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不无故为清净比丘制戒  

2009-06-18 21:28:17|  分类: 研习佛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无故为清净比丘制戒

一、因不广说法不建立戒的原故佛法住世时间短

《摩訶僧祇律卷第一》中说:爾時尊者舍利弗。獨一靜處結加趺坐正受三昧。三昧覺已作是思惟。有何因緣。諸佛世尊滅度之後法不久住。有何因緣。諸佛世尊滅度之後法教久住。於是尊者舍利弗。晡時從三昧起詣世尊所。頭面禮足卻坐一面。坐一面已白佛言。世尊。我於靜處正受三昧。三昧覺已作是思惟。有何因緣。諸佛世尊滅度之後法不久住。 有何因緣。諸佛世尊滅度之後法教久住。爾時佛告舍利弗。有如來不為弟s子廣說修多羅祇夜授記伽陀憂陀那如是語本生方廣未曾有經。舍利弗。諸佛如來不為聲聞制戒。不立說波羅提木叉法。是故如來滅度之後法不久住。舍利弗。譬如鬘師鬘師弟s子以種種色花著於案上不以線連。若四方風吹則隨風散。何以故無線連故。如是舍利弗。如來不廣為弟s子說九部法。不為聲聞制戒。不立說波羅提木叉法。是故如來滅後法不久住。舍利弗。以如來廣為弟s子說九部法。為聲聞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是故如來滅度之後教法久住。舍利弗。譬如鬘師鬘師弟s子以種種色花以線連之。若四方風吹不隨風散。所以者何。以線連故。如是舍利弗。如來廣說九部經。為聲聞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是以如來滅後法得久住。舍利弗。以是因緣故。教法有久住有不久住者。

尊者舍利弗,独自一个人在静处结加趺坐入定。出定之后心中这样想,有什么样的因缘,在诸佛世尊灭度之后,佛法得不到长久的住世呢?又是有什么样的因缘,在诸佛世尊灭度之后,教法能够长久的住世呢?舍利弗作这样的思索之后,就在傍晚时分来到佛的住处,头面礼足后在一旁坐下问佛说,世尊,我在静处修习禅定,出定之后我作这样的思惟,有什么样的因缘,诸佛世尊灭度之后,佛法得不到长久住世?又有什么样的因缘,诸佛世尊灭度之后教法能够长久的住世呢?佛就告诉舍利弗说,有的如来不给弟s子们,广说修多罗、祇夜、授记、伽陀、忧陀那、如是语、本生、方广、未曾有经,不为声闻制戒,不建立不讲说波罗提木叉法,所以在如来灭度之后,教法得不到长久住世。就譬如鬘师鬘师弟s子,把种种颜色的花放在桌案上,不用线去串连,要是有四方的风吹来,就会随风飘散。同这个道理一样,诸佛如来不给弟s子们广说九部法,不为声闻制戒,不建立不讲说波罗提木叉法,所以在如来灭度后教法不能够长久的住世。舍利弗,如果诸佛如来给弟s子广说九部法,为声闻制戒,建立讲说波罗提木叉法,因此在如来灭度之后,教法就能够长久的住世。就譬如鬘师鬘师弟s子,把种种颜色的花,用线去串连起来后,再放在桌案上,要是有四方的风吹来,就不会随风飘散。为什么呢?因为有线串连的原故。舍利弗,同这道理一样,要是诸佛如来能广说九部经,为声闻制戒,建立讲说波罗提木叉法,那么在如来灭度之后,教法就能够长久住世。因为有这样的因缘,诸佛如来们,有的教法能够长久住世、有的教法不能够长久住世。

 

