊虻患

以施持戒人  坐禪誦說法     若聞解其義  得盡諸苦源 

佛說偈已。更說種種妙法。示教利喜已便還所住。

护法神又说,不要恐惧的往前走吧,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见到佛了。须达多听了护法神的话后,心中恐惧都消除了,就立即往前走。须达多从老远的地方,看到佛的威仪殊特犹如金山。世尊看到须达多来了,就称赞他说,好啊须达多。须达多听到佛的话后生起了欢喜,心中想道,佛能知道父母给我起的名字。须达多来到佛跟前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佛就给他讲说种种的妙法,以及苦集灭道法门。须达多就在座位上得法眼净,见法得果后受三归五戒。须达多对佛说,世尊,愿佛及僧接受我请,在舍卫城中夏安居,这样说了三次。佛都默然不说话,到第四请时佛就对他说,要是住处没有愦闹寂寞无声的,诸佛才会在那里安居。须达多对佛说,我知道了,世尊,希望能派一位比丘跟我去,办理住处的一切事务。佛就问须达多说,那你愿意谁去呢?须达多回答说,想叫舍利弗去。佛就跟舍利弗说,你可以跟须达多去,办理安居处所需的一切事务。舍利弗按佛的教导,跟着须达多一起去了。

先前请佛的那位长者,在早晨时亲自来到佛的住处,告诉佛说饭食都以准备好了,请佛去受供养。佛就跟比丘们一道,穿著袈裟衣拿着钵,前后围绕的来到了长者家中,到了之后按次序坐好。长者亲自分发食物,饭食吃饱后依次倒水(供洗净用)。长者对佛说,世尊,我把这个房舍、园地都施舍给四方僧。佛默然接受,长者知道佛已经接受了,就拿了个小的床坐在佛前面坐下,佛给他讲说了随喜咒愿偈:为了遮挡狂风、寒冷、炎热,以及阻挡一切的恶兽,防止雨水、露水、尘土的浸染,也能除去蚊虻的侵害,以这样的房舍布施给持戒的人,坐禅、读诵、说法的人,人们听闻到佛法后理解当中的意义,可以断绝痛苦的根源。

佛说了随喜偈后,又讲说了种种的妙法,示教利喜完毕,就与比丘们都返回到住处。

《五分律卷第二十五》:於是須達長者。將舍利弗還舍衛城。所經聚落處處唱言。佛出於世有大威德。其諸弟s子亦復如是。我已請之於舍衛城安居。汝等皆當共安頓處修治道路及諸橋梁預辦供俱以待世尊。彼諸人等聞其此唱。知佛世尊當從此過。皆大歡喜敬承其語。須達長者既到舍衛作是念。何處極好堪作精舍。唯此城童子祇林。園果美茂其水清潔。流泉浴池香華悉備。當買作之。念已往到其所。語言。我欲買園寧能見與不。答言。若能以金錢布地令無空缺然後相與。須達便以金錢布地。祇言。我說此譬不欲相與。須達復言。說此為價豈得中悔。共諍紛紜遂便徹官。官即依法斷與須達。祇問須達。何故不惜金寶而買此園。須達答言。佛出於世有大威德。其諸弟s子亦復如是。我已請之於此安居。是以傾竭無所愛惜。祇復言。若聽我更作園名名為祇園精舍者當以相與。須達言善。即令人出金錢布地。量樹處所皆補令滿。舍利弗然後以繩量度。作經行處講堂溫室食廚浴屋及諸房舍。皆使得宜。

须达多跟舍利弗回到舍卫城,在路途中所经过的聚落都宣扬说,佛出于世有大威德,佛的弟s子也有大威德,我已请他们在舍卫城安居,你们也应当把住处周边安顿好,修治道路以及桥梁,预备种种供具等佛来的时候好去供养。人们在听到须达多的宣扬后,都知道了佛要从当地经过,都生出大欢喜心按照他的话去做。须达多长者回到舍卫城之后就思索道,哪个地方较好,哪里适合建造精舍(僧房)呢,只有此城的童子祗林,园果美好茂盛、水质清洁,流泉、浴池、香花全都有,我应当把这个地方买下来,用来建造精舍。这样想了之后,就来到祗林对祗林童子说,我想买这块园地能卖给我吗?祗林童子说,你要是能用金钱把地面都铺满了,我就卖给你。须达多就拿来了金钱,去铺地。祗林童子说,我只是打了这个譬喻,就是不想卖给你,你怎么真的拿钱去铺地啊。须达多说,你说的这些要求就是这块园地的价格,怎么能后悔呢。就互相纷诤,最后闹到去官府中决断。官府即依法把园地,判给了须达多。祗林童子就问须达多说,你为什么能不惜重金,要买这块园地呢?须达多回答说,佛出于世有大威德,佛的弟s子也有大威德,我已经请佛来此地安居,所以倾尽财宝也在所不惜。祗林童子说,你要是允许我重新给这个园林起名字,园名叫做祗园精舍,那我就同意把这个园地卖给你了。须达多说,好啊我同意。须达多就叫人拿金钱来铺地,度量树处的面积,都补上使满足。舍利弗然后以绳量度,规划建造,作经行处、讲堂、温室、食厨、浴室以及诸房舍,都一一使合情合理。

