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僧人坐具卧具的制作  

2009-06-03 21:37:51|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僧人坐具卧具的制作

一、护身护衣护僧床褥  一天吃一顿饭 - 在迷途 - 在迷途

《五分律卷第九》中说:佛在舍衛城。爾時諸比丘不敷坐具。坐僧床褥垢膩污之。復有一比丘失於大便謂是風出。既覺洗浣於房前曬。世尊問阿難。此是誰褥。即具以答。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諸比丘。汝等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已。告諸比丘。不應不敷坐具坐僧床褥。犯者突吉羅。今聽諸比丘。護身護衣護僧床褥。故畜坐具。諸比丘作是念。佛已聽我等作坐具。便廣大作垂地污 諸居士見問諸比丘。此是何衣垂地。答言。是我等坐具。便譏呵言。大德。何不稱身作之。雖復出家財豈應不惜。釋子常說。少欲知足。而今如此。無沙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聞種種呵責。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諸比丘。汝等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已。告諸比丘。今為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作尼師檀應如量作。長二修伽陀磔手廣一磔手半。若過波逸提。長老優陀夷身大坐具小不足容膝。於佛按行房時。牽挽坐具如牽皮法。佛問何故作此。 答言。世尊。我身大而坐具小。作此牽挽欲令廣長。佛呵責言汝愚癡人。猶不離戲笑。今聽更益頭磔一手。即以是事集比丘僧。告諸比丘。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作尼師檀。應如量作。長二修伽陀磔手廣一磔手半。若續方一磔手。若過波逸提。續方一磔手者。截作三分續長頭。餘一分帖四角。不帖則已。除比丘尼式叉摩那 沙彌尼。餘如床中說。

佛在舍卫城时,诸比丘们不敷用坐具,坐僧床褥时,使僧床褥垢腻脏乱。有一比丘在坐僧床褥时,出大便于床褥上,以为只是放了屁。后来发觉是失禁了大便,就把被褥拿去洗净,放到房前晒。佛看到后就问阿难说,这个是谁的被褥。阿难就把实情,告诉了佛。佛因此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比丘们说,你们没有敷坐具就坐僧床的吗。比丘们回答说,是的。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教诫呵责之后告诉比丘们说,不应当不敷坐具就坐僧床褥,如果这样做了,犯突吉罗罪。从今天起,允许诸比丘,为了护身、护衣、护僧床褥之故,蓄用坐具。

比丘们听佛说可以制作坐具用,就制作又大又长的坐具,从僧床上垂下到地,染污了很多泥土灰尘。居士们看到后就问,这个叫什么衣物啊,这么的长垂到地下。僧人回答说,这是我们的坐具。居士们就讥呵他们说,大德,为什么不根据身形适量制作,虽然你们出家了,难道不知道爱惜财物吗。释子(此处指僧众佛弟s子)常说,少欲知足,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没有沙门行、破坏沙门法。诸长老比丘听说这件事后,就去告诉了佛。佛因此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诸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比丘们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教诫呵责之后,告诉比丘们说,今天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比丘制作尼师檀(坐卧具)应按规定制作,长二修伽陀磔手广一磔手半,要是超过的犯波逸提罪。

长老优陀夷身体高大,坐具太小不能护住膝部,佛在巡房时,看到他用手拉扯坐具,就象别人制作皮物时,牵拉皮物一样。佛就问他说,你这是在做什么?长老优陀夷回答说,我身大而坐具小,所以我要拉扯坐具,使它宽大些。佛呵责说,你这个愚痴的人,还不能离开戏笑吗。从今天起,允许你制作坐具时,在一头增加一磔手长。佛因此事召集来比丘僧众,对大家说,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比丘制尼师檀,应按适量制作,长二修伽陀磔手广一磔手半,要是续方可续一磔手。续方一磔手,就是把一块布裁下三分续在坐具的长头上,余下的一分贴在坐具的四角上,不贴就算了。除了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尼(也按规定)之外,还有其他的规定,都跟僧床中规定是一样的(多余宽长的当割裁掉)。

埿:ní 古同“泥”。

尼师檀:即敷具。供僧众坐僧床时,隔护床褥用。及坐其余处时护身护衣用。——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修伽陀:善逝。诸佛的十种通号之一。——详见《佛学大词典》

