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小小戒可舍不是无因缘的乱舍  

2009-06-22 23:38:01|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小戒可舍不是无因缘的乱舍

一、迦叶责问阿难犯六种过错

《五分律卷第三十》中说:阿難復白迦葉言。我親從佛聞。吾般泥洹後若欲除小小戒聽除。迦葉即問。汝欲以何為小小戒。答言不知。又問何故不知。答言不問世尊。又問何故不問。答言時佛身痛恐以惱亂。迦葉詰言。汝不問此義犯突吉羅。應自見罪悔過。阿難言。大德。我非不敬戒不問此義。恐惱亂世尊。是故不敢。我於是中不見罪相。敬信大德今當悔過。迦葉復詰阿難言。汝為世尊縫僧伽梨以腳指押犯突吉羅。亦應見罪悔過。阿難言。我非不敬佛。無人捉綦是以腳押。我於是中亦不見罪相。敬信大德今當悔過。迦葉復詰阿難言。汝三請世尊求聽女人於正法出家。犯突吉羅。亦應見罪悔過。阿難言。我非不敬法。但摩訶波闍波提瞿曇彌。長養世尊至大出家致成大道。此功應報是以三請。我於此中亦不見罪相。敬信大德今當悔過。迦葉復詰阿難言。佛臨泥洹現相語汝。若有得四神足。欲住壽一劫若過一劫便可得之。如來成就無量定法。如是三反現相語汝。汝不請佛住世一劫若過一劫。犯突吉羅。亦應見罪悔過。阿難言。我非不欲請佛久住。惡魔波旬厭蔽我心。是故致此。我於此中亦不見罪相。敬信大德今當悔過。迦葉復詰阿難言。佛昔從汝三反索水。汝竟不奉。犯突吉羅。亦應見罪悔過。阿難言。我非不欲奉。時有五百乘車上流厲渡水濁未清。 恐以致患是以不奉。我於此中亦不見罪相。敬信大德今當悔過。迦葉復詰阿難言。汝聽女人先禮舍利。犯突吉羅。亦應見罪悔過。阿難言。我非欲使女人先禮舍利。 恐其日暮不得入城。是以聽之。我於此中亦不見罪相。敬信大德今當悔過。阿難敬信大迦葉故。即於眾僧中作六突吉羅悔過。

阿难对迦叶说:我亲自从佛跟前听到的,“我般泥洹后,想要除去小小戒的,允许除”。迦叶就问阿难说:你以为哪些戒是小小戒呢?阿难回答说:不知道。迦叶又问:你为什么不知道?阿难回答说:我没有问佛。迦叶说:那你为什么不问呢?阿难回答说:当时佛身体疼痛我怕恼乱到佛。

迦叶就责备阿难说:你不请问这个意义,你犯突吉罗罪,应当自己见罪悔过。阿难说:大德,我不是不敬戒而不请问这个意义,我是恐怕扰乱到佛的原故,才不敢问的,在这件事当中我没看到有什么罪相,因为我敬信大德(你),我现在悔过。迦叶又责问阿难说:你给佛缝制僧伽梨(袈裟)时用脚指头押,你犯突吉罪,也应当见罪悔过。阿难说:大德,我不是不敬佛,而是因为没有人帮我捉系所以才用脚去押的,在这件事当中我没看到有什么罪相,因为我敬信大德,我现在悔过。迦叶又责问阿难说:你三次请佛允许女人在正法中出家,你犯突吉罗罪,也应当见罪悔过。阿难说:大德,我不是不敬法,但摩诃波阇波提瞿昙弥,抚养佛长大,才有后来出家成道,这个功德应当回报以三次请佛,在这件事当中我没看到有什么罪相,因为我敬信大德,我现在悔过。

迦叶又责问阿难说:佛临泥洹(涅槃)时提示你说,“要是有人证得四神足,想要住世一劫或超过一劫,就能住世一劫或超过一劫,如来已成就无量的(禅)定法”,佛对你说了三遍这样的话,你当时为什么不请佛住世一劫或多劫呢,所以你犯突吉罗罪,也应当见罪悔过。阿难说:大德,我不是不想请佛长久住世,是因为恶魔波旬厌蔽我的心,所以才导致这样的,在这件事当中我没看到有什么罪相,因为我敬信大德,我现在悔过。迦叶又责问阿难说:有一回佛三次的向你索要水,你竟然不拿给佛,你犯突吉罪,也应当见罪悔过。阿难说:大德,我不是不想拿水给佛,而是当时有五百辆车在上游渡水而过,水浑浊还没澄清的原故,所以不拿水给佛,在这件事当中我没看到有什么罪相,因为我敬信大德,我现在悔过。迦叶又责问阿难说:你允许女人先礼拜舍利,你犯突吉罗罪,也应当见罪悔过。阿难说:大德,我并不想使女人先礼拜舍利,而是恐怕天晚了她们不能进城,所以才允许的,在这件事当中我没看到有什么罪相,因为我敬信大德,我现在悔过。阿难敬信大迦叶的原故,就在众僧中作六突吉罗悔过。