正受三昧:三昧一译正受。正受三昧者,梵汉双举也。——见《佛学大词典》

灭度:即涅槃、圆寂、迁化之意。此谓永灭因果,开觉证果。即永远灭尽“分段、变易”等二生死,而度脱“欲、有、见、无明”等四暴流。——详见《佛光大词典》

修多罗:又作修单罗,修妒路,修多阑,修单兰多;意译线、条、綖、教条,或译为经、契经、直说、圣教、法本、善语教。指经律论三藏中之经藏,或经藏所包含的佛经。——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祗夜:又作歧夜,意译诗歌、应颂或重颂,又译祇夜经或重颂偈。乃诸经中于长行(散文)之后,再重述或补充经义的偈颂。——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授记:音译毗耶佉梨那、弊迦兰陀、和伽罗那、和罗那。又作授决、受决、受记、受莂、记别、记莂、记说、记。佛对发心的众生授与未来证何果位的预记(预言)。——详见《佛光大词典》

伽陀:又作伽他、偈佗、偈。意译为讽诵、讽颂、造颂、偈颂、颂、孤起颂、不重颂偈。多置于教说的一段落或经文之末。为区别重复述说长行之经文的偈颂(祇夜),因此译为孤起颂、不重颂偈。——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忧陀那:又作优陀那,乌陀南,邬陀南,优檀那,邬驮南,郁陀那等。译曰自说。十二部经中之无问自说经。无人问,佛自说法者。——见《佛学大词典》

如是语:也指“本事经”,讲述佛及弟s子过去世的事情因果。如是语,即“如此说”之意;盖每经之经尾有(……如是)或(我闻世尊说此义)之结语,经首则以(曾如是言)或(我闻世尊、应供曾如是说)为始,各经中亦常用(如是言)之定型文句,由是可知本经经名之由来。 ——详见《佛光大词典》

本生:谓宣说己身于过去世,行菩萨行时,自本生事。——详见《法相辞典》

方广:方是方正之义,广是广大之义,方广是一切大乘经的通称。——详见《佛学常见辞汇》

未曾有:译为希法、胜法、奇特法、未曾有法。——详见《佛光大词典》

波罗提木叉:译曰别解脱,又曰处处解脱。——详见《佛学大辞典》

鬘师鬘师弟s子:以花卉装饰为业的人群。鬘师,就是他们当中当师父的。鬘师弟s子,就是他们当中当徒弟的。

二、因为弟s子们都清净所以不马上立戒

《摩訶僧祇律卷第一》中说:爾時尊者舍利弗。白佛言。唯願世尊。廣說九部經。善為聲聞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令教法久住。為諸天世人開甘露門。爾時佛告舍利弗。如來不以無過患因緣而為弟s子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舍利弗。譬如轉a輪聖王不以無過而為婆羅門居士而制刑罰。如是舍利弗。如來亦復如是。不以無過患因緣而為弟s子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然舍利弗。當來有正信善男子。於佛法中信家非家捨家出家。或有心亂顛倒起於淨想。三毒熾盛而犯諸罪。舍利弗。是時如來當為弟s子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止舍利弗。如來自當知時。舍利弗言。唯然世尊。如來自當知時。

舍利弗听佛说,要是诸佛如来能广说教法,为声闻弟s子制戒,可以使佛法长久的住世。

于是舍利弗就对佛请求说:“唯愿世尊,广说九部经,善为声闻弟s子制戒,建立讲说波罗提木叉,使佛的教法长久住世,为诸天世人开甘露门。”

当时,佛就告诉舍利弗说:“如来不能在弟s子没有犯过错的时候,就给弟s子们制戒、建立讲说波罗提木叉法;就譬如转轮圣王,不能在婆罗门居士没有过错时给他们制定刑罚。同样的道理,如来不能在没有任何过患的因缘下,给弟s子们制戒、建立讲说波罗提木叉法。要等到以后有正信的善男子,在佛法中舍家出家,或有心乱颠倒的于不净而生净想,三毒炽盛而犯下一切罪过时,如来在那时可为弟s子制戒,建立讲说波罗提木叉法。舍利弗啊,现在你就不多多说了,如来自己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制定戒规。”

舍利弗回答说:“唯然(是的)世尊,如来自当知时(自己知道什么时候适宜)”。

三、之前的佛弟s子最少都是证了须陀洹果的

《五分律卷第一》中说:我此眾淨。未有未曾有法。我此眾中最小者得須陀洹。諸佛如來。不以未有漏法而為弟s子結戒。 我此眾中。未有恃多聞人故。不生諸漏。未有利養名稱故。未有多欲人故。未有現神足為天人所知識故。不生諸漏。