磔:zhé (搩)张开。

一磔手:普通人为一尺长,佛为二尺长。——详见《翻译名义集》

二、不许用新憍施耶作敷具

《十誦律卷第七》中说:佛在拘睒彌國。爾時拘睒彌比丘。作新憍施耶敷具。此國綿貴縷貴衣貴繭貴。多殺蠶故。比丘數數乞。語居士言。比丘須綿須縷須衣須繭。擘治引貯多事多務。妨廢讀經坐禪行道。諸居士厭患呵責言。諸沙門釋子自言善好有德。而作新憍施耶敷具。此國綿貴縷貴衣貴繭貴。多殺蠶故。諸比丘乞綿乞縷乞衣乞繭。擘治引貯多事多務。妨廢讀經坐禪行道。是中我等失利供養。是難滿難養無厭足人。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問拘睒彌比丘。 汝等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以種種因緣呵責。云何名比丘。作新憍施耶敷具。此國綿貴縷貴衣貴繭貴。多殺蠶故。佛如是種種因緣呵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以新憍施耶作敷具者。尼薩耆波夜提。尼薩耆波夜提者。是敷具應捨。波夜提罪應悔過。是中犯者。若比丘取綿。擘治作新敷具者。尼薩耆波夜提。若以縷若以衣若以繭。擘治作敷具者。尼薩耆波夜提。不犯者。若得已成敷具。不犯。

佛在拘睒弥国时,拘睒弥的比丘,制作新憍施耶(布料名)敷具。这个国家绵贵、缕贵、衣贵、茧贵,需要杀害很多的蚕。比丘们多次的乞要,对居士们讲,比丘须绵、须缕、须衣、须茧。由是擘治引贮,多事多务,妨碍荒废了读经坐禅行道。居士们厌烦呵责说,这些沙门释子,自己说善好有德,却要制作新憍施耶敷具,本国绵贵缕贵衣贵茧贵,由是多杀了很多的茧,这些比丘却去乞绵乞缕乞衣乞茧,擘治引贮,多事多务,妨碍荒废了读经坐禅行道,这样就丧失了我们供养的利益,这样的人是难满、难养、不知厌足的人。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比丘,听说这事后心中不欢喜,就把这事详细的对佛说了一遍。佛因此事召集来比丘僧众,佛知而故问的对拘睒弥的比丘们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拘睒弥的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说,什么叫做比丘啊,要去制作新憍施耶敷具,这个国家绵贵缕贵衣贵茧贵,由是多杀害了很多的蚕。佛在呵责之后对诸比丘说,以十种利益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比丘以新憍施耶制作敷具的,得尼萨耆婆夜提罪。尼萨耆波夜提,就是说这样的敷具应当舍掉,波夜提罪应悔过。要是违犯的,有比丘取绵,擘治作新敷具的,得尼萨耆波夜提罪。要是以缕、以衣、以茧,擘治作敷具的,得尼萨耆波夜提罪。不犯的,要是得到已制作而成的(新憍施耶)敷具,不算犯规。

睒:shǎn眨眼。

擘:(擗)分开;剖裂。擘:bāi 同“掰”。

憍施耶:野蚕之茧。——详见《佛光大词典》“憍奢耶衣”

