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不自己动手取食物用也不自己煮饭吃  

2009-05-09 18:37:40|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丘不自取食不自煮食

一、自手取食遭人误谤            不自己动手取食物用也不自己煮饭吃 - 在迷途 - 在迷途

《十誦律卷第十三》佛在舍衛國。爾時長老摩訶迦羅。受一切糞掃物法。是人持糞掃僧伽梨鬱多羅僧安陀衛糞掃缽糞掃杖糞掃革屣糞掃食。云何持糞掃僧伽梨。若巷中若死人處糞掃中。 有段弊衣。取持水上淨浣治。作僧伽梨鬱多羅僧安陀衛亦如是。糞掃缽者。若巷中死人處糞掃中。有棄弊器。取持水上洗治受用。糞掃杖者。若巷中死人處糞掃中棄杖。取持水上洗治畜用。糞掃革屣者。若巷中死人處糞掃中。有棄革屣。取持水上淨洗縫治畜用。糞掃食者。若巷中死人處糞掃中。有棄羅蔔葉胡荽葉羅勒葉若臭糒。自手取持至水上淨洗治已便食。是名糞掃食。是長老受死人處住法。樂住死人處。若國中有疫病死時。便不入城求食。但噉死人所棄飲食。若無疫病死時。則入城求食。是比丘身體肥大多脂血肉強壯多力。是比丘一時入城求食。守門人見作是念言。是比丘有疫病死時不來入城求食。無疫病時便來入城。是比丘身體肥大多脂 血肉強壯多力。此人必噉人肉。一人語二人。二人語三人。如是展轉惡名流布滿舍衛城言。沙門釋子噉人肉。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以種種因緣訶責。云何名比丘。不從他受飲食著口中。佛但訶責而未結戒。是長老摩訶迦羅。得世俗禪定。受死人處住法。樂住死人處。爾時舍衛國有一居士。親里死送向死人住處。諸居士見是比丘言。此是噉人比丘。我等今日送是死人。親里去後必當為比丘所噉。棄死人已。諸居士屏處立看。是比丘作是念。是中所有菜葉乾糒。莫令烏鳥來污。即起往守諸居士言。是比丘起已去已近已取已食已。諸居士定謂沙門釋子噉人肉。一人語二人。二人語三人。如是展轉 惡名流布滿舍衛城。沙門釋子實噉人肉。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種種因緣訶責。云何名比丘。不受食著口中。種種因緣訶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不受食著口中波逸提。不受食者。不從男女黃門二根人受。波逸提者。煮燒覆障。 若不悔過。能障礙道。是中犯者。若比丘不受飲食著口中。波逸提。隨爾所著口中。口口波逸提

佛在舍卫国时,有位长老比丘名字叫做摩诃迦罗,受一切粪扫物法。他受持粪扫僧伽梨、粪扫郁多罗僧、粪扫安陀卫、粪扫钵、粪扫杖、粪扫革屣、粪扫食。什么是持粪扫僧伽梨呢,就是在街巷中、或是在死人处、或是在人们丢弃垃圾的地方,有分散的脏旧衣服、破碎布等,他去捡起来洗干净,然后缝制成僧伽梨(祖衣)穿,郁多罗僧(七衣)、安陀卫(五衣)也是样做成的。粪扫钵,就是街巷中、死人处、丢垃圾处,有人丢弃的破旧器具,他捡起来洗干净后当作钵用。粪扫杖,就是街巷中、死人处、丢垃圾处,有人丢弃的破旧杖,他捡去洗干净自己用。粪扫革屣,就是街巷中、死人处、丢垃圾处,有人丢弃的破旧革屣,他捡去洗干净缝补后自己穿。粪扫食,就是街巷中、死人处、丢垃圾处,有人丢弃的罗卜叶、胡荽叶、罗勒叶、或糗糒等等可以吃的东西,他捡起来洗干净后吃用。长老摩诃迦罗,受持死人住处法,心里乐意住在死人的地方。要是国内有疫病死人的时候,他就不到城中找食物,就吃被人丢弃在死人边的食物。要是没有死人没有食物,他才去城中找食物。

