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不说僧过之不与世间诤  

2009-06-24 21:52:37|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说僧过之不与世间诤

一、菩萨不与世间诤

《大方等大集經卷第五》中说:復次寶女。法語菩薩不與一切世間諍競。不輕不慢於他未學。心不輕笑不生高心。不自讚歎不謗他說。不以飲食為他說法。不遮他善令生疑惑。見他犯罪終不說之於他法中不生輕賤。不遮止他所修行法。凡所說法。不離於空無相無願。終不分別一切法界。不動法界不動實性。不依字識人不了義。雖不依止亦不誹謗。於自他眾不生分別。亦不誹謗十二因緣。非在世間淨於世間。非法淨法無貪無慳。無有毀戒不捨破戒。無瞋無妒無有懈怠。不失道心不忘菩提。為欲莊嚴無上智慧。不休不息心不生悔。於他法中心無妒嫉。不以著於非修多羅謗修多羅。毘尼摩耶亦復如是。於正法所終不見非。

佛对宝女说:宝女,法语菩萨不与一切世间诤竞。不轻不慢别人的不足之处,心中没有轻视嘲笑的念头,不生自高骄傲之心;不自己赞叹自己,也不诽谤他人;不是为了追求饮食,而给别人说法;不遮掩别人的善行,使人家生出疑惑;看到别人犯了罪,终不会到处宣扬;对于别人的所作所为不生轻贱心,对于别人的修行法门不去作障碍;凡所教说的法,不离开空、无相、无愿;终不分别一切法界,不动法界不动实性;(依义)不依文字、(依智)不依识、(依法)不依人、(依了义)不依不了义,虽然不依止这些,但也不去诽谤;于自己、他人及群众,不生分别想;也不诽谤十二因缘;不在世间净化世间,对于法与非法,都不贪恋、不悭惜;自己没有毁戒,也不舍弃破戒的人;没有嗔、没有妒、没有懈怠,不失道心不忘菩提;为了能庄严无上的智慧,不休不息心不生悔;对于别人的教法中,没有妒嫉心;不会执著于错误的修多罗(契经),而去诽谤真正的修多罗;对于毗尼摩耶(戒与论),也能保持这样的态度;对于所有的正法,终不见有一丝的过错。

诤竞:争强起纷争。摩耶:为“摩耶尼”简称,译曰法相。

二、菩萨不说僧过不增加众生苦恼

《梵網經盧舍那佛說菩薩心地戒品第十卷下》中说:若佛子。自說出家在家菩薩比丘比丘尼罪過。教人說罪過。罪過因罪過緣罪過法罪過業。而菩薩聞外道惡人及二乘惡人說佛法中非法非律。常生悲心教化是惡人輩。令生大乘善信。而菩薩反更自說佛法中罪過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如果有佛子,自己宣说出家菩萨、在家菩萨、比丘、比丘尼的罪过,或是教别人去宣说他们的罪过。宣扬他们的罪过因(犯罪的最初原因)、罪过缘(犯罪的助缘条件)、罪过法(犯罪的方法过程)、罪过业(犯罪的行为结果)。菩萨听到外道恶人以及二乘恶人,指责说佛法是非法非律,常常的生起大慈悲心去教化他们,使他们生起大乘善信,现在却反而自己带头宣扬佛法中罪过的,就是犯了菩萨波罗夷罪。

此处是讲菩萨的戒规,是叫人们都向往大乘。莫执著于小乘有偏见的观念,宣扬说佛法中这个不是法、那个不是律。菩萨本应是人们的带头者,本应是见到有人指责说佛法是错的、是恶的、是不好的,应及时的去教化他们,使他们改正偏见,生起向大乘的信念。怎么能自己还要去添火加柴,跟那些恶人一样的指责佛法呢?对于在家菩萨、出家菩萨、比丘、比丘尼,这些修行佛法的人,他们有错了,菩萨要生出大慈悲去感化他们,使他们改过,让他们回到正法中来。而不是去宣扬他们的过错,不加教化,徒劳而无意义。

