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兴稳法师的博客

只有灭苦,才是修行的主题。

 
 
 

日志

 
 

白话师子经  

2008-09-20 16:05:29|  分类: 研习佛法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阿含經卷業相應品師子經(白话文)白话师子经 - 在迷途 - 在迷途

有一段时间,佛陀游化在鞞舍离城,住在猕猴水边(地区名)的高楼台观(建筑名)。

那时,有很多鞞舍离城内的丽掣(贵族名),聚集在大厅讲堂。多次的,称扬赞叹佛陀、称扬赞叹佛法及比丘众。在当时,尼乾(古印度六师外道之一)弟子师子大臣也在大众中间。

师子大臣(见闻到这些事)就想去拜见佛陀,然后好供养、礼敬、奉事。他首先到众位尼乾的住处,对众尼乾(以及他的师父)说:“诸位尊敬的人,我要去见沙门瞿昙。”

尼乾却指责师子说:“你不要去见沙门瞿昙,为什么呢?因为沙门瞿昙主张不可作,同时也给人们说不可作法(意指很多事不能做)。师子!假如见闻到主张不可作就不吉利了,供养礼事也是不吉利的。所以不要去啊!”

鞞舍离城内的丽掣,多次地聚集在大厅讲堂,称扬赞叹佛陀、佛法及比丘僧众。尼乾弟子师子大臣,也经常在他们当中听闻,同样也是再三地想要去拜见佛陀,想去供养、礼敬、奉事。

师 子大臣后来便不再去告知尼乾们,自顾自地去见佛陀。来到佛陀住处后,与大众一起礼拜问讯毕,就在一旁坐下。这样的对佛陀说:“我听说,沙门瞿昙主张不可 作,同时也给人们说不可作法。瞿昙!如果有人这样子去说,他不是谤毁沙门瞿昙吧!他说的是真的吗?他说的是义理吗?他这样子说合乎法度吗?在如法上讲没有 过错、没有刁难遣责吗?”

世尊回答道:“师子!如果照这样说,‘沙门瞿昙主张不可作,同时也给人们说不可作法。’他不是谤毁沙门瞿昙,他说的是真实的,他说的是义理,他这样子说合乎法度,在如法上讲没有过错、没有刁难遣责。”

是为什么呢?师子!在世间存有某些事,因为有这些事情的原故,于事实事物的真实法则上,是不能够谤毁的。所以说‘沙门瞿昙主张不可作,亦为人说不可作法’,不是谤毁也是不能谤毁的。

师子!还因为有某些事情的原故,根据事实事物的真实法则上讲, ‘沙门瞿昙主张可作,亦为人说可作的法’,不是谤毁也是不能谤毁的。

师子!还因为有某些事情的原故,根据事实事物的真实法则上讲, ‘沙门瞿昙主张断灭,亦为人说断灭的法’,不是谤毁也是不能谤毁的。

师子!还因为有某些事情的原故, 说‘沙门瞿昙主张可恶,亦为人说可憎恶的法’,不是谤毁也是不能谤毁的。

师子!还因为有某些事情的原故,  说‘沙门瞿昙主张法、律,亦为人说法、律的法’,不是谤毁也是不能谤毁的。

师子!还因为有某些事情的原故,  说‘沙门瞿昙主张苦行,亦为人说苦行的法’,不是谤毁也是不能谤毁的。

师子!还因为有某些事情的原故,根据事实事物的真实法则上讲, ‘沙门瞿昙主张不再入胎,亦为人说不入胎的法’,不是谤毁也是不能谤毁的。

师子!还因为有某些事情的原故,于事实事物的真实法则上讲,‘沙门瞿昙主张安隐,亦为人说安隐的法’,不是谤毁也是不能够谤毁的。

师 子!是什么样的情况下,有事因此事故,于事情的真实道理上讲,‘沙门瞿昙主张不可作,也为人们说不可作的法’,是不能够谤毁呢?师子!我说身恶行不可作, 口、意恶行也不可作,象这些无量的不善、秽污之事,是我们未来的‘有(意指后世轮转,见《佛学词典》九有一词)’的根本,会产生未来的烦燥热恼等苦报,是 生老病死的(原)因。师子!我说此法尽不可作。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故,於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宗本不可作,亦为人说不可作法的道理。

