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僧房不应建造的太过广大  

2009-06-10 22:34:08|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僧房不应建造的太过广大

一、多作乞求人们都厌烦                                    一天吃一顿饭 - 在迷途 - 在迷途

《四分律卷第三》中说: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爾時世尊聽諸比丘作私房舍。時有曠野國比丘。聞世尊聽諸比丘作私房舍。彼即私作大房舍。彼作大房舍功力煩多。常行求索為務言。與我工匠巧人。給我車乘并將車人。給我材木竹草繩索。以比丘乞求煩多故。時諸居士遙見比丘迴車遠避。或入諸里巷。或入市肆。或自入舍。或低頭直去。不與比丘相見。何以故。恐比丘有所求索故。時復有一曠野比丘欲起房舍自斫樹。時彼樹神多諸子孫。彼作是念。我今子孫多此樹我所依止為我覆護。而此比丘斫截壞。我今寧可打此比丘。彼鬼復作是念。我今不先撿挍便打恐違道理。今寧可至世尊所以此因緣具白世尊。若世尊有所教敕我當奉行。念已即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以上事具白世尊。世尊讚歎言。善哉。乃能不打持戒比丘。若打獲罪無量。汝今速往恒河水邊。有一大樹名曰娑羅。有神始命終。汝可居止。時彼神頭面禮世尊足遶三匝已即沒不現。時尊者摩訶迦葉。從摩竭國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來至曠野城止宿。明旦至時著衣持缽入城乞食。行步端嚴視瞻不斜屈伸俯仰與眾有異。 時城中諸居士遙見比丘便避。入里巷及入市肆或自入舍或低頭直去。不與比丘相見。迦葉見此事已便問一人言。此諸居士何故見比丘各逃避不與相見耶。彼人答言。 迦葉。世尊聽諸比丘作私房舍。乞求煩多以是故諸人逃避耳。時迦葉聞此語已悵然不樂。爾時世尊從羅閱城將諸比丘千二百五十人詣曠野城。各敷座而坐。時迦葉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偏露右臂胡跪合掌白佛言。向者入城乞食。見諸居士遙見諸比丘各自逃避不與相見廣說如上已。頭面禮足遶三匝而去出曠野城。何以故。 恐曠野諸比丘生瞋恚心故。世尊以此因緣集比丘僧。告言。我憶昔日。在此羅閱祇耆闍崛山中時有一神來詣我所。頭面禮足已在一面立白我言。世尊。聽曠野比丘作私房舍多所乞求廣說如上。我今問汝等。審爾私作房舍多所乞求不。答言審爾。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諸比丘。汝云何以我聽作私房舍而便作大房舍。多所乞求非法而乞此物難受。

佛在罗阅祗耆阇崛山中,在那时佛允许诸比丘建造私人房屋。有旷野国的比丘,听说佛允许比丘们建造私房,就私自建造广大房舍,建造广大房舍要花费很多的功夫,就经常的向别人索要财物,以此作为每天的事务。对别人说,给我工匠巧人,给我车乘以及架车的人,给我木材、竹草、绳索。因为比丘屡次的乞求烦扰的原故,居士们从远处看到比丘,都掉转车头远远的避开。或进入巷道里,或进入店铺中,或进入到自己的家中,或是低头走开,都不肯与比丘们相见。为什么呢,是恐怕比丘又向他索要东西啊。

一次,有一位旷野国的比丘,想要建造房舍,就自己去砍树。有个树神有很多的子孙,见比丘在砍树,心中就在想,我子孙很多,这个大树是我所依止的,是我所要守护的,而这个比丘却要把它截坏,我今天不如打这个比丘。树神后来又想,我今天不仔细的检验考察就去打比丘,恐怕不符合道理,我不如先去到佛那里去把这事告诉佛,要是佛有什么教示的话,我就按佛的教示去做。这样想了之后,就来到佛的住处,头面礼足在一旁站立,把这事告诉了佛。佛就称赞树神说,善哉(好啊),你能做到不打持戒的比丘,要是打了会获得无量的罪过。你现在快去到恒河水边,有一个大树名字叫做娑罗,那里的树神刚刚命终,你可以在那里居住。树神按佛所讲的,头面礼足右绕三匝后,就消失不见了。

