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不说僧过之保护众生心中的善念  

2009-06-25 21:00:38|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说僧过之保护众生心中的善念

一、没有智慧很难知道别人的真实修证

《五分律卷第八》中说:佛在舍衛城。爾時十七群比丘。至阿夷羅河中取水。即因洗浴泅戲沐沒互相澆灒。時波斯匿王。共末利夫人登樓遙見。語夫人言。看汝福田。夫人白王。是佛未制戒年少出家未解法耳。王莫見此生不信敬於餘比丘長夜受苦。十七群比丘種種戲已立水上著衣。夫人白王言。王試看我所事福田。著衣已。以瓶水擲空中。飛而逐之。從樓上過猶如鴈王。夫人復白王。更看我所事福田。王大歡喜信敬轉增。於是夫人告那鄰伽婆羅門。汝往佛所以是白佛。即受教往。佛為說法示教利喜發遣令還。以是事集比丘僧。問十七群比丘。汝等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已告諸比丘。今為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水中戲波逸提。若水中戲乃至器盛水共相澆灒皆波逸提。若摶雪及弄草頭露戲皆突吉羅。比丘尼亦如是。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若不為戲皆不犯。

佛在舍卫城时,十七群比丘到阿夷罗河中取水。就在河中洗澡、游泳、戏水,有的沉入水底下,有的飘在水面上,互相之间泼水打闹。当时波斯匿王与末利夫人在楼上,从远处看到这些比丘在戏水。波斯匿王就对末利夫人说:你看,那些就是你所恭敬的福田!末利夫人对波斯匿王说:这是佛没给他们制戒,或是因为他们年纪还小,没有明白佛法的原故吧。大王不要因为看到这些,就生出对其他的比丘们也不信不敬的心,而招致长期的苦恼啊。

十七群比丘种种戏闹之后,站在水面上穿衣。末利夫人就对波斯匿王说:大王,你现在再看我的那些福田。十七群比丘穿好衣服之后,把装满水的瓶抛掷到空中,飞身在空中追逐水瓶。十七群比丘从楼上飞过,就好像是大雁在空中飞一样。这时末利夫人又对波斯匿王说:你再看看,我所侍奉的福田。

波斯匿王看到这些比丘的神通之后,心中生大欢喜,对比丘的信敬心增大了。于是,末利夫人对那邻伽婆罗门说:你去把这件事告诉佛。那邻伽婆罗门就跑去把这件事跟佛讲,佛给他说法,示教利喜之后佛就叫他回去了。

佛因为这件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问十七群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十七群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十七群比丘,呵责之后佛对大众比丘说,今天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如果有比丘在水中戏闹的,得波逸提罪。如果在水中戏,包括用器物盛水互相浇泼的,得波逸提罪。如果抟雪(把雪弄成团互相扔)以及弄草头上的露水戏闹的,都得突吉罗罪。比丘尼也跟比丘的规定一样,得波逸提罪。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得突吉罗罪。如果不是为了戏闹的,不犯规。

灒:zàn 方言,溅:~了一身水。

二、说他人过错增加信众对僧人的讥嫌

《摩訶僧祇律卷第十四》中说:佛住舍衛城。廣說如上。爾時有居士。請眾多知識比丘。是諸比丘中有一長老比丘。行摩那埵在下行坐。檀越優婆夷見已問言。尊者坐處先在上。今何故乃坐此中耶。答言得坐處便坐。何須問也。優婆夷言。我知尊者坐處。正應在此。我亦悉知諸尊者坐處。時難陀語優婆夷言。汝何故為呼汝阿闍梨在上座坐。汝阿闍梨小兒時戲猶故未除。優婆夷聞已心不歡喜作是念。我阿闍梨故當犯小小戒故在此下坐。即捉飯筐飲食擲地而去。作是言。尊者自於此中取食。作是語已入房裏掩戶一扇。而說偈言t>