师 子!又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讲,‘沙门瞿昙主张可作,也为人们说可作的法’,是不能够谤毁呢?师子!我说身妙行(诸善)可作,口、意妙行也可作,象这些无量 的善法与乐果,是会受到乐报,出生在善道好的地方,能得到长寿。师子!我说此法尽可作。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故,於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主张可作, 亦为人说可作之法的道理。

师 子!又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讲,‘沙门瞿昙主张断灭,也为人们说断灭之法’,是不能够谤毁呢?师子!我说身恶行应断灭,口、意恶行也应断灭,象这些无量的不 善、秽污之事,是我们未来的有(苦果报)的根本,会产生未来的烦燥热恼等苦报,是生老病死的(原)因。师子!我说此法尽应断灭。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 故,於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主张断灭,亦为人说断灭之法的道理。

师 子!又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讲, ‘沙门瞿昙主张可恶,也为人们说可憎恶之法’,是不能够谤毁呢?师子!我说身恶行可憎恶,口、意恶行也是可憎恶,象这些无量的不善、秽污之事,是我们未来 的有(苦果报)的根本,会产生未来的烦燥热恼等苦报,是生老病死的(原)因。师子!我说此法尽可憎恶。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故,於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 瞿昙主张可恶,亦为人说可憎恶之法的道理。

师 子!又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讲, ‘沙门瞿昙主张法、律,也为人们说法、律之法’,是不能够谤毁呢?师子!我为了断除贪淫的原故而说法、律,为了断除嗔恚、愚痴的原故而说法、律。师子!象 这些无量的不善、秽污之法,是我们未来的‘有’之根本,会产生未来的烦燥热恼等苦报,是生老病死的(原)因。师子!我为了断除那些不善之法的原故而说法、 律。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故,於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主张法、律,亦为人说法、律之法的道理。

师子!又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讲, ‘沙门瞿昙主张苦行,也为人们说苦行之法’,是不能够谤毁呢?

(形像类)

师子!或者有沙门、梵志(此处指其他的外道),赤裸着形体没有穿一点衣服,或者是用手遮身就当作衣服了,或者是以树叶作为衣服,或者是用珠子串起来作为衣服;

(饮食类)

或者是不用瓶子去打水,或者是不用魁(汤勺)去舀水;或者是不吃刀杖抢劫夺取而得到的食物,不吃由欺妄而得到的食物;不自往受食(非请不受),不遣信受食(不派遣信使,以及不接受信使,说到什么地方受食);不受俗言,来此尊者、善哉尊者、住此尊者,而用饭食;或者是有两个人同时在用食,就不在他们中间吃饭食;不在有怀孕的人家用食,不在养狗的人家用食,假如人家中有粪蝇飞来便不食,不吃鱼,不吃肉,不饮酒,不饮不好的水,或者是酒与恶水都不饮,学习不饮的行为;或者是只吃一口以一口为足;或二口、三、四乃至七口,以二、三、四或至七口为足;或者是食用一得(只一次所得到的),以一得为足;或者是二、三、四乃至七得(至七次所得到的食物),以二、三、四乃至七得为足;或者是一日吃一顿,以一食为足;或者是二、三、四、五、六、七日、半月、一月一才吃一顿,以一顿饭食为足;或者是吃蔬菜,或者是吃稗子(杂草子),或者是吃穄米(野黄米),或者是吃杂,或者是头头逻食(一种米),或者吃粗食;或者是到没事的地方,依赖于无事度日;或食根、或食果、或食树上自己落下地的果实;

(衣着类)

或穿着连合衣(衣服的一种样式),或穿毛衣(毛制衣物),或穿头舍衣(据《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头舍衣(Dussa),是白布衣),或穿毛头舍衣;或持全皮(穿无孔的整皮),或持穿皮(穿有孔洞的皮制物),或持全穿皮(穿着或有孔或无孔两者皮制物);或有的披散着头发,或有的编头发,或有散编发,或有剃发,或有剃须,或剃须发;或有拔发,或有拔须,或拔须发;或住立断坐(不坐),

(做事类)

或修蹲行(身子蹲下移动),或有卧刺以刺为床,或有卧果以果为床,或有事水昼夜用手舀水,或有事火整日照看不使熄灭,或事奉日、月、尊祐大德,叉手、合掌向着他们敬礼;

 