波罗夷:戒律中的极重罪,华译断头,喻如断头,不能再生。——见《佛学常见辞汇》

《大方等陀羅尼經初分卷第一》中说:若有菩薩見有比丘畜於妻子隨意說過者。是名犯第三重戒。若有菩薩若見有人憂愁不樂欲自喪身。更以已意增他瞋恚敗他命根。猶若有人以火悉燒一切物者。是名犯第四重戒。

如果有菩萨看见比丘蓄有妻子,而随意的宣扬、说过错的,就是犯了第三条重戒。如果有菩萨看见有人忧愁不乐都想到要自杀了,还去以自己的心意增加他的嗔恚、败坏他的命根,就好比有人用火烧毁一切物体一样,这个菩萨就是犯了第四条重戒。

菩萨大慈悲不去随意的宣扬出家人的过错,而严格的以自身作榜样来度化出家人及在家人。如果有人本身都很忧愁,想要去自杀了,正需要别人的软语关爱,你反而用恶口教训他,那不就是更加的让人生嗔恨心吗?他嗔恨心增大,会加大他自杀的信念。就等于是火上浇油,越烧越旺,这可不是菩萨该做的事情。

如果有人犯了戒,自己也很惭愧、也很忧愁时,那他就不需要你的恶言教训了,因为他已经认识到错误了。你的教训只能更加的增加他的难看,同时也助长了你自己的傲慢心,对修行来说双方都没有好处。要是他一时想不开而羞愧的自杀了,那你就是刺激他自杀的助缘。如果你不是恶言的教训,而是用软语去引导,使他觉得修行还是有希望的,使他提起悔改的勇气,而彻底去掉破罐子破摔的念头,那你岂不是大功德一件么?

三、真实有过也不向没有受具足戒的人宣扬

《五分律卷第六》中说:若比丘知他比丘麤罪向未受具戒人說。除僧羯磨。波逸提。麤罪者。若波羅夷若僧伽婆尸沙。僧所羯磨人。當隨僧所教。若教向甲說而向乙說。教說此罪而說彼罪。 皆波逸提。比丘說比丘尼麤罪突吉羅。比丘尼說比丘比丘尼麤罪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說比丘比丘尼麤罪突吉羅。若未受具戒人。已聞彼比丘犯麤罪。問比丘。比丘反問。汝所聞云何。彼言。我聞如是如是。然後言。我聞亦如是。不犯。

如果有比丘知道别的比丘粗罪,向没有受具足戒的人宣扬,除了僧羯磨之外,一切都得波逸提罪。粗罪,或是波罗夷罪、或是僧伽婆尸沙罪。受僧所差派的羯磨人,要严格按照僧所教的那样去说,不可乱说。要是教你向甲说,而你却向乙说,教你说这个罪,你却讲说那个罪,都得波逸提罪。比丘说比丘尼粗罪的,得突吉罗罪。比丘尼说比丘、比丘尼粗罪的,得波逸提罪。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说比丘比丘比丘尼粗罪的,得突吉罗罪。要是未受具足戒的人,已经知道某比丘犯了粗罪而去问比丘。比丘反问说,你所知道的是什么一回事。那个人回答说,是这么这么的一回事,把事情全部说出。然后比丘说,我也听说是这么一回事。象这样子,这个比丘就不是犯戒。

僧伽婆尸沙:译为“僧残”。谓犯此罪者,如人被他所残,命虽未尽,形已残废,小有可救之理,僧为作法,除此之罪,故名僧残。——见《三藏法数》

四、宣扬他人破戒的人要自我反省

《摩訶僧祇律卷第十四》中说:佛告諸比丘。依止舍衛城者皆悉令集。以十利故與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若比丘知他比丘麤罪。向未受具戒人說。除僧羯磨。波夜提。比丘者如上說。知者若自知若從他聞。麤罪者。四事十三事。未受具足者。除比丘比丘尼。雖比丘尼受具足亦不得向說。說者語前人令知。除僧羯磨。羯磨者若白不成就。眾不成就。 羯磨不成就。是不名羯磨。若白成就眾成就羯磨成就。是名羯磨。世尊說無罪。波夜提者。如上說。若比丘知他麤罪。僧未作羯磨者。不得說彼麤罪。若有人問。某甲比丘犯婬飲酒者。應答言。彼自當知。若僧已作羯磨者。不得循巷唱說。若有問言。彼比丘犯婬飲酒者。比丘應問彼言。汝何處聞。答言。我某處聞。比丘應答言。我亦如是處聞。若比丘向未受具戒人。說比丘四事十三事。得波夜提。說三十尼薩耆九十二波夜提。越毘尼罪。說四波羅提提舍尼法眾學威儀。越毘尼心悔。說比丘尼八波羅夷十九僧殘。得偷蘭罪。三十尼薩耆百四十一波夜提八波羅提提舍尼眾學威儀。得越毘尼心悔。說沙彌沙彌尼十戒。得越毘尼罪。下至俗人五戒。得越毘尼心悔。

