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僧众三衣与钵应常随身行  

2009-05-15 21:20:11|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僧众三衣与钵不离身

一、防止丢失之故          一天吃一顿饭 - 在迷途 - 在迷途

《十誦律卷第二十七》中说:佛在舍衛國。長老比丘喜陀。於安陀林中留僧伽梨。著上下衣入舍衛城乞食。失僧伽梨。食後覓不得。語諸比丘。諸長老。我安陀林中留僧伽梨。著上下衣入城乞食。失僧伽梨。我當云何。諸比丘以是事白佛。佛以是因緣集僧。集僧已。佛知故問比丘喜陀。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種種因緣讚持一切物去。若比丘少欲住。衣趣蓋形食趣充軀。是比丘所行處。共衣缽俱無所顧戀。譬如鳥飛與毛羽俱飛在空中。比丘亦如是。少欲知足。衣趣蓋形食趣充軀。是比丘所行處。共衣缽俱無所顧戀。亦如鳥飛。佛種種因緣讚持一切物去已。告諸比丘。從今日不持三衣不應入俗人家。若入得突吉羅罪。

佛在舍卫国。长老比丘喜陀,在安陀林中留僧伽梨,穿著上下进入舍卫城乞食,乞食后回来僧伽梨丢失,找不到了。他就对比丘们说,诸长老,我在安陀林中留下僧伽梨,穿上下衣进入城中乞食,现在僧伽梨丢失了,我该怎么办呢。诸比丘就跑去问佛。佛因此事的因缘召集来僧众,佛知而知问的对喜陀说,你真的作了样的事吗?喜陀比丘回答说,是真的。佛用种种道理赞叹比丘一切物随身,若比丘能少欲知足,衣服只要能遮身形,饭食只要能充饱腹,不管走到哪里,三衣与钵随身而行,对其余外物不生贪恋。譬如鸟飞时,身体与毛羽一起飞在空中,比丘也跟这道理相似,少欲知足,衣趣盖形食趣充躯,走到哪里都要与衣钵在一起,没有什么其他的顾恋。佛用种种因缘赞叹持一切物去,之后对比丘们说,从今天起,不持三衣的就不应当进入俗人家中,如果进入的得突吉罗罪。

二、不障碍别人之故

五分律卷第四》中说:佛在舍衛城。爾時十七群比丘。安居竟欲遊行。作是念。我尋還此。一衣便足何須多為。作是念已。即便襆結餘衣。置於架上。寄住比丘。於是而去。時六群比丘於他處還。語住比丘言。差房與我。時住比丘即差十七群所置衣房與之。六群比丘見架上衣問言。汝何以故畜此長衣。答言。此是十七群比丘安居竟遊行人間不能持去留寄我耳。時六群比丘種種呵責以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問十七群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世尊。佛種種呵責。汝等愚癡。不聞我說。比丘應與三衣缽俱。譬如鳥飛毛羽自隨耶。呵責已告諸比丘。以十利故。為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三衣竟。捨迦絺那衣已。三衣中若離一一衣。宿過一夜尼薩耆波逸提。

佛在舍卫城时,十七群比丘,安居之后想外出游行。心中作这样的思索,我还得要回来的,有一件衣服足够用,何必带那么多的衣物呢。这样想了之后,就把其余的衣物打成包袱,放在衣架之上,嘱托给其他比丘后就走了。后来,六群比丘从外地来,对执事比丘说,给我分配房间,执事比丘就把十七群比丘放衣物的房间分给了六群比丘。六群比丘看见衣架上有衣物,就问说,你们为什么蓄存这些衣物。执事比丘回答说,这是十七群比丘在安居后游行到外地去时,不能拿走寄存在这里的。六群比丘就作种种的呵责,之后又把此事告诉了佛。佛因为这件事召集来比丘僧众,问十七群比丘说,你真的做了这样的事吗?十七群比丘回答说,是的。佛就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说,你们愚痴啊,没听我说过吗,比丘应当与三衣、钵共同在一起吗?譬如鸟飞,毛羽自相随去。教诫呵责之后,佛对大众比丘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三衣竟,舍迦絺那衣已,三衣当中如果离开其中一件,在外住宿超过一夜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