尊者摩诃迦叶,从摩竭国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一起,来到旷野城住宿,第二天穿着袈裟拿着钵进入城中乞食,行步端正目不斜视,屈伸俯仰都与众不同。在城中时,居士们从远处看到比丘就躲避,或进入巷道里、或进入店铺中、或进入自己的家中、或低头直接走开,都不肯与比丘们相见。迦叶看到了这些事情后,就问别人说,这些居士们为什么看到比丘都躲避,不肯见面啊?别人回答说,迦叶,佛允许诸比丘建造私房,诸比丘乞求烦多,所以人们都逃避开啊!迦叶听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心中愁怅不快乐。后来,佛与一千二百五十人一起,从罗阅城来到了旷野城,迦叶就把这事跟佛讲了,讲完后头面礼足右绕三匝,就离开了旷野城,担心旷野城城的比丘对他生嗔恚心。佛因为这件的因缘召集比丘僧众,对大众比丘说,我回忆起过去,在罗阅祗耆阇崛山中,有一位神来到我的住处对我说,世尊允许旷野比丘作私房,而比丘们多所乞求。佛就把神树所说的事,及居士们躲避比丘的事,对大家叙述了一遍。然后就问旷野城的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些事吗?旷野城的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无数的方便教诫呵责旷野城的比丘说,你们为什么以我允许建造私房,就去广长高大的建造,而多作乞求非法而乞,这些东西都是很难消受的。

二、喜建广大房舍者忙碌费时荒废修行

《十誦律卷第三》中说:佛在阿羅毘國。爾時諸阿羅毘比丘。自乞作廣長高大舍。久故難治。諸比丘數從居士乞言。我須墼須塼鏒钁斧鑿釜盆槃盂瓶甕麻繩種種草木皮繩土囊作人車鹿車。諸比丘以是因緣。心常匆遽樂著作事。妨廢讀經坐禪行道。爾時長老大迦葉。晨朝時到著衣持缽入城乞食。諸居士遙見大迦葉來。即呵責言。諸沙門釋子自言。修善功德。今自乞物。作廣長高大舍。久故難治。數來求索種種所須。以是因緣妨廢讀經坐禪行道。我等失利。供養如是難滿難養無厭足人。大迦葉聞是事心不喜。乞食已往詣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我晨朝時到著衣持缽。入阿羅毘城乞食。諸居士遙見我來呵責言。諸沙門釋子自言。修善功德。今自乞物。作廣長高大舍。久故難治。數從我等索墼索塼鏒钁斧鑿釜盆瓶甕草木皮繩索。常著作事。以是因緣。妨廢讀經坐禪行道。我等失利。供養如是難滿難養多欲無厭足人。唯願世尊。與諸比丘作舍限量。佛默然受。

佛在阿罗毗国时,阿罗毗国的比丘,自己乞讨建造广长高大的房舍。长期的建造,都不能完工。诸比丘多次的去向居士们乞讨说,我须要墼、须要砖,须要鏒钁、斧凿、釜盆、槃盂、瓶甕、麻绳,种种草木、皮绳、土囊、作人车、鹿车。诸比丘因为有这样的因缘之故,心念匆忙欢喜于建造中,妨碍荒废了读经、坐禅、行道(修行佛道)。长老大迦叶,在早晨时穿着袈裟衣拿着钵,进入城中乞食,诸居士从远处看到大迦叶来,就呵责说,沙门释子自己说,修善修功德,现在自己却多乞讨财物,建造广长高大的房舍,长期的不能完成,就屡次来索要种种所需,以这样的因缘妨碍荒废了读经、坐禅、行道,丧失了我们的供养利益,供养这些难满、难养、没有厌足的人,有什么利益啊!大迦叶听到这事后心中不欢喜,乞食后就来到了佛的住处,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对佛说,世尊,我在早晨到阿罗毗城乞食,诸居士从远处见到我来了就呵责说:诸沙门释子自己说,修善修功德,现在自己却多乞讨财物,建造广长高大的房舍,长期的不能完成,就屡次来索要种种所需,以这样的因缘妨碍荒废了读经、坐禅、行道,丧失了我们的利益,供养这些难满、难养、没有厌足的人。希望世尊,能给比丘们制定建房的限量规定。佛听了迦叶的建议后,默然接受。