佛虽然说小小戒可除,但没有明确的说出哪些戒是可除的小小戒。而佛弟s子也就不敢明确的指出,哪些戒可除、哪些戒不可除。在这段经文中,迦叶与阿难的对话,隐含了三个道理。第一,明确的提示我们,佛并没有定死的指出,哪些是可舍的戒。迦叶对阿难的连续追问,使阿难没有道理再提出对可舍小小戒的议论,就只能一致通过不舍弃小小戒了。第二、指出阿难的六条轻罪,认真起来讲,阿难可真是有罪过啊,可是要宽容的去看待的话,又发现阿难也有他的道理在。暗示出,这小小戒的可舍并不是真的舍,有一定的因缘要遵守小小戒,有一定的因缘触犯了小小戒可宽容对待。第三、虽然阿难他自己没有见到有罪相,但因为尊敬迦叶的原故,而悔过认错,就是做了一个尊敬戒、尊敬长老比丘、尊敬僧团的榜样。当时,他们可是在僧众中议论的,他们议论的结能影响到整个僧团。所以说,不管你犯小小戒有什么因缘,不管你有什么道理要舍小小戒,归根结底还是要尊敬戒、尊敬长老比丘、尊敬(如法如律的)僧团。

 般泥洹:梵语  parinirva^na。又作般涅槃。原来指吹灭,或表吹灭之状态;其后转指燃烧烦恼之火灭尽,完成悟智(即菩提)之境地。此乃超越生死(迷界)之悟界,亦为佛教终极之实践目的,故表佛教之特征而列为法印之一,称“涅槃寂静”。——详见《佛光大辞典》“涅槃”

僧伽梨:新称僧伽胝,僧伽致,僧伽鸱,僧伽知。译曰重或合。以割截而更合重之故也。九条至二十五条,为三衣中之最大者,故称为大衣。——详见《佛学大辞典》

綦:(綥)形声。从糸,其声。糸(mì),细丝。从糸的字多与丝缕布帛有关。本义:苍灰色。

四神足:成就四种定力,引发四种神通。

二、经文中提到的小小戒

《摩訶僧祇律卷第二十八》中说:若弟s子犯小小戒。別眾食處處食。女人同屋。未受具足人過三宿。截生草不淨果食。應教言。莫作是。若言和上阿闍梨我更不作者善。

如果弟s子犯了小小的戒,别众食、处处食、与女人同屋、与未受具足戒的人同住超过三夜、割生草、食不净果,应当教导他说,你不要做这些事。如果他回答说,和上阿阇梨,我再也不作这样的事了,那就是好的。

《摩訶僧祇律卷第二十四中说佛住舍衛城。爾時有摩訶羅出家數犯小戒。別眾食處處食。停食食共器食女人同室宿。過三宿。共床眠共床坐。不淨果食。受生肉受生穀受金銀。諸比丘諫言。長老不應作是事。答言。長老當語我。我當受行。

佛在舍卫城时,有摩诃罗出家,多次的犯小小戒,别众食、处处食、停食食(把食物保存起来第二天吃)、共器食(多人同时使用一个餐具用餐)、与女人同住在一屋、(与未受具足戒的人)同住超过三夜、与别人同一个床睡觉、与别人同一个床坐、不净果食、受生肉、受生谷、受金银,诸比丘就劝他说,长老你不应当作这样的事。他回答说,长老应当提醒我,我应当接受按法遵行。

不净果:指不属于净地上的水果;净地,是比丘可居住而不犯戒之清净地。——见《佛光大辞典》

和上阿阇梨:僧人中教授弟s子的导师。梵语a^ca^rya,巴利语 a^cariya,西藏语  slob-dpon。又作阿舍梨、阿阇梨、阿只利、阿遮利耶。略称阇梨。意译为轨范师、正行、悦众、应可行、应供养、教授、智贤、传授。意即教授弟s子,使之行为端正合宜,而自身又堪为弟s子楷模之师,故又称导师。——详见《佛光大辞典》

