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和尚的袈沙的颜色  

2009-05-11 21:23:49|  分类: 修行学习应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僧众穿著坏色衣 不自己动手取食物用也不自己煮饭吃 - 在迷途 - 在迷途

一、世俗衣心生爱恋不乐修道

《五分律卷第十四》中说:爾時諸比丘尼。種種治身令好生愛欲心。乃至今為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種種治身波逸提。餘如上說。爾時諸比丘尼如妓女法著衣。生不樂道心遂至反俗。乃至今為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如妓女法著衣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尼突吉羅。爾時諸比丘尼如白衣婦女法著衣。生不樂道心。乃至今為諸比丘尼結戒。亦如上說。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尼如白衣婦女法著衣波逸提。餘如上說

有很多比丘尼,用种种方法,打扮身体使漂亮好看,生起爱欲之心。佛就给比丘尼结戒说,若比丘尼种种治身令好的,得波逸提罪。有很多比丘尼按照妓女的形像穿著衣服,生出不欢喜修道的心,遂渐导致返俗(重回俗家不修道行)。佛就给比丘尼结戒说,若比丘尼按照妓女的形像穿衣服的,得波逸提罪。式叉摩那、沙弥尼得突吉罗罪。有很多比丘尼按照在家的妇女一样穿著衣物,生起不欢喜修道的心。佛就给比丘尼们结戒说,若比丘尼按照在家妇女一样穿衣服的,得波逸提罪。(式叉摩那、沙弥尼得突吉罗罪)

二、信众分别不出比丘与外道

《摩訶僧祇律卷第十八》中说:佛住王舍城。廣說如上。爾時諸比丘著未截縷疊衣。外道亦著未截縷衣。時優婆塞欲禮比丘。而禮外道。聞咒願已。乃知是外道。優婆塞心懷慚愧。外道弟子欲禮外道。而禮比丘。聞咒願已。乃知是比丘。外道弟子心懷慚愧。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從今日後當作異衣截縷染色。比丘即截縷染作異色。

佛住在王舍城时,有很多比丘穿著未截缕叠衣(长缕重叠状衣物),外道也穿著未截缕衣。有优婆塞(受了三皈五戒的在家男居士)想礼拜比丘,礼拜时不知道那个人是外道,听到外道所说的咒愿之后,才知道自己所拜的原来是个外道,心中感到很惭愧。有外道的弟子,想礼拜外道,有时也错礼拜了比丘僧,听到比丘所说的咒愿之后,才知道自己所拜的原来是个比丘,外道的弟子心中也感到很惭愧。诸比丘就把这些情况,向佛说了。佛对比丘们说,从今天起应当制作异衣(跟外道不一样的衣服),要把长缕截断、染上与外道衣不同的颜色。

三、染为坏色区分彼此

《十誦律卷第十五》中说:佛在舍衛國。爾時諸比丘。從憍薩羅國遊行向舍衛國。與估客眾俱欲度險道。時有賊來劫估客物。裸形放去。諸比丘亦失衣服。復有餘出家人。亦在此中俱失衣服。 時賊收衣聚在一處。是賊愛佛法故。語諸比丘。汝等各各還自取衣。餘出家人亦有染衣。諸比丘疑惑。謂是他衣。竟不敢取。次第到舍衛國。往詣佛所頭面作禮一面坐。諸佛常法。有客比丘來。如是語勞問。可忍不足不。乞食不難。道路不疲耶。佛以是語勞問諸比丘。可忍不足不。乞食不難。道路不疲耶。諸比丘言。忍足乞食不難道路不疲。以是事向佛廣說。佛以是事集比丘僧。種種因緣讚戒讚持戒。讚戒讚持戒已。語諸比丘。以十利故與比丘結戒。從今是戒應如是說。若比丘得新衣者。應三種色中。隨一一種。壞是衣色。若青若泥若茜。若比丘不以三種壞衣色著新衣者波逸提。新衣者。若比丘得他故衣。初得故。亦名新衣。三種壞色者。若青若泥若茜。若比丘得青衣者。應二種淨。若泥若茜。若得泥衣者。亦二種淨。若青若茜。若得茜衣者。亦二種淨。若青若泥。若得黃衣者。應三種淨。青泥茜。得赤衣者。應三種淨。青泥茜。得白衣者。亦三種淨。青泥茜。波逸提者。煮燒覆障。若不悔過。能障礙道。是中犯者。若比丘著不作淨衣波逸提。若作敷具波逸提。若作枕波逸提。乃至少時試著突吉羅。若比丘得作淨竟衣。以不淨段物補。卻刺縫一點作淨。若直縫各各作淨。若比丘得淨染衣。卻刺縫即是淨。不淨物補摘不淨物。 還與僧淨染者。如法壞色染也。不淨段物者。非如法色。一尺二尺故。言不淨段。以此衣壞故。以段補之。皆應卻刺。若直縫者。衣主命終。應摘此直縫與僧。乃以此衣與看病人。一點三點以淨。此不淨色故。淨而卻刺。是佛所許如法畜用。直縫所以不得者。以是世人衣法故。以卻刺異俗