出家已經久  修習於梵行   童子戲不止  云何受信施

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難陀來。來已佛問難陀。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語難陀。此是惡事。梵行人中間放逸已還作如法。云何嗤弄向未受具戒人說其麤罪。從今日後不聽向未受具戒人說他麤罪。

佛在舍卫城时,有一居士请很多的比丘去供养,比丘们当中有一长老比丘,行摩那埵法(下意法)在最下边坐。檀越(施主)优婆夷看到后就问他说,尊者你的坐处先前是在最上边,今天为什么要坐在这个地方呢?行摩那埵法的比丘回答说:哪里能有坐的地方就坐呗,这有什么可问的。优婆夷又说:我知道尊者的坐位处,是应当坐在那里,我也全部知道其他的尊者的坐位处。当时难陀就跟优波夷说:你为什么还要叫你的阿阇梨(师父)在上座处坐,你的阿阇梨有小孩子的戏闹毛病没有改掉,所以僧团处罚他。

优波夷听到这事后,心中不欢喜,他这样的想,我阿阇梨犯了小小戒的原故,所以才坐在最下边啊。就把饭筐饮食等物放到地上说:尊者自己拿去吃罢。说完,就进入房里关上一扇门,说出偈颂道:出家已经很长时间了,修习清净行为的人,却还有象童子一样的戏耍毛病,怎么能消受信众的布施啊。

诸比丘把这件事告诉了佛,佛说把难陀给我叫来。难陀来了之后佛就问他说,你真的做了样的事吗?难陀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对难陀说,这个是恶事。梵行人(修清净行的人)在放逸之后,知道悔改,就能做得很如法。你怎么能去嗤笑嘲弄他,向未受具足戒的人说他的粗罪呢,从今之后,不允许向未受具戒的人说别人的粗罪。

本来僧人有毛病,已经在改了,就不必再去宣扬他的过错,也不必嘲笑他。你嘲笑别人就等于你自己不修行了,况且僧人中的小小戒只是僧人自己修行方面的事,并不犯国法,对于别人的修行没啥损害。信众本来很有信心的,能欢喜的修行,你这一宣扬,使信众对僧人不信,对其他的僧众也没了好感,那信众的心里面就多了些烦恼,反而不利于信众们修行,或因此信众能造出其他的身、口、意恶业,是不是与你的宣扬有关呢?

摩那埵:意译悦众意、意喜、好、下意、遍净、折伏贡高。又称六夜摩那埵、摩那埵羯磨。即犯僧残时,立即发露忏悔,限六日六夜别住他处,为众僧行苦役(包括清理塔、僧房、大小行处等清洁工作),虽入僧团中,亦不得与他人谈论,须谨慎忏悔,令众僧欢喜。——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阿阇梨:意译为轨范师、正行、悦众、应可行、应供养、教授、智贤、传授。意即教授弟s子,使之行为端正合宜,而自身又堪为弟s子楷模之师,故又称导师。——详见《佛光大辞典》

三、破戒僧人也能令众生种善根并增长善根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卷第三》中说:復次大梵。若有依我而出家者。犯戒惡行內懷腐敗如穢蝸螺。實非沙門自稱沙門。實非梵行自稱梵行。恒為種種煩惱所勝敗壞傾覆。如是苾芻雖破禁戒行諸惡行。而為一切天.龍藥叉.健達縛.阿素洛揭路荼緊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作善知識。示導無量功德伏藏。如是苾芻雖非法器。而剃鬚髮被服袈裟進止威儀同諸賢聖。因見彼故無量有情種種善根皆得生長。又能開示無量有情善趣生天涅槃正路。是故依我而出家者。若持戒若破戒下至無戒。我尚不許轉輪聖王及餘國王諸大臣等依俗正法以鞭杖等捶拷其身或閉牢獄或復呵罵或解支節或斷其命。況依非法。