鏒:càn 锄。钁:jué 方言,一种形似镐的刨土农具。釜:fǔ 古代的一种锅:~底抽薪。

槃:pán本义:承盘,亦特指承水盘。盂:一种盛液体的器皿:水~。

甕:wèng本义:陶制盛器,小口大腹。

遽:急忙,匆忙。

三、僧房大小要适量、建造处要安稳

《十誦律卷第三》中说:大迦葉知佛默然受語已。將護舊比丘心故作禮而去。去不久。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知而故問諸比丘。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以種種因緣呵責諸比丘言。云何名比丘。自乞作廣長高大舍。久故難治。數從諸居士種種求索樂著作事。以是因緣。妨廢讀經坐禪行道。佛如是種種因緣呵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自乞作舍。無主自為。當應量作。是中量者。長十二修伽陀搩手。內廣七搩手。是比丘應問諸比丘。諸比丘當示無難無妨處。若比丘自乞作舍。無主自為。不問諸比丘。過量作者。僧伽婆尸沙。若自乞者。比丘從諸人乞。若得百錢五十乃至一錢。舍者。溫室涼室殿堂樓閣一柱舍重舍。無主者。是舍無檀越主。若男女黃門二根。自為者。不為眾僧故專為己名自為。量者。佛言。用我手量。長十二搩手。內廣七搩手。問者。應問僧。示處者。僧應示作處。難處者。是中有蛇窟蜈蚣百足毒虫乃至鼠穴。無難者。是中無蛇窟蜈蚣百足毒虫乃至鼠穴。妨處者。是舍四邊一尋地內。 有塔地若官地居士地外道地比丘尼地。若有大石流水池水大樹深坑。如是有妨處。僧不應示。無妨處者。是舍四邊一尋地內。無塔地官地居士地外道地比丘尼地大石流水池水大樹深坑。如是無妨處。僧應示。是比丘應從僧乞示作處。

大迦叶知道佛已经默然接受了自己的请求,将能守护那些比丘的道心,就作礼后离开了。离开后不久,佛因为这件事的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知而故问的对阿罗毗国的比丘说,你们真的做了这些事情吗?阿罗毗国的比丘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诸比丘说,什么叫做比丘呢,自己去乞讨,建造广长高大的房舍。长久不能完成,屡次的到居士们家中索要种种所需之物,欢喜贪著于作这些事务,却妨碍荒废了读经坐禅行道。佛用种种道理教诫呵责之后,对比丘们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自己乞讨建造房舍,无主、自为的,要是不去请问诸比丘,超过限量建造的,得僧伽婆尸沙罪。

自乞的,就是比丘跟别人乞讨,或是得到一百钱,或得到五十钱,或是得到最少一钱的。房舍,就是温室、凉室、殿堂、楼阁、一柱舍、重舍,等等建筑物。无主的,就是没有檀越施主为自己建造这个房舍,或男或女或黄门、二根,没有一个人为自己作这个事。自为的,就是不是为了给众僧而建的,是专门为了自己而建的叫做“自为”。度量的,就是按我(佛自称)手量的长度,长十二搩手,内宽七搩手。问,就是要请问僧众,如何建、建多大、在什么地方建。示处,就是僧众要给建房的人,指示可建造之处。难处,就是有蛇窟、蜈蚣、百足、毒虫,乃至鼠窝等有灾难之处,不适宜建造房舍。无难处,就是没有蛇窟、蜈蚣、百足、毒虫、鼠窝,等等无灾难之处,可以建造房舍。妨处,就是在房舍四边一寻地之内,有塔地、官地、居士地、外道地、比丘尼地,或有大石、流水、池水、大树、深坑,等等不利于建造僧房之处,僧众不应当指示他建造。无妨处,就是在房舍四边一寻地之内,没有塔地、官地、居士地、外道地、比丘尼地,没有大石、流水、池水、大树、深坑,没有这些妨碍的地方,僧众可以指示他建造。要建房的比丘,应当从僧众请求指示建造之处。