佛对舍利弗说:现在我的弟s子们都很清净,没有发生一切不合常规的过错。我现在的弟s子们当中,最小的(小果)都得到了须陀洹果。要是弟s子们没有一点过错,诸佛如来就不给他们结戒。我现在的弟s子们当中,还没有一个凭恃多闻而生骄傲的人,还没有一个贪利养名称的人,还没有因显神通被很多天人都熟知的人,他们都没有这些弊病,没有生出一切的漏患(所以我不给他们制戒)。

在佛没有制戒之前,那些佛弟s子们的根性都很锐利,修行精进没有生出一切漏患。他们根本不会犯戒,所以制戒对他们也就没有意义。如果给他们制戒就成了画蛇添足,人们会讥谤说佛没事找事。

弟s子们本来修行好好的,一点过错也没有,为什么非要给弟s子制定戒规!就好象,你一点过错也没有,领导平白无故的天天对你说,这个你违犯了就打你,那个你违犯了就罚你,你会不会觉得很难受,会不觉得领导是在故意整你啊!

要是人们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事,而建立了这样的法规就等于白费功夫。譬如当人间的福报极盛,有转轮圣王出现在世间,人民的寿命都八万四千岁,人们不愁吃不愁穿,没有偷盗抢劫,没有杀人放火,没有打骂侮辱,有的都是互相祝福、互相爱护。那转轮圣王也不会给人民制定惩治处罚的法规,更不会制定酷u刑、极刑。要是在人们八万四千岁时,都精勒修善的时候,转轮圣王突忽宣布说,制定酷u刑、极刑,人们会不会认为这是个很不对的事呢?当然,转轮圣王不会在这时候制定酷u刑、极刑的,这只是打个比方。

须陀洹:初证圣果者,预入圣道之法流,故称预流。七返人天转生修行,可得解脱轮回。——详见《佛光大辞典》

四、适逢弟s子们当中有人生出有漏法故而结戒

《四分律卷第一》中说:舍利弗。如來未為諸比丘結戒。何以故比丘中未有犯有漏法。若有犯有漏法者。然後世尊為諸比丘結戒。斷彼有漏法故。舍利弗。比丘乃至未得利養。故未生有漏法。若得利養便生有漏法。 若有漏法生。世尊乃為諸比丘結戒。欲使彼斷有漏法故。舍利弗。比丘未生有漏法者。以未有名稱為人所識多聞多財業故。若比丘得名稱乃至多財業。便生有漏法。 若有漏法生。然後世尊當為結戒。欲使彼斷有漏法故。

佛对舍利弗说:“舍利弗,如来没有给诸比丘结戒,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诸比丘当中还没有人犯过错的原故。如果有犯过错的、生出有漏法的人,然后佛才给诸比丘们结戒,是为了断除他们的有漏法之故。舍利弗啊,比丘(佛弟s子)们没有得到大利养,没有生出有漏法;要是比丘们得到大利养,就容易生出有漏法。如果生出了有漏法,然后佛就给他们结戒,是为了断除他们的有漏法的原故。舍利弗,比丘们没有大名称的,不为人们所熟识,不多闻不多财业,还没有生出有漏法;要是比丘们得大名称,为人们所熟识,有多闻有多财业的话,就容易生出有漏法。如果生出了有漏法,然后佛就给他们结戒,是为了断除他们的有漏法的原故。”

佛所制定的每条戒规,都是有因缘、有道理而制定的,不是毫无章法的制定。是根据已发生的事实情况,为了使佛弟s子们断除不好的行为,为了使佛弟s子们更好的修行才制定的戒规,不是为了用权力威望去压制别人,纯粹是因时、因地、因情况的不同,而采取的非常适宜的应对措施。一切都是为了大众,并不是为了佛他自己的得失。