佛在舍卫国时,有很多比丘,从憍薩罗国向舍卫国行走。比丘们与很多商人走在一起,途中经过一条险路,遇到来抢劫商人财物的盗贼,盗贼把众人都剥光了衣服之后,才放他们走。当时,还有其余的出家人,夹在众人当中也都失去了衣物。盗贼把抢来的衣物堆在一起,因为贼喜爱佛法的原故,他就对比丘们说,你们各自都把自己的衣物拿去吧。其余的出家人也有染过颜色的衣物,比丘们疑惑,不知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别人,怕拿错了都不敢拿。就这样慢慢的来到舍卫国,到佛跟前头面作礼在一旁坐下。佛就问他们说,能忍受不足吗?乞食困难吗?走路疲累吗?诸比丘回答说,忍足、乞食不难、道路不疲。并把途中遇到盗贼,分不清各自衣物的事情,向佛说了一遍。佛因此事召集比丘僧众,用种种道理赞叹戒、赞叹持戒。赞叹之后对比丘们说,以十种利益的原故给比丘们结戒,从今以后这个戒要这样子说,若比丘得新衣者,应当在三种颜色当中,随选一种染衣服成为坏色,或者是青色、或是泥色、或是茜色。若比丘不用三种颜色染成坏色,就穿著新衣服的,得波逸提罪。

新衣,如果有比丘得到的是别人穿过的旧衣服,因为你是第一次得到这件衣物,也称为新衣。三种坏色,就是青色、泥色、茜色,在得到衣物后不作三种坏色染,称为不净衣,染过三种坏色之后就称为净衣。如果比丘得到青色衣的话,应当用其余的二种颜色染,或用泥色或用茜色。如果比丘得到泥色衣的话,也用其余的二种颜色染,或用青色或用茜色。如果比丘得到茜色衣的话,也用其余的二种颜色染,或用青色或用泥色。如果比丘得到黄色衣的话,应当用三种颜色染,或用青色或用泥色或用茜色。如果比丘得到赤色衣的话,应当用三种颜色染,若用青色或用泥色或用茜色。如果比丘得到白色衣的话,也用三种颜色染,或用青色或用泥色或用茜色。波逸提,就是煮烧覆障的意思,若不悔过能障碍修道。犯戒的,就是比丘穿著没有染作净衣的衣物,得波逸提罪。要是不作净,就当作敷具用的,得波逸提罪。要是短暂时间内试穿的,得突吉罗罪。

比丘得到作净之衣物后,用不净段物缝补,要却刺缝制一点作净。若是直缝的衣物都要一一(却刺)作净。如果得净染之后的衣,却剌缝制就是净。要是用不净物补摘不净物,之后交与僧人染的,应当如法染成坏色。不净段物,就是那些布物不是如法色,一尺、二尺的小块,称为不净段。如果这个衣物坏破了,用布段补上,都应当却刺。要是有直缝的衣物,在衣物主人死后,应当拿这个直缝衣物送给僧人,或把此衣送给看病的人,用一点三点(却刺)作净。因为不净色的原故,作净之后却刺,是佛所允许的可以如法蓄用。为什么直缝衣不得用,因为世俗人的衣物缝制法都是那样做的(直缝),所以要用却刺,以区别与世俗之间的差异。

 

青:指铜青色,详见《翻译名义集》“袈裟”。

泥:黑色。详见《佛光大词典》“袈裟”。

茜:赤而带黑之色。详见《佛光大词典》“木兰色”。

却刺:为缝制袈裟之针法。——详见《佛光大辞典》。

《四分律卷第十六》中说:爾時世尊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六群比丘著白色衣行。時諸居士見皆共譏嫌。此沙門釋子不知慚愧受取無厭。外自稱言我修正法。如今觀之有何正法。云何著新白色衣行。如似王王大臣。諸比丘聞已。其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者。嫌責六群比丘言。云何汝等。著白色新衣行爾時諸比丘往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爾時以此因緣集比丘僧。呵責六群比丘言。汝所為非。非威儀非沙門法非淨行非隨順行。所不應為。云何六群比丘著白色衣行。爾時世尊以無數方便呵責六群比丘已告諸比丘。此癡人多種有漏處最初犯戒。自今已去與比丘結戒。集十句義乃至正法久住。欲說戒者當如是說。若比丘得新衣應三種壞色。一一色中隨意壞。若青若黑若木蘭若比丘不以三種壞色。若青若黑若木蘭。著餘新衣者波逸提。比丘義如上。新者。若是新衣。若初從人得者。盡名新也。衣者。有十種衣如上。壞色者。染作青黑木蘭也。彼比丘得新衣。不染作三種色青黑木蘭。更著餘新衣者波逸提。若有重衣不作淨而畜者突吉羅。若輕衣不作淨者突吉羅。若非衣缽囊革屣囊針綖囊禪帶腰帶帽襪攝熱巾裹革屣巾。不作淨畜者突吉羅。若以未染衣寄著白衣家突吉羅。比丘尼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為犯。不犯者。若得白衣。染作三種色青黑木蘭。若重衣作淨畜。若輕衣亦作淨畜。若非衣缽囊。乃至裹革屣巾。皆作淨畜。若染衣寄著白衣家。若衣色脫更染無犯無犯者。最初未制戒。癡狂心亂痛惱所纏