象这样的忍受无量的痛苦,学烦燥热恼之行。师子!世间确有此苦行我也不说没有。师子!然而此等苦行是下贱的业,极至的痛苦极至的困难,是凡夫人所行,不是圣道。师子!如果有沙门、梵志,他们的苦行法能够知晓断灭身口意三业,乃至达到贪嗔痴的灭尽,拔掉断绝它的根本,到最后永不生起的,我才说这些苦行,才承认这些苦行。师子!如来、无所着、等正觉的苦行法,知晓断灭身口意三业,乃至贪嗔痴的灭尽,拔掉断绝它的根本,到最后永不生起,所以我行苦行。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故。于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主张苦行,也为人们说苦行之法的道理。

师 子!世间确有此苦行我也不说没有。师子!然而此等苦行是下贱的业,极至的痛苦极至的困难,是凡夫人所行,不是圣道。师子!如果有沙门、梵志,他们的苦行法 能够知晓断灭身口意三业,乃至达到贪嗔痴的灭尽,拔掉断绝它的根本,到最后永不生起的,我才说这些苦行,才承认这些苦行。师子!如来、无所着、等正觉的苦 行法,知晓断灭身口意三业,乃至贪嗔痴的灭尽,拔掉断绝它的根本,到最后永不生起,所以我行苦行。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故。于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 主张苦行,也为人们说苦行之法的道理。

师 子!又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讲, ‘沙门瞿昙主张不入於胎,也为人们说不入胎之法’,是不能够谤毁呢?师子!若有沙门、梵志,在未来会有胎生,他们能够知晓断灭未来胎生的业因,乃至一点也 不留的灭尽,拔掉断绝它的根,到最后永不生起的,我说他们不入於胎。师子!如来、无所着、等正觉,知晓断灭未来胎生的业因,乃至一点也不留的灭尽,拔掉断 绝它的根,到最后永不生起,所以我不入于胎。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故。于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主张不入于胎。亦为人说不入胎法。

师 子!又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讲, ‘沙门瞿昙主张安隐,也为人们说安隐之法’,是不能够谤毁呢?师子!大族大姓之子,所有剃除须发,著袈裟衣,至诚的正信、舍弃家庭、没有家、学道修道的 人, 直到无上的梵行具足。于现在这个世间自己知晓自己觉悟,自己作证成就无碍,(受)生已经终结,清净之行已经成立,所该要作的已经办妥,不再会受后(来的) 有。知晓事实的真理,自己得安隐,也能安隐其他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我已安隐他们,便为有生法的众生,于生法上得解脱;为有老法、病法、死 法、忧戚染污法的众生,在老法、病法、死法、忧戚染污法上得解脱。师子!这就是有事因此事故。于如实法不能谤毁。沙门瞿昙主张安隐。亦为人说安隐之法。

师子大臣对世尊说:“瞿昙!我已经知道了!善逝!我已经理解了!”

瞿昙!犹如明亮好眼之人,把颠倒的翻转使正,把被覆蔽的揭露显现,迷路的指示于正道,黑暗中施设光明,如果有眼的人,就能够见到形色。沙门瞿昙也是这样子,为我用无量的方便说法、显现真义,符合于一切的正道。

世尊!我从现在自归依佛、法及比丘众,唯愿世尊摄受我为优婆塞,从今日起,终身自归,直到命尽死亡。

世尊!犹如有人养不好的马,希望得到它的利益,徒自疲劳而不能够获利。世尊!我也是这样,那些愚痴的尼乾们不能晓了真理,我不能自知,不能识别良好的福田,又不能够仔细审查,还长期黑白昼夜地奉敬,供养礼拜作事,希望得到利益,那是白白地受苦不会有利益的。

世尊!我现在再次地自归依佛、法及比丘众,唯愿世尊摄受我为优婆塞,从今日起,终身自归,直到命尽死亡。

世尊!我本来是无知的,对愚痴的尼乾们有信有敬,从今日起断绝。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欺诳我的原故。世尊!我现在第三次自归依佛、法及比丘众。唯愿世尊摄受我为优婆塞,从今日起,终身自归,直到命尽死亡。

白话师子经 - 在迷途 - 在迷途

佛说的这些。师子大臣及诸比丘,听佛所说后,都欢喜地恭敬遵行。


中阿含經卷業相應品師子經(原经文链接)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