佛告诉诸比丘说:凡是在舍卫城住的比丘都叫来聚集。比丘们都聚集之后,佛对大众比丘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制戒,已经听过的再重新听一遍。如果有比丘知道其他的比丘粗罪,向没有受过具足戒的人宣扬,除了僧羯磨外,一切都得波逸提罪。知道,就是自己知道,或是听别人说而知道。粗罪,就是四事(四波罗夷罪)、十三事(十三僧残罪)。未受具足的,就是除比丘比丘尼之外的人。虽然比丘尼是受了具足戒的,也不得向她说。说,就是在他面前说话,使他知道。僧羯磨,要是白(对大众告白)不成就、众(僧众)不成就、羯磨不成就(办事不成功),都不能叫做羯磨。要是白成就众成就羯磨成就,才能叫做羯磨。

如果比丘知他粗罪,僧团没有作羯磨时,就不应当宣扬他的粗罪。要是有人问起来,某甲比丘犯了淫欲、饮酒了吗?应当回答说,他自己知道。如果僧团已经作了羯磨的话,也不能循着街巷中去大声宣说。要是有人问起来,某甲比丘犯了淫欲、饮酒了吗?应当反问他说,你从哪里听来的。别人回答说,“我众某某处听到的”。比丘应回答说,我也是在那里听到的。

要是比丘向没有受具足戒的人,宣扬比丘四事、十三事罪过的,得波逸提罪。说比丘三十尼萨耆、九十二波夜提罪过的,得越毗尼罪。宣扬说四波罗提提舍尼法、众学威仪罪过的,得越毗尼心悔。说比丘尼八波罗夷、十九僧残罪过的,得偷兰罪,说比丘尼三十尼萨耆、四十一波夜提、八波罗提提舍尼、众学威仪罪过的,得越毗尼心悔。说沙弥、沙弥、沙弥尼十戒罪过的,得越毗尼罪。再往下,宣说俗人五戒罪的,得越毗尼心悔。

宣扬(出家)人犯错的人,先看看自己有没有犯过错,如果自己都有错,那自己改正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去管别人犯没犯错呢。如果你自己没有错,还要看看你是以什么样的目的,去宣扬人的过错呢,是为了打击报复,还是为了私心快意。如果不是为了修行,不是为了感化别人,不是为了利益众生,就不应当去制造混乱惹事生非。是出家人先看看佛经,先看看自己所要遵守的规矩,再去思量该不该宣说。要不是出家人,是在家的佛弟s子,那就看看菩萨戒经,看看自己的三皈五戒,再去思量该不该宣说。如是不是佛弟s子,是一个普通的大众或是其他的教派人士,那就只能看看自己的善心,看看自己的道德标准,该不该说话了。我们是叫那些犯错的(出家)人改恶向善呢,还是不允许他改正,就直接把他打死。