十誦律卷第五》中说:佛在王舍城。爾時六群比丘。處處留衣。著上下衣遊行諸國。趣著弊衣無有威儀。諸受寄舊比丘。與六群比丘。架上取衣舒曬抖擻卷牒著衣囊中繫舉。以是因緣妨廢讀經坐禪行道。是中有比丘。少欲知足行頭陀。聞是事心不喜。種種因緣呵責六群比丘。云何名比丘。處處留衣。著上下衣遊行諸國。趣著弊衣無有威儀。諸受寄舊比丘與汝。架上取衣舒曬抖擻。卷牒著衣囊中繫舉。以是因緣妨廢讀經坐禪行道。諸比丘如是呵已。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佛知而故問六群比丘。汝實作是事不。答言。實作世尊。佛以種種因緣呵責六群比丘。云何名比丘。處處留衣。著上下衣遊行諸國。趣著弊衣無有威儀。諸受寄舊比丘與汝。架上取衣舒曬抖擻。卷牒著衣囊中繫舉。以是因緣妨廢讀經坐禪行道。佛以是事種種因緣呵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諸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衣竟捨迦絺那衣已三衣中 若離一衣。乃至一夜宿。尼薩耆波逸提。除僧羯磨。一夜者。從日沒至明相未出。三衣中若離一衣者。若離僧伽梨。若離鬱多羅僧。若離安陀衛。

佛在王舍城时,六群比丘到处留下衣物,穿著上下衣游行各地,在外地时衣物破旧没有威仪。而在当地给他保管衣物的比丘,每天替他把衣物从架柜上拿上拿下,替他拿出去铺开晾晒、抖擞扑掸灰尘、卷起来折叠整齐、装在衣囊中扎紧,然后再拿到架柜上放好。因为这样的忙碌,妨碍荒废了读经坐禅修行。比丘们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的,知道这事之后心中不欢喜。就用种种的道理呵责六群比丘说,什么叫做比丘啊,你们到处留衣,穿著上下衣游行各地,到了却穿破旧衣物没有威仪,又使给你们保管衣物的比丘,天天取衣晾晒抖擞卷叠,放衣囊中收藏,因此妨废读经坐禅修行。诸比丘呵责六群比丘之后,又向佛说了这事。佛因此召集来比丘僧众,佛知而故对六群比丘说,你们真的作了这些事吗?六群比丘回答说,真的作了。佛用种种的道理教诫呵责六群比丘说,为什么一个比丘,要到处留衣,穿著上下衣游行,在外地穿著破旧弊恶的衣物没有威仪,而受嘱保管衣物的比丘,替你把衣物拿上拿下,晾晒抖擞卷叠收藏,因此妨废读经坐禅。佛用种种道理教诫呵责六群比丘后,对大众比丘们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三衣作成后,舍迦絺那衣(方便衣)已,在三衣当中,若有离开一件的,超过一夜的时间,就得尼萨耆波逸提罪。除非是僧羯磨。一夜,就是从太阳落下至第二天天将亮时,为一夜。三衣当中若离一衣,或离僧伽梨(大衣),或离郁多罗僧(七衣),或离安陀卫(五衣),都得罪。

 