三、长老富兰那提出的七条小小戒

《五分律卷第三十》中说:時長老富蘭那在南方。聞佛於拘夷城般泥洹諸長老比丘共集王舍城論比尼法。自與眷屬如屈伸臂頃來到眾中語迦葉言。我聞佛泥洹上座比丘皆共集此論比尼法。為實爾不。迦葉答言。大德實爾。富蘭那言。可更論之。迦葉即如上更論。論已富蘭那語迦葉言。我親從佛聞。內宿內熟自熟自持食從人受自取果食就池水受無淨人淨果除核食之。迦葉答言。大德。此七條者。佛在毘舍離時世飢饉乞食難得故權聽之。後即於彼還更制四。至舍衛城復還制三。富蘭那言。世尊不應制已還聽聽已還制。 迦葉答言。佛是法主於法自在。制已還聽聽已還制有何等咎。富蘭那言。我忍餘事於此七條不能行之。迦葉復於僧中唱言。若佛所不制不應妄制。若已制不得有違。 如佛所教應謹學之。

长老富兰那在南方,听说佛在拘夷城般泥洹了,诸长老比丘都在王舍城论说比尼法。他就与眷属快速的赶到王舍城的大众当中,对迦叶说:我亲从佛那里听到的,佛允许,内宿、内熟、自熟、自持食(不)从人受、自取果食、就池水受、无净人净果除核食之。迦叶回答说:大德,这七条戒规,是佛在毗舍离时,世间遭逢饥馑(灾荒)很难乞讨到食物,所以才权宜允许的,之后就在当地又重新制定四条不许,后来到舍卫城时又制定了三条不许。

富兰那对迦叶说:佛不应当制定了之后又取消,取消了之后又重制。迦叶回答说:佛是法主于法自在,制定了之后又取消,取消了之后又制定,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富兰那对迦叶说:我能赞同其余的事情,就是不能同意这七条规定。迦叶于是就在僧众当中,大声的宣告说:要是佛所不制定的我们就不应当妄制,要是佛已经制定的我们就不能违犯,按照佛所教导的,应当恭敬的学习。

在这段经文中指出,佛也曾允许过比丘们暂不遵守某些小戒,那是因为遭逢到环境所迫的原故。而一旦环境改善后,佛又重新的叫比丘们受持这些小小戒。这就是说,舍小小戒是有道理的舍,不是胡乱的舍;舍不是永久的舍,只是暂时无奈的舍,等到因缘顺利时,还得重新拾起来严格的遵守。

内宿食:食物与比丘同处,在界内经一宿的食物。内熟:在僧团结界内煮食物使熟。自熟:僧人自己把食物煮熟后吃用。自持食(不)从人受:自己取食不需从别人手中接受。自取果食:自己拾取无主的木果不需要从别人手中接受。就池水受:比丘得到池水中的果食,没有净人拿给他,比丘就以池水边受用此果食。无净人净果除核食之:在没有净人的情况下,得到净果,可把果核除掉后吃用。——详见【《五分律卷第二十二》之八食法】。

四、听别人说戒条时要按经律去检验对照

《四分律卷第五十八》中说:爾時世尊。在婆闍國地城中。告諸比丘。我說四種廣說。汝等善聽。當為汝說。諸比丘言。大德。願樂聞之。何等四。若比丘如是語。諸長老。我於某村某城親從佛聞受持。此是法是毘尼是佛教。若聞彼比丘說。不應便生嫌疑。亦不應呵。應審定文句已應尋究修多羅毘尼檢校法律。若聽彼比丘說。尋究修多羅毘尼檢校法律時。 若不與修多羅毘尼法律相應。違背於法。應語彼比丘。汝所說者非佛所說。或是長老不審得佛語。何以故。我尋究修多羅毘尼法律。不與修多羅毘尼法律相應。違背於法。長老不須復誦習。亦莫教餘比丘。今應捨棄。若聞彼比丘說。尋究修多羅毘尼法律時。若與修多羅毘尼法律相應。應語彼比丘言。長老所說。是佛所說。審得佛語。何以故。我尋究修多羅毘尼法律。與共相應。而不違背。長老。應善持誦習教餘比丘。勿令忘失。此是初廣說。復次若比丘如是語。長老。我於某村某城和合僧中上座前聞。此是法是毘尼是佛所教。聞彼比丘說時。不應嫌疑亦不應呵。應審定文句尋究修多羅毘尼檢校法律。若聞彼比丘說。尋究修多羅毘尼法律時。不與相應違背於法。應語彼比丘言。長老。此非佛所說。是彼眾僧及上座。不審得佛語。長老亦爾。何以故。我尋究修多羅毘尼法律。不與相應違背於法。長老。不須復誦習。亦莫教餘比丘。今當棄之。若聞彼比丘語。尋究修多羅毘尼法律與相應不違背於法。應語彼比丘言。長老。是佛所說。彼眾僧上座及長老亦審得佛語。何以故。 我尋究修多羅毘尼法律。而與相應無有違背。長老。應善持誦習亦教餘人。勿令忘失。此是第二廣說(次第三句。從知法毘尼摩夷眾多比丘所聞亦如是。第四句從知法毘尼摩夷一比丘所聞亦如是)是為四廣說。

