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和尚的袈裟仿稻田形状缝制  

2009-05-12 19:30:11|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僧众穿著田相衣

一、穿著田相衣区别外道标明僧众  一天吃一顿饭 - 在迷途 - 在迷途

《十誦律卷第二十七》中说:佛在王舍城。是時洴沙王。乘象輿清旦出王舍城欲見佛。王信佛恭敬。時有外道梵志。從道而來。王遙見謂是沙門。便敕御者住象欲下禮拜。大臣問王。欲作何等。 王言欲禮來比丘。大臣言大王。是非佛弟子。外道梵志耳。王羞愧。王問御者。今往見佛。去此幾許可乘何處可下。御者具答。到已頭面禮佛足一面坐白佛言。世尊。願令僧衣與外道衣異。使可分別。佛告大王。何以故。欲令衣異。王以是事具白佛。佛為王說法示教利喜。禮佛而去。時阿難侍佛後執扇扇佛。佛顧語阿難。我欲南山國土遊行。阿難受敕尋從。既到南山國土。時至乞食。食訖到一樹下敷尼師檀結跏趺坐。是時近山有好稻田畦畔齊整。佛告阿難。汝見彼稻田畦畔齊整不。答言見。佛告阿難。此深摩根衣能法此田作衣不。阿難言能。即以衣與阿難。阿難受已小卻。即割截簪縫中脊衣葉兩向收襞展張還奉佛。佛讚善哉善哉。此衣割截如是作應法。佛從南山國土持衣缽向王舍城。到已以是因緣集僧。集僧已告諸比丘。從今日聽著割截衣。不著割截衣不得入聚落。若入得突吉羅罪。

佛在王舍城时,洴沙王在早晨乘象舆出王舍城,要去拜见佛。洴沙王相信佛教,对佛及佛弟子们都是很恭敬的,途中有外道梵志在路上行走,他从远处看见以为是佛教僧人,便叫驾驭的人停住大象,想从象舆上下去礼拜。(这时)大臣就问洴沙王说,大王你要做什么啊?洴沙王说,我要去礼拜那个走来的的比丘。大臣对洴沙王说,大王啊那个不是佛弟子,是外道梵志。洴沙王心里面觉得很羞愧,就岔开了话题问驾驭的人说,今天我们乘象舆去见佛,还有多远啊从哪里下去好呢。驾驭的人,就详细的向洴沙王作了解说。他们一行人来到佛住处,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然后洴沙王就对佛说,世尊啊,希望能够使僧人的衣服与外道人的衣服有差异,使信众容易分别。佛就问洴沙王说,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洴沙王就把路上遇到的事,跟佛讲了一遍。佛给洴沙王宣讲佛法,示教利喜完毕,洴沙王向佛礼拜后就走了。

当时,阿难在佛身后用扇子给佛扇风。佛转过头对阿难说,我想到南山国土去看看。阿难回答说,好。就跟着佛一起去,来到了南山国土。到乞食的时候就乞食,吃饭过后走到一个大树下,敷尼师檀(卧具)结跏趺坐。佛对阿难说,你看那些稻田畦畔(地块)齐整吗?阿难回答说,看到了。佛就对阿难说,这深摩根衣,你能把它作成象稻田畦畔形像的衣服吗?阿难回答说,能。佛就把衣交给阿难,让他去作。阿难把深摩根衣拿去不久,就割截簪缝,从中脊处起,衣块的边叶向两边收叠伸展,做好之后还交给了佛。佛看了做好后的衣服称赞阿难说,好啊,好啊,这件衣服割截缝制的很得法。佛从南山国土回到了王舍城之后,召集齐比丘僧众,对大众说,从今天起应穿著割截衣,要是不穿割截衣,不可以进入到聚落中去,如果进去的话得突吉罗罪。

 

輿:本义,指车厢。后泛指车。

畦:田园中分成的小区:例如,菜畦。

簪缝:zān fén连接,缝制。

襞:衣服上打的褶子,泛指衣服的皱纹。

尼师檀:用布匹做成,供坐或睡卧的用品。——详见《佛学大词典》

跏趺:双脚依次盘放在大腿上的坐姿。先左后右称为吉祥坐,先右后左称为降魔坐。——详见《佛光大词典》

深摩根衣:上价衣。——详见《翻梵语》卷三

二、三世诸佛弟子皆穿著袈裟

《四分律卷第四十》中说:爾時世尊。出王舍城。南方人間遊行。中道見有田善能作事畦畔齊整。見已告阿難。汝見此田不。答言。已見世尊。佛問阿難。汝能為諸比丘作如是衣法不。答言能。佛語阿難。汝往教諸比丘。時阿難從彼還王舍城。教諸比丘。作如是割截衣。此是長條。此是短條。此是葉。此第一縫。此第二縫。此是中縫。此條葉兩向。時王舍城多著割截衣爾時世尊南方人間遊行已。還王舍城。見諸比丘多著割截衣。告言。阿難聰明大智慧。我為略說。而能廣解其義。過去諸如來無所著佛弟子。著如是衣。如我今日。未來世諸如來無所著佛弟子。著如是衣。如我今日。刀截成沙門衣。不為怨賊所剝。從今日已去。聽諸比丘作割截安陀會鬱多羅僧僧伽梨。