僧羯磨:僧团内,作法办事的,一种规章程序。——详见《佛光大词典》“羯磨”。

三、不失衣羯磨法

《五分律卷第四》中说:爾時有一糞掃衣比丘。欲向娑竭陀邑。衣重不能持去欲捨。不知云何。以是白諸比丘。諸比丘將至佛所。以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告諸比丘。若比丘持糞掃衣重。欲遊行餘處。不能持去者。是比丘應從僧乞不失衣羯磨。脫革屣頭面禮足胡跪合掌作是言。大德僧聽。我某甲比丘欲遊行某處。糞掃衣重不能持去欲留。 今從僧乞不失衣羯磨。如是第二第三乞已。僧中一比丘唱言。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欲遊行某處。糞掃衣重不能持去欲留。從僧乞不失衣羯磨。今僧與作不失衣羯磨。若僧時到僧忍聽。白如是。大德僧聽。此某甲比丘欲遊行某處。糞掃衣重不能持去欲留。從僧乞不失衣羯磨。今僧與作不失衣羯磨。誰諸長老忍默然不忍者說。 僧已與某甲比丘作不失衣羯磨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時諸比丘見世尊聽羯磨離衣。便常作羯磨離衣宿。亦羯磨盡離三衣著弊壞衣行。長老比丘見問言。汝何故著弊壞衣行。答言。佛聽羯磨離衣。是故我等常羯磨離衣宿。亦羯磨盡離三衣。諸比丘種種呵責。將至佛所以事白佛。佛言。汝等不應常羯磨離衣宿及羯磨盡離三衣。此二非法羯磨。比丘及僧二突吉羅。以此羯磨離衣宿。一衣一宿皆犯失衣罪。今聽諸比丘羯磨留衣。前安居者九月日。後安居者八月日。不得羯磨留僧伽梨安陀會。聽羯磨優多羅僧。有賊難處。三衣中割截衣最勝者。聽隨所留。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三衣竟捨迦絺那衣已。三衣中若離一一衣。宿過一夜。除僧羯磨。尼薩耆波逸提。

一次,有一个持粪扫衣的比丘,想向娑竭陀邑(地名)去。衣服太重不能拿去,想舍弃,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去问别的比丘,比丘们又跟他一起跑去问佛。佛因此事之故召集来比丘僧众,对大众比丘说,如果有比丘持粪扫衣衣物重的,想要游行到别的地方,不能拿去的话,这个比丘应当从僧团乞不失衣羯磨。

脱革屣(脱下鞋子)头面礼足胡跪合掌而说,大德僧听,我某某(自报本名)比丘想游行到某(自报地名)处去,粪扫衣重不能拿去想留下。今天从僧众乞不失衣羯磨。象这样第二、第三次的乞求之后。僧人中有一比丘(僧中执事比丘)就大声宣告说,大德僧听,这个某甲(报粪扫比丘名)比丘想要游行到某(报地名)处,粪扫衣重不能拿去想留下,从僧团乞不失羯磨,今天僧众给他作不失衣羯磨,僧时到(按时到场)僧忍听(能允许没意见)。如此的向僧众们再三宣说。大德僧听,此某甲比丘想游行某处,粪扫衣重不能拿去想留下,从僧团乞不失衣羯磨,今僧众给他作不失衣羯磨,诸长老忍(同意的)默然(就沉默不出声),不忍(不同意)的就说。(如果大众没有意见,执事比丘就说)僧团已经给某甲比丘作不失衣羯磨完毕,僧忍(没意见)默然(不说话)故,这件事就这么办了。

诸比丘看到佛允许作羯磨离衣,就常常的作羯磨离衣而住,也作羯磨离三衣穿弊坏衣游行。长老比丘看见后就问他们说,你们为啥穿著弊坏衣游行。回答说,佛允许羯磨离衣,所以我们常作羯磨离衣而住,也作羯磨尽离三衣。诸比丘种种呵责离衣比丘,并跟他们一起来到佛跟前问佛。佛说,你们不应当常常的作羯磨离衣而住,以及作羯磨尽离三衣。这两种非法羯磨,比丘及僧众双方都得突吉罗罪。以此羯磨离衣而宿,只要离开一件衣一夜宿的都是犯失衣(离衣)罪。今天起,允许比丘们羯磨留衣,前安居的九个月内,后安居的八个月内,不得羯磨留僧伽梨、安陀会,但允许羯磨留优多罗僧(七衣)。如果是在有盗贼险难之处,三衣中割截衣最胜者(较没人要的),允许随意留下。从今天起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三衣作成,舍迦絺那衣(方便衣)之后,在三衣当中要是离开其中一件的,在外住宿超过一夜,除了僧羯磨外,都得尼萨耆波逸提罪。