佛在婆阇国地城中,对诸比丘说:我说四种广说,你们要仔细听,我给你们讲。诸比丘回答说,大德,我们愿意听讲。佛对大众说,是哪四种呢?如果有比丘象这样子跟你们讲,“诸长老,我在某村某城亲自听佛讲,这个是法、这个是毗尼、是佛所教导的”。你们听他这样说,不要马上的就生嫌疑,也不要马上的就呵责,应当先去审定文句,再去对照修多罗(经)毗尼(戒)检校法律。如果他所说的不符合经戒,与经戒佛法相违背,应当跟他说,“你所说的不是佛所说的,或者是长老没有真正明白佛的话语。为什么呢,因为我去对照经戒法律,都跟你讲的不相合,你讲的违背了佛法。长老不要再诵习这样的文句了,也不要去教别人诵习。在今天就应当舍弃掉”。如果他所说的,符合经戒法律,应当跟他说,“长老所说,是佛所说,真正明白了佛的话语。什么道理呢?因为我去对照经戒法律,都跟你讲的相合,你讲的没有违背佛法。长老应当继续诵习这样的文句,也要去教别人诵习,不要使它失传了”。这是第一种广说。

如果有比丘象这样子跟你们讲,“诸长老,我在某村某城和合僧中上座前听到的,这个是法、这个是毗尼、是佛所教导的”。你们听他这样说,不要马上的就生嫌疑,也不要马上的就呵责,应当先去审定文句,再去对照修多罗(经)毗尼(戒)检校法律。如果他所说的不符合经戒,与经戒佛法相违背,应当跟他说,“你所说的不是佛所说的,或者是长老没有真正明白佛的话语。为什么呢,因为我去对照经戒法律,都跟你讲的不相合,你讲的违背了佛法。长老不要再诵习这样的文句了,也不要去教别人诵习。在今天就应当舍弃掉”。如果他所说的,符合经戒法律,应当跟他说,“长老所说,是佛所说,真正明白了佛的话语。什么道理呢?因为我去对照经戒法律,都跟你讲的相合,你讲的没有违背佛法。长老应当继续诵习这样的文句,也要去教别人诵习,不要使它失传了”。这是第二种广说。

如果有比丘象这样子跟你们讲,“诸长老,我在知法毘尼摩夷众多比丘处听到的,这个是法、这个是毗尼、是佛所教导的”。你们听他这样说,不要马上的就生嫌疑,也不要马上的就呵责,应当先去审定文句,再去对照修多罗(经)毗尼(戒)检校法律。如果他所说的不符合经戒,与经戒佛法相违背,应当跟他说,“你所说的不是佛所说的,或者是长老没有真正明白佛的话语。为什么呢,因为我去对照经戒法律,都跟你讲的不相合,你讲的违背了佛法。长老不要再诵习这样的文句了,也不要去教别人诵习。在今天就应当舍弃掉”。如果他所说的,符合经戒法律,应当跟他说,“长老所说,是佛所说,真正明白了佛的话语。什么道理呢?因为我去对照经戒法律,都跟你讲的相合,你讲的没有违背佛法。长老应当继续诵习这样的文句,也要去教别人诵习,不要使它失传了”。这是第三种广说。