三、以旧敷具补贴新敷具坐具上

《十誦律卷第七》中说:佛在舍衛國。爾時有一居士。請佛及僧明日食。佛默然受請。居士知佛受已。從坐起頭面禮佛足右遶而去。還歸竟夜具諸淨潔多美飲食。辦已晨朝敷坐。具遣使白佛。時到食具已辦。唯佛知時。諸比丘僧往居士舍。佛自房住迎食分。諸佛常法。若眾僧受請去。佛持戶鑰從房至房。觀諸房舍。是時諸比丘入居士舍已。佛持戶鑰從房至房遍觀諸房。開一房戶見有捨敷具滿是房中衣架垂曲。見已作是念。多有是捨敷具不復用。諸婆羅門居士。乾竭血肉布施作福。若比丘少取者善。以何因緣。 使諸比丘用是故敷具。令諸施主布施得福。復作是念。我今聽諸比丘。作新坐具敷具。用是故敷具。作周匝一修伽陀磔手。壞色故。以是因緣。得用故敷具。諸施主得福。佛作是念已。閉戶下橝。還自房坐本處。爾時居士見眾僧坐竟。自手行水。以淨潔多美飲食自恣飽滿已。居士知僧洗手攝缽竟。取一小床在僧前坐。欲聽說法。上座說法已起去。餘比丘隨次第去。還詣佛所頭面禮足一面坐。諸佛常法。比丘僧食還。如是勞問。諸比丘飲食多美僧滿足不。即以如是問訊。諸比丘滿足不。 諸比丘言。世尊。飲食多美眾僧滿足。佛語諸比丘。汝等眾僧入居士舍已。我持戶鑰遍觀諸房。開一房戶見有捨敷具滿是房中衣架垂曲。見已作是念。多有是捨敷具不復用。諸施主乾竭血肉布施作福。若比丘少取者善。云何使諸比丘用是故敷具。令諸施主布施得福。復作是念。我當聽諸比丘。作新敷具坐具用故敷具。周匝一修伽陀磔手。為壞色故。以是因緣。得用故敷具。施主得福。佛以是事集比丘僧。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作新敷具坐具。應用故敷具周匝一修伽陀磔手。壞色故。若比丘作新敷具坐具。不用故敷具周匝一修伽陀磔手壞色。為好故。尼薩耆波夜提尼薩耆波夜提者是敷具坐具應捨。波夜提罪應悔過。是中犯者。若比丘欲作新敷具坐具。應取故敷具周匝一修伽陀磔手。壞色故。若取作者善。若不取作。尼薩耆波夜提。若減取作乃至半寸。突吉羅。若取過一修伽陀磔手作不犯。若以故敷具。遍著新敷具坐具上。不犯。

佛在舍卫国时,有一位居士,请佛及僧第二天的饭食供养,佛默然接受。居士知道佛已经接受,就从坐位上起身,头面礼佛足,右绕之后离开。回到家中,连夜准备了很多的美好饮食。办好之后,在第二天早晨摆好坐位,派人去告知佛说,饭食已经准备好,请佛按时去他家。比丘们就前去居士家受供,而佛留下照看僧房,等人把饭食带回来再吃。在僧众走后,佛按照平时一样,拿着钥匙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查看。佛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看到有比丘僧留下的敷具,在房中到处都是,衣架上的衣物把衣架都压弯了。佛看到这样的事之后,心想,诸婆罗门居士,干竭血肉用作布施修福,比丘僧却积聚这么多的敷具,闲置不用,要是比丘们能少取的话才好。有什么方便能使诸比丘,使用旧的敷具呢, 使得施主们的布施有真实的福报。佛又想,我可以叫比丘们制作新敷具时,用旧的敷具长宽一修伽陀磔手,缝制新敷具,是为了作成坏色的原故。这样的话,比丘们就能用到旧的敷具了,使施主们得到福报。佛这样想了之后,关上房门上了锁,回到自己的房间内静坐。

僧众们来到居士家中,居士等僧众都坐下后,亲自倒水、打饭,用干净美好的饭食供养僧众。僧众各随心意吃饱用足,居士得知僧众饱足、洗手、收钵完毕了,就拿了一个小床坐,在僧众前坐下,想要听讲佛法。上座比丘就给居士讲佛法,讲法完毕后起身离开,其余的比丘也按次序的离开,回到佛的住处,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佛按照往常一样,好言劳问,饭食够不够呀,吃得好不好呀。诸比丘回答说,饭食美好,吃得满足。佛劳问之后又对比丘们说,在你们去居士家后,我到诸僧房中查看,看到有一房间内,有很多弃置的敷具,房中衣架下垂弯曲。看到这样情况后,我就想,施主居士们,干竭血肉用作布施修福,比丘僧却积聚这么多的敷具,闲置不用,要是比丘们能少取的话才好。有什么方便能使诸比丘,使用旧的敷具呢, 使得施主们的布施有真实的福报。我又想,可以叫比丘们在制作新敷具、坐具时,以旧的敷具长宽一修伽陀磔手,用来缝制新敷具,是为了作成坏色的原故。这样的话,比丘们就能用到旧的敷具了,使施主们能得到福报。

佛因此事之故召集来比丘僧众,对大家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如果比丘制作新敷具、坐具时,要裁取旧的敷具长宽一修伽陀磔手,为了作成为坏色的原故。要是比丘作新敷具坐具,不用故旧敷具周匝一修伽陀磔手长的,为了美好之故,得尼萨耆婆婆夜提罪。尼萨耆波夜提,就是这个敷具坐具应当舍掉,波夜提罪应当悔过。有违犯的,若比丘制作新敷具坐具,应当取故旧的敷具,长宽一修伽陀磔手,为坏色故。能取用旧敷具的就好,要是不取用旧敷具制作的,得尼萨耆波夜提。要是减少裁取,只要减少半寸的,都得突吉罗罪。要是取用旧敷具超过一修伽陀磔手长的不犯规,要是以故旧敷具,全部缝在新敷具、坐具上的,也不是犯规。