这段经文从侧面也反应出,生出有漏法的条件原因。是因为佛法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所接受,佛弟s子也会越来越得到人们的恭敬供养,而加入佛门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众多的人数之中,人人都有不同的生活习惯,修行佛法的根性,有利、钝、大、小各不相同,对于人们的财物供养、对于人们的赞叹恭敬,难免会有一部分佛弟s子把握不好分寸,就容易生出有漏之法,就容易犯过错。这段经文还说明了另一个情况,就是先前的佛弟s子,都是诚心加入佛门,都能认真的修行,能做到身心清净。他们,不会去贪图名闻利养,不会去贪图收敛财物,都各自精进的修行。只是在后来,人数众多、根性不等的情况下,有少数人才慢慢的,生出了有漏之法。

 五、圣王见人真实有过尚生慈愍心不肯加刑罚

《摩訶僧祇律卷第一》中说:爾時諸比丘白佛言。世尊云何尊者舍利弗。諸比丘未有過患。而請世尊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佛告諸比丘。舍利弗不但今日未有過患而請制戒。彼於昔時在一城邑聚落。人民居士未有過患。亦曾請我制諸刑罰。諸比丘白佛言。世尊。乃往昔時已有此耶。佛言如是。諸比丘白佛言。世尊。願樂欲聞。佛告諸比丘。過去世時有城名波羅奈。國名迦尸。彼時國王號曰大名稱。以法治化無有怨敵。布施持戒汎愛人物。善攝眷屬法王御世。人民殷盛。富樂豐實。聚落村邑雞飛相接。舉國人民更相敬愛。種種眾伎共相娛樂。時有大臣名曰陶利。多諸策謀作是思惟。今此王境自然富樂人民熾盛。城邑聚落雞飛相接。舉國人民更相敬愛。種種眾伎共相娛樂。時彼大臣往白王言。今日境界自然富樂人民熾盛。城邑聚落雞飛相接。舉國人民更相敬愛。種種伎樂共相娛樂。願王當為斯等制立刑罰。莫令極樂生諸過患。王言止止。此言不可。所以者何。過患未起而欲制罰。臣復白王。當防未來。莫令極樂生諸過患。時王作是思惟。今此大臣聰明智謀。多諸朋黨不可卒制。今若呵責或生咎釁。

诸比丘对佛说:“世尊,为什么尊者舍利弗,在诸比丘没有犯过错时,请世尊制戒,建立讲说波罗提木叉法呢?”

佛告诉诸比丘说:“舍利弗不但今天在没有过患的情况下而请制戒,在过去世时也曾有类似的事情。在过去世时有一个城邑聚落,人民居士都没有过患,他也曾请我制定刑罚。”

诸比丘对佛说:“世尊,过去世时,就有这样的事情了呀?”

佛回答比丘们说:“是啊!”

诸比丘对佛说:“我们想知道这件事”。

佛告诉诸比丘说:“过去世时,有一个城名字叫做波罗奈,国名叫做迦尸,国王的名号叫做大名称。国王以(善)法治化国家,远近都没有怨敌,布施持戒泛爱人民。善摄眷属如同法王御世,人民殷盛、富乐丰实,聚落村邑之间只有鸡能飞到那么远的距离。全国人民都互相敬爱,作很多种的伎乐共同娱乐。当时,有一位大臣名字叫做陶利,有很多的策谋。这位大臣就起这样的念头说,现今国王境内,自然富乐人民炽盛,城邑聚落鸡飞相接,全国人民互相爱敬,种种众伎共同娱乐,不如请求国王给人民制定刑罚。于是大臣陶利就去对国王说:今国王境内,自然富乐人民炽盛,城邑聚落难飞相接,全国人民互相爱敬,种种众伎共同娱乐。愿王给他们制立刑罚,不要叫人民因为极大的快乐,而生出诸多的过患。国王对大臣陶利说:停止,不要说了。不要在过患没有生起的时候,制定刑罚。大臣陶利又重复的对国王说:应当防止未来呀,不要让人民因极大的快乐,生出很多的过患。国王当时见大臣心意坚决就思索道,这个大臣他有聪明智谋,有很多的朋党,我不能马上的让他改变想法,今天要是呵责他的话或有可能生出灾祸。”