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时,六群比丘穿白色衣服行走,居士们看见后都讥嫌说,这个沙门释子不知惭愧受取无厌,对外自称我修正法,现在看来有什么正法呀,穿著新白色衣物行走,好似国王、大臣。诸比丘听到这话之后,当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行、乐学戒知惭愧的,呵责六群比丘说,你们为何要穿著白色新衣行走呢。诸比丘来到佛的住处,头面礼足在一旁坐下,把此事告诉了佛。佛以此事因缘召集来比丘僧众,呵责六群比丘说,你们做得不对,不合威仪,不是沙门法,不是清净行,不是随顺行,不应当这样做,为何穿白色新衣行走。呵责六群比丘这后,佛对大众说,这个痴人多种有漏处最初犯戒,从今之后给比丘结戒,有十种利益及正法久住之故,要说戒的应当这样子说,若比丘得新衣应作三种坏色染,一一色中随意坏,或青、或黑、或木兰色,如果比丘不用这三种坏色染,就穿新衣的得波逸提罪。所说的新,或者是新衣、或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旧衣,因为你是第一次得到,(新得之故)都叫做新。坏色,就是把衣物染成青色、黑色、木兰色。若比丘得新衣不染作坏色就穿著的得波逸提罪,若有重衣不作净而蓄存的得突吉罗,若轻衣不作净而蓄存的得突吉罗罪。如果不是衣钵囊、革屣囊、针綖囊、禅带、腰带、帽袜、摄热巾、裹革屣巾,不作净蓄存者得突吉罗。要是没有染成坏色的衣物,寄存在在家人的家中,得突吉罗罪。要是犯了戒,比丘尼得波逸提,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得突吉罗罪。要是得到新白色衣物之后,染作三种坏色,重衣作净后蓄存,轻衣作净后蓄存,如果不是衣钵囊、革屣囊、针綖囊、禅带、腰带、帽袜、摄热巾、裹革屣巾,都能作净之后再蓄存的,或染成坏色后寄存在在家人的家中,或衣色脱落后又重新染上的,都不是犯戒。佛最初没有制戒,及痴狂心乱痛恼所缠的,也不算犯戒。

 

十种衣:白麻衣、赤麻衣、刍摩衣、憍施耶衣、翅夷罗衣、钦跋罗衣、劫贝衣、钵兜路衣、头头罗衣、俱遮罗衣。

四、不可以穿著杂彩色衣物

《十誦律卷第四十》中说:佛在舍衛國。爾時助提婆達多比丘尼。著雜綵裲襠。諸居士呵責言。諸比丘尼自言。善好有德。著雜綵服。如王夫人大臣婦。是事白佛。佛言。從今比丘尼。不應著雜綵服。若著突吉羅。佛在王舍城。爾時諸比丘尼。以雜色繩豬腸帶雜綵綖繫身。是事白佛。佛言。從今不聽比丘尼以雜色繩豬腸帶雜綵綖繫身。若繫者突吉羅。佛在王舍城。爾時助提婆達多比丘尼。著細衣。著毦衣。著生起衣。著細疏衣。是事白佛。佛言。從今不聽比丘尼著四種衣。若著突吉羅

佛在舍卫国时,有助提婆达多比后尼,穿著杂彩裲裆,居士看到后都呵责说,比丘尼自己说善好有德,却穿著杂彩衣服,好像国王夫人、大臣家妇人。佛知道后就对大众说,从今天起,比丘尼不应穿著杂彩服装,要是穿著的得突吉罗罪。

佛在王舍城时,有很多比丘尼用杂色绳、猪肠带、杂彩线缕系身。佛知道这事后,对大众说,从今天起不允许比丘尼用杂色绳、猪肠带、杂彩綖系身,要是系的话得突吉罗罪。

佛在王舍城时,有助提婆达多比丘尼,穿著细襵衣、穿毦衣、穿生起衣、穿细疏衣(这四种衣为在家人衣物的款式)。佛知道后对大众说,从今天起不允许比丘尼穿著这四种衣,要是穿的得突吉罗罪。 不自己动手取食物用也不自己煮饭吃 - 在迷途 - 在迷途

 

綖:xiàn 古同“线”。

裲裆:liǎng dāng古代指背心。

褶)旧时女子的膝袜。

毦:ěr 用羽毛编织的衣服。

和尚的袈裟仿稻田形状缝制
和尚的袈沙的颜色
苦行僧所穿著的粪扫衣
比丘不多蓄衣以三衣为主要衣
僧众三衣与钵应常随身行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