佛对天藏大梵天说:大梵,若有依我而出家的比丘,犯戒恶行内怀腐败就象污秽的蜗螺一样,实际上不是沙门却自称是沙门,实际上没有梵行却自称有梵行,长久的被种种的烦恼所战胜,在烦恼面前败坏倾覆,象这样的比丘虽然破戒,有很多的恶行,但是他们还能为一切的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作善知识,指示引导无量的功德伏藏。象这样的比丘虽然算不上是法器,但他能剃除须发穿着袈裟,行住坐卧的威仪跟贤圣一样,因为看到他的威仪形象,无量的有情种种的善根都得到了生长。又能给无量的有情开示行善、生天、涅槃正路。所以,依我而出家的比丘,或是持戒或是破戒以及无戒,我都不允许转轮圣王及其余的国王、诸大臣等,依俗世的正法用鞭杖等器具拷打他,或是关闭到牢狱当中去,或是呵骂、或是解支节、或是断其性命,我都不允许,何况是不依正法而依非法去对待他们呢!

天龙八部:天(梵deva)、龙(梵 na^ga)、夜叉(梵   yaks!a)、乾闼婆(梵  gandharva,香神或乐神)、阿修罗(梵asura)、迦楼罗(梵 garud!a,金翅鸟)、紧那罗(梵 kim!nara,非人、歌人)、摩睺罗伽(梵mahoraga,大蟒神)。——详见《佛光大辞典》

四、随所宣说各各得罪

《薩婆多毘尼毘婆沙卷第六》中说: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眾不犯。與諸比丘結戒者。為大護佛法故。若向白衣說比丘罪惡。則前人於佛法中無信敬心。寧破塔壞像。不向未受具戒人說比丘過惡。若說過罪則破法身故。除僧羯磨者。凡羯磨者二種。如律文說。若向未受具戒人。說比丘麤罪者。波羅夷僧殘。向未受具戒人。說二篇罪名。波逸提。說罪事突吉羅。若說下三篇罪名突吉羅。說罪事亦突吉羅。不問前比丘有罪無罪。向未受具戒人說其麤罪。盡波逸提。

不向未受具戒的人说比丘的过恶,这个是要共同遵守的戒规。比丘与比丘尼要是犯了,都得波逸提罪,(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三众不犯波逸提罪(但得突吉罗罪)。给比丘们结戒,那是为了要大大的保护佛法的原故,如果向在家人说比丘的罪恶,能使在家人对佛法失去信心、失去恭敬心。所以说,宁破塔坏像,也不要向未受具戒的人说比丘的过恶。如果宣扬了他们的过恶,就能破坏人们的法身(修佛法而证得的戒定慧解脱身)。除了僧羯磨之外,都不能宣扬比丘的罪恶。

如同律文中所讲的那样,如果向未受具戒的人说比丘粗罪。向未受具足戒的人说比丘犯了波罗夷、僧残罪,说这两篇罪的罪名的,得波逸提罪。说这两篇罪的事情的,得突吉罗罪。如果说下三篇(波逸提、提舍尼、突吉罗)的罪名的,得波逸提罪。说下三篇罪的事情的,得突吉罗罪。不管你所说的那个比丘到底有没有真的犯罪,只要你向没有受过具足戒的人说比丘的粗罪,都得到波逸提罪。

分析:在《五分律卷第八》中说: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突吉罗。而此处论文中却说三众不犯,根据原论文的上下文联系来看,“三众”都是指出家人,就是出家人当中的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三众。如果三众真的不犯规,就与《五分律卷第八》的说法有分歧了,所以说这个“三众不犯”,应理解为,三众不犯波逸提罪,但是犯了突吉罗罪。“论藏的文句”还不如“律藏的文句”中说的更清楚更明了,所以不能专依论藏而抛弃律藏。

五篇名者:一波罗夷,二僧残,三波逸提,四提舍尼,五突吉罗。——详见《佛学大辞典》


不说僧过之不与世间诤
不说僧过之保护众生心中的善念
不说僧过之见少德相生大利益
不说僧过之持戒护正法
不说僧过之如法化解恶行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