摩诃迦罗比丘身体肥大、多脂多肉、强壮有力。在他进城找食物的时候,守城门的人看到他,心里边就在想,这个比丘有疫病的时候不来城中求食,没有疫病的时候才来城中求食,看他身体肥大多脂多肉又强壮有力的样子,他肯定是吃了死人肉。守城门的人想到这些之后,就对旁人说,旁人又传给旁人,一传两、两传三,传来传去恶名声流传到整个舍卫城,全城的人都说,沙门释子吃人肉。在比丘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听到这事后心中不欢喜,就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件事召集来比丘僧众,以各种道理教诫呵责摩诃迦罗比丘说,作出一个比丘,为什么不去接受别人的供养(而要自己取食呢)。当时,虽然呵责了,但并没有为大众结戒。

长老比丘摩诃迦罗,证得了世俗禅定,受死人住处法,乐意住在死人处。后来,在舍卫国有一位居士,有亲人死了,就把死人送到放死人的地方(山林野外)。居士们看到摩诃迦罗比丘就说,这个是吃人的比丘,我们今天送来死人,等死者的家人离去后,死人肉必定会被这个比丘吃掉。人们把死人丢弃之后,就躲在暗处偷看。摩诃迦罗比丘,还是按照往常一样的想法,他想死人旁边有很多的菜叶干糒,可不要被鸟兽给搞脏了,就赶快的往死人跟前去。那些藏起来的居士们,看到比丘往死人边走去,在靠近死人旁边取食物吃,都认定比丘是在吃人肉。一传十、十传百,恶名声传遍了整个舍卫城,人们都说“沙门释子吃人肉”。比丘众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听到这事之后心中不欢喜,就告诉了佛。佛因此事之故召集来比丘僧众,种种因缘呵责说,作为一个比丘,为什么不接受别人供养(而要自己取食呢)。种种教诫呵责之后对比丘们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说,如果比丘不受人施舍而吃食物的得波逸提罪。不受食,就是不从男子、女人、黄门、二根等人边接受食物。波逸提,就是煮烧覆障的意思,若不悔过能障碍修道。要是犯了戒规的,不受食而以食物著口中,随所著口口得波逸提罪。