四、不离衣界限

《五分律卷第四》中说:離衣者。園同界異界。屋同界異界。比丘尼精舍同界異界。聚落同界異界。重屋同界異界。乘同界異界。船同界異界。場同界異界。樹下同界異界。露地同界異界。 行道同界異界。園同界者。僧羯磨作不失衣界。而於中得自在往反。異界者。僧不羯磨作不失衣界。雖作而於中不得自在往反。屋比丘尼精舍聚落重屋亦如是。乘同界者。於中得自在。若取若舉。異界者於中不得自在。若取若舉。船亦如是。場同界者。踐穀麥處得自在取。異界者。不得自在取。樹下同界者。樹蔭所覆處。異界者。樹蔭不覆處。露地同界者。結加趺坐面去七尺。異界者。七尺之外。行道同界者。面去身七弓。異界者。七弓之外至明相出。時比丘還到界。乃至一腳入界不失衣。若口言我捨是衣亦不失衣。若不言捨。至明相出時。尼薩耆波逸提。比丘三衣外。餘所受用衣。離宿突吉羅。比丘尼亦如是。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

离衣的界限范围,僧园内是同界、僧园外是异界,房屋中是同界、房屋外是异界。比丘尼精舍内属同界、比丘尼精舍外属异界,一聚落中是同界、一聚外是异界,在一车乘内是同界、一车乘外是异界,在一船内是同界、一船外是异界,一场地内是同界、一场地外是异界,一树内是同界、一树外是异界,一露地处属同界、一露地外属异界,一道路段内是同界、一道路段外是异界。园同界的,僧羯磨作不失衣界,可以在界内自由来去不算离衣;界外的、僧团也没作羯磨的,或作了羯磨的,不可以(离衣)自由来去住一宿。屋、比丘尼精舍、聚落、重屋也是一样。车乘同界的,可以在当中自由,或拿出或收藏;异界的话,不可以得自在,或拿出或收藏。船,也是一样。场同界的(指特定的场所),脚踏谷麦处(如:谷场、麦场)可以自在藏取,异界者不可以自在藏取。树下同界的,树荫所覆处;异界的,树荫不覆处。露地同界的,结趺坐面前七尺远;异界的,七尺之外。行道同界的,离身前去七弓远;异界的,七弓之外到肉眼所能看到的地方。若比丘离衣外出在当日回转到界内,乃至一脚入界内的都不算是离衣罪,或者口中说我舍弃那件衣物也不算离衣罪。要是口中没有讲舍弃,在界外离衣到第二天天亮时,得尼萨耆波逸提。比丘三衣外,其余的所用衣物,若离衣在界外住,超过一夜的得突吉罗罪。比丘尼也是一样。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得突吉罗罪。

五,有特殊因缘可离衣。

《十誦律卷第二十七》中说:佛在舍衛國。長老阿難。天雨時祇林中留僧伽梨。著上下衣入舍衛城乞食。諸比丘以是事白佛。佛以是事集僧。集僧已。佛知故問阿難。汝實天雨時祇林中留僧伽梨 著上下衣入城乞食不。阿難言。實爾世尊。佛言何以故。阿難言天雨故。佛種種因緣讚戒讚持戒。讚戒讚持戒已告諸比丘。有五因緣聽留僧伽梨。何等五。一有比丘住處。二若受迦絺那衣。三若天雨。四若欲雨。五若聚落外有施會。是為五因緣。復有五因緣留僧伽梨衣。何等五。一有比丘住處。二若受迦絺那衣。三若店肆施會。四市肆施會。五四衢道頭。是為五因緣。

佛在舍卫国时,长老阿难,因天下大雨的原故,把僧伽梨留在祗林中,穿著上下衣进入舍卫城乞食。诸比丘把此事告诉了佛,佛因此召集来比丘僧众,佛知而故问对阿难说,你真的在下雨天时把僧伽梨留在祗林中,穿上下衣进入城中乞食的吗?阿难说,是真的。佛问,有什么原因要留衣。阿难说,因为天下大雨的原因。佛就用种种的道理赞叹戒、赞叹持戒,之后对大众比丘说,有五种因缘允许留下僧伽梨(不随身)。是哪五种呢?第一,要有比丘住的地方;第二或者是受持迦絺那衣时;第三或者天下大雨时;第四或者是可能将要下雨;第五或者是在聚落外有施会(施主们布施的大会)。还有五种因缘可留僧伽梨衣,第一,有比丘住的地方;第二或者是受持迦絺那衣时;第三店肆(店铺)当中有施会;第四市肆(街区闹市)当中有施会;第五四街道头。有这样的五种因缘。