九、僧房相关的配套建设

《五分律卷第二十五》中说:時諸房舍泥治不密。風塵蛇鼠壞僧臥具惱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聽表裏及仰泥。僧應畜斧鑿刀鋸鏵鍬梯橙泥墁種種作屋之具。亦聽堊灑畫之作窗戶扇鉤鎖作丘鉤。不聽如刀柄帶著腰中。犯者突吉羅。有諸比丘執作塵土污身須浴。佛言聽浴。浴處有泥。佛言。聽塼砌地安床板。有諸比丘於塚間得敷具繩床不敢取。佛言聽取。若大應截。時王舍舍衛二城中間有一住處。諸居士以施諸比丘無有住者。佛言。聽諸白衣請摩摩諦留住護視供給所須。時諸住處無有籬障。牛馬唐突壞經行處。佛言。聽周圍作籬掘塹。牛馬猶故得入。佛言。聽種刺棘作援。牛馬猶得唐突。佛言。聽築牆若累墼草瓦覆上。聽作門屋。亦聽重作。聽作兩扇。有諸比丘於房內嚼楊枝洗手面及洗腳濕地壞僧臥具。佛言不應爾。有諸老病比丘寒時不能出洗。佛言。聽用澡盤及盆承水。有房舍患塵起。佛言。應泥泥地以十種衣隨一一衣敷上。有諸下座比丘先洗腳上座後來洗腳未竟驅令去。佛言。若下座先已洗應聽竟。有諸比丘露處經行。雨時漬衣以廢經行。佛言。聽作步廊。有諸比丘庭中行雨時壞地污腳。佛言。聽累塼石作階道。有諸住處無水。佛言。聽掘井若作淨池。

有的僧房,墙壁表面涂的不严密,风吹尘土及蛇鼠进到房内弄坏了僧人的卧具,影响诸比丘的生活。诸比丘把事情告诉了佛,佛说,可以在房内房外及房顶涂上一层细泥。僧众可以蓄存斧凿、刀锯、铧锹、梯橙、泥墁种种的造屋工具,也可以垩洒、涂抹、作窗户扇钩锁、作丘钩(挂衣物用)。不可以作成象刀柄样的带在腰上,要是违犯的得突吉罗罪。诸比丘做了劳务后有尘土污垢身体,须要洗澡,佛说可以洗澡。洗澡的地方有泥,佛说,可以用砖砌,地面安上床板。诸比丘在冢间(墓地)得到敷具、绳床,不敢拿来用,佛说可以拿来用,要是广大的应当截短。

在王舍城与舍卫城,两个城之间有一住处,诸居士把它用来布施给没有地方住的比丘住。佛说,允许白衣请摩摩谛,留住护视供给所须。诸比丘住处没有篱笆障碍,牛马等动物会突然的闯入,破坏僧人的经行处。佛说,可以在住处四周制作篱笆挖掘沟堑。牛马还能够闯入,佛说,可以种刺棘当作篱笆。牛马还是能闯进来,佛说,可以筑墙或垒砖墼,用草瓦覆盖在上面。允许作门屋,也可以作几个门屋,可以把门作成两扇的。

有的比丘在房间内嚼杨枝、洗手脸以及洗脚,水洒地面损坏僧人的卧具,佛说不应当这样做。有年龄老的及生病的比丘,在寒冷时不能到外面洗手脚,佛说允许使用澡盘或盆等东西装水在屋内洗。有的房舍中起灰尘(妨碍修行),佛说应当用泥涂地,再用十种衣物当中随便一种衣物铺在地上。有下座的比丘在洗脚时,上座比丘后来来到也想洗脚,就把下座比丘给驱赶走,佛说,要是下座先在那里洗的应当让他洗完。比丘们在露地处经行,下雨天时雨水把衣服都打湿了,妨碍了经行,佛说,可以建造步廊(供步行的走廊)。诸比丘在庭院中行走,下雨天时踏坏场地又污脏了脚面,佛说,可以在地面上垒砖石,作成阶道。有的比丘住处没有水,佛说,可以挖井作成净池。