糒,bèi干粮。

僧伽梨:杂碎衣。——详见【佛学大辞典】

郁多罗僧:上著衣。——详见【佛学大辞典】

安陀卫:中著衣。——详见【佛学大辞典】

二、自手取食遭人讥嫌

《四分律卷第十五》中说:爾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舍衛城中有一比丘。作是念。我今寧可常乞食著糞掃衣。彼即如所念便行。爾時舍衛城中諸居士。為命過父母及兄弟姊妹及夫。 於四衢道頭或門下或河邊樹下或在石邊或在廟中。作飲食祭祀供養。時彼乞食比丘自取食之。諸居士見皆共嫌之。沙門釋子不知慚愧犯不與取。外自稱言我修正法。 如是有何正法。我等為命過父母及兄弟姊妹。作飲食祭祀供養。而取食之。如似我曹故為沙門釋子飲食供養置如是處。而我等乃為命過父母及兄弟姊妹故設此飲食祭祀。而自取食之。時諸比丘聞。其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者。嫌責乞食比丘言。云何乞食比丘。舍衛城中諸居士。為命過父母及兄弟姊妹設飯食祭祀供養。而自取食之。爾時諸比丘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以此因緣集諸比丘僧。以無數方便呵責彼比丘。汝所為非。非威儀非沙門法 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為。云何乞食比丘。自取舍衛城居士祭祀飲食而食之。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彼乞食比丘已告諸比丘。此乞食比丘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不受食若藥著口中波逸提。如是世尊與比丘結戒。時諸比丘於中生疑。不敢自取楊枝淨水。佛言。比丘自取楊枝淨水不犯。自今已去當如是說戒。若比丘不受食若藥著口中除水及楊枝波逸提。比丘義如上。不與者未受者是。受者有五種受。手與手受。或手與持物受。若持物授手受。若持物授持物受。若遙過物與。與者受者俱知中間無所觸礙。得墮手中。是謂五種受。復有五種受食。若身與身受若衣與衣受。 若曲肘與曲肘受若器與器受。若有因緣置地與是為五種受食。佉闍尼食者。從根食乃至細末磨食。食者糗飯乾飯魚及肉。奢耶尼食者。酥油生酥蜜石蜜。若比丘不與食自取著口中。除水及楊枝咽咽波逸提。非時過非時食者波逸提。受七日藥過七日食者波逸提。盡形壽藥無因緣不受而食者突吉羅。不受不受想波逸提。不受疑突吉羅。受作不受想突吉羅。若受有疑突吉羅。比丘尼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為犯。不犯者。取水及楊枝。若不受酥油脂灌鼻與唾俱出。餘者不犯。 若乞食比丘鳥銜食墮缽中。若風吹墮缽中。欲除去此食乃至一指爪可除去。餘者無犯。無犯者。最初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

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舍卫城中有一位比丘,心中思索着,我现在要坚持常乞食、著粪扫衣。他这样思索之后,就按法实行。当时,舍卫城中有很多居士,为了给死去的父母、兄弟、姊妹及夫妻,在四街道头,或在门下、或在河边树下、或在大石旁边、或在庙中,作种种饮食祭祀供养。这个粪扫衣比丘,就去把那些食物拿来吃。居士们看见后都讥嫌说,沙门释子不知道惭愧违犯不与而取的罪过,对外自称我修正法,象这样子有什么正法啊!我们为了给父母、兄弟、姊妹而作的饭菜祭祀,却被他拿去吃掉。好像我们是故意给沙门释子而准备的食物,却放到了这个地方似的。其实我们是为了祭祀死去的亲人才做了这些饭菜,又不是给他准备的,他怎么可以拿去吃呢。比丘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喜乐学戒知惭愧的,就呵责那个粪扫衣比丘说,作为一个乞食的比丘,有什么道理去吃人家祭祀用的食物呢。呵责了之后,详细的向佛说了这事。佛因此事召集来比丘僧众,以无数的道理教诫呵责那个粪扫衣比丘说,你所作的事是不好的,没有威仪、不是沙门法、不是净行、不是随顺行,不应当作这样的事,作为一个乞食的比丘,有什么道理要去拿人家祭祀用的饭菜吃。世尊用无数方便教诫呵责之后,对大众比丘说,他这个乞食比丘痴人,在多种有漏当中最初犯戒,从今以后给比丘们结戒。具有十种利益以及为了正法久住的原故,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不受食或不受药,著口中的得波逸提。当时,有的比丘心中生疑,不敢自己取用杨枝、净水,就去问佛。佛说,比丘自己取杨枝、净水,这个不属于犯戒。从今之后,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不受食或药,吃到口中的得波逸提罪,水及杨枝除外。