一搩手:佛的一搩手大约等于二尺。——详见《佛学大词典》

四、求作房处羯磨

《十誦律卷第三》中说:乞示作處法者。僧一心和合時。是比丘從坐起。偏袒右肩脫革屣胡跪合掌。應作是言。諸長老一心念。我某甲比丘。為是自乞作舍。無主自為。無難無妨處作故。從僧乞示作處。僧憐愍故。示我作處。第二第三亦如是乞。是中僧應籌量可示不可示。若是比丘言無難。而實有難。不應示。若言無妨。而實有妨。亦不應示。若言無難無妨。而實有難有妨。不應示。若言無難。實無難應示。若言無妨。實無妨應示。若言無難無妨。實無難無妨應示。示法者。僧一心和合。一比丘僧中唱言。大德僧聽。是某甲比丘。欲自乞作舍。無主自為。無難無妨處作故。從僧乞示作處。若僧時到僧忍聽。僧當示某甲比丘作處。白如是。大德僧聽。是某甲比丘自乞作舍。無主自為。無難無妨處作故。從僧乞示作處。僧憐愍故。當示作處。誰諸長老忍。僧示某甲自乞。作舍無主自為無難無妨處作者默然。若不忍者說。僧示某甲比丘自乞作舍無主自為無難無妨處作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乞示作处的程序:在僧一心和合时,乞作处的比丘从坐位上起身,偏袒右肩脱革屣胡跪合掌,作这样子说,诸长老一心念,我某甲(自报名字)比丘,自乞建造房舍,无主自为,无难无妨处作,今天从僧团乞示作处。僧众怜愍我,请指示我建造处。第二、第三遍也要这样子请求。僧众应当思索观察,可以指示还是不可以指示,要是这个比丘所说的无难处而实际上是有难处,就不应当同意他在此处建造。要是这个比丘所说的无妨处而实际上是有妨处的,就不应当同意他在此处建造。要是这个比丘所说的无难处真实是无难处,就应当指示他在那里建造。要是这个比丘所说的无妨处真实是无妨处,就应当指示他在那里建造。

指示作处的程序:在僧一心和合时,僧团中派出一位比丘大声的宣告说,大德僧听,这位某甲比丘,想要自乞建造房屋,无主自为,无难无妨处造,今天从僧团乞示作处,要是僧众都按时到场,都同意没有意见的,僧团就给他指示作处。(僧众都到齐后说)大德僧听,这位某甲(要建房人的名字)比丘,自己乞讨建造房屋,无主自为,无难无妨处作,今天从僧团乞示作处,僧团怜愍心的原故,应当给他指示作处。有哪位长老不同意的就说出来,同意的就默然。(僧众都同意没有意见后说)僧团给某甲比丘示作处完毕了,因为僧众都默然的原故,事情就这么办了。

作处:在本段中,指可供建造房舍之处。

五、违规的建造

《十誦律卷第三》中说:是中犯者。若比丘自乞作舍。無主自為。不如法作者犯。過量作犯。不問處犯。有難處犯。有妨處犯。過量不問處犯。過量難處犯。若過量妨處犯。若不問難處犯。不問妨處犯。若難處妨處犯。若過量不問難處犯。若過量不問妨處犯。若過量不問難處妨處犯。若比丘語餘比丘。為我作舍。語已便去。後為作竟。是舍不如法作者犯。若過量作犯。不問處犯。有難處犯。妨處犯。過量不問處犯。過量難處犯過量妨處犯。不問難處犯。不問妨處犯。難處妨處犯。過量不問難處犯。過量不問妨處犯。過量不問難處妨處犯。若比丘語餘比丘。為我作舍。語已便去。後作未成。行還自成。是舍不如法作犯。過量作犯。不問處犯。難處犯。妨處犯。過量不問犯。過量難處犯。過量妨處犯。不問 難處犯。不問妨處犯。難處妨處犯。過量不問難處犯。過量不問妨處犯。過量不問難處妨處犯。若為佛為僧無犯。若得先成舍。無犯