 

衢:街道。如:衢市(街市)

《四分律卷第六》中说:時有一比丘。有乾痟病。有糞掃僧伽梨患重。此比丘有因緣事。欲遊行人間不堪持行。自思念言。世尊與比丘結戒。不得離衣宿。離衣宿尼薩耆波逸提。而我今乾痟病。有糞掃僧伽梨極重。有因緣事欲往人間行不堪持行。我今當云何。即語同伴比丘。世尊與諸比丘結戒。若比丘三衣已竟迦絺那衣已出。比丘三衣中若離一一衣宿尼薩耆波逸提。而我得乾痟病。此衣極重。有因緣事欲人間行不堪持行。我今云何。諸大德為我往白世尊。世尊有所教敕我當奉行。時諸比丘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在 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即集諸比丘僧告言。自今已去聽僧與此病比丘結不失衣白二羯磨。

一次,有一个比丘,得干痟病,有粪扫僧伽梨嫌重。这个比丘有事,想游行外出不能忍受带着僧伽梨的艰难。自己就在那思索,佛给比丘们结戒说,不可以离衣住宿,离衣宿得尼萨耆波逸提罪,现在我得这个干痟病,僧伽梨太重带着太辛苦,而我又有事需要外出,这可怎么办呢。就跟他的同伴比丘说,世尊给我们结戒,若比丘三衣已竟迦絺那衣已出,比丘三衣中若离其中一衣在外住宿过一夜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而我现在得干痟病,这衣物又非常的沉重,我有事需要外出,无法随身带着去,这该怎么办,请诸位大德替我去问佛,佛如果有什么教示,我可以听佛的安排。其他的比丘就来到佛跟前,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后,把此事跟佛讲了一遍。佛因此事召集来比丘僧众,对大众说,从今天之后,允许僧众与这个病比丘结不失衣白二羯磨。

 

白二羯磨:表白一次加上征询一次的羯磨,称为白二羯磨。——详见《佛光大词典》

六、受迦希那衣

《五分律卷第四》中说:爾時波利邑諸比丘。來舍衛城欲後安居。時到不及。便於娑鞞陀邑結坐安居訖。十六日便進佛所。道經水。三衣麤重極大疲極。到禮佛足卻坐一面。佛問諸比丘。安居和合乞食不乏道路不疲耶。答言。安居和合乞食不乏。我等先住波利邑。欲來此安居。多諸知識不得早發。欲及後坐而復不及。遂往娑鞞陀結坐安居訖。十六日便來。道經水。三衣麤重極大疲極。諸比丘因是具以阿那律事白佛。佛以是事集比丘僧。讚少欲知足讚戒讚持戒已。告諸比丘。從今聽受迦絺那衣。得不犯五事。一者別眾食。 二者數數食。三者食前食後行至餘家不白餘比丘。四者畜長衣。五者別宿不失。三衣時。諸比丘作是念。佛以受迦絺那衣。聽畜長衣。為得幾時。念已白佛。佛言。 受迦絺那衣時聽畜。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三衣竟捨迦絺那衣已。長衣過一宿尼薩耆波逸提。爾時阿難。得二張劫貝。為舍利弗故受。時舍利弗於異處住。阿難作是念。世尊不聽畜長衣過一宿。舍利弗今不在此。此當云何。念已白佛。佛問阿難。舍利弗幾日當還。答言。或十日或不至十日。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種種讚少欲知足讚戒讚持戒已。告諸比丘。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三衣竟。捨迦絺那衣已。長衣乃至十日。若過尼薩耆波逸提。三衣竟者。浣染縫竟。捨迦絺那衣者。白二羯磨捨。長者。三衣之外皆名長。衣者。劫貝衣。欽波羅衣野蠶綿衣紵衣麻衣。十日者。若一日得衣。應即日捨。若受持若施人若淨施。若即日不捨。 二日更得衣。應此日皆捨。若此日不捨。三日乃至十日更得衣。亦應此日皆捨。若此日不捨。至十一日明相出時。十日中所得衣皆尼薩耆波逸提。若有過十日衣。應捨與比丘僧。若與一二三比丘。不得捨與餘人及非人。捨已然後悔過。若不捨而悔過者罪益深。除長三衣。若長餘衣乃至手巾過十日皆突吉羅。比丘尼亦如是。式叉 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若淨施不犯。