汎:fàn 同“泛”。殷盛:形容多而强大。釁:xìn祸患;祸乱。

法王御世:法王一般是指佛;御世是治化世间。喻指象佛陀度化众生一样。

爾時國王欲微誨大臣。即說偈言

勢力喜瞋恚  難可卒呵制 橫生人過患  此事甚不可

大人多慈愍  知人實有過 猶尚復觀察  哀愍加其罰

惡人喜惱他  不審其過罪 而加其刑罰  自損惡名增

如王好威怒  枉害加良善 惡名流四遠  死則墮惡道

正法化黎庶  身口意清淨 忍辱行四等  是謂人中王

王為人中上  宜制忿怒心 仁愛恕有罪  哀愍加刑罰 

当时,国王想劝诲大臣的原故,就说出了一个偈颂道:

有大势力而喜嗔恚的人,很难在短时间内去制止他,如果没来由的制造过患,这样的事不可以做啊。大肚量的圣贤之人有极多的慈愍心,即便是知道别人真实的有过错,还要去再三的观察,哀愍他不肯加以刑罚。凶恶的人喜欢恼乱他人,在不审查别人到底有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就加以刑罚的惩治,自己折损道德、增加了自己的恶名声。如果国王喜好发怒,冤枉加害良善的人,那恶名声也会流传四方,死后堕落到恶道当中。用正法去化导黎民百姓,身口意业清净,有忍辱、行四无量心,才是一个好的国王啊!国王作为人中的上人,就应当能制止忿怒的心态,要仁爱宽恕有罪的人,哀愍他们不肯随便的加以刑罚。

四等:四平等心,亦即慈、悲、喜、舍之四无量心。——见《佛学常见辞汇》

爾時大臣聞王所說。心大歡喜而說偈言

最勝人中王  願永蔭黎庶 忍辱自調伏  道化怨自降

王德被無外  祚隆永無窮 以道治天下  常為天人王 

佛告諸比丘。爾時國王大名稱者。豈異人乎則我身是。時大臣陶利者。舍利弗是。爾時城邑聚落長者居士未有過患。而彼請我令制刑罰。今諸比丘過患未起。而復請我為諸弟s子。制戒立說波羅提木叉法。

大臣在听了国王所说的偈颂之后,心中生大欢喜,也说出了一个颂道:

最胜的人中王啊,愿你永远的荫护黎民百姓,有忍辱心能自调伏,用道法化导人民,怨恨自然的被降伏。(人民)都在大王的德行庇护下,福运昌盛没有穷尽,以道法治理天下,(愿大王)常常的作为天及人的王。

佛陀告诉诸比丘说,那个时候的国王叫大名称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的前身啊。那个时候的大臣叫做陶利的,就是舍利弗的前世啊。在那时,城邑聚落长者居士们没有过患,他请我制立刑罚,现如今比丘们没有过患,他又请我为诸弟s子制戒,建立讲说波罗提木叉法。一天吃一顿饭 - 在迷途 - 在迷途

黎:众,众多。庶:shù百姓;平民。祚:zuò本义:福;福运。

六、避免众生讥嫌故等现出罪相时才制戒

《文殊師利問經卷下》中说: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未來邪見人。當誹謗佛說如是言。若使如來是一切智。何故待眾生作罪。然後制戒。佛告文殊師利。如此即是一切智相。若我逆制戒人當謗我。何以故。我不作罪云何強說。此非一切智。何以故。我無罪過故。如來無慈悲心。不饒益不攝受眾生。如人無子而說有子某時當生。空有此言云何可信。何以故。不真實故。若真見生子則生信心。如是文殊師利。所未作罪人天不見。云何逆制戒。要須見罪然後乃制。文殊師利。譬如醫師知風痰熱等發起所由。亦知有藥對治此病。有人勇健身無疾病。如此之人須師治不。文殊白佛。彼不須治。彼若病生師即為治。世間讚說是第一師。如是文殊師利。一切聲聞一切眾生。有宜制戒有不宜者。我知一切眾生心之所行。未作罪者我則不制。若已作過我則制戒。我若如此則世間不謗。文殊師利。眾生之中有下中上。如來制戒亦復如是。文殊師利。如種大麥及麻豆等。牙始生時已堪用不。文殊師利言。不堪用也。何以故。以未熟故。佛告文殊師利。一切眾生善根未熟。亦如是不堪制戒。文殊師利。如拘物頭花優缽羅花始生之時。日光所照能令開不。文殊師利言。不能開也。何以故。以新生故。佛告文殊師利。善根未熟亦如是。如來如是不得制戒。何以故。非時節故。若非時制戒。眾生不受言。我無罪何故制戒。文殊師利。如種穀未熟為可取不。文殊師利言。不可取也。世尊。非時尚未有花。何況得米及以糠糩。文殊師利。我未制戒亦復如是。諸弟s子無所犯無犯戒果。是故文殊師利。我不逆制戒。佛說此祇夜。