佛与阿难出王舍城,向南方人间游行,途中看见稻田畦畔作得很齐整。佛对阿难说,你看这些田地了吗?阿难回答说,看见了。佛说,你能给诸比丘们作象这样形像的衣物吗?阿难回答说,能。佛对阿难说,那你就把做衣服的方法去教给比丘们。阿难就回到王舍城,教导比丘们,作什么样的割截、作什么样的长条、作什么样的短条,怎么样作叶、怎么样作缝,哪里是第一缝、哪里是第二缝、哪里是中缝,哪条叶是两向,比丘们一一按教导割截。等佛从南方游行回来后,看见比丘们都穿上了割截后的衣服,佛对大众说,阿难聪明有大智慧,我只稍稍的给他讲了一下,他就能深深的理解意义了。过去的诸如来无所著佛弟子们,是穿著这样的衣服,就象现在我弟子们的穿著一样,未来世的诸如来无所著佛弟子们,也穿著这样的衣服,跟现在我弟子们的穿著一样。用刀割截所缝制成的沙门衣服,不为怨贼所剥。从今天之后,允许比丘们制作割截安陀会、郁多罗僧、僧伽梨。

 

安陀会:五衣、里衣。——《佛学大词典》

郁多罗僧:七衣、上著衣。——《佛学大词典》

僧伽梨:大衣、重合衣。——《佛学大词典》

三、袈裟制作的细节规定

《四分律卷第四十》中说:時諸比丘。作割截安陀會襯體著。葉邊速破塵垢入葉內。自今已去。聽作不割截安陀會。諸比丘著割截鬱多羅僧僧伽梨。葉邊速破塵垢入內露濕。佛言。自今已去。聽著割截鬱多羅僧僧伽梨。聽葉作鳥足縫若編葉邊若作馬齒縫。諸比丘不知當作幾條衣。佛言。應五條。不應六條。應七條不應八條。應九條不應十條。乃至十九條。不應二十條。若過是條數不應畜。

有的比丘,作割截安陀会衬体穿,衣服上的叶边很快就破了,很多的尘土污垢藏在衣叶内。佛知道后就说,从今之后,允许制作不割截安陀会。诸比丘穿著割截郁多罗僧、僧伽梨,衣服上的叶边也很快就破了,有很多的灰尘污垢藏在里面露风潮湿。佛知道后就对大众说,从今以后,允许在割截缝制郁多罗僧、僧伽梨时,在衣叶上作鸟足缝,或编叶边,或作马齿缝。诸比丘不知应当作几条衣,问佛。佛说,应五条不应六条,应七条不应八条,应九条不应十条,乃至应十九条不应二十条(反正都是要单数的不要双数的),若超过这条数就不应当蓄用了。(注:《曇無德部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卷下》却说,若過是條數亦應畜。)

《四分律卷第四十》中说:爾時比丘。反著涅槃僧。入白衣舍解脫露形。諸比丘白佛。佛言不應爾。聽作帶著。時六群比丘畜上色帶。佛言不應畜。諸比丘以錦作。佛言不應錦作。諸比丘畜白帶。佛言不應以白作。佛言。聽畜袈裟色帶。爾時六群比丘作廣長腰帶。諸比丘白佛。佛言不應作。聽作廣二指遶腰三周。若得已作者。應作二疊三疊四疊若三四疊。亂聽縫合。 若短者。聽作繩續。若帶細軟。數結速斷。應安紐若玦。諸比丘用寶作。佛言。不應用寶。若用骨若用牙若角若鐵若銅若白鑞若鉛錫若綖若木若胡膠作。不知云何安玦。佛言。以帛縫若穿孔著。時諸比丘帶斷壞。聽補治。復不知云何補治。佛言。若重綖更縫。若邊壞聽線編。若帶頭鬚壞。聽更以線續若縫。爾時比丘。不繫僧祇支入聚落行。使衣墮形露。佛言。不應不繫衣入聚落。聽安帶若縫。爾時舍利弗入白衣舍。患風吹割截衣墮肩。諸比丘白佛。佛言。聽肩頭安鉤紐。