一次,波利邑的诸比丘,想来到舍卫城安居。后时安居时间到还没走到舍卫城,就在娑鞞陀邑结坐安居。安居完结之后,在(安居后的那个月)十六号往佛住处去。道路上有泥水污溅三衣,使三衣粗重非常的疲累。来到佛跟前,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佛就问诸比丘说,安居和合吗、乞食无缺吗、道路疲累吗?诸比丘回答说,安居和合乞食不乏。我们先住在波利邑,本想来这里安居的,有很多人不能早走,所以后来时间没赶得上,就到娑鞞陀结坐安居,安居后于十六号就往这边来。道路上经过有很多的泥水,污溅三衣使粗重大家都非常的疲累。佛听完了这事,就召集来比丘僧众,赞叹少欲知足、赞叹戒、赞叹持戒,之后对大众说,从今天起允许受持迦絺那衣。可得不犯五事,一别众食,二数数食,三食前食后走到别的人家不告诉比丘僧,四蓄长衣(除三衣外多余衣物),五别宿不失衣。诸比丘问佛,允许蓄存长衣,可以在多长时间内蓄存。佛说,受迦絺那衣时允许蓄。从今天以后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三衣竟舍受迦絺那衣已,蓄长衣超过一夜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

一次,阿难得到二张劫贝(布料),是为了给舍利弗而接受的。当时,舍利弗在别的地主住。阿难心想,佛不允许比丘蓄长衣超过一宿,舍利弗现在又不在这里,我该怎么办呢,就跑去问佛。佛问阿难说,舍利弗要几天时间可以回来呢。阿难回答说,大概十天或不到十天内就可以回来。佛因为这件事的原故召集来比丘僧众,用种种的道理赞叹少欲知足、赞叹戒、赞叹持戒,之后对大众比丘说,从今以后这个戒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三衣竟舍迦絺那衣已,蓄长衣从一天到十天,要是超过十天的得尼萨耆波逸提罪。

三衣竟,是指三衣洗浣、染色、缝制完毕。舍迦絺那衣的,是指白二羯磨舍。长,是三衣之外的叫做长。衣,包括了,劫贝衣、钦波罗衣、野蚕绵衣、纻衣、麻衣等。十日,是指要是一日得到衣物,应在当天舍,或受持或施人或净施。要是当日不能舍的,第二天又得到了衣物,应当在第二天舍;要是第二天是不能舍的,到第三天又得到衣物,应当在第三天内舍;按这样排下去直到第十天所得衣物,应当在第十天内舍。如果在第十天内还不能舍的,在到第十一天的天亮时,十天之内所得的衣物,都得到尼萨耆波逸提罪。要是有超过十天的衣物,应舍与比丘僧,或舍与一、二、三比丘,或更多的比丘,不可以舍给其余的人或非人。舍之后再悔过,要是不舍而悔过的,罪更加的深重。如果,不是三衣,是三衣之外的其余长衣小到一条手巾,超过十天蓄存的,得突吉罗罪。比丘尼也是这样,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得突罗罪,要是能作净施的不犯。一天吃一顿饭 - 在迷途 - 在迷途

 

劫贝:属于棉之一种。  ——详见《佛光大词典》

钦波罗衣:羊毛布衣。——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钦婆罗衣”

迦絺那衣:是在特定时限内,所穿着的便服。——详见《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和尚的袈裟仿稻田形状缝制
和尚的袈沙的颜色
苦行僧所穿著的粪扫衣
比丘不多蓄衣以三衣为主要衣
僧众三衣与钵应常随身行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