如果有比丘象这样子跟你们讲,“诸长老,我在知法毘尼摩夷某一位比丘跟前听到的,这个是法、这个是毗尼、是佛所教导的”。你们听他这样说,不要马上的就生嫌疑,也不要马上的就呵责,应当先去审定文句,再去对照修多罗(经)毗尼(戒)检校法律。如果他所说的不符合经戒,与经戒佛法相违背,应当跟他说,“你所说的不是佛所说的,或者是长老没有真正明白佛的话语。为什么呢,因为我去对照经戒法律,都跟你讲的不相合,你讲的违背了佛法。长老不要再诵习这样的文句了,也不要去教别人诵习。在今天就应当舍弃掉”。如果他所说的,符合经戒法律,应当跟他说,“长老所说,是佛所说,真正明白了佛的话语。什么道理呢?因为我去对照经戒法律,都跟你讲的相合,你讲的没有违背佛法。长老应当继续诵习这样的文句,也要去教别人诵习,不要使它失传了”。这是第四种广说。

寻究:检验对照,研分分析。相应:即契合之义。

摩夷:论藏的四个名称之一。译曰行母,本母。论藏诠显行法,即为生行之母,故名行母。又论藏诠显理。理为教本,故曰本。彼能生为教本之理,故名本母。——详见《佛学大辞典》

五、为了随顺当地的法规及当地人民的道德观

《五分律卷第二十二》中说:復告諸比丘。雖是我所制。而於餘方不以為清淨者。皆不應用。雖非我所制。而於餘方必應行者。皆不得不行。

佛对诸比丘说:虽然是我所制定的(戒规),如果在别的地方人们不认为是清净的,你们都不应当坚持的使用;虽然不是我所制定的规矩,如果在别的地方人们认为是必需遵行的,那你们也不能不去遵行。

别的地方,就是指除当地之外的一切地方,比如别的国家、别的城镇、别的族地。这当然是指小小戒,要遵守国家的法律,要尊重人们的道德习惯。当小小戒与当地的法律有抵触时,只能遵守法律而暂舍小小戒;当小小戒与当地人们的道德习惯有冲突时,只能是遵行人们的道德习惯而暂舍小小戒。为什么说是只针对小小戒而说,不是针对大戒而说的呢?因为佛教中的大戒,不管到任何国家、任何地区、任何种族,都能算得上是善的,都能与国家法律、人们的道德标准相符合。如果有比较特殊的少数种族、或少数外道,非要违背多数人们的道德观而行邪道的话,那佛教中的大戒反而正是治疗他们种种恶行的良药,所以说大戒不是属于随俗而舍的戒。

六、为了行大功德而暂避小小戒

《優婆塞戒經卷第》六中说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住尸波羅蜜時。所受眾苦誰能說之。有人若受小小戒已。少欲知足不能憐愍諸苦眾生。當知是人不能具足尸波羅蜜若能修忍三昧智慧。勤行精進樂於多聞。當知是人則能增長尸波羅蜜。

佛对善生说:善男子,菩萨摩诃萨住尸波罗蜜时,所忍受的众苦真是多得无法说。有的人受持小小戒,少欲知足,却不能怜愍诸苦众生,应当知道这个人,不能具足尸波罗密。要是能修忍三昧智慧,勤行精进乐于多闻,应当知道这个人才能增长尸波罗蜜。

如果说,只顾着受持小小戒,顾着自己的个人修行,能少欲知足,却不能怜愍无量众生的苦痛。那就只能说,你是在持戒,但算不上是持戒波罗蜜。菩萨的持戒,不但能顾及到自己的修行,同时也能照顾到多数的大众,对无量的众生生出怜愍心,而修习无量的忍辱、三昧、智慧,那才是持戒波罗蜜。

尸波罗蜜:就是持戒波罗密。尸罗:又云尸怛罗,正译曰清凉,傍译曰戒。身口意三业之罪恶,能使行人焚烧热恼,戒能消息其热恼,故名清凉。又,旧译曰性善。——详见《佛学大辞典》

七、说允许舍同时还说要顺应礼度

《佛說長阿含經卷第四》中说:阿難。汝謂佛滅度後。無復覆護。失所持耶。勿造斯觀。我成佛來所說經戒。即是汝護。是汝所持。阿難。自今日始。聽諸比丘捨小小戒。上下相呼。當順禮度。斯則出家敬順之法。

佛对阿难说:阿难,你不要认为在佛灭度后,你没有了关爱守护,失去了依靠。不要这样想,我成佛以来所说的经戒,就是你的守护,就是你的依靠。阿难,从今天开始,允许诸比丘舍小小戒。上下相呼,要顺应礼度,这是出家人的敬顺之法。