犯规的:如果有比丘自己乞讨建造房屋,无主自为,不按照规定建造的,就是犯规。超过限量、广大建造的,就是犯规。不去请问僧众指示作处的,犯规。在有难处建造的,是犯规。在有妨处建造的,是犯规。超过限量又不去请问僧众的,犯规。超过限量又在有难处建造的,犯规。超过限量又在有妨处建造的,犯规。不去请问僧众,是不是有难处、是不是有妨处,就建造的,犯规。既是在难处又是在有妨处建造的,犯规。超过限量又不去请问僧众,是不是有难处、是不是有妨处,而在有难处有妨处建造的,犯规。

如果有比丘对其他的比丘说,给我建造房屋,这样说了之后就走了。后来并没有建造成功。后来他自己回来,自己把房屋建造完工了,这个房舍要是不如法建造的,就是犯规。超过限量建造的,犯规。不去请问僧团给指示作处的,犯规。在有难处、有防处建造的,犯规。超过限量又不去请问僧众的,犯规。超过限量又在有难处、有妨处建造的,犯规。超过限量又不去请问僧众作处,不去请问是不是有难处有妨处,就在有难处有妨处建造的,犯规。

要是为了给佛建造房舍,或是为了给僧团建造房舍的,不犯规。要是得到早已建成的房舍,也不是犯规。

六、不请作处、过量作、有难处、有妨处,建造得罪二重二轻

《四分律卷第三》中说:若不被僧處分過量有難有妨處。二僧伽婆尸沙二突吉羅。僧不處分過量有難無妨處。二僧伽婆尸沙一突吉羅。僧不處分過量無難有妨處。二僧伽婆尸沙一突吉羅。僧不處分不過量有難有妨處一僧伽婆尸沙二突吉羅。僧不處分不過量有難無妨處一僧伽婆尸沙一突吉羅。僧不處分不過量無難有妨處一僧伽婆尸沙一突吉羅。僧處分過量有難有妨處一僧伽婆尸沙二突吉羅。僧處分過量有難無妨處一僧伽婆尸沙一突吉羅。僧處分過量無難有妨處一僧伽婆尸沙一突吉羅。僧處分不過量有難有妨處二突吉羅。僧處分不過量有難無妨處一突吉羅。僧處分不過量無難有妨處一突吉羅。僧不處分過量無難無妨處二僧伽婆尸沙。僧不處分不過量無難無妨處一僧伽婆尸沙。僧處分過量無難無妨處一僧伽婆尸沙。

如果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超过限量的建造、在有难处、有妨处建造,得到两条僧伽婆尸沙罪、两条突吉罗罪。如果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超过限量的建造、在有难处、妨处建造,得到两条僧伽婆尸沙罪、一条突吉罗罪。如果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超过限量的建造、在难处、有妨处建造,得到两条僧伽婆尸沙罪、一条突吉罗罪。如果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没有超过限量的建造、在有难处、有妨处建造,得到一条僧伽婆尸沙罪、两条突吉罗罪。如果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没有超过限量的建造、在有难处、妨处建造,得到一条僧伽婆尸沙罪、一条突吉罗罪。如果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没有超过限量的建造、在无难处、有妨处建造,得到一条僧伽婆尸沙罪、一条突吉罗罪。

如果是经过了僧众处理的,超过限量、在有难处、有妨处建造,得到一条僧伽婆尸沙罪、两条突吉罗罪。如果是经过了僧众处理的,超过限量、在有难处、无妨处建造,得到一条僧伽婆尸沙罪、一条突吉罗罪。如果是经过了僧众的,超过限量、在无难处、有妨处建造,得到一条僧伽婆尸沙罪、一条突吉罗罪。如果是经过了僧众的处理,没有超过限量、在有难处、有妨处建造,得到两条突吉罗罪。如果是经过了僧众的处理,没有超过限量、在有难处、无妨处建造,得到一条突吉罗罪。如果是经过了僧众的处理,没有超过限量、在无难处、有妨处建造,得到一条突吉罗罪。