有的比丘,反褶穿着涅槃僧,进入到在家人的家中之后,不小心散开了露出了形体。诸比丘把此事告诉了佛,佛对大众说,不应当这样做,要用带子系()扎结实。后来,有六群比丘用上等好颜色的带子,佛说不应当使用上等好颜色的带子。诸比丘用锦作带子,佛说不应当用锦作。诸比丘使用白颜色的带子,佛说不应当用白色作带子。佛说,允许使用跟袈裟一样颜色的带子。六群比丘制作又宽又长的腰带,诸比丘告诉佛。佛说,不应当作象六群比丘那样的宽长腰带,允许作二指宽绕腰三圈长的腰带。如果是得到已作成的宽长腰带,应把它折成二叠三叠四叠或三四叠,再缝合在一起。如果得到的腰带短,可以用绳接上。如果腰带细软的,多次打结会很快的坏断,应当安上纽或安设玦。诸比丘用宝物作玦,佛说不应当用宝作。或用骨或用牙或用角或用铁或用铜或用白镴或用铅锡或用綖或用木或用胡胶作。比丘们不知道该怎安玦,去问佛。佛说,以布帛缝制或穿孔。诸比丘腰带断坏,不知道该怎么补治。佛说,用粗线再缝上,要是边上坏的可以用线编起来。要是带头的须子坏了,用新的线接上或缝制。有的比丘,不系僧祗支进入到聚落行走,使衣堕落露出形体。佛说,不应不系衣入聚落,应当安上带子或缝制。一次,舍利弗进入在家人家中,有大风吹来割截衣从肩膀上滑落下去,诸比丘把此事告诉了佛。佛说,允许在肩头安钩纽。

 

襵:zhě 在此处应是“折叠”的意思,即把衣物两边折叠塞掖起来,使固定在身上。

玦:jué本义:环形而有缺口的佩玉。也指助拉弦的“扳指”。

鑞:锡铅合金。

涅槃僧:衬体的内衣裙。——《佛学大词典》

僧祗支:覆腋衣,用覆左肩。——见《翻译名义集》

四、四种粪扫衣可以作袈裟

《十誦律卷第二十七》中说:有一比丘有糞掃衣。比丘聞佛結戒。不應著不割截衣入聚落。思惟。我有糞掃衣破裂。我當補帖作鉤葉欄施緣。即持針縷近祇林門間補帖糞掃衣。用當割截衣。佛將侍者阿難食後經行。至彼處見之。佛知故問汝欲作何等。答言。世尊與我等結戒。不應著不割截衣入聚落。我有糞掃衣破裂。欲補帖施緣當割截衣。 佛言。比丘善哉。糞掃衣補帖。應用當割截衣。從今聽畜糞掃衣四種。何等四種。一塚間衣。二出來衣。三無主衣。四土衣。何等塚間衣。有衣裹死人棄塚間。是為塚間衣。何等出來衣。裹死人衣。持來施比丘。是為出來衣。何等無主衣。若聚落中若空地衣不屬他。若男子若女人若黃門若二根。是為無主衣。何等為土衣。有巷陌中若塚間。若糞掃中有棄弊物。是為土衣。若比丘得塚間新衣。應兩重作僧伽梨。一重鬱多羅僧。一重安陀會。二重尼師檀。復次欲作三重僧伽梨三重尼師檀。若比丘得塚間故衣。應四重作僧伽梨。二重鬱多羅僧。二重安陀會。四重作尼師檀。出來衣無主衣亦如是。土衣聽隨意作重。

有一比丘粪扫衣,听说佛结戒,不许穿没有割截的衣服进入聚落中,他心想我有粪扫衣破裂,我应当补贴缝制,加上衣钩、布叶与侧边,作成割截衣穿。即持针缕在靠近祗林门的地方补帖粪扫衣,准备用来当作割截衣。佛与阿难在饭后经行时,看到了这个比丘,就问他在做什么。比丘回答说,想用粪扫衣缝作成割截衣。佛说,很好啊,比丘用粪扫衣补帖,缝制成割截衣。从今之后允许蓄存四种粪扫衣,一冢间衣,二出来衣,三无主衣,四土衣。冢间衣,就是有裹死人丢弃在冢间的衣物。出来衣,就是裹死人衣,有人拿来布施给比丘的,叫做出来衣。无主衣,就是在聚落中或在空地上被丢弃了,不属于任何人的衣物。土衣,就是在街巷路头或是在冢间或是在垃圾堆中的脏衣物。如果比丘得到冢间新衣,应两层作僧伽梨,一层作郁多罗僧,一层作安陀会,两层作尼师檀。或想要作三层僧伽梨三层尼师檀也可以。如果比丘得到冢间旧衣,应四层作僧伽梨,两层作郁多罗,两层作安陀会,四层作尼师檀。出来衣与无主衣,也跟这一样的方法割截缝制。

五、不许穿俗家衣

十誦律卷第三十八》中说:佛在王舍城。爾時六群比丘著俗人衣。諸居士呵責言。沙門釋子自言善好有德。著俗衣。與白衣何異。是事白佛。佛言。從今不得著俗衣。犯者突吉羅。 一天吃一顿饭 - 在迷途 - 在迷途

佛在王舍城时,六群比丘穿著在家人款式的衣服。很多居士都呵责说,沙门释子自己说善好有德,却穿着俗人衣服,与我们在家人有什么区别啊,并把此事告诉了佛。佛就对大众比丘说,从今之后不允许穿著俗人衣裳,要是穿著俗人衣的得突吉罗罪。

和尚的袈裟仿稻田形状缝制
和尚的袈沙的颜色
苦行僧所穿著的粪扫衣
比丘不多蓄衣以三衣为主要衣
僧众三衣与钵应常随身行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