尼萨耆:译为“应舍”。波夜提:煮烧覆障,堕。波罗提提舍尼:向彼悔,可呵法。众学威仪:僧众应学的威仪举止。越毗尼:违越毗尼,不守规矩。

羯磨:意指所作、事、办事、办事作法、行为等。为僧团决断办事的一种程序。——详见《佛光大辞典》

五、从六个方面看宣说他过的轻重

《梵網經菩薩戒本疏第三》中说:第六輕重者略約六位。一約所說境。二約所對人。三約言辭。四約心念。五合辨。六約自他。初中有六。一見地上菩薩為物逆行。謂非而說。二見三賢菩薩及四果聖人微失而說。三說自和上闍梨之過。四說傳法住持人過。五說同類淨戒過。六說破戒人無戒人過。此六皆初重次輕應知。二約所對人者有五。一對國王大臣說其過。 令彼捨信破壞三寶。二對外道惡人伺求過者說其罪過。增彼邪見誹謗佛法。三信心白衣說過壞其信心。上三位初重次中後下。四雖對自眾而快意說得方便罪。五為眾中舉罪呵責及說向彼師令彼教誨等此不犯也。三約言辭者有二。一以極鄙惡言磣切而說。二以汎言而說。重輕可知。若作書與人等亦同犯。四約心者有三。初約惡心 者有三。初約單。一以癡心謂說為德。不懼破戒等。二瞋心酬彼怨說已暢情等。三為貪利養為名聞故說他罪過令名利向己等。二約三雙三單一合。並准前。此上輕重 可知。二約無記心。率爾輕心忘念而說亦犯非染污。三善心為調伏故等要具五德(云云)。撿取此則不犯。五約合辨者起上初心以上初言對上初人說上初境為最重。 餘次相合及非合皆有輕重應知。六約自他者。自己一說過患猶輕。教他勸人處處傳說亦為重也

从罪过轻重来讲,约略有六个方面:一、所宣扬对象的境地差别;二、对什么人说的;三、以什么样的话语而说的;四、用什么样的心意去说的;五、前四种杂合;六、自己说与教别人去说。

所说对象的境地差别,有六种:①看到初地以上的菩萨,所作所为违背常理,认为他是错误的有罪的,而去向别人宣扬。②看见三贤菩萨以及四果圣人,有小过失,而去向别人宣扬。③看见自己的和上阇梨(师父)有过错,而四处宣扬。④宣扬传法的法师住持的过错。⑤宣扬和自己一样持净戒人的过错。⑥宣扬破戒人,以及无戒的人的过错。

对什么人而说,有五种:①对国王大臣宣扬僧人的过错,使他舍弃信心破坏三宝。②对外道恶人,及寻求僧众过错的人,宣扬僧人罪过,增加他们的邪见,诽谤佛法。③对有信心的在家人,宣扬僧人的过错,使在家人失去信心。 ④虽是对自己或是在僧羯磨时而说,但是为了称心快意而说,有私心杂念,得方便罪。⑤在僧羯磨举罪、呵责,及向他的师父说教他师父用方法教诲,这些都不犯规。

以什么样的话语而说:有二种: ①以极鄙恶的言语,碜切而说。②用常规的合理言语而说。前一种罪重,后一种罪轻。要是用书信,纸张写出来送给别人的,也一样犯这样的罪。

用什么心意去说,有三种:①具三恶心,以痴心当作有功德,不怕破戒而宣说;以嗔心为了报复怨仇,称心快意而宣说;为了贪图名闻利养,而宣说。具二恶心,三种恶心意中随便具备了两个,即痴嗔、痴贪、嗔贪。单一恶心,三种恶心意中随便具备了一,即痴、嗔、贪。②无记心,以轻率心、忘念心而宣说,犯规但是没有染污。③善心,为了调伏他们的过错而宣说。要是具足了五德(无痴、无嗔、无爱、无怖、无不知)随僧羯磨而说的不犯。若无五德不随僧羯磨的犯规。

前四种杂合,有上中下:占着了前面四种的第一条罪过大,占着了前四种中的中部条款罪过中等,占着了前四种的未尾条的罪过轻。

自己说与教别人说,有两种:自己去宣扬的罪过还有可能轻。要是教别人去宣扬的,一传百、百传千处处的宣扬,罪过当然就会大些,用书籍、影像作宣扬的同教别人宣扬是差不多的作用。

三贤菩萨:大乘十住十行十回向之菩萨也。——详见《佛光大辞典》

四果圣人:证了须陀洹、斯陀洹、阿那含、阿罗汉果的人。和上阇梨:对教授弟s子的老师称谓。


不说僧过之不与世间诤
不说僧过之保护众生心中的善念
不说僧过之见少德相生大利益
不说僧过之持戒护正法
不说僧过之如法化解恶行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