橝:diàn 门闩。

《四分律卷第八》中说:時六群比丘聞。世尊聽比丘作新坐具。當取故者縱廣一搩手帖著新者上以壞色故。而作新坐具。不取故者縱廣一搩手帖新者上壞色故。諸比丘聞。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者。嫌責六群比丘言。云何世尊。聽諸比丘作新坐具。當取故者縱廣一搩手帖新者上用壞色故。而汝等作新者不以故者縱廣一搩手帖著新者上。嫌責已往世尊所頭面作禮在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以此因緣集比丘僧呵責六群比丘。汝所為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為。云何我與比丘制戒。若比丘作新坐具當取故者縱廣一搩手帖著新者上用壞色故。云何汝等。作新坐具不取故者縱廣一搩手帖新者上。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已。告諸比丘。此六群比丘。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作新坐具。當取故者縱廣一搩手帖著新者上壞色故。若作新坐具不取故者縱廣一搩手帖著新者上用壞色故。尼薩耆波逸提。比丘義如上。彼比丘作新坐具。時若故坐具未壞未有穿孔。當取浣染治牽挽令舒裁割取縱廣一搩手帖新者上。若帖邊若中央壞色故。若比丘不取故者帖新者上用壞色故。而更作新坐具成者尼薩耆波逸提。不成者突吉羅。若令他作成者尼薩耆波逸提。不成者突吉羅。為他作成不成盡突吉羅。此尼薩耆應捨與僧。若眾多人若一人。不得別眾捨若捨不成捨突吉羅

六群比丘听佛说,制作新坐具,要裁取故旧的坐具宽长一搩手,贴缝在新坐具上,是为了坏色的原故。他们在制作新坐具时,却不裁取旧的坐具宽长一搩手,贴在新的坐具上。诸比丘知道后,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乐学戒、知惭愧的比丘,就讥嫌呵责六群比丘说,你们为何不按佛的教导去做,佛叫比丘们制作新坐具时,应当裁取旧的坐具宽长一搩手,贴补在新的坐具上,为了坏色之故,而你们却在制作新坐具时,不裁取旧坐具宽长一搩手贴补新坐具。嫌责之后,把此事告诉了佛。佛以此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教诫呵责六群比丘说,你们所做的不对,没有威仪、不是沙门法、不是清净行、不是随顺行,不应当作这样的事。我给比丘们制戒,若有比丘作新坐具的,应当裁取故旧的坐具宽长一搩手,贴补在新坐具上,为了使成为坏色之故。你们为什么不听,作新坐具却不裁取旧坐具贴补在新坐具上。佛用种种道理教诫呵责之后,对比丘们说,这些六群比丘,多种有漏处最初犯戒,从今之后给比丘们结戒,集十种利益以及正法久住的原故,要说戒的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作新坐具,当裁取故旧的坐具宽长一搩手,贴补在新坐具上,为了使坏色的原故。要是制作新坐具,不裁取故旧的坐具宽长一搩手,帖补在新坐具上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

如果比丘作新坐具时,要是旧坐具没坏、没有穿孔的,把它拿去洗净染治,使平整舒张,裁割长宽一搩手,贴补在新坐具上。或是贴补在边上,或是帖补在中央,为使坏色的原故。要是有比丘,不裁取旧的帖补在新的上面使成坏色,而制作新坐具,作成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没作成的得突吉罗罪。要是叫别人去制作,作成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没有作成的得突吉罗罪。给别人制作的,不管作成或没有作成的,都得突吉罗罪。尼萨耆,就是应施舍于僧,不问多人还是一人,都不能别众而舍,别众而舍舍不成舍,得突吉罗罪。