这段话,是佛临灭度时所说的。佛在的时候,有小小戒的问题就可以去请问佛,而佛灭度后小小戒的问题无法再问,佛提前的考虑到灭度后的比丘们,会遇到这些疑难,那佛就提前的给我们作了一个解答。就是叫我们可以灵活应用,当舍的就可以舍,也可以不舍都要看实际情况而论。虽然说小小戒可以舍,但是还是提出要顺应礼度,就是说礼度不可以废,要上下相顺、互相尊敬互相爱护,出家人之间要团结,这个原则不能变。

八、不能定死了舍弃某一条戒

《五分律卷第三十》中说:迦葉復詰阿難言。若我等以眾學法為小小戒。餘比丘便言。至四波羅提提舍尼亦是小小戒。若我等以至四波羅提提舍尼為小小戒。餘比丘便復言。至波逸提亦是小小戒。若我等以至波逸提為小小戒。餘比丘便復言。至尼薩耆波逸提亦是小小戒。俄成四種何可得定。迦葉復言。若我等不知小小戒相而妄除者。諸外道輩當作是語。沙門釋子其法如煙。師在之時所制皆行。般泥洹後不肯復學。迦葉復於僧中唱言。我等已集法竟。若佛所不制不應妄制若已制不得有違。如佛所教應謹學之。

迦叶反问阿难说:如果我们以众学法为小小戒,那其他的比丘可能就会说,到四波罗提提舍尼也是小小戒;如果我们以到四波罗提提舍尼为小小戒,那其他的比丘可能就会说,到波逸提也是小小戒;如果我们以到波逸提为小小戒,那其他的比丘可能就会说,到尼萨耆波逸提也是小小戒。 就这些就分出了四种不同的说法,那小小戒的犯围到底怎么来判定,人人都随便的判定小小戒的犯围,那戒律就不能保持严整了。如果我们不知哪些是小小戒的相状就妄加废除的话,那些外道们就会说,沙门释子的法就象轻烟一样不实,老师在世时所制定的都能遵行,老师般泥洹后都不肯遵行了。迦叶又重复的在僧众当中大声的宣告说:我们已经结集佛法完毕了,凡是佛所不制定的,我们就不应当妄制;凡是佛已制定的我们就不应当违背。一切都照佛所教导的,去认真的学习。

说小小戒可舍,是要灵活的去看待。哪条小小戒舍了更加的能方便修行上进,更能利益大众,就暂时的舍。哪条小小戒并没有防碍到任何人,那就继续的遵守。并不是说,只要是小小戒就随便的舍吧。如果非要定死了哪条小小戒可舍就舍弃的话,那就会舍一条少一条。今天去一条,明天去一条,到最后戒律就会被去光了。有的人舍了之能更加的利于修行,有的人舍了之后却损害修行,定死了某一条为可舍,反而不利于大家修行了。一切都是为了修行,为了利益大众,所以它是灵活的,佛没有定死说哪一条可舍,就是要看情况而定。

众学法:即僧戒八段中的第七。系有关服装、食事、威仪的规则。因其数甚多,且应常加学习,故云‘众学’。——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四波罗提提舍尼:意译作对他说、向彼悔、各对应说、悔过法、可呵法。比丘有四戒,称为四提舍尼。——详见《佛光大辞典》

波逸提:意译为‘堕’。此系轻垢罪之一;若犯此戒,或舍财物、或作忏悔,使得清净;如若不然,当堕恶趣,故云堕。——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尼萨耆波逸提:尼萨耆为尽舍,波逸提为堕。此罪聚总关于衣钵等之财物,故以其所犯之财物,舍于众中而忏悔之,谓之尽舍。若不忏悔,则结堕狱之罪,故曰堕。——详见《佛学大辞典》

九、当依可舍小小戒的精神去灵活应用

佛陀告诉我们说小小戒可舍,就是显示出了,在使用佛法的过程中,可以遵循一个灵活应用的精神。而不是非要定死了的说,去舍弃哪个戒条。正因为它是灵活的,它才可以根据国家法律、种族文化、时代观念的不同而变化,它才能随着时间、地理、气候与环境的不同而作适当的调整。如果一定要指出哪些是小小戒而舍弃,这样戒律又变成了一个僵死的教条,那“灵活应用佛法”的精神就失去了。只有不定死了,僧人们在传播佛教的时候,才能够随着时间与地域的不同,依照这个“小小戒可舍”的精神,来决定哪一些“小小戒”可以改变、可以暂舍。舍弃小小戒的精神,本身就是不去把戒律看成是死教条、死文句。

  评论这张
 
阅读(9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