無罪逆制戒  眾生不信受 是故見有罪  爾時乃制戒

譬如芽莖時  未便有果實 諸比丘無罪  不制戒亦然

文殊师对佛说:世尊,在未来有邪见的人会诽谤佛说,“如果如来是一切智,为什么还要等待众生造了罪才制戒呢,为什么不提前制戒”。

佛就告诉文殊师利说:要是这样说的话,那等众生造了罪之后,才制戒正是一切智的表现啊。如果众生都没有造罪,而我要是违逆众生的心意而强加制戒的话,那他们才更加的有理由诽谤我说,“为什么我们都没有罪,而要强加制戒呢?这不是一切智,因为我们没有罪,而强加给我们制戒,如来没有慈悲心,不能多多利益不能摄受众生。”譬如,别人根本没有子女而说他有子女,在某天某时会有的,空说这样的话不能取信于人。为什么呢?因为不真实的原故啊!要是别人真实的能看见生出了子女,就自然的有相信的心。文殊师利,同这道理一样,还没有造的罪,人与天都看不到,怎么能违逆他们的心意而制定戒规呢!必须要在众生看到罪相,然后才给他们制戒。文殊师利,譬如医师知风痰热等引发的根源,也能知道什么药可以治疗这些病,如果有人身体强健没有疾病时,这个人需要医师治疗吗?

文殊师利回答佛说:他不需要治疗。

佛说:要在人身体不好有毛病时,医师再去给他治疗,人们才会称赞说“医师是个好医师”。文殊师利,同这道理一样,一切声闻一切众生,有宜制戒有不宜制戒的,我知晓一切众生心念所行,没有造罪的我就不制戒,要是已经造了罪的我就给他们制戒,照这样的去制戒,世间的人才不能诽谤。

文殊师利,众生的根性有上中下,如来制戒也有上中下。文殊师利,就好比种大麦及麻豆等,刚发芽时可以采收吗?

文殊师利回答说:不可以采收,因为它还没有成熟。

佛对文殊师利说:一切众生善根未成熟时,也是不适宜制戒的。文殊师利,就好比拘头花、优钵罗花,刚生出来一点点大的时候,太阳光去照它能叫它开花吗?

文殊师利回答说:不能开花,因为才刚生出来一点点的大。

佛告诉文殊师利说:众生善根没成熟时,也同这个道理一样,如来不给他们制戒,是因为还不是适宜的时候。要是在不适宜的时候给他们制戒,众生不能接受就会说,我们都没有罪为什么要给我们制戒。文师师利,就好像种谷在没有成熟时,可以采收吗?

文殊师利对佛说:不可以采收,世尊,不是在时节上,花都没有开呢,何况是要得到米及糠糩。

佛对文殊师利说:我没有制戒,也同这个道理一样,诸弟s子们还没有什么违犯、没有犯戒果,所以我不给他们制戒。

佛说出偈颂道:没有罪要是违逆制戒,众生都不能信受,所以要等到他们看到有罪相,那时再给他们制戒。就譬如种子在刚发芽时,还没有长成果实时是不能采收的,诸比丘们没有犯过错,也不能够给他们制戒。

糩:kuài 糠。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