四、不许用纯黑毛卧具

《四分律卷第七》中说:爾時佛在毘舍離獼猴江側住樓閣舍。時毘舍離諸梨車子等多行邪婬。彼作純黑羺羊毛作氈被體夜行使人不見。時六群比丘見已便效。選取純黑羺羊毛作氈臥具。時諸梨車見之。皆共語言。大德。我等在於愛欲為婬欲故作黑羊毛氈。汝等作此純黑羊毛氈何所為耶。爾時諸比丘聞。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者。嫌責六群比丘。何故效諸梨車。作純黑羺羊毛氈。呵責已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以此因緣集諸比丘以無數方便呵責六群比丘。汝所為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為。云何六群比丘。效諸梨車作純黑羺羊毛氈。時世尊無數方便呵責已。告諸比丘。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以新純黑羺羊毛作新臥具尼薩耆波逸提。比丘義如上。純黑毛者或生黑或染黑。若比丘自用純黑羺羊毛作新臥具。成者尼薩耆波逸提。作而不成者突吉羅。教他作成者尼薩耆波逸提。作而不成者突吉羅。為他作成不成突吉羅。此尼薩耆應捨與僧。若眾多人若一人。不得別眾捨。若捨不成捨突吉羅。

佛在毗舍离猕猴江边住楼阁舍,当时毗舍离的梨车子们多行邪淫。他们用纯黑羺羊毛作毡,遮盖身体在夜间行走,使人们看不到他。六群比丘看到他们的穿著也去效仿,选取纯黑的羺羊毛作毡卧具。梨车们看见六群比丘的卧具后,都对他们说,大德,我们(在家人)在于爱欲当中,为了淫欲之故制作黑羊毛毡,你们也作这个黑羊毛毡,是为了什么啊。诸比丘们知道了这事之后,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乐学戒、知惭愧的比丘,嫌责六群比丘说,你们为什么要去效仿梨车们,制作黑羺羊毛毡。呵责之后,把此事告诉了佛。佛因此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以无数的方便教诫呵责六群比丘说,你们所做的不对,没有威仪、不是沙门法、不是清净行、不是随顺行,不应当作这样的事。为什么作为一个比丘,要去效仿梨车们制作纯黑羺羊毛毡。佛以无数方便教诫呵责六群比丘后,对大众比丘说,这些痴人,多种有漏处最初犯戒,从今天起给比丘们结戒,集十种利益以及正法久住的原故,要说戒的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以新纯黑羺羊毛制作新卧具,得尼萨耆波逸提罪。纯黑毛,或生就是黑色的或染成黑色的,都叫做纯黑毛。若比丘用纯黑羺羊毛制作新卧具,作成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没有作成的得突吉罗罪。叫别人制作的,作成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没有作成的得突吉罗罪。给别人制作的,不管作成或没有作成,都得突吉罗罪。尼萨耆,就是应施舍于僧,不问多人还是一人,都不能别众而舍,别众而舍舍不成舍,得突吉罗罪。

羺:nóu 胡羊。

《五分律卷第五》中说:佛在拘舍彌城。時眾多跋耆子用純黑毛光澤可愛。皆悉以為服飾臥具跋耆諸比丘亦效作之。時諸居士入房觀見便大畏怖。謂是跋耆豪族遊集。便問行人。此是何等貴人服飾。答言。非貴人物。是跋耆比丘 許耳。諸居士便譏呵言。諸比丘如國王如大臣如豪族。乘車馬時之所服飾。我聞比丘著割截衣求無為道。而今如此。無沙門行破沙門法。諸長老比丘聞種種呵責。以是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彼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已告諸比丘。以十利故為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純黑羺羊毛作新臥具。尼薩耆波逸提。純黑者。生黑及染黑。應捨與僧。僧以敷繩床臥床上。不得敷地。

佛在拘舍弥城时,有很多的跋耆子使用纯黑毛毡,光泽可爱,全都以这样的原料制作服饰、卧具,在跋耆地方居住的诸比丘,也效仿他们制作卧具。有的居士在进入到僧房中观看时,就生起大畏怖,以为是跋耆豪族人游集到此。就问旁边的人,这些是什么富贵人家的服饰。旁边的人回答说,这些不是富贵人家的东西,是跋耆的比丘们所用的东西。诸居士们就讥嫌呵责说,这些比丘就象国王大臣,就象富贵豪族,乘车马时所用的服饰。我听说比丘穿著割截衣,求无为道。现在却是这样,没有沙门行、破坏沙门法。诸长老比丘听说居士们作种种的呵责,就把此事告诉了佛。佛以此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问那些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呵责之后对大众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用纯黑羺羊毛制作新卧具,得尼萨耆波逸提罪。纯黑,是指生来就是黑色以及染成黑色的。应舍与僧,僧人用来铺在绳床、卧床上,不可以铺到地上。