不与者,就是没有人拿给你。受有五种:他用手拿东西给你,你用手接受;或是他用手拿西给你,你用别的器物接下;或是他用器物装食物,你用手接下食物;或他用器物装食物送给你,你也用器物接下食物;或是他从空中扔东西给你,双方都知道空中没有遮挡物时,你在空中接住,有这五种受。还有五种受,他用身手拿东西给你,你用身手接受;他用衣物包东西给你,你用衣物包东西接下;他弯曲肘部送东西给你,你弯曲肘部接下;他用器具装东西给你,你用器具接下。有特殊情况时,他放在地上送给你,你从地上接受,有这样的五种受。嚼食,根食、茎食、枝食、叶食、花果等。正食,糗、饭、干饭、鱼及肉等。含消之食,酥、油、生酥、蜜、石蜜等。凡是这些嚼食、正食、含消之食,若比丘不与食而自取,放到口中的得波逸提罪,水及枝除外。不管非时还是不非时,不受而食得波逸提。若生病需吃七日药的,超过七日后,不受而食得波逸提。需吃终生药的,在没有因缘的情况下,不受而食得突吉罗罪。不受而食,具有不受想的得波逸提。不受而食,怀疑是受食的得突吉罗罪。受当作不受想的,得突吉罗罪。如果是受而食,怀疑是不受而食的得突吉罗罪。违犯的,比丘尼得波逸得罪,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得突吉罗罪。不犯的,水和杨枝,或是酥油等不受而灌鼻中,后与唾液鼻涕一起喷出。还有不算犯戒的,若有鸟衔食物坠到钵中,或风吃食物坠到钵中,欲除去这个外来之食,小到一指甲大小的都可除去。还有,在佛初未制戒前,及痴狂心乱、痛恼所缠时,都不算犯戒。

三、自手煮饭别人忌恨

《十誦律卷第四十四》中说:佛在舍衛國。爾時有二比丘尼。一名羅吒二名波羅吒。本出貴家。是二比丘尼早起。行至諸親里知識檀越家。得好飲食噉。皆言不美。問言。誰作此食。主人答言。 廚士所作。比丘尼言。何以作無氣味食。主人問言。汝能作不。比丘尼言能。若有好日欲作節會。若欲詣水上便來語我。我當為汝作飲食。後時主人好日至。欲入園中。便喚比丘尼。是比丘尼來為作飲食。是家中有客作食人。護廚到門下立。見有熟食。來出問言。誰煮是食。主人答言。有二比丘尼。一名羅吒。二名波羅吒。煮是食。客作食人瞋言。是失比丘尼法。燒比丘尼法。奪我生活業。是中有比丘尼。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二部僧。知而故問二比丘 尼。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以種種因緣呵責言。云何名比丘尼。煮生物作食。種種因緣呵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尼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 若比丘尼煮生物作食波夜提。波夜提者。燒煮覆障。若不悔過能障礙道。是中犯者。若比丘尼煮生物作食波夜提。隨煮隨得爾所波夜提。不犯者。若重煮若有急因緣。以火淨煮者不犯。

佛在舍卫国,有两个比丘尼,一个名叫罗吒,一个名叫波罗吒,都是富贵人家出身。这两个比丘尼早晨早起,走到亲族、知识(关系好)、檀越(施主)家里,得到美好饮食,吃用时都说不好吃。就问人家说,这是谁作的饭菜啊?施主家回答说,厨士(管做饭的人)所作的。比丘尼说,怎么作出了这样的没味道饭菜啊。主人就问比丘尼说,你会做好饭菜吗?比丘尼说,会做,如果有好日子,想作节会的话,就告诉我,我来给你们做好吃的。后来施主家遇好日子,就去叫比丘尼来给他家烧饭菜。家中有专门作饭菜的人,到厨房里看见有作好的饭菜,就问别人,是谁煮的饭菜。主人回答说,是比丘尼所煮的。专门作饭菜的人,就生嗔恨说,这个比丘尼是丧失比丘尼法,烧坏比丘尼法,抢夺我的生活之业。比丘尼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听到这事后心不欢喜,就告诉了佛。佛因此事召集二部僧众,知而故问罗吒、波罗吒二位比丘尼说,你们真的作了这些事吗?二位比丘尼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和道理教诫呵责说,为什么比丘尼,要去作煮饭食的事呢。呵责之后,佛对大众说,以十利的原故,给比丘尼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尼煮生物作食的话,得波夜提罪。波夜提,就是烧煮覆障,要是不悔过能障碍修道。若犯,随所煮随得波夜提。如果是重煮,或是有急事,以火净煮的不算犯戒。