鏵:huá锹,人力翻土农具的一种。如:铧锹()。墁:màn涂抹;粉饰。如:圬墁屋宇;墁壁。

惡:è本:白色土,可用来粉饰墙壁。后泛指可用来涂饰的各色泥土。

鉤:gōu本义:衣带上的钩。形状弯曲,用于探取、悬挂器物的用品。

塹:qiàn本义:护城河,壕沟。墼:未烧的砖坯。

摩摩谛:僧舍的知事人。——详见《佛学大词典》“摩摩帝”

《五分律卷第二十五》中说:大會時諸比丘來多房舍大而少無有住處。佛言。於房中次第敷臥具足使容身滿而止。若欲以衣遮前。聽各各遮。若足者善。若不足外有空處聽作庵屋。舊住比丘應為作之。既作庵屋過大會已。為火所燒延及住處。佛言。過大會已應壞而去。若舊住比丘惜不聽壞者。客比丘但囑舊住比丘而去。大雨時諸比丘無集聚處。佛言。聽作大堂。寒時諸比丘聚集患寒。佛言。聽作溫室。時舍利弗為毘舍佉母經營作新大堂。彼持穀米來施四方僧。諸比丘不敢食。佛言。若為四方僧作時聽隨意食。有諸比丘乞食還施四方僧不知誰應食。佛言。為四方僧作者得食。有房舍破壞諸比丘不治。佛言。應勸化白二羯磨與道俗欲治者令治。一比丘唱言。大德僧聽。某房故壞無人治。某甲欲治今僧與令治。若僧時到僧忍聽。白如是。大德僧聽。某房故壞。乃至今僧與令治。誰諸長老忍默然若不忍者說。僧與某甲故壞房治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若欲題名是某甲檀越房聽題之。臥具亦如是。有一住處大水所漬。諸比丘各各舉所住房臥具。無比丘住房無人舉水[*]漬爛。後時房主檀越見嗔呵諸比丘言。云何獨使我房臥具為水漬爛佛言。若有水火時。應大聲唱打揵搥令一切僧盡共相助舉。若有一人不相助舉得突吉羅罪。

在有大会的时候,诸比丘都来到一起,僧人多房间少房间不够分配,而有的房内空间很大(有空余),佛说,在房间中按次序的敷卧具,直到房间的空地都用完为止,在房间内要是想用衣物遮在身前的,允许他们随自己意各自遮挡。要是比丘们都能按排到房间的就好,要是还有没分配到房间的,就在外面空地上搭建庵屋,在当地住的比丘应当给他们搭建。建造的庵屋,在大会过后发生火灾,火势漫延烧到了比丘们的住处,佛说,大会过后来客比丘应当把庵屋拆掉在走,要是当地住的比丘爱惜不允许拆的,来客比丘只要嘱咐过就可以走了。下大雨时诸比丘没有可聚集的地点,佛说,可以建造大堂。寒冷天时诸比丘聚集时,受寒冷的影响,佛说,可以建造温室。

一次,舍利弗为毗舍佉母经营建造新在大堂。毗舍佉母拿着谷米布施给四方僧,诸比丘不敢食用,佛说,要是为了四方僧而作的,可以随意接受食用。有的比丘乞食回转后,遇到施舍给四方僧的食物,不知该谁接受饭食,佛说,要是为四方僧作的食物,都可以食用。有的房舍破坏了,比丘们却不去修理,佛说,应当劝化白二羯磨宣告道俗,道俗(出家人与在家人)当中若有愿意修的叫他去修。派出一位比丘大声的宣告:大德僧听,某房(破损的房)坏损没有人治理,某甲(治理人)想去治理,今天僧众交给他去治理。要是僧众按时到场,都没有意见的,就叫他去治理了。(僧众聚齐后说)大德僧听,某房坏损了,今天僧众交给他去治理,有哪位长老不同意的就说,同意的就默然,(僧众都同意后说)僧已交与某甲治理坏房完毕,因为僧众都默然的原故,事情就这么办了。

要是想给房舍,标上个名称的,按照是某位比丘的房舍以及是某位施主布施的房舍写名字,卧具上写名字也照这样写。有一次,僧众住的地方,遭到大水浸渍,诸比丘都把房内卧具等物放到高处,而有的房中没有人在,房中的卧具等物被大水漂走、浸渍烂坏,后来房主(布施房屋的施主)看见这事后,就呵责诸比丘说,为什么单独的使我房中卧具,被大水漂走、浸渍烂坏呢。佛知道这事后对比丘们说,要是有水火时,应大声的宣告,打揵搥让大家都知道,僧众应当共同相助收藏物品,要是有人不去相助收藏物品的,得突吉罗罪。

揵搥:可敲打出声的器具。——详见《翻译名义集》“犍椎”


僧房不应建造的太过广大
僧房属僧众共同使用
僧众房舍的建造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