五、不许用纯白色毛卧具

《四分律卷第八》中说: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丘以純白羊毛作新臥具。諸居士見皆譏嫌言。沙門釋子不知慚愧無有厭足。外自稱言我修正法。如是何有正法。作新白羊毛臥具似王若王大臣。時諸比丘聞。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者。嫌責六群比丘。云何作此純白羊毛臥具。訶責已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以此因緣集比丘僧。呵責六群比丘。汝所為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為。云何汝等乃作此純白羊毛臥具。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六群比丘已。告諸比丘。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作新臥具應用二分純黑羊毛三分白四分尨。若比丘不用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臥具者尼薩耆波逸提。比丘義如上。白者或生白或染令白。尨色者頭上毛耳毛若腳毛若餘尨色毛。若比丘欲作四十缽羅羊毛臥具者。二十缽羅純黑十缽羅白十缽羅尨。欲作三十缽羅臥具者。十五缽羅純黑十五缽羅半白半尨。若欲作二十缽羅臥具者。十缽羅純黑五缽羅白五缽羅尨。若比丘不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自作新臥具成者尼薩耆波逸提。不成者突吉羅。若使他作成尼薩耆波逸提。不成者突吉羅。若為他作成不成盡突吉羅。此尼薩耆當捨與僧。若眾多人若一人。不得別眾捨。若捨不成捨突吉羅。

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时,六群比丘用纯白羊毛作新卧具。居士们看到后都讥嫌说,沙门释子不知惭愧没有厌足,对外自称说,我修正法,有什么样的正法啊?制作新白羊毛卧具,就好象国王、大臣一样似的。诸比丘听到这样的讥嫌,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乐学戒、知惭愧的比丘,就嫌责六群比丘说,为什么要制作纯白羊毛卧具呢。呵责之后,把此事告诉了佛。佛以此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教诫呵责六群比丘说,你们所做的不对,没有威仪、不是沙门法、不是清净行、不是随顺行,不应当作这样的事。你们为什么要作这样的纯白羊毛卧具啊。佛用无数的方便教诫呵责六群比丘后,对大众比丘说,这些痴人,多种有漏处最初犯戒,从今天起给比丘们结戒,集十种利益以及正法久住的原故,要说戒的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作新卧具,应当用二分纯黑羊毛、三分白、四分尨(其余杂色)。若比丘不用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卧具的,得尼萨耆波逸提。

白色的,或是生来就是白色,或是染成白色,都是属于白色。尨色的,头上毛、耳上毛、脚上毛或其余的尨色毛。如果比丘想要作四十钵罗羊毛卧具的,应以二十钵罗纯黑、十钵罗白色、十钵罗尨色制作;要是想作三十钵罗卧具的,应以十五钵罗纯黑色,十五钵罗半白色、半尨色制作;要是想作二十钵罗卧具的,应以十钵罗纯黑色、五钵罗白色、五钵罗尨色制作;如果比丘不用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色,自己制作新卧具,作成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没作成的得突吉罗罪。要是叫别人制作,作成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没作成的得突吉罗罪。要是给别人制作的,不管作成没作成都得突吉罗罪。尼萨耆,就是应施舍于僧,不问多人还是一人,都不能别众而舍,别众而舍舍不成舍,得突吉罗罪。

尨:máng 杂色:“衣之~服。”

钵罗:重量名称。——详见《佛学大词典》

六、纯黑纯白的卧具作羯磨法在僧中舍

《四分律卷第八》中说:捨與僧時。應往僧中偏露右肩脫革屣向上座禮。右膝著地合掌作如是白。大德僧聽。我某甲比丘不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臥具犯捨墮。今捨與僧。捨已當懺悔。前受懺人當作白。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不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臥具犯捨墮。今捨與僧若僧時到僧忍聽。我受此比丘懺。白如是作白已然後受懺。當語彼人言。自責汝心。比丘報言爾。僧即應還彼比丘臥具。白二羯磨應如是與。僧中當差堪能羯磨人如上作如是白。 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不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臥具犯捨墮今捨與僧。若僧時到僧忍聽還某甲比丘臥具白如是。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不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臥具犯捨墮。今捨與僧。僧今持此臥具還此比丘。誰諸長老忍。僧持此臥具還此比丘者默然。誰不忍者說。僧已忍。還此某甲比丘臥具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是比丘僧中捨臥具竟不還者突吉羅。若有人教言莫還。若轉作淨施。若遣與人若數數敷壞一切突吉羅。比丘尼突吉羅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為犯。 不犯者。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臥具。若白不足以尨足之。若作純尨者。若得已成者。若割截壞。若作壞色。若作枕。若作褥。若作臥氈。若作小方坐具。若作襯缽裹氈。若作剃刀囊。或作或作攝熱巾。或作裹革屣巾。一切不犯。不犯者。最初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