四、自手煮饭让人不敬

《十誦律卷第四十六》中说:佛在舍衛國。爾時助調達比丘尼。常入出他家。到他家中。居士婦言。善女汝掃灑敷床榻然火煮食下食。是比丘尼即隨所教。更有善比丘尼來到是家。居士婦言。善女。汝掃灑敷床榻然火煮食下食。答言。我是汝婢供養汝耶。今汝等坐。使我執作。居士婦言。汝惡性憍慢。助調達比丘尼來。隨我語作。是中有比丘尼。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種種因緣呵責。云何名比丘尼。與白衣掃灑敷床榻然火煮食下食。種種因緣呵已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二部僧。知而故問助調達比丘尼。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以種種因緣呵責。云何名比丘尼與白衣作。種種因緣呵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尼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與白衣作波夜提。波夜提者。燒煮覆障。若不悔過能障礙道。是中犯者。若比丘尼。白衣使掃地。掃者波夜提。若使灑地敷床榻然火煮食煮羹下食。作者波夜提。若隨語閉門突吉羅。

佛在舍卫国,当时有帮助调达(即提婆达多)的比丘尼,常进出到别人家中。到人家中时,有居士妇(施主家女主人)说,善女!你扫洒、敷床榻、然火、煮食、下食,这个比丘尼就听女主人的吩咐去做事。后来又有别的比丘尼也来到居士家中,女主人又指挥比丘尼说,善女!你扫洒、敷床榻、然火、煮食、下食。比丘尼就说,我是你家的婢女吗,要供养侍候你?现在你在这里坐着,却叫我去干事。女主人说,你这个人恶性骄慢,助调达比丘尼来我家都能按我说的去做事。比丘尼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听到此事之后心中不欢喜,就呵责助调达比丘尼说,什么叫做比丘尼啊,竟然给在家人做这此劳作,呵责了之后,就把此事详细向佛汇报。佛因此事召集来二部僧众,知而故问,问助调达的比丘尼说,你真做了这样事吗?助调达比丘尼回答说,真的做了。佛就用种种道理教诫呵责说,作为一个比丘尼,为什么要去给在家人作种种劳作。教诫呵责之后,佛对大众说,以十利之故给比丘尼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尼给在家人劳作得波夜提罪。波夜提,就是烧煮障的意思,要是不悔过能障碍修道。有违犯的,给在家人扫地、洒地、敷床榻、火煮食、煮羹、下食,凡劳作的比丘尼得波夜提罪。要是听他吩咐去关门的,得突吉罗罪。

《四分律卷第四十三》中说:時世穀還賤。世尊知而故問阿難。我於穀貴時。慈愍諸比丘故聽八事。界內共宿。界內煮。自煮。自手取食。受早起食從食處持餘食來。胡桃果等食。水中可食物。足食已不作餘食法聽食。諸比丘今故食耶。答言故食。佛言不應食。若食如法治

谷贵时,佛允许比丘因地制宜,可自煮食、或自手取食。后来谷物丰收价钱平贱,世尊知而故问,对阿难说,我在谷价贵的时候,慈愍大众故,允许随宜作八种事,界内共宿、界内煮食、自煮食、自手取食、受早起食、从食处拿剩余的食物回来、胡桃果等足食已不作余食法、水中可食物足食已不作余食法,诸比丘现今还是这样的吃用食物吗?阿难回答说,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吃用食物。佛说,不应当这样吃用食物,如果有这样的人,就如法治。不自己动手取食物用也不自己煮饭吃 - 在迷途 - 在迷途

过午不食有原因
一天吃一顿饭
不自己动手取食物用也不自己煮饭吃
接受了施主的供养对他好言赞叹
不可以主动的为自己索要美食
不能仅凭吃素就认为自己很有修行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