如果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超过限量的建造、在无难处、无妨处建造,得到两条僧伽婆尸沙罪。如果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没有超过限量的建造、在无难处、无妨处建造,得到一条僧伽婆尸沙罪。如果是经过了僧众的处理,超过限量的建造、在无难处、无妨处建造,得到一条僧伽婆尸沙罪。

《四分律卷第三》中说:若比丘僧不處分過量有難有妨處。自作屋成者二僧伽婆尸沙二突吉羅。作而不成二偷蘭遮二突吉羅。若使他作成二僧伽婆尸沙二突吉羅。作而不成二偷蘭遮二突吉羅。若為他作屋成二偷蘭遮二突吉羅。作而不成四突吉羅若作屋以繩拼地應量彼作者過量作者犯。若比丘教人按繩墨作彼受教者言如法作而過量彼受教者犯。彼教人案繩墨作即如法作不還報作者犯。若教人案繩墨作即如法作教者不問如法作不教者犯。若僧不處分作不處分想僧伽婆尸沙。若僧不處分疑偷蘭遮僧不處分作處分想偷蘭遮。僧處分作不處分想偷蘭遮。僧處分有疑偷蘭遮。過量亦如是。若有難有難想突吉羅。有難疑突吉羅。若有難無難想突吉羅。若無難有難想突吉羅。若無難疑突吉羅。妨處亦如是。比丘尼偷蘭遮。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為犯。不犯者。如量作。減量作。僧處分作。無難處無妨處作。如法拼作。若為僧作。為佛圖講堂草菴葉菴。若作小容身屋。若作多人住屋。如是者不犯。不犯者。最初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

如果有比丘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超过限量、在有难处、有妨处,自乞作屋作成的,得到两条僧伽婆尸沙罪、两条突吉罗罪;造而没有造成的得到两条偷兰遮罪、两条突吉罗罪。要是叫别人建造的,造成功的得两条僧伽婆尸沙罪、两条突吉罗罪;造而没有造成功的得到两条偷兰遮罪、两条突吉罗罪。要是替别人建造的,造成功的得两条偷兰遮罪、两条突吉罗罪;造而没有造成功的得到四条突吉罗罪。

如果建造房屋,用绳拼地、丈量适量,而建造的人过量建造的,建造的人犯规。要是比丘教人按绳墨限量建造,建造的人答应如法建造却过量的建造,答应的人犯规。要是教人按绳墨限量如法建造,建造的人就如法的建造,不回报建造实情的,建造的人犯规。要是教人按绳墨限量如法建造,建造的人就如法的建造,而教示的人不去查问建造实情的,教示的人犯规。

要是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心中具有没有经过僧众处理的念头,就去建造房屋的,得僧伽婆尸沙罪。要是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具有疑念说,僧众到底处理了还是没有处理了呢,有这样的疑念去建造房屋的,得偷兰遮罪。要是没有经过僧众的处理,心中以为僧众已作了处理的,去建造房屋的,得偷兰遮罪。要是僧众已经作了处理,心中认为没有作处理的,得偷兰遮罪。要是僧众已经作了处理,心中具有疑念说,僧众到底是处理了还是没有处理了呢,有这样的疑念去建造房屋的,得偷兰遮罪。超过限量作的道理,也是跟这一样,按情节轻重得罪。要是有难处有难想,得突吉罪。有难处起疑想,得突吉罗罪。有难处作无难处想,得突吉罗罪。无难处有难想,得突吉罗罪。无难处起疑想,得突吉罗罪。妨处也跟难道的道理是一样的,按情节轻重得罪。

比丘尼偷兰遮罪,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得突吉罗罪。不犯规的,按限量而建造,或减量建造,僧众已作处理后而建造,无难处无妨处建造,如法拼地建造的,或是为了给僧团建造的,或是为了建造佛图(佛塔)、讲堂、草庵、叶庵,或是建造小到只能容身的小屋,或是建造供给多人居住的房屋,这些都不犯戒规。还有,佛最初没有制定戒规,以及痴狂心乱痛恼所缠的,也不算犯规。


僧房不应建造的太过广大
僧房属僧众共同使用
僧众房舍的建造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