舍与僧时,应当来到僧众中,偏露右肩脱革屣向上座顶礼。右膝着地双手合掌,作这样说:大德僧听,我某甲(自报己名)不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卧具犯舍堕,今天舍与僧。舍之后应当忏悔,受忏的人要作这样说:大德僧听,这个某甲(忏悔人名)比丘不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卧具犯舍堕,今舍与僧,若僧众按时到场,没有意见,我当接受这个比丘的忏悔。这样告白之后受忏悔,忏悔毕应当对忏悔人说,自责你自己的心。忏悔人要回答说,是。完毕之后,僧众就应当把卧具还给这个比丘。白二羯磨应当这样子给与,僧众中差派一位能羯磨的人,作这样说:大德僧听,这位某甲(舍卧具者)比丘不以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作新卧具,今天舍与僧团,(已忏悔毕)僧团现在要把这个卧具还给这位比丘,诸长老要是同意的就默然,要是谁有异议的就说出来。僧众已经同意,那这个卧具还给比丘就完毕了,因为大家都默然之故,事情就这样办了。

要是比丘在僧中舍卧具之后,不还给他的,僧众得突吉罗罪。要是有人教别人说不要还的,或是转作净施,或是送给别人,或是拿到手后多次的铺展使坏,一切都得突吉罗罪。比丘尼突吉罗,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突吉罗。这些是犯规的,不犯的人,如果用二分黑三分白四分尨制作新卧具,要是白色不够的用尨色补充,要是作纯尨色的,或得到已经制作完成的,或是割截坏,或是作成坏色,或作枕,或作褥,或作卧毡,或作小方坐具,或作衬钵裹毡,或作剃刀囊,或作袜,或作摄热手巾,或作裹革屣巾,这些一切都不是犯规。还有,最初佛没有制定戒规,以及痴狂心乱痛恼所缠的,也不算犯规。

七、按座次分配卧具

《五分律卷第二十五》中说:諸比丘欲作臥褥敷床上。佛言。 聽以十種衣隨一一衣作用羊毛駝毛劫貝華乃至軟草貯之。諸比丘作褥大厚。佛言。極厚聽至八指。聽僧作四方僧作及私作。僧敷具壞不知云何。佛言。應差補浣。時諸比丘日日分僧臥具。佛言。不應爾。聽春末日分臥具。夏初日結安居時。六群比丘選擇好房好臥具住。佛言。不應爾。應白二羯磨差一比丘作分臥具人。所差比丘應題臥具識在何處房。隨上座次分。若有長好者。上座須應與。若不須次下隨坐隨與。若有後來比丘隨大小以次安之。自下展轉就於下房。若下座無房則已。

诸比丘想制作卧褥敷床上,佛说,允许用十种衣随便一种制作卧褥,用羊毛、驼毛、劫贝花、软草等物充塞。诸比丘制作的卧褥太厚,佛说,最厚不能超过八指厚,允许僧众制作、四方僧制作以及私人制作。僧人敷具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佛说,应当洗净缝补。诸比丘天天分配僧人的卧具,佛说,不应当这样做,应当在春季末分配,在夏初日结安居时分配。六群比丘选择好房屋好卧具居住,佛说,不应当这样做,应当白二羯磨,僧团派出一位比丘作分卧具人。所被差派的比丘,应当在卧具上作记号写上名称,能够知道什么卧具在什么房中,按上座的净序分配。要是有美好的,要先从上座开始分起,要是上座不须用,再往下排按座次分配。要是有后来的比丘,也要随大小以座次分配。最后展转才分到下座比丘的房间,要是下座比丘没有房屋的就算了。

 

劫贝:树名。              ——详见《佛光大词典》“劫贝树”

上座:受戒二十到四十九年。——详见《佛光大词典》

僧众饭钵的制作
僧众不用木钵及宝钵
僧人不准多蓄钵
僧众坐具卧具的制作
僧人不许多积蓄卧具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